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回 死人沟四


小说:宽城子鬼话  作者:冬雨不霏
  满身满头的汗水蒙了李世东的眼睛,身上的伤口也疼痛难忍,幸好手上的祈天戒依旧在持续发挥着作用,李世东很快就恢复了之前的状态,甚至伤口都不怎么疼了,有所不同的就是手里的勾玉剑,亮闪闪的,寒光逼人,就像是喝饱了鲜血的吸血鬼的獠牙一般,不停的微微颤动着。
  这样一群白色的骷髅,不用问肯定是被日本人杀死的,但是一方村落的死人不可能全部成鬼,而且这些骷髅看起来也不是什么鬼怪之流,更像是被操纵的玩偶,而要说是谁操纵的,女鬼的可能比较大,李世东心里琢磨,在外面这是打不过自己,特意把他引导这里来,企图利用人数的优势,这是一计未成,恐有二计啊,自己一定要再快一点。李世东想到这,连忙站了起来,背起还显得意犹未尽的勾玉,继续朝前走去。
  羊肠的勾脊时而遮蔽了月光,李世东艰难的朝着刚才的方向继续走着,这时的寒气依然很旺盛,只是少了一些咄咄逼人和阴煞的气息,李世东依旧追随着这股厉鬼留下来的熟悉的味道前进,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只是耳边开始穿来了一个女人的哭泣声,这种声音似乎是围绕在了李世东的左右,前后,大脑里面。女人哭的很惨,很忧伤,似乎有充满了怨恨。李世东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冷冷的说:“我给你机会,你不知悔改,我之前不伤你魂灵,你却意欲杀我性命,你真真是不知好歹!”
  哭声依旧在四周响起,空灵,惊悚,让人汗毛倒竖。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我村中一百几十人的性命,灵魂都不能转世为人,被小日本的煞气所困在此,不得生,不得轮回,每年只有今天,我才能到阳时间寻找生魂,替代我村中百姓,才能让我村中的人踏入轮回路,这是我的错吗?”说着情绪开始激动了起来,“这里,还有不大的孩子,狗娘养的小日本一个不留,全都给图少了,还施法术镇压,难道不应该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吗?”说着利李世东眼前开始出现了影像,就像爷爷当年的影像一样苍白但不失真实。
  这里曾经是个美丽的小村庄,人们之间淳朴和友爱,每天下地做农活,女人们送饭到田间地头,草绿花红,这样的日子是许多现在大都会的人都羡慕的。可是有一天日本侵略者来到了这里,他们磨灭了一种生活状态,磨灭了一种本不应该别打扰的文明,改变了这里的安宁和祥和,用他们不知廉耻的举止和残忍的武器杀光了这里的男人,老人和小孩,把女人都聚集到了一起,进行疯狂的**,满足了兽欲之后,用尽了各种非人的残忍手法把悲哀的女人们全部杀掉,之后用卡车把尸体运走,全部抬到了这个本应该是小动物栖息的勾脊里面,李世东随着影相看去,不禁大惊失色,这里曾经丢弃的尸体应该有上千名,影像中的日本军队中又走出了一个道士打扮的人,只见他开始摆祭坛施法,所有的死人灵魂全部被封印在了这里,永世不得超生,这时候画面一转,森林中有个乡村姑娘打扮的少女正捂着嘴,流着眼泪看向死人沟,李世东能感觉到这就是女鬼的生前,女人已经绝望了,捂着嘴眼睛疯狂的流着泪,这样激动的情绪是很难如愿的控制身体的,终于造成的响动引起了日本鬼子的注意,日本人很轻松的就抓住了她,在一片淫笑声中,少女被活活的**致死,可是正因为这样,她并没有受到日本道士的法术镇压。但是泰山乃是五岳之尊,她要想在这里变鬼伤人也是不被天道允许的,她有没有那个能力,所以只能在她自己忌日当天出来疯狂寻找替身,以便能够解救她村中村民的灵魂。
  看到这里,画面消失了,李世东也沉默了,这是个有情有义的女鬼啊,只是这样的方法真的对吗?李世东沉吟了半刻说:“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在那个年代,中国死掉了无数的人,不是说你们的性命轻重与否,可是在时代的轮回里只不过的沧海一粟,但是你们的死是有价值的,这印证了一个时代,指证了一个帝国的丧心病狂,就算没有人记得你们,但是这片土地,这里的高山,树木,河流,生灵会把你们铭记在心,这难道还不够吗,我们已经打走了日本人,有无数的先烈为此捐躯,你们也是历史的一部分不是吗,但是你在和平年代用别人的生命替换已经死去的人的灵魂,你认为这对吗。你杀死的,替换的,镇压的有可能就是那个女人的丈夫,哪个需要喂养的孩子的母亲,哪个满头白发的失能老人的孩子,病危病人的亲属,你真的忍心这么做吗,难道他么的生命就不值钱了吗,你真愿意剥夺你同胞的性命,你的村民同意这么做吗?“说着李世东看了看女鬼,女鬼似乎在思考些什么,默不作声了,李世东继续说:”如果你放了张老爷子和他的孙儿,我答应你,接触这里法术,让这里所有的灵魂都能魂归地府。”李世东这样一席话,好像正说到女鬼的心眼里一样,确实她为的就是解救已经死去的他的村民的灵魂,她并没有奢望起死回生,只是简单想要轮回转世,如果有人能帮她做到,她何必再害人呢。
  女鬼惊喜的说:“你真的能做到?”
  “我是钟南道家门人,有这个能力和义务!”李世东坚定的说。
  “好!那我就先代表村中老小谢过先生了!“女鬼深施了一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