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弃用死信箱


小说:蝶二号  作者:我是曹宁
  回到了古董店后,橡皮平静了下来。
  但是他总觉得有什么没有想到,对了,死信箱。
  周森去死信时,身边有四个人,他们见证了周森下车。
  如果一查,他们就会发现那个标记,那个擦抹的地方。
  只要是老特工,就会发现这里的问题,怀疑这里是死信箱。
  必须赶过去,去掉那些记号,让人看不出来问题。
  并且通知周森,停止使用这个死信箱。
  于是,橡皮马上又出了古董店的后门,来到了死信箱。
  这里正好没有人,橡皮先将那些残留的标记印全部抹掉。
  又检查了一下信箱,里面没有东西。
  一不做二不休,橡皮找了一个石头,敲了十几下,将这个小洞,敲成了大洞,可以一目了然了。
  周森看到这个样子,肯定知道了意思,这个死信箱废了。
  而后,橡皮对着那个大洞,尿了一次。
  作用在于,做旧,这效果特好,又实惠。
  忙完了这一切,橡皮才满意地离开了死信箱。
  再说周森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不了十分钟,洪媚来了。
  “死人了!站长正发火。”洪媚说道。
  “谁死了?谁领抚恤金?”周森急忙问。
  洪媚拍了周森一下:“不是该你建抚恤金帐户,是一个保护人,中午的时候被人开枪打中了。”
  “保护人!”周森松了口气:“我们这死的保护人还少吗?”
  “可这个人是站长的希望,你说站长生气不生气?”
  周森这才正经:“那是问题了,谁负责的。”
  “吴秀波!”洪媚走过去给周森到了一杯茶:“你中午与老吴拼酒喝多了,多喝点茶。”
  周森伸手接过茶,手碰上了洪媚的手,两个人都电了一下。
  周森忙转话:“吴哥中午与我们一起吃饭,没影响吧?”
  “有什么影响?谁不吃饭啊?何况他一个大队长,不可能专门看守保护人,当保姆吧?”洪媚说着。
  “你说的对!只要没事就好。”周森喝了一口茶。
  “我妈让我们俩明天晚上回去吃饭。”洪媚看着周森。
  周森装作一喜:“那好啊!我不知道伯父伯母喜欢什么,送什么好呢?你要给我建议。”
  洪媚笑道:“行!明天下班我带你去买。”
  这时,门被推开了,进来了一个情报处的人:“周处长,站长找你,在二楼会议室。”
  周森答应了一声,与洪媚走了出来,去了会议室。
  进了会议室,周森发现有三个人坐在了里面。
  周定勋,刘涛,吴秀波,他们正在商量事。
  而洪媚则留了一个心,她回转周森的办公室,发现有三个情报处的人进了周森的办公室。
  洪媚知道,站长的调查开始了,查内部。
  洪媚猜的很对,那三个人进了周森的办公室,前前后后找了找,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他们便离开了周森的办公室,向机务科走去。
  洪媚知道他们会去查周森办公室的监听记录。
  这一点,洪媚更相信没问题,周森是机务科出来的,他要是不知道办公室有监听,那他才是大傻瓜。
  那三个人听了后,没发现什么问题,便打电话到了会议室。
  周定勋接了电话后,马上对刘涛说:“我们去一趟。”
  刘涛点头,起身跟着周定勋出了会议室。
  周森装作摸不清头脑,问吴秀波:“什么回事?”
  “兄弟,是我牵连了你。”吴秀波不好意思地说。
  “什么牵连了我?你犯事了?”周森瞪大眼睛。
  吴秀波一听,跳了起来:“你才犯事了呢,我才不会犯事,是因为给你签字的单据。”
  周森丢了一支烟给吴秀波:“你给我签字的都是合乎手续的,没有什么多吃多占的事。”
  周森一边说,一边指了指那大灯,暗示吴秀波有耳朵。
  吴秀点头做了个手势,表示他知道了。
  “是今天我给你签的那个酒楼的单据。”吴秀波说道。
  “哦!那个单据啊!我不是签了吗。说起来那保护人还真有口福……哦,难道是那个人出事了?”周森站了起来。
  吴秀波点头:“中午那人又点了四个菜,吃后……”
  “我知道!被毒死了。”周森马上分析起来。
  “不是毒死的,是被人开枪打死的。”
  “开枪打死的,有人冲进屋了?”周森想不到橡皮竟然这么猛,那屋里有五六个人,他也敢冲进去。
  “他没有冲进去,是屋外有一颗树,在树上斜向下,可以通过窗户看到屋内情况,杀手就是在树上开枪杀了保护人。”
  周森张大嘴,听完了吴秀波说完的故事。
  “这个保护人点子低,该他倒霉。”周森叹息了一声。
  可他们说话时,周定勋带着刘涛进了机务科。
  “有什么情况吗?”周定勋问道。
  “吴大队长与周处长谈起过那个菜单之事。”一个人汇报。
  刘涛这时接话道:“他拿吃的单据报销,不说清楚,周森会给他报销吗?这点常识都没有。”
  那说话的人一听连忙说:“我们没有想到这头。”
  随后,他们快进听取了周森与吴秀波的谈话。
  “马上让胡俊去调查周森今天的行动情况。”周定勋说道。
  一会儿,胡俊便进来了:“站长,调查出来了。”
  周森关掉录音,站起身来,看着胡俊:“说。”
  胡俊马上拿了一个材料袋:“周森今天八点上班,而后在办公室吃了洪秘书给他带的粥。之后,吴大队长进了他的办公室,后面洪秘书也进了他的办公室。九点钟,周森去了站长办公室。九点半钟,周森带着四个人出了站里,我调查了行动队的四个人,他们都是与周森一起,先去了南区卖房子,后去西区买房子。十一点回到了站里,之后在十二点与洪秘书、吴大队长去了一家叫‘地三鲜’的餐馆吃饭。”
  “在站外,他有接触过外人吗?”刘涛问道。
  “没有,卖房子是跟去的人按周森的意思与人谈好的,拿给周森签字,连钱都经过了行动队的人手转了一次。他们之间隔了十几米。买房子,也是周森让行动队的人找到了三个人,拿出证件一亮,对方就同意卖了。周森没有与卖房子的人接触,他一直都是坐在车上。”胡俊问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