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预谋


小说:婚婚欲醉:冷少追妻一百招  作者:白如梦
  这么美好的画面想好没有被段落锦再次看到,如果她要是看到萧魂和尹梦离如此的幸福美满,估计有会嫉妒了。
  她就是一个孤独太久的老女人,身边没有人陪着,有人的时候吧,觉得烦。没有人的时候又觉得太寂寞了,所以怎么都不是。也许是她没有遇到真心爱她的男人吧,只是段落锦不清楚自己的感受,也不清楚如何能够解决她自己仿佛陷入漩涡里的情感。
  对于尹梦离来说,今天的确是一个美好的一天,不仅仅是自己家庭预见美满,还有于利翔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让于利翔转告暮雪,魏氏有意与她们公司合作的消息就可以了。
  在回家的路上,沐沐已经睡着了。萧魂抱着他,路灯的光亮正好可以衬托出他那满满的父爱,让尹梦离走在后面看着他们的背影时,有一种羡慕。
  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父母给予过的共同的温暖,好不容易找回来的母爱也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就消失了。有的时候尹梦离会想象自己是不是导致他们分开,或者是不要他们姐弟的原因,可是却始终都没有了答案。
  算了,一切都过去了,以后对于尹梦离来说,亲情就是萧魂和沐沐,当然还有南梦泽,别无其他。
  “萧魂,等我把魏氏还回去之后,我们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吧,没有做公司的时候,我觉得一切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艰难。可是当我真正的把所有精力都投入魏氏之后,我才深切的体会到你有多么的不容易。所以作为你的妻子,我想应该适当的给你放个假了。”尹梦离满含深情,凝望着萧魂的背影,从萧魂的背后走到他身侧说。
  不是不想去度假,去大自然,可是自从和段落锦在天上山的那一回,让萧魂再也不想去那种荒山野岭了。不禁人身安全没有保障,就算是风景美伦美华,最终他还是要回到这个既不舍,有觉得烦躁的生活中来。
  “到时候再说吧,要看看你到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心情,我嘛,都行。”萧魂有些躲闪,只为他不知道尹梦离到底要去什么地方,但是主动权交给尹梦离,她开心就好。
  回家的路上很安静,路边的行人也慢慢的越来越少,春天的晚上依旧是不太温暖,为了不让沐沐生病,萧魂和尹梦离也赶快回来家里。
  他们算是挺辛福的入睡了,但是这漫漫长夜的,却有一个人还无心睡眠,她的脑子里全部都是别人辛福的画面,而自己确实那个被社会,被所谓朋友们最为忽视的那一个。
  红酒在杯子里不停的晃动着,却好似翻动的很激烈,一只玉手肤白如脂,纤细的手指有些微微的颤抖,衬着着无情却色彩斑斓的霓虹灯,段落锦一个人在租住的房子里,只有一种感受,那就是她好可怜,好孤独。
  回想起傍晚的那一刻,段落锦的心里已经被恨意充斥着,完全不能理智的思考她自己和别人之间的关系,只会觉得极其的痛苦。
  段落锦努力的想成为最好的自己,可是却要委身于萧氏,在萧魂的眼睛底下苟延残喘。那种感觉是段落锦从来都没有过的,以前的何等风光无限,现在居然要为了一个订单而熬到深夜。
  感叹生活的不公,抱怨社会的残酷,可是最主要的就是她恨尹梦离,从萧魂的爱开始,她就一直恨着尹梦离,只因为她拥有的段落锦从未拥有过,现在别说是萧魂了,就连肯迪菲最近也不打电话过来了,段落锦的心情要是能好,那才是怪事呢。
  就像是被冷落的一个布娃娃,那种领段落锦自己都害怕的孤独感,把她彻底的改变了。
  嫉妒,憎恨,甚至想报复,全部都浮现在了段落锦的脑海里,她绝对不能让尹梦离好过,段落锦一直争抢好胜的性格,在此时发挥的淋漓尽致。
  既然她不能够直接对尹梦离造成什么样的伤害,但是却可以在别的方面重伤尹梦离,让她生不如死。
  看似平淡的外表下面,但如果真的懂得段落锦的人一定会对她现在的冷静感到害怕的。
  于是她不仅仅是要在萧魂身上下手,更是要在魏氏的身上下手了。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是段落锦还是把电话打给了一个同事,他和魏氏也有一些关系,所以打听了一下尹梦离最近的动态,当然只是秘密的简单的,这样段落锦才知道自己该如何下手,如何对一个比自己辛福的女人动手脚,想来还是段落锦的一件难事。
  当然不管是私事还是公事,段落锦都要付诸行动了,现在她在萧氏的地位已经大不如从前,也是鸟枪换炮了。怎么的有点小事,还是会有人帮着她的。
  只因为萧魂这么一直站在段落锦的前面,所以她的工作还算是顺利,虽然张娴雅在暗中对段落锦也实施过一些小伎俩,但也对段落锦一点伤害都没有,好像这一阵子张娴雅用出的办法,都被萧魂悄悄的给消化了。
  正所谓朋友就应该互相帮助的,段落锦不知道自己帮了萧魂什么,但是萧魂的确是帮了自己不少,在萧氏她也的确没有受到过什么委屈。至于之前严经理的事情,段落锦早就已经抛到脑后去了。
  不一会儿,段落锦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她同事,一个让段落锦几乎兴奋的信息,那就是尹梦离在想促成魏氏和大悦集团的合作,也就是说尹梦离要找暮雪谈一谈合作。
  暮雪的公司是继承的,虽然不是很有名气,但是口碑还是不错的,并且在同行业里面,他们算是比较中档的集团了。如果魏氏凭借现在的情况去说合作的话,可能真的会是徒劳的。
  “没有了吗?”段落锦不敢相信,尹梦离居然在魏氏这么久的时间了,才想起要找人合作,她还真是不着急啊。
  “我查到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尹梦离最近要做一个慈善捐款,然后这次活动的主办人居然是暮雪的老公,魏氏的董事之一于利翔。我还听说,他们夫妻关系很紧张于利翔比较怕老婆。”对方也就说了这么多,具体的他也不是很清楚了。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酬劳我会打给你的。”段落锦寒暄了一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尹梦离要弄慈善捐款,看来魏氏的资金链要怕是不行了,要不然就凭借尹梦离的假善心,一定会拿钱填坑的。
  心里想着,既然尹梦离想要装大款,那么段落锦怎么好不给她加点料呢?这段时间尹梦离简直过的算是顺风又顺水的,如果段落锦太安静了,还真是对不起尹梦离的坚强性格了。
  具体的段落锦还没有想好,看来要多了解一些才能动手,毕竟段落锦不想暴露自己是恨着尹梦离的,表面上还是要和她有好一些的。至于上次段落锦弄的尹梦离和陆航的事情,到现在也没有被尹梦离发现,段落锦还有一段时间觉得特别的得意呢。
  ……
  于利翔不是没有办事能力,现在很多的商家都支持魏氏举办这次慈善捐款活动,大多说都表示想在这次活动中得到更多的知名度。当然这也是比较合理的,人家拿钱了,当然要有个名字吧。
  所以于利翔又联系了一些有关部门,希望他们也参与进来,起码对魏氏这次活动增加一些宣传的力度,也证明这次慈善不仅仅是魏氏做的,还有很多人伸出了援助之手。
  “董事长,您看看这些名单资料,都是我这几天挨家去拜访的来的,这些人都会出现在慈善活动上。您这边打算这次活动以什么形式举办,很多人都在问,我一直都没有做出答复呢。”可以看的出于利翔还算是诚恳的表情。
  这次让于利翔来接触这么多的人,办这么一个事情,他是相当感激尹梦离的了,毕竟这也算是他戴罪立功,表现得好一点,也许就能在魏氏多留一段时间,这就是于利翔心里的盘算。
  不用说,于利翔的这些表象尹梦离完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虽然她不保证于利翔真的没有什么叵测之心,但是起码在现在这个事情上,他是绝对的忠诚,做事还算是尽心尽力。
  最起码的是,这次让尹梦离感到很满意。至于慈善活动以什么形式举行,尹梦离还想在考虑一下,酒会或者是文艺演出,她还定不下来,需要和霍峰还有何文商量一下,在魏氏里,尹梦离能够安心指望的可能就是他们了。
  “这个我稍后给你消息,今天下班之前吧,别的我都清楚了,辛苦于董费心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还有事情要做,就不送了。”不管怎么说,尹梦离还没有和于利翔熟到闲聊的地步,说完公事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马上赶人。
  “那好吧,我还有几家需要去跑,您决定好发给我信息就好了。”于利翔看的出来尹梦离并不想多和他讲话,只好识趣的离开。
  “没问题。”尹梦离答应的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
  于利翔虽然做的都可以,但是总觉得在尹梦离的面前抬不起头来,可能是尹梦离的气场压制住了他的,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于利翔知难而退,再也嚣张不起来了。
  当于利翔走开之后,尹梦离叫来了何文和霍峰,想说一下关于慈善活动的举办形式。
  “于利翔已经访问了很多商家和企业,从我们合作的这些商家来看,他们有很大一部分会参加这次活动,到时候我会找媒体来做宣传。但是我们要用什么样的形式来举办这次活动,却是一个难题,你们都是怎么想的呢?”
  待霍峰和何文做好之后,尹梦离没有做任何的停顿,直接直奔主题,想来他们也都已经习惯了吧,直接开始深入的思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