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没见过你的笑


小说:会穿越的俗人  作者:江涵星影
  再次醒来,秋山佳音发觉还是在刚才的房间。
  一如刚才的姿势。
  房间里依旧黑暗。
  她心中稍安,但立即又十分疑惑。
  ‘把自己打晕又没有转移,是为了什么?’
  ‘不让自己看到他的动作?’
  ‘可是之前给自己治伤的时候,那种神奇的手段自己已经看见了不是?’
  ‘何况、更何况,自己落在他手里,难倒还能活着出去?’
  ‘......’
  这女人一脑袋问号。
  抬头盯着唐白看了几眼,发现他手里多了一只录音笔。
  心里一动。决定继续刚才的套路,用日语土话回答唐白的问题。
  “你丈夫的紧急联络电话告诉我?”
  “136********”女人用日语报了一串数字。还故意说的怪腔怪调。
  刚刚获得【日语精通】这一被动技能的唐白,着实考虑了几十秒。
  才辨认出她说的这种奇怪的强调。
  唐白倒也不着急。
  获得一门语言的新鲜感让他颇有耐心。
  就当是练习东瀛口语了。
  这个陪练对象姿容俏脸,现在摆的造型也很有艺术感。
  一点不比他们东瀛的C姓老师的绳艺感觉来得差。
  唐白搞明白这串数字之后,用日文字正腔圆地复述了一遍:“是这个嘛?”
  秋山佳音当场就傻了:“はい、そうです......”
  不过,这惊讶还没有刚才被治疗的时候来得震惊。
  几次问答之后,她缓缓回过神来。
  唐白:“我该怎么联系你丈夫才能顺利见到他?而不被他怀疑?”
  秋山佳音:“??????????。”
  唐白被气笑了:“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脾气很好?你信不信,我真要动手,你死都死不了。连灵魂都得任我抽出来惩罚!”
  秋山佳音低下头,心中惴惴。
  唐白懒得跟她废话。
  意念一动干脆把韩语也学了。
  十五分钟后,这个问题又问了她一遍。
  秋山佳音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照例用韩语回。
  这一次唐白听懂了——“??????????(伪装成我们的同类)”
  他用韩语问:“这么说安城有很多间谍在潜伏?”
  秋山佳音心里一震儿而后麻木了。
  ‘这个人实在故弄玄虚还是真的有这种瞬间可以听懂一国外语的能力?’
  她心里没有答案,但考虑这种正常人看来很荒诞的问题,本身就是一种答案。
  不知不觉,秋山佳音看向唐白的眼光有些变化......
  问答在夜里三点结束。
  唐白最后一个问题是:“过了那么多年太平日子,从心里讲,你真的愿意帮助腐朽的东瀛政府!甚至为他们抛头颅洒热血嘛?”
  秋山佳音愣了一会儿才回:“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要保护我的女儿。她恐怕近几年都无法离开东京都了......”
  唐白想了想,伸手解开了秋山佳音身上的绳索。
  拿手里的录音笔拍拍她的脸,女人跪在床上仰头看着他。没有反抗。
  “这只录音笔里你的声音自然流畅,没有一次断续,更没有用刑惨叫,你说的话又句句属实。这期间咱们一会儿说东瀛话一会讲高丽话,你说,这录音要是泄露出去,你的丈夫包括你们东瀛陆军谍报部会怎么想?”
  秋山佳音脸色不变,直勾勾地盯着唐白:“他们一定会认为我投敌了。你想怎么样?”
  唐白对她的反应还算满意。
  这女人他没有杀掉了事儿的意思。
  一为程晨,二则,他估计自己以后少不了和地下世界打交道。
  秋山佳音这女人是个入口。还有用。
  最关键的,她没有祸害过华人。
  不然,唐白一定狠狠地惩罚她,让她赎罪之后再毙掉。
  唐白找了个借口没回家,在她身边待了两天。
  等到第三天夜里,她丈夫要回来。
  一进门,立刻被唐白拿下了。
  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你究竟想做什么!”看着丈夫软到在地,秋山佳音到底没忍住,拎了把菜刀和唐白来对持。
  可立刻眼前一花,被唐白打晕在地,步了丈夫后尘。
  唐白跟这个化名程旭的日本间谍有不少账要算。
  这间谍勾搭本地黑恶份子楚光头连累到了张雅。
  其中发生的事儿,让唐白后怕的很。
  更何况这家伙不知道直接间接祸害了多少华人。
  死不足惜。
  唐白从这人身上挖出来自己需要的诸如黑市、秘密网站、日碟渠道等诸多信息之后。
  最后和他讲:“算你倒霉,我正在被追查。你是我转移华夏目标的最佳人选。进去之后怎么说,你心里得有底!”
  崛部隆一勃然色变,对唐白怒目而视。
  唐白冷艳的脸颊上,勾勒出一抹夺人魂魄的笑。
  崛部隆一却仿佛看到了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心里一片冰凉。
  他作为间谍也许不怕死,但一定不想死。
  唐白把这家伙塞进他自己后备箱里。
  驱车先来到西京,这里有一处崛部隆一的秘密基地。
  里面好货不少。
  很多都是大价钱也难在黑市、暗网上买到。
  之后,他把人留在了房子里,就地取材给了他一针足够让母猪酣睡24小时的镇定剂。
  顺便给林雨裳和安皖的企鹅号各发了一封邮件,没写地址。
  上面附了崛部隆一交代问题的录音。
  然后也不管对方尚未回信。
  立刻折回安城,到程家。
  “我丈夫呢?”秋山佳音不免要问,眼中还抱有一丝希冀。
  唐白装模作样地喟叹一声:“你丈夫比你觉悟高多了,我和他彻夜长谈之后,他有感自己作恶多端。决定去赎罪!我居然没有劝住他......”
  “胡扯!”秋山佳音怒道。
  唐白耸耸肩:“信不信由你。不过我想他即便进去之后,应该也会保护你的。所以,你不必着急。”
  看到唐白这种态度,秋山佳音知道说什么都没用。
  她也不可能有打动这个冷艳女人的筹码。
  唯有按她说的做,赌一把,丈夫接受过死间训练。
  自己暴露的几率不算太大。
  至于逃走,她没想过。
  别的不说,东瀛军部已经接到了她女儿。
  而眼前这个极为神秘的女人,也不会放过自己。
  对方的意思无非是要借自己利用东瀛方面的地下网络。
  所以,自己得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
  “我该怎么联系你?”秋山佳音琢磨这事儿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唐白一笑:“我不会对华夏出手。更不会为你出手。我给你个邮箱,你要每周找时间发一周的工作总结过来。”
  秋山佳音冷笑起来:“那样用不了半个月我就暴露了!你当华夏的MSS和总参军情部是吃素的?”
  “我丈夫一旦自首,我立刻会被列为最高嫌疑犯!你以为逃过怀疑很容易?!”
  “这倒也是。”在谍报战线上,唐白是个彻头彻尾的小白。
  秋山佳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利用某些网站的留言功能发暗语。
  两人约定了一套现成的暗语。
  唐白几下后,傍晚时分离开了程家。
  走之前应秋山佳音的要求,把她绑起来塞进了床底。
  她刚开口的时候,唐白还以为她被绑上瘾了呢!
  十分隐晦地问,还有没有其他需求。
  秋山佳音听懂了,脸色一变,眼睛十分渗人地盯着他。
  搞得他什么兴致也没了。
  在这个下午,很多人开始疯狂地追踪联系唐白发件的邮箱。
  应该是安城本地,林雨裳所代表的势力。
  只不过,他用的是崛部隆一留下的那一套程序发送的信息。
  保密性上佳。
  追查方只能追查到海外代理邮箱,来自虚拟服务器。
  唐白又编辑了一封邮件,上面有崛部隆一的照片和所在地。
  看着编辑好的内容,他笑了笑,又加上一句:那个和我长得很像的小姑娘!我还没见过你笑呢~
  唐白确实没见过林雨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