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转移目标


小说:蝶二号  作者:我是曹宁
  周森见吴秀波的样子,便说:“我也问了,这包工头不但与龙应关系好,好象与刘副站长也有关系。吴大队长不可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我今天询问的那五个人,只有一个人知道这事。”
  周定勋感兴趣的问:“他怎么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他曾看到龙应带包工头去了刘副站长的家中。”周森说。
  “他怎么会对你说这事?”周家勋问。
  “他想靠过来,他想当科长。他算站里的老人,光复前就在这干,可一直被压着上不来。”周森汇报道。
  “叫什么名字?”周家勋的心里暗喜,又挖了一块砖。
  周森报出名字后,周家勋让洪媚将那人的档案拿了过来。
  “嗯!几次立功都没有升起来。你转告他,我注意他了,立要他立一次功,我就提拔他。”周定勋说道。
  说完了这话,周定勋对吴秀波说道:“要吸取这次教训。”
  吴秀波保证以后一定先调查清楚后用人:“站长,要不要我去将那个包工头抓来,审他一审?”
  “你审他什么?他也不是保密站的人,不知安全房应该保密,你问他,他会说,我说话的对象也不是外人,都是你们站的人。”
  吴秀波一听,也是,他哪里知道本站内也要保密。
  “那个安全房不能用了。”周定勋让二人坐在了他的对面。
  周森开口:“死了人不吉利,房屋有影响。我明天去卖了。争取卖给不了解这几天情况的人。”
  “昨天抬人出去,隔壁左右早知道了。”吴秀波说。
  “那怎么办?”周森看向了周定勋,等他拿主意。
  “掉价不能卖,等风声过去了再说。”周定勋也无奈。
  周森身子向桌子靠了靠:“其实我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吴秀波看向了周森,而周定勋则开口:“有话就说。”
  “外面的人都知道这个安全房出事了,暴露了,肯定废了。就是共党,他认为我们会将这房子卖了……”
  周定勋马上笑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一个废安全房不安全了,那么谁都不会去注意它,而这个安全房则是最安全的房子了。”
  吴秀波手一拍周森:“木头,你这话说的在理。”
  “你明天传出话,就说要卖掉死了人的安全房。”周定勋说。
  周森答应了一声,记下了周定勋安排的事。
  “调查的事怎么样了?”周定勋问。
  周森将自己的计划说了,还有与吴秀波的行动也汇报了。
  “你们忽视了一个问题,”周定勋指点道。
  吴秀波与周森都看向了周定勋,忽视了什么?
  “为什么杀手要在中午开枪?”周定勋示意周森可以抽烟。
  周森谢谢后说:“他们接到了通知就赶了过来。晚班的人十点下班,等他通知了人,人来差不多在十二点。”
  吴秀波也同意周森的观点:“我们算了时间,应该是这样。”
  “你们还忽视了一个方面,杀手之所以在十二点开枪,是因为他是跟踪着送菜的人到达安全房的。”
  周森与吴秀波都站了起来,这方面他们没想到。
  “他可能得到了消息,所以跟踪来后,上了树,看到了樊城,于是,他便开枪了。”周定勋想象了一下现场情况。
  “那他的消息从何而来?”周森问道。
  “这么多的人知道安全房,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说漏嘴?另外,还有可能是有心人放消息出去。想让我们竹篮打水一场空。”周定勋的脸上露出了狰狞。
  吴秀波慢慢地坐下:“有人不想让站长立这个大功,所以才用了这一招,断我们的前路,还让我们承担过失责任。”
  周森也坐下:“厉害!难怪那个包工头要对我们五个情报处的人泄漏这个机密,他这是拿喇叭在喊,大马房那关了共党了。”
  周定勋又点了一支烟:“谁知道他对别的人说过没?”
  吴秀波忍不住了:“站长,请批准我,去抓他来一审。”
  周定勋想了想,同意了:“密捕密审!要快。”
  吴秀波答应了声,跑了出去,召集人了。
  “如果是他四处传言的话,吴秀波会扑空的。”周定勋说。
  周森也点了一支烟,掩盖内心的波动。
  因为他的内心一直在笑,是得意的笑。
  周定勋与周森坐在站长办公室里谈其他的事,主要是消磨时间,等待吴秀波的回信。
  一个小时后,周定勋桌上的电话响了。
  “站长,包工头的家里没人,找了他常去的地方也没人。”
  吴秀波的大嗓门,周森在边上都听到了。
  “他家里的贵重物品有没有拿走?”周定勋感到事情不妙。
  “他家里没有什么値钱的东西。一块钱都没有。”
  周定勋站起来:“你们继续调查,看他逃去了哪。”
  放下了电话,周定勋对周森说:“全城通缉这个包工头。”
  周森跑出去,安排通缉令之事,刚搞好,吴秀波回来了。
  两人又去了站长办公室,周定勋看向吴秀波。
  “有人看到了他,三个小时前,那个包工头开车带着家人离开了沈春,车上有很多的东西。”吴秀波汇报。
  “三个小时,正是我与你询问那五个情报处的人的时候。他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周森故意添油助火。
  吴秀波气得手点烟点了好几次才点燃。
  “肯定有人跟他通风报信,所以他才提前跑了。”
  办公室里一时冷静下来,只听到抽烟的声音。
  周定勋叹息道:“我知道是什么回事了,我会向局长汇报。”
  周森请示道:“那这内部调查还要进行吗?”
  “要!通过这次行动,发现我们人员的一些小问题,对他们今后的工作有好处。”周定勋说道。
  周森拿着那些材料,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而洪媚在他后面十分钟也进来了,两人来到了窗户边。
  “是什么事,让你和吴秀波留在站长办公室那久?”洪媚拍了拍周森身上的烟灰。
  周森将今天的事情讲给了洪媚听,声音说的很轻。
  洪媚很惊讶地说:“这是内斗引发的,那边人不想站长立大功,便将这碗水弄浑了。”
  “站长也是这样说的,可是那个包工头跑了,死无对证了。”
  周森的话让洪媚笑了笑:“党国内这种事太多了,就是知道了又怎么样?人家一句话,那包工头没有对外人讲,只是对你保密站内的人说过,要泄密,也是你保密站的责任。”
  周森明白了:“站长是保密站的负责人,出现了泄密责任肯定是他来负责,拍子打不到别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