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场边的美女


小说:篮坛文艺男  作者:黑羽盗一
  “查尔斯你怎么样,要不要休息一下。”对于巴克利,汤姆贾诺维奇还是很看重的,这个家伙虽然是大嘴.巴,可是实力上却是没的说。这个赛季的机场比赛,完全是他扛着火箭在前进,而奥拉朱旺和德雷克斯勒好像变成了辅佐他的人,他也没有辜负两个人的期望,目前在得分,篮板榜上,到来的了职业生涯的巅.峰时刻。
  巴克利还是用毛巾蒙着头,没有说话,汤姆贾诺维奇将视线放在了替补席一个人的身上。’凯文,你先替一下查尔斯。“凯文威利斯没有说什么,这个84黄金一代的家伙,没有乔丹和奥拉朱旺那么好的运气,已经染指到了总冠军,现在他还在为那颗戒指而为之奋斗。
  这个家伙和巴克利一样都是新赛季前来的,他们就是为了总冠军,就是看上了奥拉朱旺和德雷克斯勒的实力。
  不过比赛已经到了一个月,火箭的发挥职能是一般,现在的火箭三分球太差了,除了麦克斯韦尔,其他的人基本上可以说是没有什么三分能力,德雷克斯勒这个赛季两分球的命中率全联盟第一,比阿兰休斯顿还要高,可是他的三分球命中率却是那么的惨不忍睹,所以打火箭,很多球队就有了应对之策,只要在关键时刻死掐两分,放三分就可以赢了,麦克斯韦尔不是德雷克斯勒,他就是一个神经刀,可以一场比赛10中10,也有可能是一场比赛20中0.起伏太大了。
  凯文威利斯上场,大本和奥尼尔的压力小了不少,因为这个家伙更多的作用还是防守,现在的巴克利不在场上,主要的进攻点还是在奥拉朱旺和德雷克斯勒的身上。
  比赛继续进行,麦克斯韦尔面对于国还是没有办法,这个赛季他是火箭的第一三分射手,可是那惨淡的命中率他也不敢过多的出手,因为那样很有可能导致自己会被换下去。
  不过于国也太瞧不起人了吧,居然放自己这么远,看着于国那张似笑非笑的脸,麦克斯韦尔完全无视了已经跑出空位的德雷克斯勒,直接就选择了出手三分,球的弧线很美,但Duang的打铁声还是一下子把人从梦想带进现实。
  麦克斯韦尔的脸彻底的的黑了,篮板球火箭根本不可能拿到,大本和奥尼尔可是两个篮板狂人,奥尼尔拿到了这个篮板,球到了于国的手里,于国快速推进到了前场,在三分线外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直接选择出手,唰,球在网里泛起了一阵浪花。
  “oh,Hugo这是在教对方怎么三分球么。真是太有趣了。,”
  奇克赫恩真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摩西马龙的脸则是有些黑,这场比赛没有开始开始之前,自己的观点和巴克利一样,火箭会拿到主导优势,于国会什么都发挥不出来,但是现在比赛开始了,真正发挥不出来的却是火箭,尤其是巴克利那罕见的两罚不中。
  火箭到开场还是没有打破得分荒,这让来客场观战的休斯顿球迷是很焦急的,他们在客场在漫天遍野的湖人球迷声中。声嘶力竭的为自己的主队加油,本赛季的火箭可是被他们给予厚望的,巴克利的加入,让他们再次看到了总冠军的野望。
  客场的球迷声音很大,可是湖人的主场球迷也是不闲着。他们也用各种声浪企图盖过远道而来的休斯敦球迷。
  “杰西卡怎么样,Hugo是不是很酷。”在观众席的一个角落里,两个女孩子坐在了一起,她们俩都带着墨镜还有一顶大大的帽子,完全把他们的脸都遮盖住了。不过那姣好的身材还是让很多人侧目,这里是洛杉矶,是世界注视目光最多的地方,像一些女星什么的,最喜欢到但西游论坛球馆来增加自己的曝光率。
  这两个人正是布兰妮和杰西卡辛普森,两个人是米老鼠俱乐部的好朋友。不过杰西卡辛普森并没有被选中。而阿奎莱拉虽然也是米老鼠俱乐部的人,可是她却与这两个人关系很一般,因为阿奎莱拉对于自己的创作天赋和唱功很自信,根本看不起布兰妮他们两个人,这两个人除了身材之外好像并没有其他的地方引起别人的注意。
  杰西卡辛普森最近刚刚与索尼签约,不过索尼目前旗下有太多的巨星,根本就没有时间为自己灌制单曲,所以直接只能等,而相比于自己,自己的好友布兰妮的运气就好的多,她的专辑已经录制好了,圣诞节就要发行了。自己除了祝福对方,心里更多的还是羡慕。
  而更让自己没有想到的是,目前全美最火的新秀于国居然是她的发小,而且她新专辑的主打歌都是对方操刀创作的,这让自己对布兰妮的羡慕是更大了,所以这次有湖人的比赛,自己就跟着来了。
  于国给人的感觉,有点像是一个男星,而不是一个球员,他和一些肌肉.棒子完全联系不到一起,尤其是他那张脸,就如布兰妮所说的那样,贾斯汀汀布莱克给他提鞋都不配,真的是太有气质了。
  “很酷。真的很难想象,他居然这么的有才华。”
  布兰妮很享受自己的好闺蜜对于国的夸赞,就好像是在夸奖自己一样。
  于国在场上自然是没有发现,布兰妮和杰西卡辛普森,比赛现在还很激烈呢,因为奥拉朱旺和德雷克斯勒联手打出一波15:0,第一节还剩下最后一攻,湖人居然落后,看到火箭两大核心打的这么好。汤姆贾诺维奇并没有让查尔斯巴克利上场,他怕对方上场会破坏这个追分的势头,如果是年轻的时候,教练敢这么的对自己,巴克利早就对着教练怼了,可是现在自己已经成熟了,事态变迁,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莽撞的青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