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争取死亡


小说:会穿越的俗人  作者:江涵星影
  知道剧情是优势。
  不止是面对现实,知道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
  从心理上也能从容应对接下来的一切而游刃有余。
  如果剧情的进程被打破。
  在伪装者这段剧情中,不但意味着优势荡然无存,还有破坏民族大义带来的负罪感。
  原剧情中主角完成了死间计划。
  误导了日本人,导致他们调整计划。从而被国党军队针对,在第三战区,正面战场上被针对。日军伤亡惨重!
  这结果,对于一个间谍来说,可谓善莫大焉。
  以几人的牺牲换取千百人的生命,几乎是间谍在地下战场上能获得的最大成果。
  ......
  唐白和林雨裳面临这个选择难题。
  主动出手打破原有剧情走向,不知道会引发什么后果。
  因为蝴蝶效应,会不会有同志牺牲?会不会导致一些潜伏者暴露?
  “你决定吧。”林雨裳看着窗外的冰雨轻轻呵出一口白雾。
  唐白看着她的眼睛:“当然要做。汪曼春已经不是原来的汪曼春了,军统他们的死间计划,能不能行的通,很难说。”
  汪伪新政府大厅。
  明楼办公室。
  明诚急匆匆走进他的办公室。
  “大哥,汪曼春的表弟调查有结果了。”
  红木办公桌后面的明楼停下笔,递过来一个询问的眼神。
  明诚压低声音:“我怀疑他是抗联的人,具体来历未知。但我调查过汪曼春的行踪,发现她曾多方打听过她这位表弟唐白。好像两人在晋地走散过。前不久,这位唐白带着两个女人,忽然出现在汪曼春家里。就此住了下来。”
  明楼豁然站了起来,满脸不可思议:“抗联的人?能确定嘛?”
  “十有八九!”
  明楼皱眉:“我要百分之百!”
  “我知道,但百分之百,只能通过行动来确认!”明诚双目有神。
  “我批准,不过行动一定要隐秘。绝不能让汪曼春发现!”
  “明白!”
  明楼坐下来,和明诚深深地对视一眼。透过对方的眼神,两人越发感到上海滩的局面实在复杂。
  “打电话,帮我约汪曼春在凯司令咖啡馆吃晚餐。”
  明诚出门前,明楼忽然又交代一句。
  明诚出门打电话。
  他很有底气,明楼约汪曼春从没有被拒绝过:“汪处长,我是明诚......晚上有空吗?明先生约您!”
  “今晚么?”汪曼春眼睛一下明媚起来。
  “没错。晚上七点,凯司令西餐厅。”明诚说着,瞟了一眼明楼的行程安排。
  明楼作为汪伪政府的首席财政部长。
  每天的行程都排的很满。
  今天行程表上清晰地写着:晚七点—八点半,有一场商务酒会。
  最近物价飞涨,这用于安抚之意的酒会,是无论如何推不掉的。
  这意味着,汪曼春到了凯司令西餐厅,至少要等明楼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明诚跟了明楼很久,明白这套路的用意:一段男女关系里,付出越多那一方,越不愿意放手!
  汪曼春就是明楼网子里的鱼。
  “好。转告师哥我会准时到。”
  明诚挂上电话,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唐白进入汪曼春的办公室。
  汪曼春正想着晚上的约会,看到唐白微笑着进来,忽然心理一慌。
  大概类似一种和别的男人聊微信被男朋友发现的慌乱。
  好在直男唐白十分不擅长读女人的表情。
  他笑眯眯地在汪曼春身边坐下。
  “怎么?”汪曼春从他笑容中读出来什么,臻首靠过来轻声问。
  “物色到一个目标。下了班,我们去玩点刺激的!嘿嘿......”
  “可以用刀?”汪曼春竖掌轻轻比划了一下,眼睛发亮。
  唐白点头:“恩,我们要拷问他一些问题。这家伙据判断应该是个日本方面的情报贩子。”
  汪曼春来了精神,冷然一笑:“交给我吧!”
  然后,下一秒,她便一愕:“你说下了班就去?”
  “恩、怎么?”唐白听出了她的疑惑。
  “为什么不等到夜里。”汪曼春想到下了班要和明楼共进晚餐。
  唐白解释道:“这人住在日本人的重点保护区里。夜里进去会很麻烦,不过他有个情妇住在租界那里。他每周傍晚会过去几次......”
  说着,他冲汪曼春丢过去一个眼神——‘你懂的’。
  汪曼春蹙起弯眉。
  唐白好奇道:“怎么?你有其它安排!”
  “嗯,”汪曼春抬起头,看到唐白清澈的眼神。想到利刃割碎肉体时,全身战栗的快感!
  终于用力抿了抿唇:“没什么。我们准时过去。”
  唐白耸肩出门。
  汪曼春拿起电话打到明楼经济司办公室。
  “阿城!”汪曼春没由来地声音有些颤抖,但很快恢复正常:“帮我转告师哥,我这边遇上点其它事。明天吧,明天我请他吃饭......”
  “汪小姐,我一定转达。”挂了电话,明诚眉头紧皱。
  傍晚的行动,与以往不同。
  车子路过租界的时候停留了五分钟。
  唐白抗了个黑口袋下来。
  塞进后车厢里。
  汪曼春打发走了司机和保镖。
  唐白开车出城。
  郊外,荒芜的山头。野山林里。
  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矮胖男人被绑在树上,呈一个大字。
  他嘴上勒着一条麻绳。
  只能勉强发声,他用日语叽里咕噜骂着脏话。
  这男人就是目标人物——右门卫次郎。
  汪曼春踩在厚厚的黑色落叶上。
  步伐曼妙,如同舞蹈。
  她看着手里唐刀的眼神,让唐白想起来她之前看向明楼的模样。
  刀锋银白,舞动如一条白炼!
  “啊!”
  一声闷声惨叫。
  吧嗒,一截手指掉在了地上。
  鲜血喷溅出来。
  汪曼春眼睛发光。
  十指连心。
  剧烈的疼痛好一会儿才稍稍消减。
  汪曼春立即又是一刀。
  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
  右门卫次郎心头发颤,瞪大眼睛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人在砍下自己手指后,脸上露出的回味与享受!
  心里震惊——疯子。
  他也是老江湖,不怕抗日分子的行刑拷问!
  但害怕杀人泄愤的疯子!
  他挣扎着去看场上另一个男人。希望他能说点什么。
  持枪戒备的唐白没有让他失望,只是说出来的话险些让他直接晕过去:“姐、你行刑的时间节奏把握的越来越好了,嗯,你有十五分钟时间。”
  ‘十五分钟?’右门卫次郎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这十五分钟比一年过得都要漫长......
  好容易挨了过去,他连惨叫的力气都失去了。
  可以说现在放开他让他走,他都爬不回城里去。
  这人彻底放弃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撑过这十五分钟就解脱了。
  心里的愤恨无处发泄,只能暗自发狠,不论这两人的目的是什么,绝不会吐露哪怕一个字!
  汪曼春已经把这杀人这件事当成了事业来追求。
  右门卫次郎的鲜血流了一地。
  可是依旧不死。
  终于,唐白叫停了:“姐、他快死了。”
  右门卫次郎死灰色的眼球微微转动了一下。
  ‘快死了?’他打心底松了口气。
  然后下一秒,他就知道,自己这口气松早了。
  “等我给他打个强心针,包扎包扎,他还能再挨半个小时......”
  汪曼春眨眨眼睛,持刀飘然退开。
  右门卫次郎一口血喷出来,叫骂道:“骗子!骗子......”
  唐白不屑地瞟他一眼:“我骗你什么了?”
  “你说十五分钟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
  “切!你想得美。你以为我姐第一天练这门艺术嘛?呵呵。拿衣服。”唐白一转头,对着汪曼春说:“在咱们绑的四十几个人里,这家伙生命力算是旺盛的!我觉得他能突破被杀三天的极限记录......”
  “噢?!”汪曼春很配合地双眼炯炯。
  唐白继续道:“到时候可以以他的名字命个名,做成一项纪录。”
  右门卫次郎要疯了,在他嘴里磨了十五分钟的麻绳,恰好断裂。
  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没有敢叫喊,他根本忘了叫救命这回事儿:“杀了我!快、求求你们。我有很多钱......我家里的保险柜钥匙放在......”
  他这么一说,本来打算从新堵住他嘴的唐白动作慢下来。
  右门卫次郎看到了解脱的希望。
  为了得到片刻的喘息之机,一口气不但交代了自己的事,还把知道的日军在上海滩的部署撂了一通。
  这是他一辈子以来,语速的巅峰,险些没把自己憋死。
  他喘息着,看向唐白的眼神,充满哀求。
  唐白点点头:“你刚才说到什么樱花号列车。”
  右门卫次郎心里电光一闪:难道他们的目的是这个?!骗得我好惨!
  他狠狠咬着牙,暗暗发誓,要和他们斗上一番。
  既然对方有所求,那他就有活命的希望。
  忽然又听唐白半是自言自语地问:“车上那么多日本人,给我说说,他们都是干什么的?谁的生命力比较顽强?你觉得,以你刚才受到的刑讯强度,有没有能撑过三天的?”
  右门卫次郎满脸呆滞:......
  把死亡的过程,延长到整整三天还是选择立刻就死?
  这根本不是个问题。
  右门卫次郎选择立刻就死。
  为了得到这莫大的恩赐,他交代了一串名单。
  然后汪曼春很开心地举刀结果了他的生命,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