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逃!


小说:都市仙帝伐万界  作者:尘凌虚
  几千年前本就是魔道祖师犯的错,也不知他为何闲着蛋疼随手把一个家族给灭了,甚至还没有清扫干净,以至于留下后患。
  “果然。”
  陈夏嗤笑道:“当初就应该斩草除根!”
  “别作死!”
  主尊那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响起。
  “知道了。”陈夏嘟囔回道。
  “你!!”
  阴阳道人指着陈夏,体躯稍微有些颤抖,恶狠狠道:“我要让你永世不得超生,供我躯使!”
  紧接着,还不等陈夏说话,阴阳道人一收衣袖,一道葫芦从中窜出把他给吸了进去。
  “化功葫?”
  逍遥子等人在一旁惊叹道。
  “正是!”
  阴阳道人见葫芦把陈夏给完全吸进去了,这才稍微松了口气,缓了缓道:“魔祖已入化功葫,不出半个时辰,全身功力必将化尽,成为一名废人。”
  “当真?”
  魔禁书生有些动容,盯着化功葫道:“这就是阴阳道友几千年来一直研究的对象?”
  “正是!”
  阴阳道人点点头,望向喃呢道:“这可是为了,在那即将来临的劫难下保住性命啊!”
  “施主!”
  一直站在一旁打酱油的白空圣僧终于说话了,“魔头既已被降,贫僧就不多留了。”
  看样子这老和尚倒是和魔道祖师没什么恩怨,只不过出山降妖除魔,却正好碰到陈夏罢了。
  “好。”
  逍遥子转过身来,望向白空圣僧道:“此次,我等多谢圣僧!”
  “是啊!”阴阳道人也回过神来,望向白空圣僧,诚恳道:“这次多谢圣僧助灵某人一臂之力,此番大劫难来临之际,我等必会鼎力相助,渡过难关。”
  “施主有这份心便好。”
  白空圣僧颔首,摆了摆手道:“劫难,尽力而为。”
  在场众人都是明白人,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不过都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
  “阿尼陀佛,魔禁施主。”
  白空圣僧转头望向魔禁书生,道:“贫僧必会鼎力相助!”
  魔禁书生不言,紧了紧手指,别过头去,当做看不见。
  白空说完这句话,身影缓缓消失,直至消失不见。
  在一旁观望两人对话的逍遥,阴阳俩人见到这种情况也不好插嘴,毕竟别人不知,他们还能不知吗?
  这魔禁乃是白空还未出家时便已生下的婴儿,可惜孩子还不满一岁白空就不知由于什么原因,竟抛弃诺大家业,独自一人弃家而去,这也是促使魔禁书生走入魔道的重要一步。
  .........
  葫芦内
  “呜.....”
  陈夏有些警惕的望着周围那漆黑虚空,喃呢道:“这就是葫芦内空间?”
  啪!!
  一道锐利的刀气从漆黑的虚空迸溅而出。
  “呃....”
  陈夏躲避不及,刀芒竟直直斩向他头颅。
  嗤!!
  一声脆响,陈夏全身毫发无损,不过却也是勃然变色,因为他感应到自己的武道根基被居然被缓缓腐蚀,“这是什么刀气!”
  陈夏有些难以置信,毕竟自己的武道根基可是千锤百炼了几千年,怎会轻易动摇?陈夏瞬间反应过来便使用神识扫描周围。
  啪!!
  虚空中再次响微弱的脆响,陈夏眼神一利,身形一闪。
  啪!!
  一道刀芒凭空出现,竟直直顺着陈夏耳根一闪而过,消失在虚空。
  “呼....”
  他喘口气,内心对主尊道:“力量提上来了没有?”
  “没有。”主尊干脆直接道。
  “还没有?”
  陈夏脸色有些难看,忽得心中发出一道警兆。
  啪!啪!啪!!
  与此同时,一阵刀芒从虚空显现,凸立四周。
  “这是什么?”
  哪怕以陈夏的眼光都瞧不出这葫芦该怎么破,“难不成我真的落伍了?”
  “这葫芦是什么鬼?”
  啪!啪!啪!!说话间,刀芒同时抖动,竟直接对陈夏砍过去。
  “呃....”
  刀芒穿梭虚空,刺入紫府,这样下去,不出几个呼吸,武道根基便被刀芒寸寸斩断。
  咔嚓!!
  在陈夏紫府内,那本该圆润无比的金丹,现如今已经破碎无比,好似只需一动便整个破碎开来一般。
  “好了!”
  就在金丹即将破碎之际,主尊开口了,“我把你给转移出去,先站着。”
  “好!”
  陈夏还是挺相信主尊的,毕竟本是一体。
  啪!!
  一柄柄刀芒刺入紫府之后便在内缓缓消散开来,同时产生一股怪异的紫雾缠绕金丹,使之金丹越来越脆弱,很可能下一刻,金丹便被腐蚀破碎。
  “前方三米。”
  主尊这时出声了,对陈夏冷淡道:“时空隧道。”
  “时空隧道?”
  陈夏愣了愣,忍着根基破碎的疼痛,走向前三米。
  轰!!
  一道漩涡轰然出现在陈夏头顶。
  “额?”
  陈夏还来不及反应,便直接被吸了进去。
  ........
  “两位道友。”
  逍遥子朝面前俩人恭手道:“既魔头已降。”
  “不如去我逍遥宗做客一番如何?”
  “不必!”
  阴阳道人有些急切,摆了摆手道:“正因魔头已降,我必得回去一趟。”
  “既如此。”逍遥子稍微沉思一番,道:“道友下次再来也不迟。”
  “可!”
  阴阳道人颔首,不过片刻后却不知感应到什么,急忙拿起手中葫芦查看。
  “道友。”
  魔禁书生见阴阳道人脸色忽得有些难看,不由得道:“你这是为何?”
  “逃了!”
  阴阳道人脸色难看道:“魔祖逃了!”
  “逃了?”
  魔禁书生听到这句话,脸色瞬间扭曲,盯着阴阳道人道:“怎么会逃了?”
  “不是法宝吗?”
  “亏我还让与你!”
  逍遥子虽说脸色有些难看,但也没说什么,只是严肃道:“道友,你可知他是怎逃的?”
  “不知。”
  阴阳道人摇了摇头,毕竟也活了几千年,冷静下来之后,脸色瞬间恢复如常,淡定道:“我在发现之时,葫芦内早已没有他的身影。”
  “怕是使用什么绝世秘宝,隔绝空间逃离出去了。”
  “这该如何是好?”
  魔禁书生冷然道:“莫不是再为他设一局?”
  “不必!”
  阴阳道人摆了摆手,不在意道:“据我所知,这魔祖穷凶恶极,到时必会找我等报这一局之仇的。”
  “若以诸位手中兵器,区区一尊魔祖应当不必操心吧?”
  “这倒是不必!”
  逍遥子点了点头,道:“就怕这老古董躲避不出,到时大恐怖来临之际他再出手捣乱,那就糟了。”
  “几千年前,他可是个专门捣乱的主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