第379章 殷勤筑基


小说:我的野蛮老祖  作者:双刀彩虹
  就在殷勤以为自己又要再一次被云裳一脚兜起飞跃寒潭的时候,识海中忽然传来云裳的声音:“不要妄动,凝神静守,以五行炼气决行开你周身灵力。”
  殷勤不敢怠慢,就势盘坐于寒潭底下的穴眼之上,此时他已经能够控制对灵力的吸收,座下虽然灵气蕴蕴腾腾,却也只是滋养温润而已。
  云裳手掌按在他的头顶,缓缓摩挲,一道道口诀真言通过神识传送过去,待殷勤逐渐进入物我两忘之境,她脸上凝重的神色才稍显放松。一道若有似无的神识,缓缓从殷勤头顶探入他的体内,云裳认真地检查着殷勤的每一道灵根,每一条血脉,好半天,她的嘴角方才露出一丝欣慰的颜色。
  一丝傲气在云裳的脸上闪过,她轻轻地哼了一声,嘴角浮起一串儿小小的气泡儿:掌教师兄集合铁翎峰之力全力培养的关门弟子又能如何?还不是被我家的勤小子抢先一步筑基了!
  云裳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进入定镜对外界浑然不知的殷勤,眼中满是欣喜的神色。这小子,不但成功筑基,不久前刚刚进阶的二级血脉也彻底稳固下来,玄武精血在她的金丹中经过一番淬炼反哺之后,更为精纯,三级血脉指日可待。
  回想起刚才一番生死挣扎,饶是云裳胆大包天,也不由得暗道一声,好险!那臭小子体内的玄武血脉果然强横,虽然只有二级,竟然受到云裳金丹的诱惑,做出蛇吞象的冒然之举,还险险被它侥幸成功了!
  当然所谓的“成功”,只是指吞象这一行动成功,殷勤的血脉还是太弱,即便吞下金丹也会撑爆他的管脉。
  玄武血脉虽强,对于云裳来说却也不是无懈可击,莫要忘了,殷勤当初血脉觉醒的时候,是源于阿蛮的一滴心头精血,正是由于这一滴的心头精血,才使他与云裳牵扯在了一起。
  而且,也正是这一丝血脉上的联系,才造成今天这番险情。玄武血脉感应到云裳金丹中孕育的一丝熟悉的气息,才起了吞噬之意,云裳也利用这一丝的血脉联系将其诱入金丹之中萃取炼化。
  不得不说,云裳这一番死里求生,纵然凶险,也是一个难得的机缘。殷勤体内的那道不灭灵根,是由玄武血脉孕育而成,其中所含能化万物的地元祖气,也是源于玄武血脉。
  这一丝地元祖气,受到云裳金丹之内天元祖气的吸引,引动血脉侵袭,几乎将云裳金丹内的天元祖气抽尽。问题是,殷勤体内的地元祖气含量,与云裳的天运祖气相比实在太少,吸得太多反而被其所制,导致殷勤体内灵气血脉横冲直撞不受控制。
  幸亏云裳及时以舌桥搭接,不但诱走了玄武血气,也将天地两种祖气一网打尽,全都纳入金丹之中,当然这个过程中,说来轻松,行来却是凶险异常,相比之下她一个人搏杀妖蛟真不算回事。也是她运气逆天,若不是阿蛮献出的大量极具“亲和力”的精血“迷惑”了玄武血气,否则这两股血气要来得更凶,云裳必死无疑。
  天地祖气在云裳金丹之内水乳交融,一番龙吟虎啸,几般琴瑟合鸣,竟然衍出一丝元婴大能方才有机会摸到的原始祖气,云裳得其滋养,金丹巩固,直接提升一级,到了金丹二级的水准!这一番生死边缘的行险,少说可抵云裳几十年的苦修,虽然险,却也值得。
  而且殷勤也正因为云裳反哺给他一丝原始祖气,竟然再越一级,直接筑基,还在打坐中的殷勤浑然不觉,这一刻,他才算是正是踏上了仙途。
  云裳心情大好之下,忽然瞥见殷勤脖子上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儿,在那里转呀转,一会儿瞅瞅自己,一会儿又瞧瞧殷勤,眼神中一阵欢喜,一阵愁苦,不知心里打得何种主意?
  她劈手将阿蛮提起来,略一感应,这货也跟着占了不少便宜,三级血脉彻底巩固下来。
  “云裳,你把殷勤也变成了你的伴修灵兽了吗?你、你吸了他好多血!”阿蛮传来的第一条讯息,就让云裳脸色一垮,差点儿呛了口潭水。
  “胡说,他是我的弟子,又不是灵兽!”云裳掐住阿蛮的手上加了把劲儿。
  阿蛮的表情放松了不少,还是不放心的问:“那以后呢,你会不会找别的灵兽伴修?”
  云裳心头一阵温暖,安慰她道:“我现在只有阿蛮一个伴修灵兽,将来也只要阿蛮一个。”
  阿蛮欢喜得嘴角冒泡儿:“我也是,我也是。我现在只有云裳和殷勤,将来也只有你们两......”
  她的讯息还没传完,便被云裳气得一甩手扔出了寒潭:这个吃里扒外,贪得无厌的家伙!改天非得好好收拾她一顿!
  殷勤刚刚筑基,此刻正在行功巩固境界,需得有人在一旁为他护持,云裳刚刚提升了一个小境界,也需守在潭底,以充沛的灵气孕养金丹。
  她甩飞了阿蛮,盘膝坐在殷勤对面,修为到了她这般地步,这种小境界的提升,不需要像殷勤那样入磐石大定,物我两忘。云裳只需灵气充盈,时时引入,徐徐润养,让金丹更为稳固即可。
  许多人以为金丹修士每上一层,金丹便随之涨大一圈,加之有道书上以满月之态比喻金液大丹,这其实是个误解。
  金丹的品阶高下只论坚固色泽,与大小无关。金丹初成时,以金液比喻,是因为丹成之后需要有一段时间的凝丹期,在这个期间内,金丹尚不坚固。不过也不能被”金液“二字误导,以为金丹初成便是一团水,不堪一击。
  金液二字比喻的金丹初成时的颜色,其色淡金,且不均匀,浮而不实,故称金液。云裳此刻已经晋升金丹二级,一颗金丹浑圆光润,完美无瑕。
  殷勤此刻进入磐石大定,哪怕被寻常人踢打都不会醒转,云裳所谓的护法,只是帮他守护心神,以免受到心魔干扰而已。只不过,筑基修士修为尚浅,遇到心魔侵扰的机会微乎其微,而且越是灵根品级高的修士,心魔侵扰来临的就越晚,其危险程度也越高。
  云裳再一次检视一遍体内金丹的情况,心中欢喜,此刻静下心来仔细回想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云裳对于隐藏于血脉之中的神秘力量又有了一层更深的认识。她从小就有洁癖,莫说口渡金丹,就连别人用过的茶碗都要反复清洗才能放心。
  可是当她与殷勤之间的距离一旦太近,以她金丹期的心性修为竟然也会被血脉之力潜移默化地影响,变得有些不管不顾。再联想到传说中玄武性淫,是一种主宰雌雄交配生育繁衍的圣兽,云裳也不禁脸颊发烫,心道:以后可得小心提防这小子,他此刻的血脉不过二级,待到将来进阶三级,四级的时候天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云裳走了一会儿神,又将手掌按在殷勤头上,感觉他一切如常,目光垂下,看到他腰间的兽皮袋子,殷勤刚才抱着她跑,来不及将其收入乾坤戒。
  云裳伸手扯过兽皮袋,好奇地打开,将灵石一颗颗摆在潭底的青石上,一五一十地数了一遍,犹豫半晌,肉痛地叹了口气,将其掖回殷勤的腰间。
  这小子比老娘阔绰多了!云裳心头一阵酸酸恼恼,借着水中透入的微亮天光,她上下打量着殷勤如玉的肌肤,忽然想起最近听到的某个关于摸一摸的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