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星宿城之危


小说:山沟书画家  作者:忘三川
  大乾江东
  数十载没有如此惊世骇俗的灭‘门’举动了,更何况,如今还是当初如日中天的圣人之家,此等风水轮流转,让人不觉扼腕而叹,真是世事难料,圣人之家,也有此劫难啊。。。
  当初龙圣传承现实,包、张二家不但损兵折将,两位族中才俊,更是场面于龙渊之内,如今卷土重来,这一回,更是大张旗鼓,势要将星宿城覆灭。
  张启军看着兵临城下,江东包家纠集当初叛出星宿城的支族张一鹤,眉头冷凝,怒喝道:“尔等如此猖狂,难道无视圣人之威么?”
  “张启军,龙圣早已作古,你就莫要狐假虎威了。这圣人之威,你们张家也借了百年有余了,今日就是踏平星宿城之日!”
  “住口!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初汝父叛出张家,如今倒戈相向,此等不忠不义之中,天诛地灭!老爷,老仆去杀了此人。”
  张启军两袖空空,看着大总管、二总管身上的血迹斑驳,墨韵紊‘乱’。虽然张三张四在法书境以立于不败之地,刚刚那次突围之中,也斩杀了包、张二家两名法书境高手,蹲锋境数余,然而人力终有尽时,若是再去突围,恐怕真的就有去无回了。
  “阿三阿四,还是不要再费心思了。”
  “家主,我等虽为张家供奉,可如今大难临头,我等也以尽力而为,可否……”
  “是啊,家主。圣人老祖若是不出,依我之见,还是放弃抵抗吧。”
  张启军横眉冷对,“住嘴!星宿城若失了,张家也便是亡了!”
  城外除了包张两家的族人之外,更有不少散修书画家。圣人‘门’庭,张家那藏宝阁,可是在江东如雷贯耳,如今树倒猢狲散,都想来分一杯羹。
  张灵雪出阁,站在城墙上,山雨‘欲’来风满楼,眼眸里有着一丝悲凉和不甘。
  “灵雪,这里危险,会屋内去。”
  “爹觉得这个时候,屋内屋外还有何区别不成?一旦守不住星宿城了,一切枉然。”
  张启军有些疲乏地说道:“五星二十八宿杀阵,还可抵挡住,只要等爹和两位总管养好了伤势,一切都能应付。”
  张灵雪眼神黯然,“爹爹不必再瞒我了,自从龙渊那老祖传承失了之后,五星二十八宿杀阵威力大减,不然也不用三伯四伯拿命去拼。”
  张启军眼神一黯,“你……看来都知道了。”
  “‘女’儿只恨当初识人不清,让那贼厮窃了老祖传承,如今下落不明,还落得如此下场。”
  张启军摇头叹道:“设局的是为父,只怪谁能算无遗策呢。”
  “哼!张启军,你杀我孙儿,今日破开此阵,我要拿你‘女’儿初血祭我孙儿亡魂!”
  “做梦!”
  包家老祖佝偻着腰,手杖不断地在星宿城的杀阵之上击打,一旦被找出阵眼或者破绽,那么星宿城最后的一道屏障失去,整座城池不保。
  “老爷,再让我去冲杀一回,你和小姐……随机应变,待会儿还是找机会出城吧!”
  张启军摇了摇头,墨韵一推,将张灵雪送到张三身边,说道:“我是张家的家主,与星宿城共存亡,灵雪还请阿三带她出城。”
  “不!爹,我要留在这里。”
  张启军面容凝重地说道:“乖,先跟着大总管离去,趁着杀阵还未破,为父来替你们打开一道生‘门’!”
  “老爷,我来吧。你和小姐走……”
  “我说多少遍了。这里谁都能走,就我不能走!”
  张灵雪挣脱开墨韵,说道:“我不走!”
  张启军双袖空空,墨韵却如同手掌般卷起了那道龙符,整座大阵瞬间杀气凌然。
  一道诡异的龙‘吟’破空而起,星宿城主城之内的所有牌坊石雕纷纷碎裂。
  还在破阵的包家老祖和张沧水瞳孔一缩,顿时暴退而走,“不好,大阵有变,速速退去!”
  张三抓着张灵雪的肩,一副难舍的样子,看着张启军拼了命誓死不离,便道:“小姐,跟老仆先走。”
  “我不走!再劝我,我就在爹爹面前自尽!”张灵雪平日寻欢作乐显得轻浮,然而这个时候,居然拿出一把匕首放在自己白净的脖子上,一副贞烈的样子,誓死要和星宿城同生共死。
  “唉,丫头,你这……你这又是何苦呢?!”
  大阵的杀气只持续了些时,真当包家老祖和张沧水正纳闷为何这五星二十八宿杀阵为何忽然变强的时候,笼罩在整座星宿城之上的杀阵开始消散。
  “杀阵散了!”
  “破阵了!”
  张家的一干亲系见到最后的寄托都化作了乌有,脸上流‘露’出一片悲戚。
  “今日我到要看看,谁能救汝等!包家儿郎们,跟我杀进去!”
  张灵雪眼眸中泪流滚滚,难道……张家真的要忘了吗?
  墨韵铺天盖地而来,像是山雨席卷,排山倒海。整座星宿城,都在墨韵之中摇摆。
  一道白光恍若流星般落定。
  就像是定海神针一样,霎时让整座城都静了下来。
  “圣人之家,岂容汝等狗杂觊觎?”
  声音虽然不大,然而在圣威加持之下,摄入每一个正在彷徨、兴奋或者畏惧的心灵之中。
  “圣……”
  “圣人之威?”
  张启军欣喜若狂,感受到这股让人畏惧的圣意,连忙跪下来高呼道:“老祖回归了!老祖回归了。”
  包家老祖盯着那道白光,眼神冷凝,怒喝道:“怎么可能!张家老祖怎么可能还活着!?”
  “五息之内,若再不滚,格杀不论”
  那些还在惊讶于这道忽如其来的身影到底是何人的包家族人愣愣地呆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了。
  钟岳看着这僵持着的场面,又扫了眼之前大呼小叫的包家老太公,淡淡道:“看来不给点颜‘色’,是不知敬畏二字怎么写!”
  墨韵一凝,一道惊天霹雳落下。
  原本这里的顶梁柱,包家老祖瞬间身消道陨,如断线纸鸢般落了下来。
  “快逃!”
  “撤!”
  大军如‘潮’水般退去,钟岳站在星宿城之上,喃喃道:“鄙人钟不器,张家由我来守护!”
  张灵雪看着那道光彩四‘射’的身影,眼泪流得更加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