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程母的把戏


小说:会穿越的俗人  作者:江涵星影
  警局一行,唐白从林雨裳和几位警务人员的话语、行为中明白了一些事。
  首先,自己化身的白夜,莫名其妙地被他们列入了嫌疑名单中相当高的等级。
  他确实做了一些事,有一部分锅属于他。背上无可厚非。
  可安城的事,明显没那么简单。
  如果只是唐白干的那点事。
  不会出动那么大的阵仗。
  最近几天全市进入了‘严打’阶段。
  平城路的红灯一条街都吓的纷纷关门。
  休闲会所,连‘大保健’这种基础服务都不提供了。
  官方这个姿态弄出来,也让唐白摸不着头脑。
  如果警方真心要抓什么人的话。
  一般来说,套路如同猎人捕猎,悄悄靠近布网,防止目标逃窜。等待机会,一举建功。
  现在算什么?故意打草惊蛇么?
  唐白不理解他们玩儿的这是那一套。
  另一边,受他雇佣的开瑞尔商务咨询公司派了人来。
  结果当天就撤回去了。
  他们总经理亲自发消息称:因不可抗力,现阶段无法在安城开展业务。请白女士发给账号,或地址。他们将全额退款。
  ‘不可抗力。’看到这四个字,唐白叹了口气:看来要完成这个现实任务,非要赤膊上阵不可啊!
  不过亲自上阵不等于鲁莽行事,眼下正是官方劲头最足的时候。他不愿意去找晦气。
  林雨裳一行,大约有在安城常驻的意思。
  她和那位法医安皖,没事儿的时候,偶尔找唐白和卫岚吃吃宵夜。
  卫岚似乎也很乐意和这位学姐见面。
  周末的时候,还安排了几次到附近城市去爬山看日出的活动。
  参与的人,除了唐白他们四个,还有孙媚和她新鲜物色到的小奶狗。
  真的是小奶狗级的男友,看模样不过十五六岁。
  带着一副黑框眼睛,矮矮瘦瘦、白白嫩嫩的学生模样。
  三个女生独自活动的时候,唐白和安皖凑过去。
  没几分钟就把这个鲜嫩小男孩的底摸清楚了。
  他和孙媚是偶遇。在市图书馆。
  认识没几天,就被她给玷污了......
  回过头,安皖和唐白聊的时候。对孙媚赞叹不已:“泡高中生,就得去图书馆!苗子真嫩。”
  唐白看到家伙一脸向往的模样,默默地和他拉开距离。
  外出时候活动,都是卫岚一手安排策划的。
  不知怎么,唐白总能和林雨裳分到一组。
  面对这个三无冰山女,唐白很不自在。
  几次下来,卫岚这个特意把弟弟和林雨裳分在一起的人。颇觉不可思议。
  ‘林学姐应该唐小白喜欢的类型才对啊!怎么坏小子会无动于衷?’
  卫岚显然在打某种注意。
  当然,对她来说,这件事是关注弟弟身心健康茁壮成长的大事——‘姐控可以!控大龄姐姐就不对了......’
  ‘尤其是看上去居然有成功的可能!这绝对忍不了......’
  唐白从林雨裳的表现,隐约推断得出。
  专案组在这里根本没有什么进展。
  因为每次见面的时候,她总要问一句:“最近见过那个女人嘛?”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唐白本来打算,静观其变浑水摸鱼的。
  可渐渐等不了了。
  毕竟,他现在连鱼是什么都不知道。
  白天晚上的出来逛,也没发现有什么混乱出现。
  这天夜里,月黑风高。
  唐白变装出行。
  一道曼妙的身影走在昏黄的街灯下。
  如果有人在附近,一定会觉得奇怪。
  这个脚下明明踩着高跟鞋的女人,走路速度那么快,怎么没有丝毫声音呢?
  白天的时候,唐白联系了菲尔商务咨询公司,没有要退款。
  投桃报李,对方赠送给他一条消息。
  ‘您要求监视的那位烟草局工作的程夫人,可能,有国外背景。’
  人家说的很隐晦,唐白想知道更多,再拨回去,这个号码却打不通了。
  ‘外国背景,程晨在学日语......’
  略一联想,唐白心里很不舒服。他要搞清楚这件事。
  今晚是个好机会,作为工程师的程父出差不在家。
  来到程家所在的小区。
  唐白没有第一时间摸上去。
  他转转悠悠来到为小区供电的高压线附近。
  从储物空间里拽出一把银色凶器——AS50!
  对准十米高度的电缆,打开夜视仪瞄了一瞄。
  砰地一声闷响,消音器前喷出尺许长的火焰。
  ‘噼里啪啦’
  高压线应声而断。
  几户还亮着灯熬夜的人家,灯泡一闪,陷入黑暗。
  唐白的准备很充分,在现实世界活动,他不允许自己有失误。
  为此,他特意进了一趟梦魔空间。
  从里面弄了很多可以配合搞事的东西出来。
  比如,他手上的撬锁器和驱熊烟雾等等。
  前者不必说,驱熊烟雾就是会冒出刺鼻烟雾弹的东西。只能呛得人咳嗽流泪,不会让人受到实质性伤害。之所以叫驱熊烟雾,是因为熊闻了会立刻刺激到胃,继而觉得恶心不适,自然会跑开。
  程家对唐白来说,并不陌生。
  以他的敏捷。轻而易举地便从正门潜了进去。
  他没有进卧室找正在酣睡的漂亮‘岳母’。
  只在房子中央的客厅里装上信号干扰器。
  丢下几颗杀伤力有限的驱熊烟雾弹。
  然后一闪身溜进了书房。
  一栋一百四五十平米的房子,书房也足有二三十平那么大。
  里面摆设复杂,书柜、橱柜,办公桌,沙发,茶几错落有致。
  唐白琢么着,这书房里八成有秘密。可这要找起来太繁琐了。
  不如等这房子的主人自己过来操作,来的更方便。
  前提是,如果这房子的主人真的有问题。
  正常女人遭遇家里停电,家中忽然滚滚浓烟。会怎么做?
  恐怕是跑啊!
  跑出门打119!
  如果贪婪一点,大概会把家里的现金、贵重物品带上。然后跑出门。
  可程母呢?
  她的卧室门被拉开。
  浓烟呛得她熟睡中的她一阵剧烈咳嗽。
  但是几声咳嗽之后,立刻没了动静。
  唐白的耳朵贴在书房的墙壁上。
  对面的细微声音尽收耳中。
  有人翻身惊醒,接着轻轻地滑轮声起,似乎是床头的抽屉被拉开。
  然后噗通一声,听上去像有人从床上摔下来。
  唐白脸色阴沉:看起来,程家父母,还是不简单!
  咳嗽声,被人强行闷在喉咙里。
  接下来好一会儿都没动静。
  唐白感觉不对。
  想也不想,大步走出书房进了程母的卧室。
  黑色的烟雾弥漫。
  寻常人绝对被呛的不知道东西南北,夺路而逃了。
  带着红外感热夜视仪的唐白环视一周,脸色铁青。
  刚刚明明盖着条薄被在屋里睡觉的程母,居然不见了!
  ‘屋里有鬼?’
  主卧没有阳台。
  偌大的窗户上装着不锈钢防盗窗。
  墙壁上什么也看不出。
  ‘人还能飞了不成?!’
  唐白心中冷笑。
  当即动手在屋里翻找起来。
  第一目标是大衣柜。
  程家夫妇的衣服被一股脑儿地翻出来。
  唐白的动作粗暴有效。
  看到厚木板就是一拳过去。
  实木家具质量虽然不错,可哪里经的起他的力道。
  啪地一声脆响。
  装内衣的小抽屉,立刻支离破碎。里面的丝袜、小衣散落在空气中。
  唐白眼神敏锐,伸手在其中一捞。
  一只口红。
  他一皱眉:重量不对。
  小心地拧开后盖,一颗橙黄短小的子弹,赫然其中。
  ‘口红手枪!’
  唐白随手收起来,继续暴力地检查衣柜。
  铛铛铛。
  最下层的木板,伸手一敲,声音清脆。
  唐白双手握拳,往下一砸,厚实的板材应声碎裂。
  哗啦啦,破碎的木板掉落下去,露出个西瓜大小的洞来。
  下面黑黝黝的,是个楼梯。
  唐白恍然记起,上一次,他从程家翻阳台下去。楼下那间房子好像很久没人住的样子。
  看来是被程家买下来了。
  唐白意念一动,物品栏里的锁子甲在他身上具现出来。这钢铁防具,足以抵挡子弹和小当量的爆炸。
  他敏捷地往大衣柜里一钻。
  沿着楼梯来到下层。
  “没人?!”
  ‘难倒已经跑了?’
  一下来,自持装备在身,世界上单兵武器难以伤到自己。
  唐白横冲直撞快速寻找,很快用夜视仪搜了一圈。
  可是,居然一无所获。
  最后,唐白来到门口,发现这里门依旧从里面反锁着。连锁链都挂的好好的。
  ‘画蛇添足’,他想了想,咧嘴露出个狰狞的微笑。
  明白了这是什么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