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离间计(下)


小说:万界建道门  作者:觅食之野猪
  这些天里,楚军的军营极其不太平,一股暗流始终在默默的涌动着,一切的一切都起源于一个源头,那就是军中传言,范增已经归顺了秦帝扶苏。
  “你们听说了吗?军师已经悄悄的投靠了秦帝,如今恐怕不会再回来了。”一名士兵乘着周围的人不多,轻声说道,两军交战期间,如果他这么说被长官听到了,绝对会因为动摇军心而被处以极刑。
  “不会吧,军师可是霸王的亚父,当年老将军在世时就已经追随霸王了,当年秦始皇时期全国通缉,那么艰难都挺过来了,现在军师怎么可能就背叛霸王?”一名士兵有些不相信道。
  “怎么不会?人心都是会变的,当初军师是因为根本投降不了秦始皇才跟着老将军,如今秦帝愿意接纳他,我军又前途渺茫,军师当然有了别的心思,这人哪,共患难容易,共富贵啊,难。”起初的士兵叹息道。
  “可是,霸王不见得就会输吧,军师现在投靠秦帝,不就是投资吗?雪中送炭总比锦上添花强,更何况,如果军师等到霸王输了再投降,那就连锦上添花都不如了。“
  这些士兵并不知道,在距离他们不远处,项羽的叔父项伯正在不远处,面色阴沉的盯着那些士兵,一言不发,最终冷哼一声,拂袖直接奔着项羽大营而去。
  “羽儿,事情都火烧眉毛了,你还在这里悠哉悠哉?”项伯愤怒的跨进大营,对着项羽不满道。
  “叔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您这样着急?”项羽这些日子因为范增的事本来就头疼万分,项伯这么一闹,让他更加烦躁了,但是他是个万分信任亲族,尊敬长辈的人,因此还是耐着性子,询问道。
  “羽儿,现在整个军营里都在说范增投靠了扶苏,要里应外合解决了你,你怎么还坐的住啊?“项伯跺了跺脚。
  项羽闻言立刻说道,“这不过是敌人的反间计罢了,叔父万万不可当真。”
  项伯闻言却是皱了皱眉头,他今天来为的就是彻底消灭范增,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在他看来,范增不过项氏一族的一个奴才,可是自己的哥哥项梁却让项羽拜这个奴才为亚父,偏偏项羽还万分信任他,弃自己这个叔叔于不顾,这就让项伯万分不爽了,于是,扳倒范增就成了项伯的一个执念,无论任何时候项伯都铭记在心。
  “羽儿,这不可能只是谣言这么简单,你想想,范增可是您的亚父,身份甚至比你还要高,但是这次他却心甘情愿自降身份去当一个使节,本就奇怪,结果当了使节之后,却又久久的留在秦军大营里,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叔父已经老了,不想看着项氏一族再经历一次破灭,所以羽儿,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项伯拍了拍项羽的肩膀,转身缓缓地离去。
  项伯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凡事不能逼人太甚,否则容易引起别人的反感,所以他很识趣的恰到好处的给了项羽一个思考的空间。
  项羽久久站立不动,思绪纷飞,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到项伯快要走出大营时,突然叫住了项伯,“叔父,我不相信亚父会背叛我们,但是人心难料,又没什么办法测试出亚父的忠心?”
  项伯心中暗暗松了口气,道了声成了,面上却始终不动声色,“我们可以先召回范增,之后再观察他的言行,然后派一个使者,假装是他的人,去秦军那里探一探虚实。”
  项羽也点了点头,这件事就拜托叔父了,只是在事情没有查清楚前,舒服万万不能让亚父察觉到,以免伤了他的心。”
  项伯点点头,“羽儿你放心吧,叔父过了这么多年,伪装起自己的情绪还是会的,只是羽儿既然不好出面,那这段时间就找个理由不见人吧,到时候如果我们冤枉了范先生,也影响不了你们的关系,范先生就算怪罪,也只会怪罪我一个人。”
  项羽颇为感动的看了项伯一眼,“叔父,此番就难为你了。”
  .......
  范增渐渐的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陈凡对他太客气了,客气到已经远远超过了对于一名使者的礼仪。
  “扶苏葫芦里卖的到底什么药,每天好吃好喝的招待我,却又不说目的,难道他是想招揽我为他效力?”范增独自一人坐在帐中思考着这些日子的情况。
  “不对,扶苏应该很清楚,我是绝对不可能背叛羽儿的,那他为什么还要做这些无用功呢?不对!他想离间我和羽儿之间的关系!”范增到底是兵家顶尖的谋士,很快就想出了陈凡的想法。
  “来人。”范增对着营门外喊了一句。
  几个士兵立刻出现在范增面前,“请问范先生有什么吩咐?”
  “我要立刻回楚营一趟,现在来不及和陛下解释了,还请你们代为告知陛下一声。”范增道。
  “既然如此,那范先生后会有期,我等必然将范先生的心意告诉陛下。”士兵们恭敬的回答道。
  范增闻言顿时懵了,他根本没想到对方竟然答应了,本来他已经做好了想尽办法逃脱的准备,他认为自己要走这件事,这几个士兵一定会推脱告诉扶苏,然后由扶苏决定,但是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想都没想就直接放了自己。
  但是不管如何,这对于范增来说都是件好事,当下范增冲众人点点头,感激的笑了笑,随后跨马奔驰而去。
  范增回营的消息很快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楚军大营,所有的认都将视线放在了他的身上,而范增刚刚来到楚营,就着急着赶到项羽的大营。
  但是项羽他并没有见到,却是见到了早已等候的项伯,范增看着项伯冷哼一声,他自然是知道项伯的心思,但是在他看来,项伯无德无才,只知道嫉妒贤能,根本就是个废物,打心底里看不起他,所以态度自然也就不好,“你怎么在这里。”
  平日里,项伯根本不敢与范增对峙,毕竟一个是叔父,一个是亚父,叔父项羽能有很多个,亚父却只有范增一人,孰轻孰重,项伯很清楚,他明白,若是自己与项伯相争,最后项羽一定会站在范增这一边。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如今自己已经完全取得了项羽的信任,而范增则被怀疑是楚军的叛徒,所以他对于范增不在畏惧,当下也是冷冷道,“霸王前些日子修行有所突破,如今正在闭关,范先生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
  范增惊异了一下,平日里项伯对自己都是恭恭敬敬的,但是今天却怎么敢和他争锋相对?当下怒道,“放肆,我要见羽儿,难道还需要你的批准?”
  项伯摇了摇头,“范先生误会了,如今就算在下愿意让范先生见霸王也不可能,霸王正在闭关,决不能受到打扰,否则就有可能走火入魔,在下的职责就是不让任何人打扰到霸王,范先生若是一定要见霸王那在下也没办法,但是霸王一旦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后果还请范先生自负。“
  范增顿时语塞,仿佛第一天认识项伯似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很好,我没想到从前还是小看了你,不过你不要忘记,你是楚人,更是霸王的叔叔,你的利益和谁是一致的。”
  项伯淡淡的点点头,“多谢范先生教诲,在下一定会按照范先生的话,助羽儿成就一番大事。”
  “如此再好不过。”范增也不愿意多待在这里,直接拂袖而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