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讲规矩(第一更)


小说:大明卿士  作者:城北人家
  有人痛恨华胥,因为他们的货物比不过华胥,价格也比华胥高,所以当华胥开业以后,他们店里的货物几乎无人购买,使得生意大跌,有的店苦苦挣扎,有的店早已经关门大吉了。
  还有的店另辟蹊径,改变了对客人的态度,提高货物的质量,最后发现生意甚至比原来更好了。
  这时一些人才想起华胥曾经宣扬出来的一句话,他们曾嘲笑过话中的口气,现在却觉得确实如此。
  “华胥不是商业的对抗者,相反,它是商业的领导者……”
  不少商贾势力联合起来抵制过华胥,不惜将店铺中货物的价格压得很低,但是他们发现再怎么抵制,最后也抵制不过民心。
  因为华胥的口碑已经竖起来了,哪怕其他店里的东西卖得再便宜,百姓们也会觉得华胥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当然,百姓们对华胥有好感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华胥每个月都会拿出一成红利散发给无家可归的乞丐,替他们搭建简易房屋,甚至给她们寻找活计。或者给穷苦人家送去米面和衣物,若是有病重没钱医治者,也会有专人带他们去看病。
  现在京师里街面上的乞丐越来越少,不少人家为华胥竖起了牌位,他们有些人并不知道华胥背后的东家是谁,但不妨碍他们拥有感恩之心。
  京师中的百姓提到华胥,谁不竖起拇指赞扬它的善举,所以打心眼里百姓们更喜欢去华胥买东西。
  有人喜爱华胥,因为华胥带动了一大片产业,很多人因此受益。不少农家为华胥提供瓜果蔬菜,慢慢富足起来,不少人家开起了小作坊,专门为华胥提供精美的货物,比在街上摆摊所挣的银子要多很多很多。只要货物好,华胥从不克扣银两。
  可以说一家华胥超市的背后囊括了数千人的产业链,带动了货物和银钱的流通。
  华胥还发售了一种货物劵,货物劵上面的面额从十文到百两银子不等,货物劵的正面是当今天子朱祐樘的头像,下面写的是“大明皇帝既寿永昌”,反面是货物劵的数额,写着“华胥实业”四个字,做工非常精美。
  只要有这种货物劵,就可以直接去华胥购买东西,甚至套出现银,不少商贾现在出门都不带银两,只带华胥的货物劵。
  在酒楼里吃饭喝酒后扔下一张货物劵来,酒楼里的掌柜也认。在店铺里买东西后拿出一张货物劵付账,店铺里的老板即便再不喜欢华胥也会捏着鼻子收下。
  不收?那我去其他店里买!
  这种货物劵就如同银票一般,只不过比银票面额更小,更加细致,平常人家以前家里根本没有银票,家里的积蓄是一些碎银子,现在不同了,一些普通百姓家中有了货物劵,面额小,携带起来也方便。
  有人说华胥想开银庄,这种货物劵其实就类似于银票,也有人说华胥是想让交易变得更简单一些,所以才发布了这种货物劵。还有一些人发现了货物劵的妙用,比如送礼……
  曾有御史受人怂恿上书皇帝,指责华胥滥用天子画像,是谋反的大罪,皇帝朱祐樘笑呵呵地从御桌上拿起一张货物劵,好好看了一会后,笑道“还挺像”,然后罚了这位御史三个月的俸禄。
  百官们这才发现原来华胥的马屁将皇帝陛下拍得很舒服,深思之后心中了然,若是这种货物劵流传下去,那皇帝陛下岂不是也可以流传千古了……
  八月初,一辆辆马车驶入京师,在一家华胥超市的后门停了下来,一位位有头有脸的人物从马车上下来,相互打招呼之后,一起从后门进入华胥,在一个个小厮的接引下进入一间议事厅。
  小半个时辰后,议事厅中的位置基本坐满,只剩下最上面的那个座位还空着。
  华胥议事结算,一年三次,一、五、八,三个月,每个月月初各个地方的东家都要赶往京师参加议事,这是朱厚照定下的规矩。
  有许多东家老爷是第一次来议事厅,有些新奇又有些紧张,毕竟与他们一起议事的人是大明朝的太子殿下,这是何等的荣幸。
  “马老爷,您也在这啊!”
  “东河贤弟也入股了华胥?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听说咱们华胥的大东家是当今的……那位……”
  那位马老爷压低了声音道:“就是当今的那位,否则这屋子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大人物,那个穿蓝色绸缎的老爷,他是礼部的左侍郎,坐在他身边的那个年轻人,是兵部的新贵王守仁王公子,还有那位闭目养神的贵人,他是国舅寿宁侯……”
  “嘘,噤声,大东家来了!”
  朱厚照从门外走进来,刘瑾跟在后面,其他人见到朱厚照后马上起身见礼。朱厚照嘴角已经长了绒须,看起来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当他坐下之后,挥了挥手,道:“坐下吧!”
  “谢大东家!”
  “谢太子!”
  朱厚照皱眉,不耐烦道:“谁刚刚喊的太子?”
  一个有些发胖的中年人从椅子上站起来,弯腰行礼道:“是……是小人!”
  朱厚照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念你是第一次来,孤就不跟你计较了,日后在华胥只可喊孤为大东家,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
  中年人赶紧回答,见朱厚照挥了挥手,赶紧坐了下去,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刘瑾,查账!”
  刘瑾应了一声,朝门外喊了一句“查账”,立马便有十几个穿着长袍的中年儒人鱼贯而入,对着各位东家带来的账本查对起来。
  “大东家,京兆府华胥五月盈利一万八千三百五十二两七钱,六月盈利一万六千一百一十二两三钱,七月盈利一万七千零八十二两整,共计盈利五万一千五百四十七两。核实,无转借,挪用。”
  “大东家,安庆府华胥五月盈利一万一千一百三十二两五钱,六月盈利七千八百六十二两六钱,七月盈利九千零八十二两八钱,共计盈利两万零七十七两九钱。核实,无转借,挪用。”
  “大东家,徽州府华胥……”
  ……
  ……
  “大东家,平江府华胥……”
  朱厚照仔细听着账房先生们报账,时而皱眉,时而舒展,等到所有账目都念完以后,他点头道:“不错,账目分割后你们便将各自的红利拿回去吧,唐寅,你将曹府的红利送过去……算了,还是孤亲自送过去吧。
  现在咱们说完了红利,该说说规矩了……”
  朱厚照笑着露出两排白齿,道:“孤本来不想一直提规矩,可是有些人却不知道本分,所以孤不得不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