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五行缺爱(求支持正版!)


小说:会穿越的俗人  作者:江涵星影
  汪曼春被日本特高课课长在办公室训了半小时。
  唐白在外面听得脸色铁青。
  汪曼春一脸平静地托着军帽走出来,看见他这幅表情,紧绷的俏脸忽然缓了缓。点点头,率先走出特高课。
  据林雨裳分析,汪曼春这个看似什么都不缺的富家大小姐。
  实则,五行缺爱!
  特别缺的那种!
  大年夜因为家里没人,从来不回家。
  缺爱造成了她对感情有一种疯狂的偏执。
  甚至可以不惜一切。
  平日里也没一个朋友,身边人对她不是害怕就是利用。
  生活中独来独往,看似很酷。其实孤独的很。
  因为这样,她才那么容易就被明楼吃得死死的。被明楼玩弄于鼓掌之间。
  如今唐白和她平等论交,双方又有一丝莫名的默契。
  对她来说,确实填补了她心里很大一片空白。
  “今天先不回家,去绿波廊。”
  上了车,汪曼春脸色舒缓下来。
  九曲桥畔绿波廊。
  年代久远,本帮菜做得地道。
  上海滩各界名流出没的地方。
  包厢里,头顶的吊灯不算。
  桌旁还燃着几根红烛。
  在古色古香的房间里,别有异趣。
  唐白信手拿起菜单,还没翻开就吩咐侍者:“草头圈子、红烧肉......”
  汪曼春不知在想什么,端着一杯茶,直盯着蜡烛的火苗发呆。
  唐白自然不会劝她对日本人的训斥想开点。
  只是静静地陪着。
  时候不大,菜端上桌。
  本帮菜弄油赤酱,自幼在上海滩长大的汪曼春偏爱这味道。
  “姐、姐?吃点东西吧!”
  唐白轻唤两声,汪曼春回过神来。
  看到桌上菜品,微微一愣,心里发暖。
  这六道菜,不论荤素,全是她爱吃的。
  她抬起头怔怔地看着唐白,眼光有些恍惚。
  唐白恍若未觉,一个劲儿的给她夹菜。
  她没说什么,抽起筷子,尝了几口,食欲大开。
  两人喝了一坛温酒。
  饭后醉醺醺的汪曼春拉着唐白去了不远处的外白渡桥。
  江风烈烈,口中呼出浓浓的白雾,看着万家灯火,汪曼春轻笑:“夜色真好,我们姐弟还没拍过照呢,改天提醒我,这桥是上海滩最好的留念地。”
  唐白点点头,心想:要是没日本人,夜色就更好了。
  汪伪政府的政务大厅,是个四处漏风的地儿。
  汪曼春办砸了事儿。
  第二天就传得沸沸扬扬的。
  喜欢八卦大概真是人的天性。
  哪怕明知道被汪曼春知道了没好果子吃。
  很多人依旧乐此不疲。
  不过这一来,倒给林雨裳发现了策反政府职员的机会。
  她盯上了警政大厅的文员。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属于汪伪政府的中低层人员。
  平时生活工作压力山大。
  连喝酒放松,也只敢在家里。
  唐白看不上这家伙。觉得他级别太低。
  林雨裳却认为,鸡鸣狗盗之辈皆有其用。
  做事情一开始,步子不宜迈的太大。
  她联系了一家德国公司,进口两台录音机。
  这年头录音机刚刚问世数年。
  因此价格昂贵,唐白‘借来’的那笔钱,在她采购过一批设备之后。
  变得捉襟见肘起来。
  好在这年头鬼子、汉奸人数众多。
  钱没了,再借就是。
  大手大脚惯了的唐白不想委屈自己。
  林雨裳物色好目标,他说借就借。
  十二点的钟声刚过。
  他从汪家大院翻了出去。
  推出藏在树林里的自行车。
  可走出没多远,他就感觉不对劲。
  好像被人跟踪了!
  他没回头,到了一处拐角,转了进去。
  后面一个身影速度不慢。没几分钟便跟上来。
  小心翼翼地转进胡同。
  唐白忽然从墙上跳下来,落在黑影后面。
  不待他开口,黑影一腿蹬墙,身子腾空,骤然提旋起来。
  令一条笔直的长腿带着劲风折身劈下!
  反应不错。
  唐白暗赞一声。不避不让,劈手砍在对方小腿上。
  顺势一抓,拿住这条腿弯猛地一拉。
  对方惊呼一声,没料到唐白竟有如此实力。
  只感觉一股沛然大力,不由自主拉着自己朝对方撞去。
  夜风带着馨香袭来。
  唐白低声道:“曼春姐?你怎么来了?”
  “放开我!”
  唐白抱着她一条大腿,两人姿势暧昧。
  “我怎么来了?我倒要问问你去哪儿!”汪曼春皱眉冷然道。
  唐白放开她的腿,道:“嗨!当然是去要账了!”
  汪曼春狐疑道:“要账?大晚上的你去哪儿要?谁欠你钱?”
  唐白随意道:“好多人都欠我钱。这事儿随缘。大晚上的,姐、你快去回去吧!夜里冷,别感冒了!”
  汪曼春瞪他一眼:“你这是要去杀人抢劫?杀谁?日本人?”
  唐白看看她,没奈何道:“要不,姐你跟我去一趟,指导一下,看我是否专业?”
  汪曼春笑了,不知怎么想的,真的跟上了唐白。
  唐白带着她来到一个事先踩过盘子的日本商人家里。
  这人是给上海滩日本海军俱乐部供应酒水的商人。
  林雨裳观察过日本海军俱乐部的进货频率,总结之后,认为这个酒水供货商最近几天应该又准备要定一批高档酒水。
  因此,手里的资金恐怕不少。
  这人住着一栋三层小楼。
  楼后的窗户不但小,而且离地很高。
  院墙扯着钢丝网,还焊着细密的刀刃。无处落脚。
  “这家伙这么怕死,家里钱一定很多。”唐白低语道。
  汪曼春十分无语:“你要钱怎么不跟我说?这太冒险!跟我回去。”
  “嘿嘿,放心吧姐。你找个角落躲好。最多一个钟头。我就又是大富翁了!”这话没说完,唐白急冲两步。来到屋后高高跃起。
  在汪曼春惊骇地目光中他脚下蹬墙一个借力,一伸手居然勾住了离地六米多高的窗户。
  然而唐白上去的快,下来的更快。
  检查过窗户,他双脚并拢无声落地,朝汪曼春耸耸肩,叹气道:“窗户居然是被钢筋封死的。姐、你先走吧!搞不好会弄出动静来。”
  “进不去,你还不跟我走!”
  “哪能试一次就走,我不愿意闹得太大而已。不然钢筋也拦不住我!看我从上面进去。”
  唐白从自行车上解下一个系着长绳的爪钩来。
  飞勾上墙,事情尴尬了,绳不够长。只能挂住第二层的窗户。
  汪曼春看得好笑,双手抱胸幸灾乐祸地看着唐白——看你小子怎么办!
  唐白想了想,离开一段距离,加速助跑。来到墙下猛然跃起,手上一甩,钩子稳稳抓住屋后墙头。
  拉着绳子借力,没几下,翻上了屋顶,从前面下来。
  房子前面墙上的窗户大得多,而且没有钢筋封锁。
  唐白先摸进院子里的平房把护院和狗制住。
  转身摸进了小楼。
  借钱的过程中有些小波折。
  这个日本商人,要钱不要命。
  死也不肯打开保险柜。
  唐白只好让他去死,然后自己来。
  转动式的保险柜,原理并不复杂。
  唐白感知高达三十几点,他干起开保险柜的勾当来得心应手,十分有天赋......
  ps:上架两天,更了六章。总订阅不到五百。
  按五百来算。
  一次订阅我平均能分到0.06块钱。
  0.06X500=30块?我日薪十五?
  真TM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