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调查


小说:蝶二号  作者:我是曹宁
  周森连忙致谢:“还是吴哥对我好,帮我大忙。”
  吴秀波摆摆手:“我们兄弟之间不讲这客气话,兄弟啊,你还不知道吧,这间安全屋也不是我们行动队的人才知道。”
  “还有人知道?”周森一楞,这可是个意外情况。
  吴秀波点了一支烟:“这个安全屋有其他的人知道,我今天听手下说,情报科的人今天在讨论我们行动队出事时,有人问,是我们那三间安全屋外,当场有人说,不是,我们的那三间屋卖了,这是大马房的一个新建的安全房。”
  周森一下子站了起来,跑到了桌子边,打开了材料一看,那安全房的地址正是大马房15号。
  周森马上转身问道:“吴哥,咱们站在大马房,就这一个安全房吗?没有第二间?”
  吴秀波肯定道:“只有这一间,而且我们站一共五个安全房,你已经卖了三间,只剩两间。”
  周森马上拿出一个小本子,坐到了吴秀波的面前。
  “你想知道说大马房新建安全房的那人是谁?”
  周森使劲地点头:“我要找他谈谈,他是怎么知道大马房安全房的,是谁告诉他的,还有谁知道?”
  “不用写了,他带他来你办公室,你来问。”
  说完,吴秀波便离开了周森办公室。
  周森心里暗喜:知道大马房消息的人越多,对自已越有利。
  十五分钟后,吴秀波将那人带到了周森的办公室。
  那人叫张二发,一进来便点头哈腰地:“周处长,你找我?”
  周森让他坐在沙发上:“二发,问你一个事?”
  张二发马上说:“周处长你问,我负责说实话。”
  毕竟是情报处的人,有经验,知道周森是询问。
  “两件事,第一,我们站的三间安全房卖了,你是怎么知道的?”周森给张二发递过一支香烟。
  张二发马上接过香烟,掏出火机点燃:“这是跟你去卖房的几个人回来说的,站里人都知道。”
  周森点头:“也是,这种事情,是站里物业变动,不是案子,所以他们就显能了。”
  坐在边上的吴秀波一听周森的话,脸色马上好了。
  只要不牵涉案情,不是泄密,手下的人才大嘴关不住。如果是案子,他们才没有这样的敞嘴巴。
  “第二件事,你是怎么知道安全房的,谁告诉你的?”周森马上将话题转到了新安全房上面。
  张二发有些为难地说:“周处长,这个事情能不说吗?”
  吴秀波马上接口:“周处长这是在办案子,你必须配合,而且你必须说出你这两天的行踪,提供站里调查。”
  一听吴秀波的话,张二发知道这事上线了。
  他马上保证写出自己的这两天行踪,而后对周森说道:“我们昨天中午在外面吃饭,碰到了替我们站包建工程的那个包工头,过去他不少做我们站的生意,所以,他请我们喝酒。”
  吴秀波坐不稳了:“他给你们说的?怎么说的?”
  张二发点头:“喝酒时,我们问他,这近又到哪儿发财了。他说,还不是给你们站里做,大马房15号的那个新安全房,怎么你们不知道?见我们不知道,他便没再说。”
  吴秀波站着走到了张二发的面前:“你们有几个人吃饭?”
  张二发马上说出了六个人的名字,包括他在内。
  周森一看人这么多,事情乱了,心喜不已。
  “你马上写一份这两天的行踪来。”周森说道。
  张二发点头哈腰地出了周森的办公室。
  周森马上对吴秀波说:“吴哥,这几个人马上集中在一起,等待我的询问,免得他们串联。”
  吴秀波赞同:“我去找他们,将他们集中在会议室外,一个个地询问,看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周森同意:“我去会议室准备一下,看怎么问他们。”
  吴秀波跑出了办公室,在行动队找了几个信得过的人,分头去通知那剩下的五个情报处的人。
  张二发回到情报处,有人问他:“你怎么泄了?”
  张二发骂了起来:“你们有本事就不要泄。”
  一个瘦猴子似的人说:“我可以挺一个小时。比你强!”
  张二发用手指着他说:“这可是你说的啊,千万别泄。”
  这时,吴秀波带人进来了:“张二发,你是不是皮痒痒了,想挨打,在这里乱说。”
  张二发马上说:“吴大队长,我保证,我什么都没说。”
  吴秀波听了话后,没有再盯张二发,调过身子对内面的人说:“点到了名字的人去会议室外等候询问。”
  情报处的人立即感到事情有点大了,大家都安静了。
  吴秀波点了五个人的名字,马上就有五个行动队的人陪他们出了情报处办公室,吴秀波环视了大家一眼,也走了。
  这是什么回事?押送?众人都吃惊的看着张二发。
  “不要问我,我现在也是嫌疑人。”张二发说道。
  五个情报处的人被送上了会议室,周森在里面开始一一点人进去,了解他们昨天中午吃饭的情况。
  最后,每个人都一样:写出两天的行踪。
  周森与吴秀波的动作,传到了周定勋的耳朵,他有些奇怪,便让洪媚将二人喊去了站长办公室。
  “你们怎么把情报处的人也询问了?他们知道什么?”周定勋点了一支烟后,抬头看着二人。
  “站长,出事啦!”吴秀波站着说道。
  周定勋一楞:“出什么事了?我没听说出什么事啊?”
  周森忙回答:“我们在大马房的那个安全房,成了戏院了,很多人知道了,情报处的那几个人都是知情者。”
  周定勋手一抖,烟灰掉下了地上:“他们怎么知道的?”
  周森便将情报处的人昨天中午外出吃饭,碰到的事全说了。
  “啪!”周定勋的手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
  周森与吴秀波都吓了一跳,忙看向周定勋。
  “这个包工头是谁介绍进来的?”周定勋问道。
  “我问了,原来是龙应找的人。龙应的关系。”周森回答道。
  周定勋又看向了吴秀波:“你真放心,龙应介绍的人你也敢用,你不怕他将你的事全说了。也是,他真的全说了。”
  吴秀波哭丧着脸说:“前几天赶急着装修,一时找不到人。想到他是老工程,应该可靠,所以我就让他上了。我真的不知他与龙应的关系,知道的话,就是我亲自去装修也不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