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拉开帷幕


小说:狠时空  作者:高冷的豆豆酱
  前两集说到,众人救下了一个女孩。而后来,他们得知女孩名叫赵谊杨,就是书中写到的那个人。但是她对她的过去表示完全不记得了,赵俊曦等人只得通过王文洁的空间门,回到了第一平行宇宙,女孩交由某市民养。
  就这样过了好一段快活的日子,时间长到众人都该忘了他们的任务和身份了。
  危机就在这个时候悄然潜入人们的生活。大陆的周围爆发了瘟疫。虽然现代医学已经很发达,发达到瘟疫已经灭绝,但是这次瘟疫有些特殊。所有感染的人,甚至被派过去的医疗人员,都死了。曾经作为医疗人员的王文洁意识到,这批病毒来者不善。
  在五百万倍显微镜下,众人得以清楚的看到这种新病毒。一个圆球状的病毒,上面带有许多刺,在显微镜下显得平凡而壮观。因为,在一根汗毛上,居然存有上亿乃至上百亿的病毒!
  灾难使人团结,平时意见不一的政府高层,很快的通过了以王文洁为代表提出的提案。王文洁召集众人,成立了对抗病毒的小组。透过严密的保护衣物,赵俊曦得以近距离的看到了因瘟疫死去人的尸体:他们睁大着眼,身体上的肉已经因为病毒的啃噬已经所剩无几,残缺的白骨裸露在空气中,内部的器官已经完全不见了。
  “卧槽…王文洁你没告诉我们死去的人是睁着眼的啊?”
  “我也是刚看到尸体。死者居然是死不瞑目的么?”
  尸体刺激着他们的视觉。出于对死者的尊重,更多的是恶心,进过严密的消毒后,他们离开了隔离室。赵俊曦的手机不失时机的响了。
  “你好,我知道你们在调查病毒的事情。”
  “你是谁?”
  “我可以为你们提供一些资料。”
  “???!!!”
  “别高兴的太早,代价是交出月瞳灵媒。”
  赵俊曦听到这话,直接将电话摔了个粉碎。
  ………………
  一个礼拜过去了,众人毫无进展,而死亡人数仍在增多。正在大家认为天要亡他们,命不由人的的时候,王晓淋带着一份杂志进来了。
  “淋淋,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快出去玩吧。”
  “喏。”
  王晓淋递上报纸,王文洁瞟了一眼,忽然目光落在了上面,停住不动了。
  “关于病毒的分析:根据研究员的多次实验,获得了诸多信息。此瘟疫病毒可通过包括呼吸在内的几乎所有途径传播,甚至可以在真空中传播和存活,目前没有发现无法传播的介质;病毒生存能力极强,高温,低温,抗生素,均不能杀死该病毒;病毒潜伏期最短为一周,期间并无异常,一周后开始发烧,腹泻,并且伴有吐血和伤口不易愈合现象;出现吐血后,一天之内必死,因为吐血是因为心肌损伤引起的,一天之内心脏必定停止;与其他病毒不同,宿主死后,病毒依然能存活。”
  实验员署名是赵谊杨。
  “好熟悉的名字…”
  “那个少女!走!”
  ………………
  “对不起,我不是你们找的那个人。”赵谊杨冷冰冰的说。
  “不,那个名字,以及那本书上写你的身份是个医生,这让我们确信这一定是你。”
  “假如不是呢?”
  “不可能。”
  “对不起你们找错了,再见。”
  赵俊曦一个人在外面楞了一下,开始往回走。结果,被不知什么人从脖子上打了一针,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他躺在手术台上。面前,是那个在夜晚否定了她是医生的医生。
  “呃…这里是?”
  “别动。你的情况不容乐观,要不是因为你们救了我,我才不会冒着这暴露身份的危险救你。”
  “你?”
  “你的载体爱迪生被剥离了。那群人还想要剥离出你的灵兽月瞳,被我阻止了,然后我把你救了回来。”
  赵俊曦试图坐起来,却发现浑身乏力,做不到。
  “说了别动,剥离载体虽然不会像剥离灵兽一样死亡,但是会虚弱一段时间。”
  “你怎么知道这些?还有你的身份?”
  “你不需要知道。你现在极有可能也感染上了那种病毒,因为你呼吸了A区的空气。”
  “A区?”
  “我按病毒扩散的规律将大陆分割成了几个地区,A区是最危险的。我想,除了我自带抗体,其他人到那里一个深呼吸就会感染病毒。其次是B区,C区,D区,最安全的是E区。哦,你们的会议室在D区,咱们现在所在地是C区。”
  “E区在?”
  “我的实验室那边是E区。好了,放松。”
  赵谊杨在左手凝气,给赵俊曦修复身体。右手持一针管,瞅准他左手静脉,注射了进去。痛的赵俊曦嗷嗷叫。
  “好了,这样你暂时不会发病。”
  “疼死了…那是什么?”
  “血清,虽然还在研制中。如果你真的感染了,大约能多撑几天吧。”
  “血清?你从哪弄的?什么配方?”
  赵谊杨不回答,而是将她右手的袖子撸了上去。上面有一个极为明显的针眼。赵俊曦瞬间就明白了。
  “你抽的自己学提取的血清?”
  “不然你根本活不过去那个晚上。因为这血清,你才从昏迷中醒来。他们给你注射了极大量的神经毒素。”
  “谁?”
  “你们的对手。我猜他们以为我和你们结盟了,所以用播撒病毒的方法,试图找到我的实验室,然后抽离我的载体。”
  “你也有载体?”
  “是啊,华佗载体,沉睡了不知多少年了。时间不早了,出去之后向正北走,半个小时你就能遇到你的朋友。不要再联系我。”
  赵谊杨说完,走出了门,开车走了。
  “爱迪生…没了?”
  赵俊曦坐起,看了看周围,却再也感觉不到爱迪生的存在。他愣了一愣,站起出门,按照赵谊杨的指点,遇到了收到匿名信息而等他的赵泽凡。之后,赵俊曦将载体被剥离的事告知众人。刘怡涵、王文洁、赵泽凡听了,都楞愣了一下,然后先后恢复了常态。
  回到家里,王文洁一头栽在床上,哭了起来:“几生的执念,都无法改写我们的命运吗?星痕…如果你能听到,就回来吧!我需要你…”
  也许是老天听到了吧,开始下雪了。王文洁站起,接了一掌雪,流着泪,看着雪花慢慢融化。
  “想他了?”一个人坐在屋檐上,说道。
  “空间管理者,你不能帮帮我们吗?”
  “哎。”空间管理者长叹一口,“我们本无情,但他执意化作这世末的雪找到你,甘愿在你手中的温热里融化。那么多世界线,就你们这条不好处理。沧海桑田,你们的决定却未曾改变。哎。”
  “难道没有办法了吗?”
  “决定权在你们手上。如果现在你改变注意,不再和星痕在一起,结局就会不一样,这条世界线将不再是一条死循环。”
  “天不容我们!”
  “听我一句劝,他现在也已经在失控的边缘了。如果你再不这样,将会失去主动权。”
  “…所以你来的目的是什么?你应该不能随意出现在各条乱套线吧。”
  “不处理好你们这里的事情,其他世界线也会乱套。虽然他告诉了我不要我插手,但是这次我忍不住了,你们给我惹得麻烦够多了。”
  “那,帮我个忙。”
  “说来听听?”
  “问问星痕,他爱我吗?”
  “使命必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