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杀戮(二合一)


小说:会穿越的俗人  作者:江涵星影
  ps:本章半小时后修改。
  他如一道跳荡的黑影一般急速靠近列车。
  忽然车顶后尾部亮起了一盏探照灯。
  唐白全身的汗毛瞬间炸起来!
  瞳孔猛地一缩,一咬牙不退反进。整个人的气势全部释放出来,脚下飒沓如流星,再不掩饰自己的行踪!
  日军里面显然也有击技高手,感受到唐白汹涌而来的恶意。
  探照灯立刻指了过去。
  唐白左右一绌。
  ‘哒哒哒哒......’避开了探照灯的同时也避开了一串重机枪的子弹。
  他伸手往腰间一摸,掏出几颗手雷来。大拇指挨个儿挑掉绷簧往前一甩。
  叮叮叮,几声脆响被淹没在火车的行进声中。
  几颗香瓜手雷,不偏不倚落在后车厢里。
  两队日本兵脸色大变。
  下一秒,轰然的爆炸声便骤然响起......
  火车后车厢被炸成了喇叭花。
  火焰升腾起来。
  车尾部六个倒霉的鬼子被唐白炸成了碎片。
  赶来换防的几个鬼子却幸运地安然无恙。
  他们吹响了警界哨。
  手里的情形冲锋枪和步枪漫天扫射起来。
  唐白不幸被扫中,肩头炸开一缕血花,他闷哼一声咬牙忍住,团身扑向车顶。
  咚地一声闷响。
  下面的鬼子兵立刻知道。
  唐白人在上面。
  防弹的列车不但限制了唐白。
  也同样限制从下往上的射击子弹。
  唐白在火车上面瓷牙咧嘴地站稳脚跟。
  肩头盘虬卧龙似的肌肉蠕动。
  当啷一声轻响。
  银色的子弹头,被他的肌肉生生从肉里挤压出来。
  简单处理下伤口。
  他转身端起了火车尾部的92式重机枪,狞笑出声。
  抱起这挺上百斤重的凶器,把枪口一压哒哒哒瞄准下方搂开了火儿!
  一排子弹呼啸着钻进前方的一截车厢。
  勉强防御手枪弹的车皮在重机枪的火力下根本不够看的。
  赶来支援的鬼子兵挤在走道里,被唐白一通扫射,如果镰刀割稻子。
  齐刷刷倒了一片。
  “靠!”
  重机枪后坐力惊人,一时半会儿唐白体力还吃的住,可肩头的疼痛因为连续震动再度撕裂。
  血水浸湿了上衣。
  唐白把重机枪甩下车。
  踩着车顶继续往前奔。
  日本人和特务们的反应不慢。
  后车尾乱起来的时候,正好到了晚餐时间。
  一帮最有身份的日伪高官集中在车厢餐厅用餐。
  明台和程锦云正在厨房打着做河虾的名义摆弄着炸药!
  明台打算把定时炸弹放在餐车里推过去。
  让炸弹在日伪高官们身边爆炸。
  只是被唐白这么一捣乱。
  他们立刻被封锁在厨房里出不去了。
  日伪高官被簇拥保护着进到第二节安全车厢。
  第二节车厢本就是以防万一避难用的。
  窗户玻璃都装上了钢板。
  炸药包也别想炸透。
  可以设计的比乌龟壳还要无懈可击。
  特高课考虑周全,连氧气瓶都备有几只。
  日伪高官进到这里纷纷松了口气。
  立刻拿出便携式电台发报。
  分别发给苏州、南京和上海方面。
  要求三地立刻就近发兵前来支援。
  这意味着,他们并不需要在这里呆多久,等到几个方面的支援部队两三个小时后赶过来。
  他们的危机自然解除。
  火车继续奔驰。
  唐白踮起脚移动。
  迅速而俏无声息。
  来到倒数第二三节车厢之间的连接点。
  高感知发挥作用。
  他掏出手枪,砰、砰、砰!连发三枪。头都没露,便解决了三个站岗的士兵,清出一个落脚点来。
  而后立刻翻身折下。
  唐白没有留后患的习惯提着一具尸体当住自己,拉开车门冲进了后方的车厢。
  他的警惕有些多余。
  刚刚几发手雷和一通重机枪扫射,已经把这里全部清理干净了。
  几个躺在地上呻吟的鬼子兵,随手补一枪就带走了他们的性命。
  最后一节车厢火焰熊熊燃烧。
  倒数第二节车厢是个货箱。
  除了尸体,里面还有几个铁箱子装着弹药枪支。
  有些已经被他刚才那一轮扫射打废了。
  角落里倒是有两通燃油因为贴着墙壁放而安然无恙。
  唐白检查了一下地上的尸体。
  收罗了十几个手雷。
  这玩意儿他只能挂在腰上。
  “没了随身空间真是不方便!”
  由奢入简难。
  门外有动静传来。
  唐白俯身一躲,摸起地上两只三八大盖。一手一只,碰碰两枪打在同一个地方,射穿了门。
  门外一声惨叫。
  一个倒霉鬼子被打中了小腿。
  慌乱中抓住一个同伴两个人一起失去平衡。被卷进了火车底部。
  咣当一声,火车微微一晃。
  把俩人碾成了血肉。
  唐白双臂舞动,抄起地上的步枪手枪,连续开火。
  每一枪都打在同一个地方。
  很快把车门打穿了好几个孔。
  枪械指哪儿打哪儿。
  火车上躲避的地方有限。
  顾头顾不了腿。
  来增援的鬼子和特工,难以躲避。
  几乎每一次枪响都有人受伤或死去。
  日本鬼子惊慌中,纷纷哭爹喊娘。
  他们的侵略生涯中还未碰到有人拥有这般鬼神莫测的枪法。
  他们想不出唐白是怎么杀人的。
  在高速晃动的火车上,一个人怎么可能丝毫不差地把子弹从细细的弹孔里射出来?!
  负责这次安保工作的鬼子军官怒了!
  敌人摸上车,弄出那么大的动静。
  他们别说没能把对手赶下车!
  就是连对方的面尚还没见过。
  这岂不是说明‘本皇军’大大的无能?!
  无能的帽子已经背了!
  那就只有用敌人的血来洗刷!
  他抽出长刀,看看附近的伪军。
  冷笑一声,用日语道:“我怀疑这些中国人里面有奸细!把他们给我绑起来细细审问!”
  听得懂日语的几人大急。
  可又不敢反抗。
  仓促之间七八个伪军被日本人下了枪械!
  这时候,几个特务才觉得不妙。
  这不像是要审问他们,看上去像是要送他们去堵枪眼啊!
  没错,日本军官拉过两个手下耳语一阵。
  随后大喝一声:“战场之上,来不及细细审问!我给你们一次机会!谁能把对面那个抗日分子杀了!我在将军面前大大的褒奖你们。哪怕战死也是大日本皇军的忠臣!你们的家人妻儿,一辈子吃喝不愁......”
  说完,递给他们每人一把刀和手雷。
  摆明了是让他们去送死。
  一群人在心里怒骂!
  甚至有人在心里暗暗发誓,只要老子这趟能活,一准叛变......
  这其中就有76号的几位特工。
  有个家伙脑子很灵活。
  自然不愿意上,情急之下,他脑筋转动的飞快。
  日本人刚亮出刺刀要逼他走。
  他举起手用自学来的半吊子日语高喊道:“长官、长官,我有办法,我有办法!能活捉敌人、活捉他!”
  军官眼睛一亮,把他拖到跟前来:“什么办法?”
  “车厢!车厢连接处很容易拆掉!我们只要把后面几节车厢拆掉,让前面的车继续跑!我们下来包围他,一定能活捉他。到时候,让他受尽折磨而死!”
  “你地!人才地干活!”日本军官拍拍他的脸。一转身看向其余人:“把枪发给你们,你们负责佯攻。来人、把这辆车厢和前面的连接处给我拆了!”
  把行动中的火车车厢拆下来,并不难。
  不然也不会成为铁道游击队的拿手好戏。
  一声刺耳的金铁摩擦声响起。
  唐白只觉得脚下一颤。
  险些被突如其来的惯性闪着腰。
  他三两下爬上车顶一看。顿时被气笑了。
  日本人居然玩儿这一手!
  不知道该说愚蠢还是聪明。
  甩手丢出去几颗手雷。
  日伪方面纷纷找掩体掩护。
  唐白冷哼一声,脚下发力,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窜了出去。
  脚下车厢的惯性未消。
  仍在以几十公里的高速的往前奔。
  短短数秒之内,和前面车厢的距离尚未被拉开。
  唐白一个普越,如同在空中滑翔的飞虎。飞跃到前面的车厢上。
  他转身赏给身后一群蠢货几发手雷。
  不屑一笑:“你们倒是会给老子省劲儿!”
  鬼子军官彻底傻了眼——这他娘的,算是临阵脱逃?得上军法处吧?!
  最要命的是,火车上七八十号防卫人员,被他拉来了一大半!
  “这是何等的屈辱!”
  鬼子军官大嚎一声,举起刀来一刀把身边的76号特工砍翻在地!
  鲜血四溅,其余人打个激灵。
  如梦初醒一般:“快!跳车!快跳车去追......”
  说这话的都是伪军。
  他们觉得外面黑漆漆的树林可比车厢里陪着鬼子安全多了。
  慌忙之下谁也不考虑逻辑纷纷跳车。
  三组在森林里埋伏的人却不约而同露出冷笑。
  “活靶子呀!”
  哐、哐、哐几脚。
  唐白踹下来一扇厚重的铁门。
  几十公斤的加厚车门,在他手里如同无物。
  他扛着宽大的铁门一边开枪,一边肆无忌惮地直往前冲。
  偶尔有一个手雷脱手飞来,还不等落在他身边。也被他神枪点爆。
  炸伤日伪一片。
  这帮人立刻不敢再动手雷。
  可惜不动也不行。
  手雷挂在腰间,垂垂累累。
  塞在兜里圆圆滚滚。
  哪里瞒得住目光如炬的唐白?
  他出枪神准。
  尝到了点爆手雷的甜头。
  枪枪瞄准手雷去打!
  日伪军完全被打懵了。
  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已经丢掉了性命。
  唐白犹如神助。
  到最后干脆丢开铁门。
  双手各持一把王八盒子,以一己之力压着一队日伪军打!
  火车里惨叫声响成一片。
  他神情冰冷,心如钢铁。
  不管日军伪军出手毫不犹豫。
  就这么一路碾压收拾了几十个鬼子伪军。
  唐白来到了最前面一节车厢门外。
  看着钢铁城堡一般的防护,不禁犯难!
  不用问,日伪高官肯定都藏在此处。
  因为在往前就是火车头了。
  那里空间有限,藏不了几个人。
  唐白纵身来到火车顶上,四周仔细检查了一遍。
  用轻机枪手雷试着来了几下子。
  车壁不说丝毫未损,却也只是馅下去几个凹坑而已。
  火车上没有重武器。
  他简单估计了一下。
  觉得如果刚才后面三节车厢不脱落。
  那么加上那伙敌人手里的手雷,折腾一下。说不定还有希望能把窗户炸开。
  可现在!
  哪怕把所有的手雷都手机上,恐怕也玄。
  正当他犯难的时候。
  火车厨房里钻出三个人来。
  两男一女。
  不可思议地看着唐白。
  一个留着胡子的男人举着手高叫道:“英雄我们都是抗日者!这里有炸药!”
  唐白当然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听到炸药眼前一亮,对呀!这帮人是来炸火车的不是?
  “快拿过来!”
  没想到对方似乎立刻就相信了自己的身份。
  三个地下特工对视一眼。
  眼中闪过一丝荒诞。愣了一下。
  ‘这位英雄那么容易相信人么?那还真是命大啊?’
  唐白好像看出来他们在想什么一样:“快点!时间不多了!我知道你们的身份,俩共党一个国党。别废话!”
  三人心里颇感奇异。
  已经明白对方身份的三人自然知道唐白所料不错。
  明台连忙捧着箱子跑了过去。
  唐白接过箱子,递给他一把手枪。
  顶着烈烈寒风大声问:“会不会开火车?”
  “会!我们培训过。”少年心性还未完全磨灭。明台看着唐白一脸崇拜。
  他们三个没那么老实。
  刚才偷眼看了不少唐白杀敌的场景,自然明白这是一位什么样的强力人物!
  “那好!你立刻把火车头给我占领了!让火车把速度慢下来。”唐白看一眼后面俩人,道:“你们小心搜索车厢,查看还没断气儿的漏网之鱼!”
  三个领命去了。
  唐白利索地把炸药尽数装在门上。
  订了一分钟时间。
  他缩进火车头躲好。
  明台已经把火车头里的几个家伙收拾掉了。
  连填煤的也没留下。
  反正他们也不打算让火车继续跑了。
  轰隆一声巨响。
  唐白赶过去看。
  铁门被炸飞,火车车厢被削掉一大片钢铁!
  “靠!怎么还有一层?!”
  毕竟不是从中心爆炸,火药不能完全把能量作用在车体上。
  大部分都平白消耗掉了。
  唐白无奈地骂了一句。
  其余三个人聚集过来。
  看着这场面也很傻眼。
  地下党董岩皱眉道:“怎么办?火车上已经没炸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