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零一章 喔,好痛……【来起点订阅】


小说:变身荒野女主播  作者:渴飞
  “你的意思是说,我登上海岛后,破坏了你们跟各国的关系?怎么可能。”
  贾珑听的是呆若木鸡。
  做为一个正常人,她哪曾想过自己的一举一动,居然牵扯到国家和恐怖组织。
  梦里都不会梦到这种东西吧。
  “呵……”估计在心底仍认定为贾珑为知情人,那青人冷哼一声:“贾珑小姐,请别装聋作哑了。你如果没领了国家调查秘令,你为何会调查我们已经废弃的海岛研究所?”
  “什么研究所,莫非是那个山洞?我真不知道那里是什么研究所啊。”
  青年摆摆手,似对贾珑的狡辩不耐烦之极。
  “总之你到那里,惊扰了我们仍在研发某项目中的收尾团队,虽然他们成功顺着秘密通道离去,但落下的一瓶研究成品,却被你捡到了。之后你将这成品药剂交给了龙夏军方是吧?”
  “你说的研究成品,是那瓶红色液体?没错,我看这东西很诡异,确实是交给了军方,因为我留着也没用啊,这就判断我是龙夏军政里的人,也实在太……”
  女孩叹口气,总算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青年认为她还是推脱之辞。
  “就当你说的都对吧。总之接下来,我们组织就在内部召开了一场会议,你可能不知道,你捡到的那瓶研究成果,对本组织的未来指标作用极其重大,所以我们想赶在龙夏将这药液成分解析出来前,跟龙夏达成某些协议,甚至会跟你们龙夏分享部分关键秘密,然后共享成果。但很可惜的是,你们龙夏拒绝了。”
  “拒绝原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后来,本组织就启动了报复你的预案,行动代号为‘威慑性惩罚’,且注名一次只能出动一个人,不过很可惜,我们的几次行动都被你逃过一劫。倒是你们龙夏硬气,前夜突袭了我们组织在东南亚某国的海岛基地,这就宣告正式撕破脸了。”
  “龙夏突袭了你们基地?这……”贾珑越听越感到跟自己距离遥远。
  可就在她震惊疑惑,心头仍有许多不解,甚至对此人所言还不太相信之际,贾珑却耳朵一动。
  “警察来了……不对,是军车声。”
  坐拥中级警觉技能后,贾珑除却对自己身边的事物明察秋毫外,还有一定识音辨物能力,连训养园外的车声都能听出隶属何种单位。
  那青年也听到外面发生异状,眼中骤然浮现起一缕冲动色彩。
  噗。
  可当他浮现这抹狠色同时,贾珑那刺在其胸膛的利刃,却再度往下一划。
  刻出的一缕血丝,让其顿时不敢轻举妄动了。
  “年轻人,太冲动可不是什么好事。”贾珑语气好像倚老卖老的老人:“趁最后一点时间,告诉我那些红眼动物,以及徐伟刚才状况的产生理由吧,可别说跟你们没关系。”
  本跃跃欲试的青年,在贾珑用利刃再刺入自己要害时,仿佛被点了穴位,动弹不得。
  其实是不敢动。
  “没错,红眼动物和徐伟的状况,都是我们组织最新药剂的作用,其实这新药,正是你上次捡到的那种成品药,不过对此药的独特用法,我们组组也还在研究中,而且对人类……”
  “在这里!”
  正当青年索性酣畅淋漓,欲将一切和盘道出时,有断喝声自围墙侧方传来。
  接着五六名手持军制步枪的全副武装武警战士,全员在围墙后将枪口对准了贾珑与青年。
  “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略带冷意的喝响起,贾珑与青年均是一怔。
  瞬间被好几杆枪支指着的感觉,让贾珑中级警觉技能顿时自动催发到最顶峰。
  脑壳都痛了。
  贾珑可不敢顺着警觉技能指点的逃生动作和方位行事,而是压下惊悚,连忙松开手握的刀刃,直接双手举高。
  胸前血流如注的青年,自然也暗松口气的同样高举双手。
  相比被军队抓走,他反而有种感觉,跟贾珑这几次三番被组织袭击,而心情暴怒的‘女暴龙’在一起更危险。
  “上。”
  士兵们一拥而上,连贾珑都暂时被扣上了约束带。
  或许因为紧张,那位用约束带捆扎贾珑皓腕的年轻士兵用力过猛,让贾珑手腕突然生疼。
  “喔,好痛……”
  姑娘轻呼一声,双目微红,都快疼出泪水来。
  一旁看着这一幕的偷袭青年,眼珠子都要蹦出眼眶。
  这还是刚才出手时心狠手辣,让他胸前伤势疼痛,都快失血过多的罪魁祸首吗,怎么转身就变成娇滴滴的弱女子了?
  “对,对不起。”
  贾珑背后捆扎的她手腕的武警战士,连忙吞吞吐吐道歉。
  这甜甜软软的痛呼也让他意识到,自己是在捆扎一位绝美女生,难怪手里抓着的皓腕,好像特别娇嫩啊。
  “这位贾小姐不用抓捕,她是受害者,放了她吧。”
  贾珑刚想说没事,只见一位身着迷彩军装,年岁大概二十五六的青年军人,步至贾珑等人身畔,同时责令那捆绑贾珑的小战士立即解绑。
  “是。”
  战士又连忙解开控制贾珑手腕的约束带。
  “噢,痛!”
  不成想他太紧张,又把贾珑手腕上的嫩肉给夹了一下,疼得贾珑再次用甜甜音色惨呼一声。
  等到战士口中连连道歉的终于把约束带解完,他面对的,是贾珑那幽怨中带有一丝怒火的美眸冷冷凝视。
  你丫的,肯定故意的对吧?
  “你怎么办事的,怎么能欺负贾小姐呢,回头中午不许吃饭,知道了不。”那二十五六青年军人略带调侃的责骂一声。
  “贾小姐,我们来迟了,没想到你自己把恐怖分子给抓获了,了不起。”
  “没什么,接下来是不是要我跟你们回去录口供?”
  有过几次类似经历,所以贾珑非常上道。
  “呵呵,录口供谈不上,贾珑小姐如果有空,跟我们一块儿回去聊聊这次的受袭经过就行。”
  青年军人估计是士官,说话也很圆润。
  贾珑自然不会认为,自己说‘没空’就能不去,所以她答应的很干脆。
  她回到训养园墙内,抱起在墙根处独自翻跟头翻的很嗨的小毛毛,然后又跟几位战士一同走出训养园。
  发生这么大事情,训养园外果然早就被几位同样赶来的特警与民警隔离,大门外更是围了一圈观望民众。
  等到贾珑攀上一辆‘北汽BJ80’部队专用防暴车时,她却发现那位自己解救下的小女孩,此时瑟瑟发抖的坐在车里。
  “她也要去么?”
  贾珑望了望跟上车来的一位战士,不过这名战士秉承军人不多话的良好作风,闭口不言。
  于是贾珑撇撇嘴,不问那么多了。
  袭击贾珑的青年被押解乘坐上另一辆军车,直到望见其步上军车了,贾珑才放松的舒出口气。
  她还认为那什么组织,会在此时动手袭击之类,不过事实证明,她是小说看多了。
  毕竟此地是临近龙夏京畿的深腹重地,别说行迹可疑人士难以轻易得入,只提那什么组织,只要有脑子就不会再过度刺激当事大国之一了。
  “可惜,还是有许多问题没问出来。比如他们为什么拿我开刀,而且一次只出一人,说是惩戒,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还是有许多不懂啊。”
  北汽BJ80缓慢驶动,贾珑正处于沉思时,却感到身边一道细小的身体靠到肩头,微微颤抖起着。
  原来坐在贾珑身旁的小女孩脸色苍白,浑身颤抖,斗大的眼泪珠子‘扑倏扑倏’往下直掉,却哭不出声来。
  她这是吓坏了。
  “是不是吓到了?对不起,我把你牵扯进来了。”
  贾珑心头怜惜,这件事情里面,估计最大的受伤害者,就是这位莫名其妙被袭击的小女孩了。
  她不安慰还好,一安慰小姑娘哽咽一声,然后眼泪像决了堤的洪水,刹那疯涌而出。
  “珑珑姐,我好害怕,好害怕啊。”
  十五岁少女死死搂紧贾珑胳膊,瘦小的整个人都快藏入贾珑身体里。
  “别怕,对不起,是我让你受惊吓了,有没有伤到哪里?”
  这一刻贾珑仿佛抛下自己坚定的‘男儿身’念头,温柔如邻家大姐姐,轻轻拍打小姑娘肩膀,然后和颜悦色的安慰开导她。
  “没,没有。我,我,我就想来见见你,从,从家里偷偷跑出来,一边直,直播一边走,一直,一直一个人。”
  “呃……”
  小女孩道出的事实让贾珑都目瞪口呆,敢情这小家伙居然是离家少女,而且原因是自己?
  当下不是责怪的气氛。
  不过贾珑已经打算好,等事情完结要送她回家,一个小孩子到处跑,勇气可嘉是没错,但还是太危险。
  终于,防暴车开至目的地。
  不过并非一般民事案件的公安机关,而是径直去往了设在京畿处的一支部队军营。
  “好了,下车吧,问你们几个问题就可以走了。”
  部队的兵哥哥们倒是慈眉善目,知道贾珑的身份后,他们就感觉到亲切和与有荣焉。
  毕竟在这个世界,金牌猎人跟军方是理不清道不明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