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O六章:朱由检V程秀峰(求订阅、推荐、收藏)


小说:崇祯本纪  作者:喜马拉雅听风
  迎头撞上隐藏旗号的天津港巡防水师,朱由检心中不由生出了几分慌乱和后悔之意。
  京城的局面已经严重到了这种程度吗?
  此刻,朱由检已完全确定,他的大哥-天启皇帝朱由校肯定是出现了异常严重的意外,应该是已无法正常理政。要不然,某些人绝不敢这样急不可耐的跳到前台来。
  真不该过早的离开京城啊!
  这种局面下,想赶往京城,危险似乎有些太大了。
  不过,
  咬咬牙,迅速把心中的慌乱和后悔丢到一边,朱由检发了狠。
  有危险怕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
  最多不就是个‘给母欧喔’。
  大不了游戏终结,我也许还能回到前世的生活。
  人生能有几回搏!
  朱由检心中不停的给自己打着气。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拼了。
  老子就不信,区区一个水师游击,就能做到一手遮天?
  这大明朝廷的权威,还没到威信尽丧的时候呢!
  眉头一松,朱由检挺直了身体,他厉声喝道:“沈寿尧,维持最佳的战斗速度。少年队全部进入战位,随时准备开枪。”
  微微转身,朱由检又对高起潜和楚天行喝道:“给孤排出全副的仪仗,大声净街,让他们赶紧给孤让开航路。”
  “是。”
  感受到朱由检冲天而起的气势,沈寿尧、楚天行和高起潜异常振奋的大声回应。
  沈寿尧判断的不错,拦在朱由检前方的确实是天津港的水师巡防营。
  敢调动、也能调动这大半支巡防营的,只有大明天津巡防营主将,水师游击程秀峰。
  现年43岁的程秀峰,现在正端坐在他的旗舰上,慢条斯理的用一把小玉梳,梳理着自己颌下的短髯。无聊时梳梳头发或胡须,这是程秀峰多年来养成的一个小习惯。
  想到这次出海的目的,程秀峰的手不由的一顿。
  要是王爷心愿真能达成的话,也许以后他很难再有这么清闲无聊的时候了。只是,最大的功劳不知会落到那个好运的家伙手中。
  心头一阵羡慕,程秀峰站起身来,来回的踱了两步。
  要是功劳能落到他手中就好了。
  先不说将来会有多少好处,至少现在总能离开巡防营换个别的地方待待了。
  12年,都已经12年了。
  自王爷就藩以来,他已经在巡防营这水师游击的位子上整整坐了12年。
  他真的是坐够了。
  可是,海上风浪太大。哪位,应该不太可能会走海路吧?
  想着心事,程秀峰梳理胡须的动作不由的快了几分。
  “禀将主,有船来了。”
  船舱外,亲兵的禀报声打断了程秀峰的思路。
  “船?什么样的船?程九没送信来吗?”程秀峰不悦的随口问道。
  此次,程秀峰是以查缉海盗的名义把巡防营拉出来的。
  除了亲率巡防营主力遮蔽住天津港,程秀峰又让他最铁杆的部下程九,统率着巡防营速度最快的三艘30料战船,在通往天津的外围航道上布置了一条封锁线。
  所有来天津的船,都要经过程九的检查,才会安排小船引领进入天津港。
  程九,才是程秀峰布置的真正封锁线。
  不过,程秀峰根本不认为他这番布置会起什么作用。
  哪位,身娇肉贵。他真要回京,地方大员们铁定会安排官军沿途严密护送。
  就算哪位真的走了这条海路,可要是有登莱水师随行护送,他程秀峰又怎敢异动?
  眼前的这番布置,说实话,其实不过是为了照顾下王爷的面子,顺便为自己捞点好处罢了。至于王爷的念想,从12年前王爷就藩之日,那念想恐怕就已再无实现的可能了。
  升官、发财,他程秀峰现在也就只能动动发财的脑筋了。
  心中微微一叹,程秀峰念头一转。
  这都把船放过来了,程九都不知道事先派人送个信来。如此懈怠,这程九又该敲打敲打了。
  “回将主,哨位传下消息,来的是一艘少见的三桅大福船。体型足有咱们这船两个大,船速很快。”
  听出程秀峰口气有些不悦,亲兵有意不再提程九,只着重解说瞭望哨所看到的船型。
  少见的三桅大福船?船速很快?
  听着亲兵对来船的描述,程秀峰猛然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船他好像再哪里听过。
  “船上有旗号吗?”
  思索着往日所见的各种大船,程秀峰下意识问道。
  “旗号?回将主,来船打了一杆犯忌的明黄旗,不知到底是什么来路。”
  提到来船的旗号,亲兵脸上浮现出一丝迷惑的表情。
  大明承平日久,法禁已远比早年间松弛。对各种服饰颜色,已不太严查。像有些商人公然的穿丝带玉,都已属常见。可敢公然使用黄色旗号的,亲兵他这还是真头一次见。
  黄色旗号!
  程秀峰脑袋‘轰’的一声响,他想起那是什么船了。
  巨大的三桅大福船,足有1300料,那是圣上钦定的、登州船厂新建的‘珍运船’。
  用珍运船,打明黄旗,那船上的不用说,肯定就是那位了。
  那位当今圣上唯一的亲弟弟,大明信王殿下朱由检。
  只是,那位怎么真走海路赶来了?
  程秀峰的脑中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他们来了几艘船?”
  程秀峰完全是下意识的问了这个问题。
  “一艘,只有一艘船。”亲兵很干脆的回答。
  只有一艘船?
  程秀峰混乱的脑袋,马上被一股巨大的喜悦所吞没。
  那位只有一艘船前来,那他只要假装不认识,以海盗的名义把船击沉,那泼天的富贵就轻松到手了。
  将来王爷身登大宝论功行赏,他程秀峰凭此功劳就算封不了国公,封个世袭侯爷应该是绝无问题。
  侯爷啊,那可是世袭的侯爷啊!
  程秀峰的脸色涨得通红,眼睛亮的冒出渗人的光芒。
  珍运船,程秀峰亲眼见过。那船虽大,但却不是战船,船体强度十分有限,绝挡不住他们这8、9艘战船的围攻。
  更何况,他这两艘百料战船上还装有大佛郎机炮。以大佛郎机炮的威力,只需贴近一击,击沉珍运船应该是不成问题。
  天大的功劳啊,他只需认定对方为簪越的海盗,发出击沉来船的命令就好了。
  ‘嘎巴’,程秀峰手中的小玉梳,被他激动的捏成两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