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被打断了(求订阅!求推荐!)


小说:会穿越的俗人  作者:江涵星影
  “我就想和这个美女认识一下。没,真没别的打算!”
  跑车男,姓张,家里在附近几座城市开了二十来家连锁超市。
  妥妥的是个富二代。
  身份证一对比,安保组把人扣了。
  几乎同时。
  在这个夏夜比较热闹的时候,三个人突入秋山佳音的住所,双方交手。
  秋山佳音完败。
  华夏MSS一直在监视这里。
  发现,汇报,支援跟踪,阻止。
  双方在城外激战。
  同样的时间,几位警务人员在不同的位置遭到了突袭、绑架。
  动手的人能力强悍。
  但一帮职业警察也不是吃素的。
  打破了对方想要悄无声息绑人走的打算。
  这边动静更大。
  几乎造成了区域性的恐慌。
  这边需要维稳,需要更多的人手至于。
  来增援林雨裳的人手,不得不半路改道去维稳。
  林雨裳想了一下,派了个人去照看卫岚和孙媚。
  她自己半道往回返。
  结果这一点,不知是不是对方预料到了,还是单纯的是意外,路上居然开始堵车。
  林雨裳嘴角浮起冷笑,心里完全不虚。心里着急之外,不爽更多——真当我华夏是吃素的?!
  也许是在一个虚无缥缈的位置和目标上耗费了太多人力物力没有收获。
  很多组织变得不耐烦了。
  看到希望之后。
  哪怕知道危险十足,而东瀛人也未必按了什么好心。
  很多地下组织还是没怎么犹豫就或者间接、或者直接地参与了进来。
  打算博浪一击。
  血赚一把,被俘不愧。
  毕竟,别国间谍,各国不会轻易杀掉。
  大家的生命在一定程度上是有保障的。
  等待两国私下里交换,八成能保命。
  东瀛人自然是没安好心的。
  别的不说,他们只利用手边的资料把难度最大的目标透露了出去。
  而他们认为最容易的、可行性最高的——张雅。
  他们却是掩盖了她的所有资料。
  可惜,大家都不是吃素的。
  张雅的经历并不是什么秘密。
  她老公在安城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并不是什么秘密。
  而张雅曾经被老公骗,又神奇脱身这一点。
  注意到的不止一家。
  更惹人注意的是,张雅脱身的地点,一位相貌冷艳的女士曾出现过。
  华夏方面一直在找她。
  这其中有什么必然联系么?
  横竖都要行动。
  张雅这边,危险性低。
  所有组织都以为,顺手把她带走。
  是一件惠而不费的事。
  ......
  张雅的住处。
  吃过午饭之后。
  张雅回屋小睡。
  唐白坐到电脑桌前看股票走势、看大盘。
  然后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这间卧室里的床有点多余。
  尤其是,他现在还不敢入睡......
  一晃,时间到了晚上。
  唐白眼神开始变得如夜色般暧昧。
  张雅招架不了。
  某种气氛在酝酿。
  可是这种事儿吧,最后一层窗户纸反而是最难的。
  唐白看了看自己的房间里的床。
  从冰箱里拿了两瓶冰水出来。
  二话不说,在张雅好奇的目光悄悄地注视下。
  把两瓶水都浇到了自己床上。
  张雅秀目募地睁大。
  随即反应过来:小白床湿了,他今晚睡哪儿?
  这一想,她心脏噗通噗通直跳。
  唐白眼中带光,一脸苦兮兮地出门:“床上不小心洒上水了。”
  张雅正不知所措来的。
  听了赶紧站起来,受气的小媳妇似的低着头:“我、我去收拾一下。”
  唐白看着她背影坏笑。
  ‘良家美人老师嘛!总要给块遮羞布......’
  这晚,电视里放着什么片子,两人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
  也没有语言上的交流。
  唐白火辣辣的眼神总在追逐着美女老师的目光。
  张雅受不了了,顾不上时间还早,躲闪道:“白天累了,我去洗个澡。”
  说着话,直接进了浴室,连睡衣都忘了拿。
  洗完澡,只好裹着一条浴巾出来。
  唐白看得忘了眨眼。
  美人老师匆匆溜回房间。
  把房门一关。
  砰地一响。
  唐白心里一凉。
  没想到,过了半分钟,门忽然开了小缝。
  透出一个细若蚊蚋的声音:“你、你去好好洗个澡,睡觉了.......”
  唐白眼睛直放光,心都酥了:“好!好老师,我一定好好洗、认真洗。”
  张雅老师低声啐了一口。
  退回床上。
  门没关。
  唐白从沙发上蹦起来,一下冲进浴室。
  吹着口哨、唱着歌儿,心中压抑不住的喜悦。
  就连三、四天,没合眼睡觉的疲惫似乎都被温热的水流一扫而空。
  简单冲了一下。
  他急吼吼地推开了门。
  门吱呀一声轻响。
  床上的人轻轻一颤。
  唐白闻到一种如兰似麝的香气在飘荡。
  他忍不住深深吸口气。
  月光洒满的床上,张雅脸颊发烫,双手紧紧捂住脸颊。
  “那个,”大概是从小被老师管束的习惯在作祟。
  唐白莫名其妙觉得需要说点什么,一开口、前言不搭后语:“我困了。我保证,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做......真的。”
  ......
  四片唇瓣相接。
  两人同时一颤......
  不知过了多久,唐白精神清明。心里一片清澈。
  忽然、一声轻响从阳台的方向传来。
  唐白眼神陡然一挑!
  眼中炯然充满杀意。
  ‘嗡嗡......’
  张雅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吓了一跳,软糯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满:“大晚上的,谁打电话?”
  陌生号码。
  “嗯?”
  唐白伸手把手机拿了过来。
  按下接听,打开扩音。
  咔嚓!
  砰!
  几声异响,无人说话。
  卧室的门被猛然撞开。
  床头灯光线温暖下,一只冰冷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床上围着薄毯的两人。
  另一边,有人从阳台上翻越进来。
  手中的枪,亦是直指向此。
  “唐白、张雅。不准动!”
  语气生硬。
  张雅花容失色,紧紧依偎着唐白。瞪着眼睛、连尖叫都忘了。
  唐白听到自己名字,瞳孔微缩:他们调查过自己?
  “起来!跟我走!”
  这人话音未落,急促地脚步声来自门口,响起一句流利的英文:“你们东瀛人,原来也在打这里的注意。”
  “第七局?”
  两拨人撞车了。
  唐白动作轻柔地帮自己的女人在被窝里穿好衣服。
  两拨人互相试探几句,达成默契,没有明智地没有在这里发生冲突。
  他们要绑架的人质,虽然女人在全身发抖,却一切还算顺利。
  身为特工,他们甚至有一种一切太过顺畅,好似在平地上一脚踩空的错乱感。
  唐白和张雅各自挨了一针。
  张雅软到在唐白怀里。
  七座商务车坐了七个人,在夜色中驶离。
  悄无声息。
  刚刚宣泄了欲望的唐白,教白天平静了很多,这群人当然没有被他放在眼里。
  之所以跟他们走,无非是觉得,一家人也好,一个组织也好。
  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
  美人老师温香软玉在怀,他觉得自己这几天都没时间玩儿什么千里追杀!
  不如让他们把自己的命送过来好了......
  商务车出城。
  张雅家里随即又有一拨访客。
  面对人去屋空的场景,他们似乎并不吃惊,只是着重检查了房间床铺和阳台上的脚印。
  随后通过耳麦汇报道:“基本确认,有两人被带走。”
  这人抽抽鼻子,补充道:“两人应为不正当男女......呃、他们是亲密的男女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