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隔山打牛


小说: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作者:非语逐魂
  “请出掌!”
  谢烟客也不客气,面上青气一闪而过,双手忽的变成碧绿色,袖袍鼓荡。
  但见慕容复一动不动,便连最基本的防御招式都没有,谢烟客不怒反惊,本来要推出去的双掌又在空中拐了个弯,连连变幻几个姿势,四周劲气竟是渐渐收敛、压缩到其双手上。
  谢烟客面色已经完全变成青色,忽然“噗”的一声,双掌带着浑厚无比的劲力推向慕容复。
  慕容复面无表情,实则心中也是十分惊讶,这“碧针清掌”果然有其独到之处,掌力虽然是平推,但他明显感受到一股力量将自己往上推。
  眼见掌力到得身前,慕容复几乎快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欲要拔地而起,可见谢烟客的“碧针清掌”已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了。
  慕容复探出左手起了个奇异手势,一伸一缩,谢烟客那极为精纯的掌力登时消失不见。
  谢烟客一怔,怎么没了?紧接着便看到慕容复右手推出一掌,与自己的“碧针清掌”竟是一模一样。
  谢烟客大惊失色,刚想运气抵抗,那凌厉至极的掌力一到得身前,“啊”的一声,谢烟客登时直直飞起,“砰”一声,撞在厅顶。
  众人并未看清适才慕容复如何接谢烟客的“碧针清掌”,只见得慕容复反手一掌“碧针清掌”将谢烟客打上了天,心中不禁暗暗佩服不已。
  谢烟客起身后,倒也没受什么内伤,躬身一礼,“‘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老夫心服口服!”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大厅。
  慕容复心中得意非常,竟是摆了一个高手惯用的姿势,负手而立,转而看向段正明,“不知段皇爷纡尊降贵,驾临燕子坞,有何贵干呐?”
  段正明苦笑一声,“贫僧法名本尘,已不是什么皇爷了,此次前来燕子坞,主要是为了敝寺的六脉神剑剑经。”
  “哦?大师何出此言?”
  段正明眼中异色一闪而过,“敝寺枯荣大师十年前曾察觉到有人入寺盗经。”
  慕容复脸色微微尴尬,终究还是被发现了。
  原来慕容复在万劫谷显露一阳指功夫,并透露会六脉神剑后,段正明前往天龙寺询问求证,适逢本因等五位高僧正为合练六脉神剑缺人而烦恼,如此不用苦熬十数年便能习得神剑的机遇,段正明自是不会放弃,果断传位段正淳,出家为僧。
  后来鸠摩智夺经失败,剑经被毁,段誉被掳。枯荣大师又听段正明说江湖上有人会六脉神剑的事,登时回想起十年前,一次从寂灭中醒来时,竟是感觉到有人影在身边掠过,并且自己的身体似是被人移动过,当时检查后剑经却是没什么异常,渐渐地也就不了了之。
  此番与段正明两相印证,终于确定十年前就是慕容复曾偷入天龙寺盗取过六脉神剑剑经,只是没有取走原件而已。
  枯荣大师略一犹豫便派天龙寺六僧前往中原,一来将慕容复擒回天龙寺,二来解救流落中原的段誉。
  慕容复脸色一整,“大师现下还觉得凭你们六位能将我带回天龙寺么?”
  段正明面现苦色,看了黄药师一眼,枯荣大师从段正明处得知慕容复武功极高,遂去信“南帝”段智兴,要他出山相助六僧,但段智兴早已不问世事,便去信黄药师,请他代为照顾。
  黄药师因段智兴曾救过黄蓉的性命,一直以来都觉得欠他一个大人情,此次有机会偿还,自是同意出手。
  此时的黄药师问了郭芙半天也没从她嘴里问出什么事来,但从她常常脸色红红的瞟向慕容复,哪还看不出她早已春心萌动,心系慕容复。
  黄药师心中颇不是滋味,当年黄蓉不顾他的反对誓死要嫁郭靖的情形还历历在目,登时一股无名怒火冒将出来,忽的身形一动,手起一掌拍向慕容复。
  郭芙一惊,“外公,别伤了慕容大哥!”
  随即想想有些不对,又说道:“慕容大哥,你别伤了外公。”
  慕容复还有些莫名其妙,但见那凌厉之极的掌力已到得身前,也顾不得这许多,伸手一推一按,黄药师的掌力竟是奇异的转变方向,拍向他自己的胸口。
  黄药师一惊,他知道慕容复身怀一门可以将敌人劲力牵引挪移的武功,没想到这门武功竟还能将劲力反弹回来,当下只能另起一掌,击散自己先前的掌力。
  慕容复莫名其妙,“‘东邪’前辈这是为何?”
  “哼,你这花心的小子,花言巧语将我外孙女拐走,你说是为何!”黄药师心中越想越怒,双手一震,对着慕容复凌空打出一掌,但却无任何劲力传出。
  慕容复先是一愣,随即脸上剧变,立即将北冥真气运抵全身大穴,果然,才一个呼吸过后,忽觉胸前被什么东西猛撞一下,不由微微退后数步,但胸口仍是疼痛不已。
  原来黄药师使出的正是他的成名绝技之一,“劈空掌”,这类隔山打牛的武功,正好是慕容复斗转星移和乾坤大挪移的克星,适才若不是慕容复及时反应过来,运起北冥神功防御,恐怕不是疼一下这般简单了,黄药师全力一记“劈空掌”岂是易与的。
  郭芙见慕容复被打,登时心疼不已,身形一动就跃到慕容复身前,拦住黄药师,“外公!别打了!”
  黄药师面色微怒,“芙儿,你让开!”
  郭芙双手一张,“我就不,你要打的话就连我一起打吧!”
  黄药师面上闪过一丝诡异之色,“你可别后悔啊!”
  郭芙还以为黄药师真的要连她一起打,心中委屈不已,但仍是坚定的站在慕容复身前。
  黄药师冷哼一声,又是一掌凌空劈出,仍是不见任何劲力散出。
  慕容复神色一紧,这“劈空掌”劲力十分霸道,自己有北冥神功护体仍是这般疼痛,郭芙那点武功,如何受得住一掌,正想一把推开郭芙,却是忽然又有一道霸道异常的劲力打在自己胸口。
  “啊”的一声,慕容复身形登时飞出丈许落在地上,嘴角已是溢出一丝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