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为鸣人和水门献上活下去的祝福


小说:火影之最强剑侠  作者:轻狂剑仙
  "有了自来也的救场,原本盘旋在水门和鸣人之间的尴尬的氛围总算是略微的消散了一点。或许男人都是这么的笨拙吧?当涉及到自己真正的源于内心的感情的时候,每一个人的智商、情商都是急速的下降,直接把场面搞得僵的不行。
  听到了自来也的话,水门也是重新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一瞬间那种挥斥方遒的领袖气质直接从水门的身上迸发而出,和之前有些木讷的父亲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既然老师有事情要说……”看了一眼站在自来也旁边的鸣人,水门接着说道:“鸣人你先回家,玖辛奈正在家等着你呢。我和老师还有些事情要讨论一下……”
  没有出乎鸣人的意料,水门在碰上了这样的涉及到木叶和忍界的事情的时候,水门绝对会恪守底线不让鸣人这个仅仅有着下忍身份的忍者参与其中。
  “那我就先走了。”
  对着自己的父亲以及自来也略微的一施礼,鸣人也是退出了火影办公室。看着鸣人离开的身影,自来也对着水门颇有些幽怨的说道:
  “你啊!平时看起来那么的精明,但是怎么到了鸣人的问题上居然比老师我还要木讷。这几年来我和鸣人朝夕相处,我也算是比较明白鸣人的心意的人了。你要是一直是这样的态度,即使鸣人再怎么有心和你和解也不一定能够做的出来啊……”
  水门听到了自来也的埋怨,反倒是显得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依旧面色平淡的说道:
  “这些事情,我们改日再谈,我和鸣人毕竟是血脉相连的父子,这些误会总会有解释的机会。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晓组织以及忍界的动向,我绝对不能让木叶在我的手里走向衰落。”
  自来也瞥了一眼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的水门,嘴巴里兀自嘟囔着:
  “果然,不管是父亲还是儿子都是一对笨蛋。”
  水门的眉毛微微一挑,虽然自来也的声音很小但是凭借着水门的耳力自然还是可以听得到的。或许自来也本就是为了让水门听到才会这么嘟囔的吧?对于这一切我们都不得而知,但是在这小小的埋怨过后自来也还是和水门说起了刚才自己提及的一些关于晓组织的情报。
  ……
  “妈……我回来了!”
  从自己的口袋里边掏出了已经好几年没有用过的钥匙,将自己家的大门打开,鸣人习惯性的朝着屋子里边这样的大喊了一声。
  没喊倒是还好,这一嗓子一喊瞬间家里边就是响起了一阵的锅碗瓢盆撞击的声音。显然是听到了鸣人的声音,让玖辛奈手忙脚乱了起来。
  不消片刻,身上围着一个围裙手里拿着一个平底锅的玖辛奈就从屋子里边跑了出来。白净的脸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沾上了一点点黑色的痕迹,还有一股淡淡的油烟的味道,看起来好像是正在做饭一样。
  鸣人看着自己的妈妈出来了,脸上也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和刚才见到水门的时候的沉闷根本就是判若两人。缓缓地张开双手,鸣人已经准备好了抱住自己的妈妈了。
  但是,看着玖辛奈的朝着自己冲来的身影越来越快,鸣人的心中隐隐之间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尤其是玖辛奈的面容在鸣人的眼中越来越清晰,那在额头上的井字形青筋已经是如此的明显。
  “你这个混小子——!”
  将自己手中的平底锅高高的举了起来,那黑色的锅底在速度和力量的作用下甚至出现了一点模糊的痕迹。
  碰!
  鸣人直接就被平底锅直接命中了自己的脸颊,整个人都是飞了起来砸在了墙上,立刻原本光洁的墙上就已经被印上了浅浅的鸣人的身形。但是若是你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其实在鸣人撞到的这堵墙上还有着另外一个和鸣人的身形不是那么相似的印记。
  让我们为水门和鸣人献上最美好的祝福,活下去!
  “明明说好了每周都要给我写信,每个月起码给我寄一张照片。可是,你自己看看!”
  玖辛奈不知道从那里掏出了一个大大的盒子,将盒子的盖子打开之后,漏出了其中的一封封信以及一张张照片。
  看着这些信和照片,原本看起来气势汹汹的玖辛奈此刻立刻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看起来柔弱到了极致。
  “你足足少给我寄了16封信和5张照片,你知道妈妈没有接到你的信的时候有多担心你么?虽然自来也老师很厉害,但是却是个马大哈要是一个不小心让你受伤了甚至……甚至……可怎么办。”
  说着说着,几点泪花就从玖辛奈的眼角孕育了出来。鸣人是一个稍显木讷的人,但是却不代表他不明白自己母亲对于自己的爱。这16封信和5张照片其实鸣人都记得,但是鸣人却还是没有寄出去,玖辛奈的猜测是对的,自己确实是因为受伤以及其他种种原因才没有寄出这些信,但是自己怎么能直接说出口呢?
  “妈,是我的错,那几回确实是我忘了。好色仙人虽然是个色鬼,但是还是很厉害的,这几年我可是从他那里学到了不少的东西。你就不要埋怨他了……”
  鸣人从墙上把自己‘扣’了下来,缓缓地走到了自己的母亲身边安慰着自己的母亲。而玖辛奈也终于从那种悲伤的情绪中稍微的挣脱了一些,抬起头来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的孩子。虽然能够看到照片,但是毕竟没有自己用眼睛看来得真实。
  “我的孩子……”玖辛奈缓缓地站直了身子,和自己的孩子比了比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鸣人高了。原本那个吊着鼻涕跟着自己生活的小孩子,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英姿蓬勃的青年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妈妈给你做了不少的饭,都是你爱吃的。我们去吃饭,然后你再和我好好地说一说你这几年来的经历好么?”
  听到了玖辛奈说自己做好了饭,一时之间鸣人那原本就有着因为锅底的攻击而留下了一条黑色痕迹的脸,此刻已经越发的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