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狗头人身!


小说:末世战狼  作者:岸上行鱼
  “彪哥,您怎么来了?”被叫作东哥的男子,见到出现在门口的魁梧身影,赶忙迎了上去。
  “听说何璧那小妞被你牛东忽悠来了,我过来看看。”回答的声音十分怪异,如果不仔细听,甚至有些不大清楚。但所有人却是恭敬地,甚至惶恐地听着。因为这个声音来自他们的老大,龙彪!
  龙彪有着让人望而生畏地外表,不仅仅是因为他那如小山般的身体。更重要的是,他的头,竟不是人头,而是一个狗头!一只斗牛犬的狗头!
  “是的,我用这女人,威逼他男人,带了何璧那小贱人来这!”马东听了却是有些得意地回答道。
  “大胆!”谁知龙彪却是突生怒意,一声怒喝竟是吓得妈的腿一颤,差点就跪了下去。
  龙彪说道,“何璧是贱人,但却轮不到你这么叫她!”
  “是,是,是!小的嘴贱,小得该死!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马东连忙扇了自己一嘴边,求饶道。
  “算了,以后可得记住了!”龙彪见状,又恢复了平淡的语气,说道。
  “小的一定记住!”马东连连点头,同时转换了话题。指着被五花大绑的小源说道,“她男人也是何璧新选的男人,看起来还听在意这妞的,已经答应来这了。”
  “嗯,我也是听了你传来的消息,特意赶过来的。你干得不错,事成之后,我就升你为人魁堂的堂主!”龙彪听了一副狗脸上,都能分辨出笑意。
  “谢彪哥!”马东在这重复已经汇报过的事,自然是想邀功的,见到有了成效,立刻开心不已地答道。
  “你定的时间,现在应该差不多到了吧?”龙彪抬手看了看手上粗壮的金链手表,问道。
  “快了快了,我给了他一个小时,还有不到十分钟了!”马东一脸谄媚,回答道。“彪哥要不您先坐会儿?一会儿看我帮你收拾何璧……和他男人!”
  “很好。”龙彪点了点头,马东已经叫人找了张椅子,端了上来。
  “不过,何璧那小妞会不会来,我还是比较怀疑。”龙彪坐在了椅子上,他的手下也是赶忙给他递烟点火。
  “大哥您放心,据线报消息,那个叫什么傲天河的,也就是这妞的男人已经带何璧单独离开了天魁酒店。”马东听了连忙向龙彪汇报了所有情况以及他的推测,“按照他们离开时的速度,应该差不多能及时赶到这里。而且林虎已经被安排去了城东刘华他叔家那边,即时即使他接到消息往这边赶,一个小时是根本不够的!”
  马东对自己的智谋颇为得意,见龙彪似乎也还认可,便继续说自己的推测,“何璧她要是来了,我们就直接把她处理了。这是最好不过了。但她要是中途发现什么问题,不来了。那也没关系,我没把话说死。绑这妞是跟那傲天河的私人恩怨,她何璧也不能因此跟咱闹不愉快。如果只是那傲天河一个前来,咱也是直接把他做了。经过咱这一通搅和,在把这事往外放一放,何璧要再想找个男人来充数,估计都难了!”
  “嗯,不错。”龙彪听了也觉得这事做得不错,对马东大为赞赏。“别说天魁镇了,就是七魁党,也没几个人敢和我龙彪做对的!哈哈哈……”
  “是!是!是!到时候,何璧估计除了彪哥,是无人可嫁了!”马东揣摩明白了龙彪的心思,马上迎合到!
  “哈哈哈,好,哈哈哈……”龙彪听了马东的话也是狗颜大悦,大笑不止。
  “报告!远处哨兵发现一辆疑似何璧的跑车。”就在这时,一个哨兵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报告道。
  “他们来了?”龙彪和马东同时警觉了起来。马东问道,“车上几个人,他们没有继续开过来吗?”
  “没有,那车现在正停在远处。”报告之人回答道。
  “别轻举妄动,加强戒备!”马东赶忙命令道,随后又对龙彪说,“彪哥,我过去看看。”
  得到龙彪的首肯,马东这才跟着报告的手下,上到了厂房定上。
  通过高倍望远镜,马东看清车上的情况。车上只坐着一女子。那样貌,马东确信是何璧无疑。
  “可是她怎么坐着不动呢?”马东观察了一会儿,心中生疑。“难道她发现了什么?那傲天河呢?”
  就在这时,一个手下又是上前报告:“东哥,那妞的电话响起了!”
  马东接过电话,一看号码,“果然是这小子的。”马东接通了电话,问道,“怎么车里只有何璧一人?你塌娘去哪了?”
  “她不肯下车。”傲天河的声音淡淡说道。
  “她让你单独下车?”马东感觉有些不妙。
  “人呢?你不叫人来接我?”傲天河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问道。
  “你把事情告诉告诉何璧了?”马东心中一紧,不由怒火腾起。
  “没有,我只说下车逛逛。”傲天河却是平淡地说道。
  “好,你别声张,往东边走,我会叫人把你小情人送过去!”马东听了这才消了气,又用望远镜看了看车上的何璧,回答道。
  “好!别食言!”傲天河的声音依旧淡漠,随后挂断了电话。
  “你,带上五个弟兄,去东边,见到傲天河就把他制住!不到不得已,别开枪!”马东扔了将手机胡乱往身上一赛,马上对身边的手下吩咐了起来,“你,你!跟我走!”
  “是!”接到命令,所有人都开始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下到厂房,龙彪疑惑地问马东。
  “傲天河把何璧带过来了,不过何璧好像很谨慎,竟然不肯近前,将车停在了两公里外!人还在车上,我要趁她没发现,将她截下来!”马东也是很激动,尽量将事情简短而清楚地告诉了龙彪。
  “嗯,这道有点像何璧的谨慎作风。你去吧。”龙彪听了,点点头,说道。
  “你们几个,留下来保护彪哥,其余人,跟我走!”马东指了指原本就在厂房中的人,说道。
  “彪哥,这里就交给你了!”马东吩咐完,又对龙彪说道。
  “放心吧。”龙彪对马东谨慎而周全的计划,十分赞赏,欣慰地说道。“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