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谁上当了(求收藏!求推荐!)


小说:会穿越的俗人  作者:江涵星影
  白夜行事稳重。
  不肯让唐白轻易冒险。
  唐白则是信心十足,一再请战。
  白夜不为所动。
  他想了想,把【元力治疗术】和【黑暗乐章】的技能属性给白夜发了过去。
  立刻看到白夜肩膀一动。
  ......
  广场上,白夜不咸不淡地应付着红蜂。
  唐白观察着她的表情变化,红蜂似乎很厌恶她这幅云淡风轻的模样。
  不知是不是出于羡慕嫉妒,还是她男人压根儿没有忘记过白夜。
  唐白觉得很有这个可能。
  红玫瑰变成了蚊帐里的蚊子血。
  从来没得到过的白玫瑰化作圣洁的云。
  红蜂难道会不嫉妒白夜?
  女人就算成了轮回者,心眼难道还能变大?还不一样是女轮回者!变大的只能是醋劲儿和破坏力......
  唐白觉得可以利用一下。
  他酝酿了一下情绪。
  只听红蜂道:“没人就是没人,何必找那么多借口!白夜大人只需要说一声没人不赌,我还能强迫您啊?”
  泰格大步迈了出去:“红蜂!你确定自己能代表贪狼盗?”
  红蜂眼神轻蔑:“我能找人出来跟你们赌就是了!你们敢不敢,快给句痛快话!”
  泰格冷笑一声:“何必找人,来来来、我就在这儿,你们随便出人,我都接着!”
  作为老对头,红蜂自然知道泰格的水平。
  知道这是一个披着青铜外皮的无耻白银!
  不过,因为白银几乎很少在梦魔空间出现这一定律,注定了红蜂不怵他。
  横竖你快走了,能奈我何?
  其实,踏歌行团队确实有点青黄不接。
  他们核心四人组一旦集体进阶白银,踏歌行只怕立刻要缩水成为三流团队。
  不得不说,红蜂这个女人,很会挑时间挑衅。
  只可惜她胸和心胸都没有白夜的大不说,连智商也未必比得了。
  白夜一边跟她对峙,一边答应了唐白的计划。
  顺便帮他查漏补缺。
  告诉他什么时候,以什么表情上场,说什么类型的话最有可能达到效果,怎么样争取利益最大化......最后还交给他一招杀手锏。
  唐白看完,再看白夜的眼神都变了!
  这女人要是娶回家,妥妥的一代武则天。
  “呵呵......不巧的很!我们大当家的出任务了。不然,陪你们团战又有谁怕?”红蜂挑着眉说。
  两方互怼几句。
  一个一身银装的男人带着几个人排开众人走来。
  人还没靠近,嚣张地大笑便传来:“好巧啊!泰格、怎么!你们踏歌行等不及来给我们送积分了?哈哈哈......”
  “这人就是狂狼。”希尔道。
  唐白的眼睛盯着狂狼身后一个矮壮如树墩子般的人。
  这人长着一对凶狠的三角眼。
  顾盼之间有一股浓重的戾气在流动!
  像是要择人而噬的恶狼!
  “泰格!我的人就在这儿!择日不如撞日,我看就现在吧......”
  泰格看了一眼白夜,后者微不可查地摇摇头。
  他于是自然而然地叹了口气,又不自觉地看了一眼唐白。
  唐白明白表演时间到了,心想:轮回者玩儿的原来也是个综合素质!这光会打打杀杀可不行。有时候还得客串一把演员啊......
  他悄悄伸手掐了一把大腿,用力有点猛,剧烈的疼痛立刻迫使他倒吸一口冷气,脸色发红!
  狂狼和红蜂何等精明的人物,两人顺着泰格的眼光看过来。
  正巧看到这个脸涨的通红,眼神愤怒中带着羞愧的年轻人。
  再看看他身边站着希尔和金发沃夫。
  俩人顿时明白了。
  这个陌生的小子,应该就是泰格带来的黑铁级别的新人。
  交换个眼色,狂狼率先道:“老虎!你答应的事儿,不会不作数了吧?”
  “你娘的!老子说过的话,哪一次不算过!”泰格怒道。
  “那好。”狂狼冷笑一声,伸手把他身边的三角眼推过来,说道:“这就是我找的人!我们贪狼盗黑铁阶位的中流砥柱。你们踏歌行的人呐?”
  泰格怒视着他,宽厚的胸膛起伏不定,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红蜂和狂狼一唱一和,噗嗤一声嘲讽道:“他们可能选错了人!找了个没卵子的男人!”
  说着,她刻意拿眼角勾了一眼唐白。
  唐白恼羞成怒一般,似乎到了忍耐的极限,往前猛踏一步,叫道:“老虎哥!让我上吧!我一定能赢!不是早就说......”
  “闭嘴!”站在唐白身边的希尔低喝一声,拉住他的胳膊。
  她声音不大,却架不住在场的人听力惊人。
  轮回者们一般来说,确实没时间看热闹,可若牵扯到两大势力的赌斗。
  那只怕无论如何也要看一看。
  与人离开,但离开的人是少数。更多的人叫了朋友过来准备一起目睹这热闹。
  商量着待会真打起来,该怎么下注。
  有人肆无忌惮地笑:“踏歌行几大核心确实厉害,不过从没听说过他们有什么后起之秀。”
  “贪狼盗那帮子阴险鬼就是瞅准了这一点,才敢肆无忌惮地挑衅!”
  “可惜,难得的大场面,是一边倒的局面......”
  有人反驳:“两个黑铁对战算什么大场面。他们背后的团队来场团战还差不多......”
  希尔拉住唐白。
  唐白挣了几次没能挣脱。
  在众人的注视下,越发羞愤。
  贪狼盗的几人心里一晒,对他越发不屑。
  他们一直以踏歌行作为假想敌。
  自然很注意收集对方的相关情报。
  希尔作为他们的重点关注对象,她的基础属性,他们还是心里有底的。
  一看唐白连希尔的力量尚有不如。
  顿时给他下了个力量废柴的定义。
  不用说,他力量绝对在15点以下。
  想了想,红蜂悄无声息地丢了个探测术过去。
  只不过这里绝对安全区域。
  探测术虽然可以用,效果却微弱的紧。
  唐白身上的黑暗原力又是个奇异的存在。
  她没有看到唐白的太多信息,只能确定唐白有个防御天赋,却连具体的减伤效果都没看到。
  红蜂这女人并不是吃素的,就连探测术的信息获取,她也总结出了一套规律。
  如果是在任务世界中施展探测术,那就是对方实力越强,探测到的东西越少。
  尤其是感知属性,有一定屏蔽窥探,减弱探测效果的作用。
  在安全区域中则不同。
  正好反过来,对方身上所带的信息越多,探测术获取信息到的几率便越大。
  现在是绝对的安全区域。
  仅仅只看到半条消息,红蜂心里暗笑,顺手把信息传给狂狼。
  后者心中大定,嗤笑一声,看向唐白:“你也是个MT?”
  “没错!”
  “MT从不畏惧正面的挑战,你配么?”
  “这还用你教!”唐白吼道。
  “白团长你怎么说?”红蜂问白夜的时候,正笑吟吟地看着唐白,眼中充满赞赏。
  心里也满意:白夜呀白夜!你也有被猪队友拖下水的一天!
  “年轻人,比试一下也好。”白夜终于皱起眉头,淡淡地看了唐白一眼。
  似乎她目光里蕴含着恐怖的力量一般,唐白忍不住后退了半步。眼神也开始乱晃。像是后悔了。
  红蜂趁热打铁,立刻把早就拟好的赌约祭出来。
  设置为展览的状态,众目睽睽之下,要白夜签名。
  白夜皱眉沉吟:“我没说要赌。”
  “我说白团长,这就没劲了吧!”狂狼吊儿郎当地挑动着眉毛:“自己约了炮,含着泪也要打完不是?嘿嘿嘿......”
  白夜本就是身材火爆的大美人。
  对她想入非非的人不在少说。
  他这句荤话顿时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
  一群男人同时银笑起来。
  场上的气氛,对贪狼盗十分有利。
  踏歌行其他四人面无表情,冷下脸。
  这种程度的嘲笑,对他们来说什么也算不上。
  但不开心,终归不开心。
  白夜是个成熟而独立的领袖,这意味着,她此时不会发怒,但会记下这件事。以后慢慢算。
  当然,这个以后也许来得很快。
  唐白狠狠地叫嚣:“放屁!赌就赌,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好气魄!”红蜂不怀好意地大笑。
  这一下似乎彻底激怒了白夜。
  她眼神冰冷地看向唐白:“闭嘴!这关系着上百万积分的得失!哪有你说话的份?!”
  唐白难以置信地看着她,旋即握拳低头,浑身都在颤抖。
  白夜一转脸又看着红蜂冷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注意?我的人刚刚进阶黑铁!你却找了个实力不亚于青铜的人来!你以为我会上当?”
  红蜂心里咯噔一下。机会难得。
  唐白听了,恍然抬起头来叫嚣:“好恶毒的女人!只会用这下三滥的手段,活该是一辈子当小妾替身的命......”
  他这句话,看起来倒是没什么恶毒的。
  红蜂却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响!
  全身的血都冲到脑子里去!
  她双眼募地血红,若母狼一般盯着唐白,带着刻骨的怨毒一字一顿:“你、今、天、一、定、会、死、在、这、里!”
  唐白心里一跳,这句台词是白夜教他说的。
  没想到效果竟然这么好。
  红蜂疯了似地冲白夜疯狂道:“不管你压多少,我都出三倍跟你赌!开血战模式!你敢不敢?你若不敢,以后见了我就绕着走......说啊、只要你说一句不敢,我就放过你们!你们就可以像丧家犬一样乖乖地从我脚下爬走......”
  这时候,贪狼盗的人,一起为她造势。
  气势都释放出来,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并肩子一起上的意思。
  “团长跟她签!跟她赌!血战模式,只要保证他失血比我多,我就能赢啊、团长......”唐白痛心疾首地大呼。
  喊得声音都变形了。
  血战模式中可以杀死轮回者,但如果到了时间没死。
  就是比血量剩余。
  谁剩的血量百分比更高,谁赢。
  白夜似乎也被说动。
  玉手一挥,下了五十万的注。
  红蜂没有犹豫,一百五十万一把赌了进去。
  盘口很快开起来。
  唐白对战火龙甲,赔率1:3。
  对站者选定,赌注生效。
  红蜂忽然变脸似的冷静下来,换了副脸孔。指着白夜大笑道:“女表子!你上当了!哈哈......多谢你送的五十万!”
  此时、战旗从天而降,分别落在唐白和长着凶恶三角眼的火龙甲后背。
  两人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
  白夜看着狂笑的红蜂,脸色阴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