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神秘老人


小说:神农皇帝  作者:宇文帝
  “爷爷,他们又来了。”
  宇横萱声音颤抖,神色慌张,内心恐惧,样子颇为无助地俯蹲在病床的旁边。
  “萱儿乖,别害怕,他们已经走了。”
  老人露出一脸慰藉的笑容,面容和声音显得无比慈祥,和蔼可亲,让人听着看着,慌乱的内心也在不自觉中平稳了不少。不过,老人那笑眯眯的眼神中,却暗藏着一道凌冽的寒光。
  他们,又来了!
  “不,爷爷,他们很快又会回来的,我们该怎么办?”
  宇横萱显得很急促,很没底,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他太霸道太强大了,她根本没有反抗之力,爷爷也没有。这一时刻,她感觉她和她的爷爷,就好像是这个世界上的弃儿一样,多么弱小无助,多么凄惨可怜。
  “哥哥怎么还没有来,呜呜呜,爷爷,我好想哥哥啊。”
  每当孤独无助的时候,她总会想起她那无所不能的哥哥。当然,或许在别人的眼中,她的哥哥是个废物,但在她的心里,她的哥哥永远都是无所不能,无比强大的。
  她相信,只要她哥哥出现,眼前的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只是,哥哥已经大半个月没有来了,怎么回事,哥哥怎么这么久还没有来看她们,难道是忘记了?还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宇横萱现在的内心真的很乱,很乱,无助害怕到哭泣。
  “傻孩子,哭什么,爷爷不是在这的吗?乖,擦干眼泪,别哭,他们要是敢欺负你,爷爷就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不会让他们伤我孙女半根汗毛。”
  老人现在虽然一副病态,但说出来的话,却是透露着一股毋庸置疑的坚决。
  “呜呜呜,爷爷!”
  宇横萱扑倒在病床上痛哭了起来,她很感动,但她又咋舍得爷爷的离开?爸爸妈妈已经离开十余年,在这个世界上,她仅有的亲人,就是爷爷和哥哥了啊。
  但,人总有生老病死的时候,她很明白,年迈的爷爷,恐怕能陪伴他们兄妹俩人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她能怎么办?唯有徒留伤悲。
  老人轻轻地抚摸着宇横萱的头,面容慈祥,声音略显几分沙哑:“乖孙女,爷爷已经是耄耋老人,总有一天会离你们而去。爷爷不在的时候啊,你一定要好好的听哥哥的话,听到了没有?唉,空儿这孩子,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还在襁褓之中,就被人遗弃在街头,若不是你父母将他捡回来,恐怕也早就没命了。”
  “这些年来,你哥哥虽然没有干出什么大事,但至少他的品行还是相当不错的,这些爷爷都看在眼里。不是你哥哥没有干出什么大事,而是爷爷连累了他啊,是爷爷没用,爷爷对不起他。”
  “爷爷您别说了,哥哥从来没有说过您对不起他,反倒是自责自己没用,没能报答爷爷的养育之恩。”
  “唔,能这么想你哥哥确实很不错!这小子从小虽然不学无术,但每每考试,成绩就逆天,他以为爷爷不明白他为什么辍学,找那种被学校开除的蹩脚烂借口来骗爷爷,唉,爷爷其实并不糊涂,他已经长大了,懂事了,是爷爷对不起他。”
  说着,老人就正了正色,神色颇为认真的说道:“萱儿,你哥哥的人品与能力,自是不用多说,你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近水楼台先得月,咱们肥水不能流外人田。你哥哥跟你没有血缘关系,从小又跟你一起长大,那么爱你宠你呵护你,我估计在这个世界上,你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对你这么好的同龄人了。”
  “……爷爷。”
  宇横萱不觉脸颊微微发烫,下一秒竟是忘了刚刚还在慌张害怕中哭泣的自己。
  老人并未理会宇横萱的害臊,目光悠悠的望着窗外,言语在记忆中酝酿,良久,老人才缓缓说道:“当年墨仙师曾经跟爷爷偷偷透露过,你哥哥日后的成就,绝对是惊天动地,不可度量的。你哥哥的命,就是神如他也算不出来。萱儿,墨仙师的话不可不信,那墨仙师,绝对是个不简单的人物,爷爷的太祖还在孩提的时候,那墨仙师就已经存在了,直到现在,也都好几百年了,而这个墨仙师却依然还健在。”
  “一个活了至少五百年以上的人,萱儿,你觉得会简单吗?”
  宇横萱不解道:“但是爷爷,如果墨仙师真像你所说中的那么厉害的话,那么为什么他在村里却被骂成了骗吃骗喝的老神棍呢?”
  “……这个,爷爷也不清楚,但是根据我们宇家的族史记载,你口中所说的老神棍,早在五百年前就已经存在了,而且还跟我们宇家历代家主都颇有些渊缘。”
  “老神棍居然真活这么久?”
  宇横萱也是有些吃惊,天底下居然有人能够活到五百多岁?她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而且还是从她十分信任的爷爷的口中听说,这让她不得不相信。
  这太过匪夷所思了,居然能够活上五百多岁,这还是人吗?
  宇横萱暗暗地摇了摇头,心里暗道,难怪老神棍自谬为风水仙师,这样的年龄,确实已经足够让他在这个生命星球上封仙了。
  老人点点头:“嗯,不仅是活的久,这个老神棍,远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在我们的族史中,有几代家主曾记载到,老神棍,其实还是一位武学大宗师,这一点,相信你哥哥也已经告诉过你了吧?”
  “老神棍是一位武学大宗师不假,哥哥从小跟他习武,力大无穷,村里或许也就除了老神棍外,无人是哥哥的对手了。”
  宇横空的一身功夫,宇横萱还是知道的,她是少几个知道宇横空修炼《破法蛮拳》和《墨义心经》之人,且因为兄妹俩人关系密切,亲密无间,宇横空还偷偷教过她练过《墨义心经》。
  也不知道是因为宇横萱胆小,还是老人的特意安排,宇横萱和宇横空从小就住一个寝室,偌大的宇家老宅,二十多间房,宇横萱却偏偏没有属于自己的独立闺房。
  这样的安排,有点耐人寻味。
  没有人知道,老人是老糊涂了,还是出于什么目的,反正自从宇云中夫妇坠崖后,宇横空和宇横萱就同住一个寝室了。
  一个寝室里,分左右两张床,兄妹俩人就同居在一个房间里。
  也正因为这样,宇横空和宇横萱的关系,亲密无间,宇横空还偷偷教过宇横萱修炼《墨义心经》,只不过,《墨义心经》没有大机缘,很难有所突破,宇横空修炼了十七年,若不是进入七彩神石吃了金果,也不会有所突破,因此,宇横萱跟着修炼了好些年,也没有什么收获,索性便放弃了。
  “唔,老神棍身份神秘,不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且还懂得风水之术,一身神鬼之术,非常人难以想象。”
  老人的思绪,回到了十年之前那个狂风暴雨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