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汪曼春的遭遇


小说:会穿越的俗人  作者:江涵星影
  “碰、碰......”
  “开门!开门!”
  门外巡逻兵不断拍打木门、叫嚣着。
  汪曼春微微清醒,猛地回头看向唐白。
  眼中透着一丝难言的惶恐,就像刚刚意识到自己闯祸的小女孩,害怕被抛弃。
  唐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实际上这种场面,在他的冒险生涯中并不夸张,也不太难接受。
  汪曼春见他避开自己的目光,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全身甚觉冰冷。
  想了想,唐白走过去,伸手帮她擦了擦脸上的血。
  指尖触及滑嫩肌肤,汪曼春心里一颤。
  抬起头,眼中透出希冀,像是乌云遮蔽前的最后一缕月光。
  唐白轻声道:“每个人都有偏好或者癖好。只是你的癖好特殊了点。这没什么,反正现在的上海滩,别的都缺,就是不缺日本鬼子,你要杀多少就有多少......”
  当啷一声。
  长刀落地。
  汪曼春冰冷的手掌紧紧抓住他的手,红唇颤抖半晌,嗫喏道:“真的、真的,没什么?”
  “恩、真的。杀侵略者,是正义。以后、”唐白用力点点头,斟酌了一下用词:“以后,姐你瘾犯了,我还陪你出来。”
  冰冷的夜里,充满血腥气的房间里。
  唐白的眼光像照向冰雪世界的第一缕阳光,心灵被黑暗冰封的汪曼春看到了希望。
  “碰!”
  一声闷响。
  庭院的木门被不耐烦的巡逻队被撞开。
  打断了两人的交流。
  唐白眉头一皱,伸手把门关上,用日文喝骂道:“混蛋!谁给你们的勇气胆在半夜擅闯一位帝国军官的居所!你们是要造反吗?!”
  “日本人?”
  “太君、误会。误会!”
  “我们是听到您院子里有动静,担心您的安危,才过来看看......”
  唐白取下屋主日本军官的军大衣,一挥手把床上的被子统统扯下来,盖住了地上的两个尸体和血腥。
  “混帐!什么动静?我马上出来!”
  他递个眼色,汪曼春团身躲在墙后。
  唐白褪下鞋子,趿拉着。大衣衣领竖起来遮住脸,衣衫不整地推门走出去。
  “混帐!什么情况?”
  “太君!我们听到您这附近有尖叫声、太君......”
  小个子领队弯着腰讪笑道。
  “尖叫声?!我刚刚睡下,什么声音也没听到。”他眼睛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怒斥道:“你们竟敢拆了我的大门?!混蛋!你们是哪个部分的?宪兵还是保安团?”
  小个子连连颔首求饶。
  不得已,和许多人一起掏出几张法币,想要塞到唐白手里。
  一如傲慢的日本人,唐白一巴掌把他的手拍开,吼道:“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继续搜索!扩大范围!追踪任何可疑的痕迹!”
  “哈伊!”
  “明白......”
  “快走!”
  “继续搜索......”
  巡逻队自作主张留下四个人帮大门坏了的唐白站岗。
  唐白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转身回到房中。
  “我们必须尽快离开,随时会露馅。”
  汪曼春已然恢复了冷静,她指着后墙上的窗户:“从这儿走。”
  唐白伸头往外看了看,后面是一个胡同,空无一人。
  他说道:“走之前还要做些布置。”
  唐白翻出一根线香,把煤油灯里的煤油倒出来,又拧开两颗子弹,倒出来里面的火药......
  简单布置好,两人翻出后窗。
  躲在附近一处普通人家里。
  不过十分钟,唐白点燃的线香缩短碰到了火药,火药嗤地一声腾起烈焰,点燃了洒满被子的煤油。
  火焰燃烧起来。
  在门外站岗的几个哨兵刚开始没留意。
  等他们注意到,火焰已经映红了整个房间。火势有些失控。
  几人赶紧吹响了哨子。
  刚刚分散的巡逻队,再度集结到这里。
  知道这里住的日本军官,巡逻队顾不上搜索什么尖叫声。
  不该怠慢,全力组织就活,
  唐白和汪曼春利用这个空档,顺利脱身。
  回去之后,唐白心里升起些疑惑。
  系统明明发布了任务,汪曼春也杀了日本人。
  为什么这个任务,没有一点反应。
  唐白找到林雨裳。悄悄把汪曼春昨夜的表现,告诉了她。
  林雨裳说道:“倒也说的通,她的性格和之前遭受的感情挫折,在当前这个大环境里,让她越发偏激而疯狂......不过、导火索是什么呢?“
  “汪曼春生活规律,自控能力很强。不会突然失控。”
  唐白想到了那一摞报纸,简单说了一句。
  林雨裳分析道:“这个时代的报纸,不只是传播信息引导舆论。很多地下组织或者秘密组织,都会利用报纸上的广告板块联络自己人或者进行交易。”
  唐白恍然:“加密信息!她是看到了什么人发给她的消息......”
  说到这里,唐白声音一顿。
  脑海中似乎有闪电划过。
  灵光闪念间想到了很多。
  之前他特意了解过汪曼春的工作经历。
  在她进入经济司和76号任职之前。
  几次去过山西大地。
  唐白在火车上碰到她,就是其中一次......
  加了精神属性的林雨裳见唐白陷入沉思。
  想了想,轻声道:“想想她对你的态度,照你说的,你们之前不过一面之缘。她作为76号情报处处长,再次见到你。为什么对你另眼相看,为什么来历不明收留我们?”
  “她爱的是明楼,她对你没什么感情。你没那么大魅力......”
  这话有点刺耳。
  唐白心里一动:“她对我有期待。”
  林雨裳一愣。
  唐白又说:“你试着代入她的人设。设想一下,你在火车上和一个热血青年相遇,你夹持他进入他的包间......交谈过后。你发现这个男青年还有点意思。至少你不想立刻杀了他或者把他交给日本人。”
  “要记住,你是一个行事干净利落,经过这个时代高等教育的女人,你身手矫健、你五感敏锐,你经过日本特高课的培训......”
  林雨裳渐渐进入状态。
  她本身就是国家特殊工作人员,带入汪曼春的身份不难。
  “忽然......这个人活生生消失在你面前。在你眼前,当着你的面。”唐白回忆起自己当初离开时的场面。很突兀,在火车包厢的小厕所里白日蒸发。
  系统当时还警告来着。
  林雨裳开口了:“这场面对我造成了极大的冲击!我会仔仔细细地检查这个包厢的每一寸细节!从厕所到车厢。从地板到天花板......”
  “没有问题。没有任何机关。”唐白回道。
  “我动用了自己所有能量,”林雨裳微微皱眉:“我是一个骄傲而孤独的人,我私下里动用自己的能量,来追查我刚刚见到的这个年轻人的一切信息。”
  唐白道:“你查到了他的车票,你回忆起他的证件,有照片,你知道他的名字,他的上车地点,他在太原登车......”
  林雨裳双眼空灵:“我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我从他的身份证件查起,带着照片的证件不多见。我会锁定整个城市所有的照相馆。照相馆很罕见。”
  唐白道:“可惜,你一无所获。”
  林雨裳摇头:“没有收获也是一种收获。这说明这张照片的来历,不是正常渠道。”
  唐白继续引导:“证件上照片是一张近照,照片很新......”
  “......我基本锁定了这个人的身份,他是一名地下分子,至少有些神秘,他很稚嫩。国党纪律严明,他不像......我几次来到晋中大地寻找他的踪迹......我不会轻言放弃......”林雨裳脸色一变。
  和唐白对视一眼。
  异口同声道:“时间一久,你/我极有可能会~”
  “碰!”
  卧室的门被重重推开。
  一只女士军靴踏进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