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开端


小说:会穿越的俗人  作者:江涵星影
  “前天的事儿听说了没?”
  “知道了。”
  “都知道了?”谢顶的老大爷探着头,煞有其事地晃着脑袋:“最近可有好几出事!”
  早晨、何记牛肉汤,唐白的隔壁桌。几个老大爷,一边喝汤一边侃大山。
  “......水库那档子事儿?”
  “那个早过去了!老黄历了。”大爷伸手摇起蒲扇,恢复了三分骄傲。
  “那是田石村抓人的事儿?”又一个老伙计开口。
  “嘿嘿......”蒲扇大爷确定这帮老哥们对自己要说的事儿一无所知,得意起来,觉得自己又恢复了某种意义上的核心地位。
  “那是啥事儿?”
  几个老头好奇心被勾起来。
  摇着蒲扇的大爷,左右看看,煞有其事的压低声音:“枪战!”
  “啥?”
  “啥枪战?!”
  “老黄你知道自己在说啥不?还枪战。”
  “就是!大早晨的,你喝多了?”
  被称作老黄的老头脸色一下紧张起来,眉头紧皱:“小点声、小点声......”
  老大爷们被他脸上的表情唬住。
  眼光是狐疑中带着期待。
  就连原本打算起身走人的唐白,也让老板添了碗汤,坐着继续喝。
  “到底是啥?”
  “再不说这顿你请!”
  “就是、就是......”
  摇着蒲扇的大爷一听立刻急了:“我告诉你们,你们可别往外说啊......我女婿是武警这你们都知道!前天一大早,他们部队出动了......”
  “去了哪儿?”
  “嘿!保证你们猜不着......就在田石村......”
  这老大爷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枪战?我大天朝华北地带堂堂四线小城会有枪战?
  那米国白宫里面得乱成什么样?
  奥黑被打死了么?好可怜......”
  出了门,唐白喃喃自语。径直转向田石村的方向。
  安城不大,从城东到城西打车也就二十几块就可以横穿。
  他蹬着自行车慢悠悠地晃到了城中田石村。
  夏天的早晨,阳光艳艳。
  正是大爷大妈们晨练结束,吃早餐的时刻。这一片冷清的有些不自然。
  唐白骑车晃过一家羊汤门店。
  过了一会儿又骑回来。
  停下车,走进门去。
  “羊杂、羊肉,喝点啥?”光头老板爽朗地招呼道。
  店里实木桌椅擦得锃亮,地板是实木的。
  墙上挂着草原风景画和羊角雕刻。
  在小城的羊肉馆子里,算得上用心经营。
  更兼他们厨房幕墙全透明,两个干干净净身着白卦的厨师在里面吊着雪白的浓汤!
  店铺中香气四溢。客人却寥寥无几。
  来到柜台前,唐白笑着开口:“一碗三十的羊肉汤。”说完,左右看看,又道:“怎么?老板今天睡懒觉开门晚了?怎么人不多啊......”
  光头老板讳莫如深地回:“咱这买卖就是个勤行,哪敢偷懒啊!这不、”他压低声音,“这不出事儿了嘛?”他指指东北角。给唐白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哦?“唐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把钱递过去又要了俩烧饼,问:”前几天抓人碍着您这生意什么事儿了?“
  ”抓人?“老板摇摇头,”不是抓人那档子事儿。“
  ”那是啥?“唐白一脸好奇。
  ”道上大哥火并,动枪了!“
  ”真的假的?“
  ”我还能蒙你不成?我外甥,就在村里住。晚上睡觉做梦以为谁家放鞭炮呢!早晨起来你猜怎么着?“这是难得的谈资,老板讲的张弛有度。
  唐白十分配合,脸上的诧异表现的恰到好处,皱着眉猜测道:”怎么?见着血了?“
  光头老板咧嘴一笑:”血算啥!“他伸出手指一比划,比了个十公分有余的长度,高深莫测地说:”足足有半尺长的黄铜子弹!正卡在他院子里的石灰墙上......“
  “嘶~!”
  这次谈话,以唐白的倒抽一口冷气,以及老板说什么不要烧饼钱,送了一个刚出炉的烧饼给他作为结束。
  别说,这烧饼确实好吃。
  外皮微微焦红,糖稀粘着饱满白亮的芝麻粒撒了一层。
  忍着烫吃一口,满满的酥软鲜香。
  一场黑夜里的恶性‘火并’事件。
  田石村好些人去亲戚家暂住。这里冷清了不少。
  唐白在村里转了一圈。
  看到了拉着警戒线的两栋多层建筑。
  门口还有交警、便衣在执勤。
  唐白眼光敏锐,从附近几栋墙上还真就看见几处弹痕似得印记。
  寻个机会凑近看了看,心里惊讶:‘不是土制手枪。能在如此坚硬的石灰墙上留下这么深的弹痕!少说也得是自动步枪才做得到......’
  ‘难道米国白宫真的被炸了?’
  他摸出手机上网查了查,没有这回事儿。
  五大洲、七大洋,一派和平安宁。并没有什么大新闻。
  唐白心里有种感觉:这次的事儿,搞不好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这种冥冥中的直觉很准。
  但他想不通这事儿从哪开始和自己有联系。
  处理那帮高利贷公司的时候,没有在这些人家里发现火器啊?
  那帮人也都是最终获利者,应该没有更多隐情才对。
  ......
  他想不通。
  按照学渣的第一行事准则。
  想不通的事情统统丢一边。
  他骑着单车开开心心地来到张雅住处,炒股赚钱的同时,不忘和美人老师调情。
  赚钱的速度不算满,本来唐白已经十分满足。
  十来万的本金,平均每周能涨个20%。
  算一算他也是月入两妹的‘上层’人物。试想,如果坚持一分不花,全都投入进去利滚利的话,几个月后妥妥的身价数百万啊!
  可惜,试想终归是试想,实则哪有这种好事。
  他炒股赚钱的能力,来源于被称为废品的【劣质财富权杖】。
  这玩儿意被称为废品,实在是废的很有道理。
  除了双手握持不能说话和操作之外。
  它那并不强力的效果,根本影响不了太多资金。
  准确地说,上限人民币二十万。
  超过这个数,都属于强行秀操作。
  那可要准备好速效救心丸儿了!
  唐白运气还算不错,也是一连损失了几个几万块,才察觉到这种情况。
  在心里叹气:包养一个加强排的梦,算是破碎了。
  而他实实在在搂在怀里,还没有彻底吃到嘴里的美人老师。
  眉宇间也总挂着的一抹担忧化不去。
  他明白,张雅还在担心高利贷的事。
  明白了财富权杖的坑,唐白这几天一直在想,该怎么把身上的四百多万转化成合理收入,然后堂而皇之地拿出来。
  美人老师感恩,来个以身相许岂不是美滋滋......
  张雅会不会以身相许不知道,小妹子程晨同学,跟着妈妈旅行归来。
  心里的春思压抑不住。
  每天拐弯抹角地找借口约唐白出来。
  撩的唐白是心痒难耐,又提心吊胆,把她的微信名字改成了‘骑马的汉子’。唯恐被张雅发现。
  在他心里,显然是喜欢张雅更多一些。
  小妹子什么的,虽然水灵灵、白嫩嫩、软娇娇。
  可她们就像韭菜,这一茬赶不上还有下一茬。
  韭菜长得很快不说。
  一茬更比一茬放的开。
  而漂亮老师,就像隔壁人家刚出锅的美味饺子。
  好容易弄到自己盘子里来,是弄点酱料正当吃的时候啊!
  不过,缘、妙不可言。
  当华中省的文理科分数线出来的这个晚上。
  程晨约他第二天来自己家里研究高考志愿。
  唐白答应下来,问她还有谁。
  小妹子说:还约了李玉茹和高健。
  转眼第二天,唐白拎着水果来到程晨家里。
  小妹子红着脸接走过来给他拿了双拖鞋,怯生生地告诉他:“那个茹茹,茹茹和高健,他们说来、来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