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第三十三章 ‘锁天’极境


小说:飞剑问道  作者:我吃西红柿

  “处置她?”孟玉香眼红起来。
  她忘不了那天晚上。
  因为她是正妻,丈夫在惜雨楼大把大把花银子,甚至借银子去开销,家里都窘迫的很。连府里老太君都说她无用,管不了丈夫。
  孟玉香也是逼急了,才去惜雨楼要带丈夫回去!
  丈夫却躲起来不见她。
  她只听到当初颜惜雨的声音:“将那泼妇给我打出去。”惜雨楼的打手便将她给打了出去,她摔在惜雨楼外,那一晚,天降大雨,她摔在那全身湿透狼狈不堪。惜雨楼人来人往,很多人都在看她的笑话。连她丈夫都不为她出头。
  她当时心都凉了,真想一死了之!只是看女儿还小,她若死了,女儿以后怎么办?
  所以她才苟活着。
  后来,她兄长‘孟一秋’名震天下!她地位顿时不同了。连段二公子也各种讨好她,可她对他早就死心,只是不愿背负寡妇的名声,而且她也想让段二公子受些罪。
  “哥,这颜惜雨能在帝京城闯出诺大的名声,可是颇为了得,相好的颇多。”孟玉香低声道,“王孙贵族都有不少,宗派修行人怕也有,我真的能随意处置她?”
  “在帝京城,能有这般大名气,当然有后台。”秦云看着那颜惜雨笑道,颜惜雨跪趴着一动不敢动,“不过你只管处置,没谁敢插手!”
  孟玉香眼睛一亮。
  “来人,将她带回去。”孟玉香眼中满是恨意。
  “是。”立即有段家仆人上前,抓住颜惜雨。
  “你要怎么处置我?”颜惜雨抬头有些惊慌,抓回段家?她之前的想法是任由这孟玉香欺凌,只要不死,便是毁容借助宝物都能治好!大不了带着银子远走高飞。
  “放心,我没你那般心狠,我不会杀你。带走!”孟玉香冷然道。
  段家仆人直接抓着颜惜雨就走,颜惜雨心都凉了,她忍不住看向段二公子,眼中有着绝望。
  “夫人。”段二公子有些欢喜,到了段家,自己不就为所欲为了?
  “你休想见到她。”孟玉香说道。
  “见她一次,打断你一条腿。”秦云在旁边说道,“见她两次,断两条腿。见她三次……三条腿!”
  秦云似笑非笑看他。
  段二公子顿时感觉胯下一凉,心头发寒,陪着笑不敢多说。他也知道之前一年将妻子得罪狠了,再不识相,这位大舅子直接杀了他,都没谁为他说话的。
  毕竟。
  周山剑派的影响力,对楚国的重要性,可比单单一个安国公段家大太多了。更何况‘孟一秋’个体实力也强的可怕。
  ******
  先送小妹孟玉香回安国公府,随后秦云才返回住处,那是周山剑派安排好的一座大宅子,早就安排好诸多丫鬟仆从。
  “长老,到了。”
  马车停下。
  秦云下了马车,宅院大门旁正有着一位宦官,他面白无须,笑呵呵连上来恭敬行礼,声音尖细:“孟长老,小的奉太子殿下之命,请孟长老明晚于丰楼一会。”说着恭敬递上帖子。
  “太子殿下?”一旁的董万、柳清沙都有些吃惊,如今楚王身体不好,时日无多,太子殿下怕就是要继承大位了。
  “告诉太子殿下,最近我很忙,有时间再说吧。”秦云说道,便直接朝宅院内走去。
  “这……”那宦官有些焦急,可秦云头也不回入了宅院内了。
  “孟长老,孟长老。”宦官忍不住要往里走,门口的周山剑派弟子却是伸手拦住。
  董万、柳清沙相视一眼,也跟着入内。
  是否和太子殿下相见,他们可没决定的资格。
  “唉。”
  宦官见状,只能无奈离去。
  秦云走在宅院内,轻轻摇摇头:“太子殿下?不管谁当楚王,都得和周山剑派交好。既然如此,争夺大位这等事……我周山剑派何必掺和?”秦云自身有不理会一切的底气,不过他终究也只是待五十年,为周山剑派考虑,也是不掺和为好。
  ……
  “太子殿下,那位孟长老推脱最近很忙,说有时间再说。”宦官低声说着。
  太子正看着手中的纸张,冷哼道:“这位冰霜剑刚刚在惜雨楼前,击败了项充,并且打的项充断臂而逃……当然有底气不理我。不过等我继承了大位,自有他周山剑派求我的时候。哼,若无朝廷帮衬,他周山剑派哪有如今的威势。”
  “是,周山剑派全靠朝廷帮衬,太子殿下乃是储君,将来的大王!约他相见,他竟都不理。”宦官也有些不平。
  “行了行了,下去吧。”太子殿下心情并不太好。
  他乃是正统,支持他者极多,继承大位本是理所应当。
  只是如今那位八王子势力也极强,八王子殿下的那位师父,更是名列天榜!这让太子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
  *****
  第二日清晨,也是秦云来到帝京城的第一个早晨。
  他习惯性的恢复了每日早晨的练剑。
  “哗哗哗。”
  秦云练剑时,巨大的球形剑气笼罩周围,剑光缜密无比。
  锁天剑,共一万三千三百剑招,招数缜密连绵,不过如今秦云施展却是随意组合,却仿佛溪水潺潺,看似都很温和,可不经意间就组成了七大剑势!七大剑势,仿佛不同的线,组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笼罩住了周围。锁天剑……最擅长的是控制!控制场上一切!
  先控制,跟着才是杀敌。
  “轰。”
  巨大的光球,笼罩百丈,剑气如丝网。
  “成了。”秦云停下,露出笑容,“来到这世界,周山剑派诸多剑术我都看了,第一天,我就掌握了《冰霜剑图》中的极境‘冰心’。可其他剑术要掌握极境明显难的多,这门《锁天剑》和极境‘冰心’彼此有互补之效,方才容易些,耗费三个月,我也总算掌握了这第二种极境‘锁天’。”
  冰心,是心如冰镜,映照万物。是偏向于心灵的一种极境。
  锁天,也是要控制周围,不过是偏向于剑术技艺的极境,秦云如今也掌握了。
  “清沙,董万。”秦云开口喊道。
  很快。
  柳清沙、董万来了。
  “师父。”
  “长老。”二人都恭敬万分。
  “董万,你先施展锁天剑。”秦云吩咐道。
  “是。”董万听了一喜,知道孟长老要指点他。
  当即他开始施展锁天剑,他主修的就是这一门绝学,并且都掌握天道意境了。
  秦云一看便了然,这董万对《锁天剑》参悟最深的是七大剑势中的‘无常势’。
  “在我的家乡,想要在后天境界,技近乎道掌握天道意境,很难很难。数百年方才出一个,每出一个都惊才绝艳。”秦云暗道,“可是这个世界,每一个成先天者,都是后天之境就掌握了天道意境,方才能够跨入先天。”
  这世界,掌握天道意境才能跨入先天虚丹,这是必须的!
  “他们个个都是技近乎道。”
  “是因为他们的技艺都太完美了。”秦云暗暗赞叹道,“比如锁天剑的七大剑势,每一个剑势近两千剑招,都仿佛一层层台阶,沿着台阶走到尽头,就自然是意境了。”
  像自己家乡。
  都是些普通剑招,以及零零散散几个杀招!境界提升?全凭自己悟!
  神魔仙人们都在钻研神通、符箓法术、炼器炼丹等等,不可能一代代人杰全部钻研近战之术。
  这世界,却是大量剑招逐渐递进,一步步引领,完全成系统的,一直引领到‘意境’。
  甚至像锁天剑,七大剑势结合起来,更是直指极境。
  像《冰霜剑图》也是直指极境。
  甚至他们后期都配有‘入道图’!只是……入道太过玄乎,一张图仅仅代表一个方向。对悟性要求就高的离谱了。
  “剑术技艺成系统,一步步引领,引领到天道意境级。”秦云暗道,“也让这世界的技近乎道,多的一塌糊涂。可这些‘技近乎道’,以后的成就却都很有限。”
  “可能在天地灵气稀薄的今天,领域级、极境级的强者丝毫不亚于我家乡,甚至当世‘神榜’入道的也有五位。”
  “这世界的传承的确够厉害。”
  “我完全能借助诸多剑术,掌握更多极境,来补充进我的剑道。”
  秦云暗道。
  “如果全靠自己悟,掌握一种极境很难。”
  “可这世界的剑术成系统的指引,掌握极境的难度却低的多。以我的悟性,五十年,相信也能掌握更多极境。”秦云也不是每个都钻研的,觉得适合自己‘剑道’的,能够补充自己剑道缺陷,完善剑道的。方才去仔细钻研。
  ……
  百花谷。
  楚国八大宗派之一,宗派内全部都是女子,百花谷的诸多仙子们很受追捧。
  而今天。
  一封信从帝京城寄出,到了百花谷。
  “嗯?”百花谷主一袭红色衣袍,眉宇间自有动人风情,她也是地榜第三十五位的高手。
  “冰霜剑孟一秋抵达帝京城,在惜雨楼前击败项充,令项充断臂而逃?”百花谷主不由大惊,连看向身旁一老妪,“武长老,我记得龚燕儿回来后,给孟一秋生了一个孩子吧?”
  “谷主你不是下令,让扔了么?”老妪忍不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