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千夜花


小说:焚仙冢  作者:梦若娴馨
  瀛域内庭院豪华房企,是魔天岭内有头有脸的人之住所。
  秋汝嫣站在窗户前,用一碗鲜血浇着窗前那盆花。
  这盆花名叫千夜花,只有四片叶子,散发着七彩光芒。花蕊是一个如似人形的娃娃,合着眼睛蜷缩着,犹如狼狈的模样。此花需要用纯洁的鲜血灌溉培育才能成长,成长需要一千个夜晚,在此之间,不能给花浇水和受到杂物的侵蚀。若在此之间有外物惊扰到千夜花,花朵便把花蕊包裹起来,又要百般呵护的栽培,直到外界没有外物刺激它,才能茁壮成长。从栽种到成长需要一千个安静的夜晚,而且不能受到外界的中断打扰,否则又要重新培育,故此称为千夜花。
  千夜花是传说中的一种奇花,需要用纯洁的鲜血灌溉才能成长,而且从第一个人栽种时浇洒的鲜血便做了认主,也就是说以后只能用第一个人的血栽种,在栽种灌溉期间,第一个人的鲜血不能渗有杂物,比如风寒不适不能用药,否则血的浓度就不纯了,由此可见,栽种一株千夜花是十分困难的。
  根据农药医书记载,千夜花能解万种奇毒、能炼万种丹药、能制万种毒丸。故此千夜花也是一种宝贝,只是这种宝贝过于调皮,很少有人栽种。
  秋汝嫣的贴身丫鬟欣儿靠近秋汝嫣,直到她用碗里的血浇完,丫鬟欣儿用一本手册记下了灌溉鲜血的次数,禀报说:“小姐,今天是第三百三十二次浇花了,您的身子可坚持得住吗?”
  秋汝嫣道:“现在的花土壤还湿润着,几天才浇一次,不碍事的,只是离一千个夜晚还有一段时间,每天都要小心谨慎的进行,又怕花朵凋谢了。”
  “小姐,真是难为你了,可惜寒小川不知道你这样的为他调炼解药,他还这样误会你,说你残害生灵。我跟了你那么久,你的性格虽然刚烈,但并非蛮不讲理,你怎么不告诉他,任他这样误会你?”丫鬟欣儿怜悯地说。
  秋汝嫣问道:“寒小川醒了吗?”
  “没有,不过药吃下去了,教主的丹药定会有效果的。”丫鬟欣儿道。
  秋汝嫣坐到椅子上,歇息了一会儿,丫鬟欣儿相应过来给她手腕换纱布,小小的细手手腕上几百道新旧交叉的伤痕明显是放血后留下的。
  丫鬟欣儿一边为秋汝嫣更换纱布一边说道:“小姐,千夜花一旦认定了你的处子之血就不会认第二个主人了,可是你现在的身体,若不吃药的栽种它,你的病是好不了的。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值得你这样的牺牲吗?”
  秋汝嫣郑重其事地说:“寒小川说过纵然瀛域有万般危险,也会到来。我答应过给他解药,不能说话不算数。对了,你继续放出风声,说我修炼禁术走火入魔,命不久矣。”
  丫鬟欣儿感叹着说:“小姐,这些年来你这样的让外人误会你到底是为了什么?魔天岭的少教主秋汝嫣炼毒毁容,相貌极丑无比、专修男女采阴互补的禁术、心狠手辣杀人无数等等,放出这些风声引来的只有流言蜚语,不知外人是多么的嘲笑你。”
  秋汝嫣严肃的说:“以我的容貌、凭我的地位,若不这样说,外人攀亲的想必很多,魔天岭惹来的麻烦也会很多,我这样做只为了魔天岭。”
  手腕包扎好了,秋汝嫣拿着一个赤色葫芦来到床脚边,望着床上躺如死尸的寒小川,打开葫芦盖,放出一只毒蜘蛛。毒蜘蛛动作十分迅速,极速从寒小川的手爬上身上,经过喉咙,然后进入了鼻孔里,片刻功夫,毒蜘蛛从鼻孔里出来,当即死了。
  秋汝嫣侧身坐到床边,丫鬟欣儿相应递来针裹。秋汝嫣先给寒小川的十个手指头都刺上银针,仍然未见起色。于是急了,眉头皱了皱,拿起三枚银针伏下身子刺了寒小川的百会、太阳二穴。
  寒小川逐渐有了知觉,慢慢睁开眼睛,正逢着秋汝嫣伏身欲要给自己的人中穴施针之际,恰巧地从胸襟侧视而入,望着皎洁如雪的**双峰高高直耸着,中间现出一条极深的沟壑,真的很是诱人。
  秋汝嫣在寒小川的人中穴施完了针,这才发现寒小川已经醒了,得知了他的眼神不对劲后秋汝嫣立即眉头一松,迅速一手遮掩着胸襟部分,脸上露出一丝羞涩。
  “对不起,我……”寒小川道歉未说完,当即被秋汝嫣打断了话语:“你是故意装死的,男人都是这个样,你也不例外。”
  寒小川听了心里很不舒服,凭这一句话便认定了秋汝嫣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加上之前风子阴和醉梦楼的花魁吕艳姬都说过类似的话:“魔教邪修讲究逆向修行,尤其是修为高的人,为了速成,常见的提高修为之法是采阴益阳的禁术。”
  “看来醉梦楼的吕艳姬和风子阴说的都没有错,你确实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寒小川绝情地说。
  顿时,秋汝嫣落泪了,愤怒中掐着寒小川的脖子说:“难道我在你的心里真的是这么的一文不值吗?”
  寒小川被掐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依然持着不改的念头:“魔教就是魔教,吕艳姬说的没有错,年纪轻轻的人哪有几个是修仙天才,还不是靠吸取别人的精元锻炼自己的修为罢了。尤其你是女人,常见的提升修为之法就是采阴益阳类的禁术。流言蜚语不会空穴来风,说你是不洁的女人错了吗?”说到声尾,寒小川声音更加变得哽咽起来,丫鬟欣儿担心秋汝嫣一怒之下掐死寒小川,连忙劝道:“小姐,你再用力就掐死他了。”
  秋汝嫣怒气渐熄,逐渐松开了手。倏然,放置在床边的神物突然对秋汝嫣发起攻击。
  唆的一声,神物射来,来势汹汹,直逼秋汝嫣的要害。
  急忙中,秋汝嫣一手大划,食中二指射出一股玄力,抵挡着神物的攻击。
  这神物与寒小川合二为一了,看见秋汝嫣欺负寒小川当然出来帮忙。然这神物终究是件神品级别的法宝,秋汝嫣自然难以抵挡,何况她还有伤在身,一动用超强类型的玄力就会伤及身体,渐渐地招架不住,最终被神物惊人的玄灵之息重伤。
  秋汝嫣倒下,眼睛一煽一煽地,柔而无力,仿佛身体的骨骼都被神物震碎了。
  神物再次向秋汝嫣发起进攻,这一次进攻的速度更快了,亮起的精芒更加耀眼了,宛如要取了秋汝嫣的性命。
  就在秋汝嫣合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来临时,寒小川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一手抓住了神物,片刻间神物的精芒消去。秋汝嫣强颜欢笑地看着寒小川说:“你怎么不让你面前这个坏女人死去,还救她做什么?”
  说完,秋汝嫣合上眼睛,晕了过去,不知是生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