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座驾遇袭(求订阅!)


小说:会穿越的俗人  作者:江涵星影
  一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汪曼春今天去了经济司。
  她是经济司上海工商督察处的处长。
  同时也是汪伪政府特务部门——七十六号的情报处处长。
  这一点,不是什么秘密。
  她的司机很痛快地就告诉了唐白。
  白天在经济司,唐白看了一下他们工商督察处过往的工作日志。上面记载着一些已经处理过的案例。
  很奇怪。
  按照汪曼春处理几家大商号的手段来看,她的作为其实是有益与底层人民的。
  比如她两次打击了一家叫凯利贸易的公司,借着检查违禁商品的名义封查了对方的大量仓库。
  最后这两次却‘歪打正着’地查获了对方大量正在囤积居奇的粮食!
  然后,这家凯利贸易公司不知怎么公关的。
  居然把上万吨的粮食平价出售了。
  无数底层人民,因此获得了喘息之机。避免了冬天饿死街头的命运。
  这工作案例记载的含糊不清。
  并没有写深层的原因和背后的博弈。
  只是把这笔功劳记在了所谓‘新政府’头上!
  经济司,秘书处的办公室里。
  唐白表现出一个崇拜姐姐的小表弟模样。
  缠着女秘书问关于自己表姐汪曼春的事迹。
  女秘书不疑有它。
  不但说了汪处长在经济司带队,几次查获不法公司和商船的精干事例。
  还讲述了上个月的时候,做为76号情报处处长的汪曼春率队出击,击毙了国党情报科在上海滩的核心人物——毒蜂,这一英勇事迹。
  并因此受到‘新政府’的大力嘉奖!
  唐白面上震惊又欣喜地附和。
  暗中撇嘴——看来这位身兼两职的汪处长真的是一心姓‘汪’了。
  难倒之前推动的强行平价粮食事件,只是为了给‘汪伪政府’邀买人心?
  实话讲,唐白对汪曼春有些倾慕。
  可在这种国家大义的大是大非上,自然不会有丝毫动摇。
  他想着忍不住叹口气,颇有些卿本佳人、奈何做贼的惆怅。
  下午六点钟下班。
  汪处长走的更晚些。
  深冬,天黑的早。
  回去的路上,天色朦朦胧胧仿佛有一层黑色薄纱笼罩在天地间。
  汪公馆建在法租界里。
  1940年前,或者说太平洋战争开始之前。
  租界还是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即便是日本人也不敢在其内撒野。
  是以汪伪政府的高官,倒有不少人为了自身安全考虑。都住在这里。
  汪曼春的座驾驶入一条僻静的林荫道。
  正在闭目养神的唐白猛地睁开眼,叫道:“戒备!林间有人!”
  “什么?”汪曼春一愣。
  司机和保镖不敢放松。
  掏出日本制式手枪——王八盒子,竖在身前。
  车子却继续往前开。
  唐白没来得及解释,枪声爆豆子一般响了起来。
  打在车子外壳上,噼啪作响!
  “退、退、退!”
  保镖一边从车窗口伸出手去还击,一边喊。
  司机一脚急刹就想往后撤。
  危急时刻,唐白喊道:“不行!往前冲!不能往后退!立刻加速往前冲......”
  “啊?为什么?”
  司机趴在方向盘上,不知该听谁的。
  汪曼春也诧异地看着唐白。
  唐白道:“若我是敌人,一定等车子靠的更近些再打!他们在车子前面开枪,分明就是想把我们逼回去!虽然不知道后路是不是被堵!可反其道而行之必然没错!快,往前冲......”
  唐白说着,下意识用身体遮住汪曼春的身体。
  后者美眸一闪,对司机说:“听表少爷的!往前冲!”
  司机一咬牙,熄了车灯,趴在方向盘上猛踩油门。
  路两边的人果然是虚张声势。
  枪响了没几下,便哑了火儿。
  很快,唐白身后的路上,一辆黑色轿车亮着车灯急速驶来。
  可惜它来的太晚,等这车赶到附近,汪曼春一行早就进了汪公馆。
  汪家家大业大,有七八个看家护院,更兼墙高院深,易守难攻。
  杀手们见事不可为,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回到房间,汪曼春松口气,明眸闪动:“今天多亏了小白!”
  “我不过是对危机的感知比较敏锐,时灵时不灵的。真正的危机还没解除,曼春姐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唐白摇摇头,似乎十分担忧‘自家表姐’的安全。
  “呵呵、什么人?在这上海滩,想杀我汪曼春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汪曼春冷笑道。
  唐白皱眉叹气:“曼春姐你这一行太危险了!有没有想过离开?”
  汪曼春眼神玩味:“离开?!全世界都在战争当中,你能去哪儿?”
  “瑞士联邦。永久武装中立国。风景优美,环境宜人。我懂德语,曼春姐如果愿意,我陪你一道过去安顿!”唐白目光真诚。
  一旁的林雨裳微不可查地撇了撇嘴:男人!
  张雅秀目流转,脸上微笑不失礼貌,心里恨切切的:等着吧!你晚上给我睡搓衣板!不、是跪搓衣板......
  汪曼春愣了愣,冷然道:“岂是说走就能走的。何况,逃避不是我汪曼春的风格......”
  “曼春、曼春!”
  汪曼春话没说完,一个低沉的男声从门口传来。
  汪曼春脸色一喜,脸上的冷意立即被欣喜代替。
  她惊喜的如同一个看到礼物和甜品的小女生。
  站起身赶到门口,笑吟吟地扑了过去:“师哥,你来看我了!”
  “曼春!谢天谢地!你没事儿就好!”
  一位梳着油亮背头,衣着笔挺的气质男大步迈进客厅一把抱住汪曼春。
  唐白眉毛一挑莫名升起一种不爽,哪怕林雨裳提前给他说过,汪曼春爱明楼爱的命都搭进去了。
  可看见这一幕,他心里还是不舒服。
  尤其是汪曼春这位冷艳御姐表现出的小女儿范儿,他看了更不爽。
  这纯粹是男人的某些心理在作祟。
  林雨裳看一眼唐白,使个眼色。
  唐白知道自己所料不错。
  这男人就是明楼。
  伪装者这部大戏的主角之一。
  “咦?有客人怎么也不说?”明楼看见了唐白几人,故意责怪一句。
  汪曼春脸色微红:“师哥!这不是客人,是我表弟和他的两位夫人。今天多亏了表弟提前察觉对方的埋伏!我才能幸免于难。”
  “提前察觉到对方有埋伏?!那真是多亏了表弟机警!我是明楼,曼春的师哥,也是上司。”明楼伸出手来,语气意味深长。
  唐白和他握握手,故意问:“明大哥是未来的表姐夫么?”
  这话一出,汪曼春眼中一暗。想起了明楼大姐对自己的绝决。
  明楼笑道:“和表弟一样,曼春早就是我的亲人。”
  几人寒暄介绍一阵,唐白带着张雅和林雨裳上楼了。
  当夜的这场刺杀,并未被当成大事来对待。
  因为对于汪伪政府的官员来说,被刺杀简直是家常便饭。
  别的不说,上个月死于刺杀的汪伪官员,足足有三十几人。
  可见世人对卖国贼的愤恨!
  回到房间,唐白少不了被两女冷嘲热讽。
  嘲笑他还惦记着人家汪曼春,结果人家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扑向了自己师哥的怀抱。
  林雨裳也就算了。
  张雅居然敢放话说‘明楼真帅’。
  唐白当晚大怒,施展了两个小时的鞭法!
  直打的她求饶的声音都发不出,才放过她沉沉睡去。
  隔壁的林雨裳拿棉花塞上耳朵,睡得极不安稳。
  深夜,明楼回去的路上。
  对助手明诚道:“查查汪曼春这个表弟的来历!”
  ......
  第二天,汪曼春休假一天。
  下午,她带着唐白去了海军俱乐部。
  手枪靶场上。
  唐白一袭黑衣,双手持枪。
  “砰砰砰......”
  黑洞洞的枪口喷出尺许长的火焰。
  枪声在地下回荡。
  两把手枪三十发子弹打完。
  黄铜色的弹壳散落在地。
  汪曼春脱下手上的黑皮手套,鼓起了掌。
  “不错!双枪速射,弹无虚发,全部是十环!小白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快枪手......”
  唐白抽抽嘴角。
  转头看看一脸微笑的汪曼春。没奈何地翻个白眼:“曼春姐!快枪手可不是什么好词儿啊~”
  汪曼春笑意更浓:“枪送你了。上海滩不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