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一根人参】4000+


小说:民国佳媛  作者:九亡
  “等!”灰衣人老大黑着脸,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又道:“我们等的起!”
  这话不假,那两个伤号来前就粗略的止过血,刚才虽然有争执,灰衣人也没拦着医生护士给两人处理伤口,两人的伤口都已经重新处理过了。
  可能是用了好药的缘故,两人的精神头看上去还不错。
  听到灰衣人老大这么说,宋雨花笑了笑,退到急诊室门口的凳子旁坐下。
  等着!
  急诊室里孕妇的喊声忽高忽低,好几次都感觉断气了一般,又会在停顿片刻后,从低低的呜呜声开始,渐渐的拔高起来,卯起下劲头。
  因为灰衣人就在数步外等着,通道里的气氛有点冷飕飕。
  那个叫许哲的,一直在观察宋雨花。
  宋雨花看上去不知道有没有二十岁,那么年轻,身手竟然那般厉害,尤其是宋雨花面对强权时不卑不亢的勇气,实在令人佩服。
  良久后,两个急诊室的门始终不见打开,那两个等候的伤号精神头明显有些下降,灰衣人老大也渐渐的没了耐心,看到这些,许哲悄悄的退了出去。
  片刻后,来了个医生,医生身后跟着个护士,护手手里端着个盘子,盘子上放着挂吊瓶的针管及药品。
  “先生,我先给两位挂上吊瓶吧!是葡萄糖,补充体力的。”医生也不敢说复杂了,捡了灰衣人最容易理解的部分解释道。
  灰衣人闻言,看看护士手里的吊瓶,微微点了点头,让开。
  医生重新检查了两个伤号的伤口,然后将吊瓶给两人挂上。
  而这时候,距离灰衣人一行人过来,已经又过去了半个时辰了。
  别说灰衣人和捏着汗等在外头的医生护士们了,就连宋雨花都有些坐不住,她的五官感知力比常人敏锐,她清楚的听到,那个孕妇已经开始说胡话了,声音很低,像是在交代后事,叮嘱着医生,要医生无论如何保住孩子。
  孕妇的声音很小,她的话一句句轻轻的拂过宋雨花的心坎,宋雨花的神色越来越沉,这样下去不行,得想个法子。
  宋雨花空间里有的是救命的东西,用什么好呢?
  空间井水?
  不行,当着医生的面,让孕妇喝口水就起死回生?太邪乎,解释不通。
  用迷幻粉让大家失去意识,给孕妇灌点空间井水,再让时间恢复?不行,时间对于孕妇来说就是生命,而急诊手术室里的医生,要救孕妇的命,一旦让他们的思绪停顿,很可能出现未知的变数,后果会怎样,无法想象。
  宋雨花暗暗摇头,看来,只能用最直接的了。
  她突然站了起来,隔开数十步坐在过道对面的灰衣人看到宋雨花站起来,都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杆看过来。
  宋雨花没搭理那些人,而是对那个被打碎了眼镜,却一直没离开,守在急诊室门口的医生说道:“医生,产妇是不是不太好?”
  因为宋雨退了灰衣人,医院里的医生对宋雨花很客气,医生听到宋雨花问话,肃着脸认真的摇头说道:“还不知道情况,不过,恐怕不太好。”
  医生虽然没有宋雨花那么好的听觉,但他是内行,总能从些许蛛丝马迹上,做出更为专业的判断。
  “我听说女人生孩子的时候,只要有人参之类的好东西吊着气,就能缓过来,这话不知道对不对?”宋雨花问道。
  医生闻言微有些吃惊,刚才他听护士在他耳边说,眼前这个替孕妇强出头的女子,似乎并不认识孕妇,既然不认识,为何做到如此地步?不过无论如何,医生对宋雨花的做法是十分佩服的。
  医生点点头说道:“是的,如果有人参吊着气,孕妇活下来的希望更大。”
  “哦!那就好。”宋雨花听到医生肯定的回答,立马笑着说道:“正好我这里有一株人参。”说着话,宋雨花从衣兜里掏出来一个不大点的盒子。
  盒子长大约手掌一般,宽度也就三指左右,盒子的厚度约莫两指。
  宋雨花打开盒子,将盒子连里头的人参都递给医生,问道:“医生,你给看看,这个成不成?”
  医生在听到宋雨花说,正巧有人参时,已经有些惊讶了,眼睁睁看着宋雨花变戏法似的拿出个小盒子,里头当真就躺着一株人参,而且打眼瞅着,成色还不错。
  这、这个……
  “医生?这个成不成?”宋雨花问道。
  “啊?哦!成,肯定有用!”医生有些激动,激动的语无伦次,他当医生好几年了,头回见到成色如此好的人参,就是收藏之人恐怕不太懂,整株人参以及参须都挤在一堆,并没有铺展、疏离开。
  “那快点拿进去吧!”宋雨花说给就给,干脆利索。
  医生看着被宋雨花塞进手里的人参,激动的有些手在发抖。
  还是旁边的护士提醒了一下,医生才赶紧转身,敲了下急诊室的门,将东西给拿了进去。
  这边医生拿着人参进去,立马给孕妇用上,渐渐的孕妇似乎有了气力,声音也变的大起来,又过了半个多时辰,婴儿弱弱的哭声传了出来。
  宋雨花听到孩子哭,也松了一口气,听孕妇刚才的声音底气,应该问题不大。
  果然,不过片刻的工夫,那个拿着人参进去的医生就乐颠颠的出来了,他看到宋雨花满脸喜色的说道:“是个男娃,母子平安,多亏了你的人参。”
  医生说着话,看了看手里的半截人参,犹豫的说道:“小姐,跟你打个商量,孕妇母子平安,只要好好养着就成,这半根人参,能不能卖给在下?”
  医生话音刚落,宋雨花正要说话,另一间急诊室的门从里拉开,穿着手术服的医生一出门就取下了口罩,一脸严肃的说:“谁是患者家属?”
  众人一见这势头,纷纷看过去。
  灰衣人神色严肃的快速凑过去,有些急促的叠着声的应着:“我、我,我是。”
  医生看看灰衣人,神色凝重的说道:“患者腹部的子弹打穿了大肠,内容物溢入腹腔,需要清洗缝合,这个过程很危险,患者可能扛不住。”
  “什、什么?”灰衣人老大愣了,扛不住,开玩笑?他们刀尖枪口下讨生活,不知道和死神打过多少次照面,怎么可能被打倒?不可能。
  “患者的情况很严重,清洗腹腔是个非常缓慢且复杂的过程,期间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
  “稍有不慎?该死的,那你就给老子专心点治!”灰衣人怒了,咬牙切齿的说道,宋雨花看到,他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捏成了拳,这人对孕妇态度恶劣,对他自己的战友倒是挺将义气。
  医生见灰衣人如此,叹了口气说道:“我们会尽力,只是患者的体力可能支撑不到治疗结束,你有个心理准备。”
  “你给老子说清楚!该死的,准备,准备什么?老子什么都不会准备,你必须给老子把我兄弟的命救回来,要不然老子一枪崩了你。”灰衣人愤怒的低吼,宋雨花发现他的眼睛都红了。
  “你的心情我们理解,作为医生,我们非常希望患者能康复,可是就如今国内的医疗条件,很难。”
  灰衣人咬着牙,拿枪的手微微发抖,他狠狠的看着医生,咬牙切齿的问道:“你给个准话,怎么做、要怎么做才能救我兄弟的命?”
  医生叹了口气说道:“除非有百年份的人参,有人参提起气,患者兴许能挺过去。”
  人参?人参!人参……
  灰衣人的脑袋里就剩下这两个字了,医生之后说了啥话,他没听到,只是神情呆滞的一点点看向另一个急诊室门口,看向站在宋雨花对面,那个医生手里的半根人参。
  拿着人参的眼镜医生见此,面色僵住。
  而正跟灰衣人说话的医生,见灰衣人有些跑神,也下意识的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结果就看到眼镜医生手里的半根人参,看到人参,瞬间大喜,激动的指着眼镜医生手上的人参说道:“对、对,就是人参、人参。”
  灰衣人被医生的话提了醒儿,他深呼一口气,肃着脸身形板正的走向宋雨花,隔着好几步,就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其他灰衣人见灰衣人老大如此,纷纷惊呼阻拦,却都被灰衣人喝退。
  那两个挂吊瓶的灰衣人,眼睛都红了。
  跪到地上的灰衣人老大,对宋雨花说道:“小姐,对不起,之前是我们的错,请将你手中的人参卖给我。”
  宋雨花看看地上的男子,再看看那个等着的医生,以及无数看过来的目光,心中叹了口气,从眼镜医生手上拿过半根人参,递给了跪在地上的灰衣人,说道:“看在你对兄弟的这份肝胆相照的情分上,人参给你。”
  接到人参的灰衣人老大,做好的被宋雨花数落甚至打一顿的准备,没想到宋雨花什么都没做,只是将人参交到了他的手上,甚至连警告一下都没有。
  可是灰衣人却很清楚,接了宋雨花的东西,没有实质性的交换,那这份恩情算是欠下了。
  “小姐,我叫陈守义,今天这份大恩,我陈守义记下了,他日如果小姐有什么需要在下帮忙的,尽管开口,我陈守义要皱下眉头,你就拿枪崩了我。”陈守义语气铿锵的说道,说完话,又给宋雨花磕了个头,才匆匆起身,将人参交给了等在门口的医生。
  而此时,接生的急诊室,门从里打开,里面的人被捂的严严实实的推了出来,一路将孕妇母子推去了住院部。
  宋雨花瞧着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又觉得这里的医生还不错,便放心的告辞离开。
  离开前,那个眼镜医生,拦住了宋雨花,一脸惋惜又无可奈何的问道:“小姐,请问你,你那株人参在哪里买的?不知道还有没有同等成色的?“
  宋雨花打量了下男子,反问道:“你也需要人参?”
  “小姐手里还有?”眼镜医生欣喜的问道,语气间还带着些许小心翼翼。
  宋雨花摇摇头:“我刚才拿出来那根,也是刚得到的。”这样,算是解释了她为何会随身带人参的漏洞了。
  眼镜医生闻言并没有气馁,反而迫切的追问:“小姐能告诉我,刚才那根人参是在哪里得来的吗?”
  “这个、不太好说。”宋雨花露出几分为难之色,眼镜医生一听失望的垂下了眼帘。
  宋雨花不愿意说也在情理当中。
  毕竟人参是能救命的东西,如今战乱尚未平息,上阵杀敌受伤挂彩常有的事,没准啥时候就需要人参救命。
  为了多一份活着的希望,那些军中长官,及有些地位家底的富贵人家,都喜欢收藏人参、灵芝之类的药中圣品。
  数年战乱,因为种种原因,市面上的人参本就紧缺,要是让人知道,一个平常人手中有存货,招去杀身之祸都有可能。
  眼镜医生不甘心的说道:“小姐,没关系,我从你手上买,你弄到人参后,来医院找我,我会给你比别人更高的价格!”
  宋雨花皱眉思想了想,似乎很为难,又像于心不忍,终是叹了口气说道:“我想法子再找找,要是能找到,也不会坐地起价坑你的钱,这一点你放心。”
  “好好,谢谢,谢谢,太感谢了。”眼镜医生激动的说道,宋雨花没问他为啥要找人参,但他希望宋雨花知道,知道实情后,希望宋雨花念在他的一片孝心的份上,能更加用心的找找人参。
  “家母头几年逃难时伤了身子,虽然人活着,这几年身体状况确实每况愈下,我这当儿子的每回看到母亲痛苦的样子,都心中难受,如果能找到人参,给家母用上,想来家母的病根肯定能治好。
  宋雨花点点头说:“我尽力。”
  急诊室的门外,陈守义见医生将人参交给一个护士,并叮嘱那护士赶紧熬煮,叫了两个手下过去帮忙,又目送另一个伤号进了另一间急诊室,他才注意到,宋雨花早就不见人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