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落脚


小说:会穿越的俗人  作者:江涵星影
  系统任务:
  听林雨裳讲了些伪装者的大致剧情。
  一个任务框弹了出来。
  唐白叹口气,明白林雨裳讲的八成是真的。
  汪曼春可能真的是一个艳若桃李、心狠手辣的女人!
  可悲又可怜的是,她居然站在日本人和汪伪政府的那一边。
  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问林雨裳,她也说不出来。
  她偶尔看个电视剧消遣一下,时隔半年能记得剧情就不错了。
  对于汪曼春为什么是反派,答案只有一个:编剧这么编的。
  这话很不讲道理,但很真实。
  谁知道为什么她会是反派?
  不过这一来,倒也意味着如果能把这一位‘拨乱反正’的话,任务完成的评价应该会很高。
  听唐白说完拨乱反正。
  林雨裳冷着俏脸看唐白:“你倒是怜香惜玉。”
  唐白耸耸肩。
  她唇角浮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剧情里,这位汪大小姐,可是情根深种哦!”
  唐白瞟她一眼:“这个别管,只要她加入正义的一方。到时候你会有些好处。”
  林雨裳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力量之戒?”
  “什么力量之戒?”
  汪曼春穿着一身鹅黄色的睡袍从浴室里走出来,明眸之间闪着好奇。
  唐白看着她出浴后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惊艳:“不施粉黛亦如朝霞映雪,曼春姐你真美!”
  “嘴还是那么甜。少给我灌迷魂汤。刚才在说什么?”汪曼春笑着追问。
  这一年多来,她多次回忆到唐白。
  回忆到唐白的离奇消失。
  至于说偷吻什么的,汪大小姐反倒早忘了。
  林雨裳知道她不好糊弄,给唐白递了个眼色。
  唐白恍若未觉,瞟了一眼汪曼春手腕上妖异般血红的镯子,说道:“在说抗日的事儿。”
  林雨裳脸色一变,赶紧扯了一下唐白的袖子。
  唐白不以为意:“没关系,曼春姐在火车上帮过我......”
  汪曼春深深看了唐白一眼,道:“唐白,不要再说抗日!国家、民族想要存续,要每个人独立、自强,这不是少年人单凭一腔热血就能做到的。有时候要忍辱负重。这里是上海滩,世界远东情报中心。形势之复杂,之危险,不是你能想象的,要记住祸从口出......”
  唐白眨眼看着她,放心地点点头,觉得这位曼春小姐姐可能还有救。
  林雨裳心里一晒:忍辱负重?说的好听!只怕后面还有什么虚与委蛇、曲线救国吧?!女汉奸!
  汪曼春吃过早餐,找借口把汪家所有的佣人支走了。
  然后亲自开车去成衣铺子买了几套衣服。
  她出去的当口,张雅醒过来。
  唐白和林雨裳费劲跟她解释现在的处境。
  费了半天口舌。
  张雅依然晕晕陶陶的。
  秀目圆睁看着周围,好像还怀疑自己在做梦。
  唐白想了想,褪下脖子里的护身符,给她挂上。
  这项链+3力量、2敏捷。
  张雅实验过后,掐了自己一把。
  用力大了,白皙的肌肤直接泛紫。
  她吸了口冷气,咬牙忍着疼,眼泪汪汪地看着唐白。
  也不顾外人在场,靠在他怀里担忧地问:“还能回去吗?”
  回忆起昨夜的美好与惊魂。
  仿佛刚经历了天堂就堕入地狱。
  最近有些宿命论的张雅满脸苦笑,难倒这就是勾引自己学生的报应?
  “能!”唐白点头,面对两女希冀的眼神。他心里再没底,也只能这么说。
  对于伪装者这部戏。
  张雅也没看过。
  林雨裳又细细回忆了一遍剧情。
  两人知道了上海滩明家,明台、明楼、明诚三兄弟是本戏的主角。
  其中明楼身份复杂,在汪伪政府任高官,是汪曼春的师哥,念念不忘的前男友。隐藏身份是国党和共党两方面的上海滩情报负责人。
  明诚是他的管家、助手和副官。
  年纪最小的明台被国党刻意隐忧训练成为了特工。
  注重家庭的明楼只能痛苦地指挥自己的弟弟去出生入死执行任务。
  ......
  得知这不是一部手撕鬼子夸张剧,全剧中没有,火箭炮、火神炮之类让他发怵的火药武器出场。
  唐白放心不少。
  汪曼春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真的把三个人留在了她这里。
  她的管家佣人办完她嘱咐的事回来,来到客厅看到一个帅气的西装青年和两个旗袍靓丽的美人坐在客厅里,与自家汪大小姐谈笑风声。
  汪曼春毫不含糊地介绍:“我表弟和——他的两位夫人,刚刚到沪。”
  张雅低头脸一红。
  林雨裳面无表情,脸色冷冷点头。
  “他们要在家里住下。”嘱咐完佣人收拾房间,汪曼春转向两女:“你们有什么需要,直接吩咐他们去做就好。”
  两女开口道谢。
  汪曼春摆摆手,对唐白道:“小白你跟我走。”
  唐白没意见。
  就这么,三个人暂时在这个民国时落脚了。
  黑色的通用汽车。
  车身毫无减震功能可言。
  车座对路面情况反应及时而真实。
  哪怕有真皮座椅。
  这高档轿车也不如21世纪的公交车来的舒服。
  汪曼春换了一身英伦范儿的风衣。
  红唇妩媚,弯眉如刀。
  整个人气质为之一变。
  变得凌冽而冰冷,美丽而霸气。
  来接她的司机和保镖,低头哈腰,不敢对她有丝毫不敬。
  车子启动,唐白问:“姐,你是负责什么工作的?”
  汪曼春回:“姐有两个工作。一个是在经济事务司做市场维护,打击不法分子投机倒把!”
  唐白心里一奇:这和林雨裳说的不一样啊。
  又问:“那还有一个工作呢?”
  汪曼春笑的有些邪魅,眼眸深邃:“日子久了,你会知道的。”
  “好。”唐白不着急,他心里有预感,这次‘逃难’时间可能会很长。
  “会用枪嘛?”汪曼春随意和他聊。
  “百发百中。”
  “哦?那开车呢?”
  “别说车,坦克、小型飞机也不再话下。”
  “真的,不是吹牛皮吧?”汪曼春不禁侧目。
  唐白靠近她,低声道:“不仅如此,我还精通中英德日韩,五国语言。”
  汪曼春怔了怔,看着唐白,若有所思。
  ps:今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