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撞车另情


小说:蝶二号  作者:我是曹宁
  下班后,周林开车送洪媚回家,下车前,洪媚依然亲了他。
  这镜头,正被佣人看到了,她跑到正在沙发上坐着的夫人面前说:“太太,小姐刚才亲了那个木头一口。”
  “这么快?”夫人马上跑到了窗前向外看。
  可惜这时候洪媚已经进来了,正哼着曲子进屋。
  “妈,你看什么?”洪媚见母亲站在窗前向外看,她也贴过来向外看:“没有什么呀?”
  洪夫人看了女儿一眼:“你都进来了,我能看到什么?”
  洪媚的脸一下子红了:“妈,你是大人了,还看我……”
  洪夫人笑着说:“我想看那小子亲嘴熟不熟练,如果他很熟练,那么就说明他原来偷吃过。”
  洪媚马上抱住母亲:“他不熟练。”
  “真的?”洪夫人盯着洪媚问道:“吃亏的是你自己哦。”
  洪媚举手发誓:“我说的是真的,他是个老实人。”
  洪夫人点头:“我一见这孩子,也觉得他是个规矩人。明天晚上回来吃饭,说了吗?”
  “说了,他说让我明天陪他去买礼物。”
  而被洪夫人划作规矩人的周森,却在调转车头后,去干不规矩的事了,他去了死信箱。
  可一见到死信箱的样子,他傻了:自己走错了路吗?
  他回过头,出来了一趟,一看没错,是这里。
  死信箱被人破坏了,而且成为了活洞。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敌人发现了,但是一般的情况下,敌人发现了不会破坏啊,他们会放长线钓大鱼。
  第二个情况就是:自己的联络人破坏的。
  为什么要破坏?当然是暴露了,不能用了。
  不管什么说,这个信箱今后不能用了。
  周森回到了车上,点上一支烟,想了想,发动了车子。
  他要去古董店子看看,出了什么事情。
  等周森开车到古董店外面时,发现店没关门。
  而且老板橡皮在敲算盘,说明他在等着自已。
  周森停下了车,跨入了古董店:“老板,有什么好货?”
  橡皮一抬头:“哟!长官来了,本店今天上午刚进了新货,要不你看看,看中的,我给你八折。”
  周森也不理老板,径直向店中的货架走去。
  橡皮忙停了手上的事,跟着走了过来。
  “死信箱没了。”周森一边看货一边说。
  “我毁的,你今天放信时,我就在旁边。看到了跟着你的四个人。如果你们站长知道你半途下了车,他肯定会来查的。”
  周森一想,还真是这回事,幸亏那四个人没说。
  可能在他们认为,上厕所是正常的吧。
  “那新的死信箱在什么地方?”周森问道。
  橡皮说了一个地址,周森记下了,并说了一次。
  “你也是真大胆,怎么白天就开枪杀人?”周森看着橡皮。
  “你告诉我,晚上那地方能进入吗?”橡皮问道。
  周森点了一支烟:“那个安全房内有六个行动队的人。”
  “对啊!而且晚上樊城也不会到那桌子上吃饭。我怎么杀他?”橡皮自己也点了一支烟。
  周森明白了橡皮的想法,他不再说什么,对于一个地下党来说,是见不得叛徒的,有机会,没人会去放弃的。
  周森将今天站里的情况说了一遍,说了那个包工头的事。
  “这件事是躲过去了,但你也要小心,防备那四个人说出你中途离开的事。”橡皮叮嘱道。
  “哦!最后周定勋同意将那个暴露的安全房继续使用,而且是秘密使用。”周森说道。
  “那个地方不能再去了,小心周定勋的陷阱。知道这个事情的就你三个人,再出事,那就一目了然了。”
  周森一楞,他还没有想到这个方面。
  橡皮说的对,如果周定勋对自己有怀疑的话,那么他只要向外透露一点消息,说出那安全房内有重要人物的话。自己肯定会扑向那个地方,不管是谁去,肯定会被抓,而且牵出自己来。
  “难道有保护人也不去?”周森心不甘道。
  橡皮笑了:“你真以为周定勋有这个胆量再放重要人进去?”
  周森一甩头发,他完全懂了,换作是他自己的话,他也不敢向一个暴露的地方再放被保护人,这是人的习性思维。
  “你同那洪媚处的怎么样了?”橡皮问道。
  周森不好意思的说:“明天晚上去他家吃饭。”
  橡皮笑道:“进度好快?明天过去,肯定要谈你们的婚事。”
  周森也这样认为:“如果这样,我该怎么办?”
  “组织上早就盯上了洪媚,她的父亲不用说了,警备司令,城防负责人,将来肯定会对上的。她的娘舅,老蒋身边的红人,一般的上将都不如他。而且毛人凤与她舅是最好的朋友。说不定你们结婚后,肯定会去南京,见着毛人凤呢。”橡皮说。
  “那组织上让我干什么?”周森将手上的古董放下。
  “什么都不要你干!只要你娶洪媚,靠上她舅这棵大树。你现在职务太低了。少校,你知道吗,就是你们站里的很多事,你都不知道,所以你要爬上去,当你成为上校时,少将时,你才能得到对组织有用的情报。”橡皮的话很不好听,但是说的是实话。
  周森现在都是在与鸡毛蒜皮打交道,他接触的面太小了。
  就是那档案室里的东西,有百分之七十是周森没权限查阅的。
  要想获得更多更有价值的情报,必须向上爬。
  而他现在向上爬的梯子,就是洪媚。
  到了现在,周森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想讨好洪媚。
  不是她厉害,而是她娘舅厉害,而是毛人凤厉害。
  “你救了洪媚,得到了她的心,如果能成为洪定的乘龙快婿,也就不负我的安排了。”橡皮向门口走去。
  周森心一动,难道那场车祸不是龙应叫人做的?
  橡皮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洪媚父母亲的爱好:“你明天去她家,选择这些东西,他父母肯定喜欢。”
  周森看了几遍,将纸条退还给橡皮。
  “问你一个事情,那台车子是你安排人撞的吗?”周森问。
  橡皮承认:“那个人是龙应的小兄弟,帮龙应在外面招呼,处理外面的事情。我假扮龙应的语调打电话给他,让他去撞你们,目的有二,一是除掉你的对头,二是让你救洪媚。这也是组织上计划之一,我是执行人。”
  一听橡皮也是执行人,周森就不再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