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谍报处是什么?


小说:会穿越的俗人  作者:江涵星影
  明诚安排人去日本陆军医院摸了摸底。
  什么也没看出来。
  日本石井中将所在是一栋独立的医护楼。
  服务他的特工医生都在这栋楼上住。全是日本人,明诚纵然手段不俗,一时间居然也一个都接触不到。
  他把这情况告诉明楼。
  明楼沉思片刻笑道:“看来这石井三郎确实还没有恢复。”
  “我也这么觉得。日本人有些多此一举了。”明诚道。
  明楼压低声音:“多此一举,倒也未必。说不定,下手的人,心里已经在打鼓了......”
  唐白就是下手的人,他心里不但没有打鼓。
  反而正在为即将开始的人前‘显圣’雀跃不已。
  新的一月。
  唐白正式入驻76号。
  一上来,他就宣布:“以原情报处为核心整改,改情报处为谍报处!”
  梁仲春不以为然,想要彰显自己的存在感,开口问道:“不知道这谍报处是个什么意思?76号,设行动处和情报处,是原定的事儿。”
  显然,这家伙在暗讽唐白巧立名目。
  唐白看着他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他踱着步子,走到一张八仙桌的后面。转过身面对着众人。
  “谍报处是什么?!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他的声音陡然高昂起来,目光凛然一扫:“从今以后!!行动处破不了的案我谍报处来破!行动处不敢抓的人我谍报处来抓!行动处不敢杀的人我谍报处来杀!”
  “一句话!行动处管得了的事我谍报处要关!行动处管不了的事我谍报处更要管!先斩后奏、除暴安民!够不够清楚?!”
  说到最后,唐白举手高高扬起,骤然排在面前三寸厚的实木桌方桌上。
  咔嚓一声。
  木桌应声而碎。
  上面的文件散落一地!
  大厅里鸦雀无声。
  梁仲春撇开头避开唐白的眼光,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
  唐白走出大门。
  人高马大的司机赶紧递过手里的黑色风衣。
  唐白抖手一甩,大衣遮住了门前进来的光线。大厅里显得有些黑暗和压抑。
  梁仲春眉毛和眼睛挤在了一处,心里发堵。
  唐白这番左派,很快传到日本特高课南田洋子和经济死明楼那里。
  前者疑惑而欣慰:现今的上海滩,确实需要一员闯将!
  只不过,她不清楚,唐白口中的‘报警安民’是几个意思?
  ‘换成报效帝国;忠于皇军岂不是更好?’
  明楼对唐白的感官复杂起来。
  明诚不大看好唐白的这番表演:“据我了解,汪家也好,这位唐处长也好。他们都没有真正的班底可供驱使!如今局势如此复杂。说出这种话来,只怕后患不少......”
  “这人的身份真是扑朔迷离啊!”明楼皱起眉头。
  明诚道:“他这番作为实在不符合一个特工应有的表现。他过扎眼!以后还怎么行事?”
  唐白没有班底,不错。
  唐白高调起来,不好行事。这也不错。
  不过,他的本意就是在上海滩立腕儿!
  没有时间怕这怕那!
  他的军师,名义上她的女人——林雨裳给他设计了一个大计划。
  一九四零。
  不止上海风雨飘摇!
  华夏亦是满目疮痍!
  林雨裳这个女人心很大!
  民国时期的上海滩,虽然也有错综复杂的势力。
  可是其中自有其井然秩序。
  比如青帮和他们的青帮三大亨——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
  现在上海滩只余张啸林这个公然投敌的蠢货!
  地下世界已经变得混乱不堪,没有丝毫道义和规矩可讲。
  前几天,唐白的庆功宴这位还来了。
  唐白对张啸林没什么了解。
  不过林雨裳说,这家伙活不过八月十五。算算时间不到一年。
  林雨裳建议,唐白要把对方死后留下的那一块业务接过来。
  张啸林的势力不仅限于上海滩。
  他正在筹建浙江伪政府,日本人想要派他去做高官!以酬谢他不遗余力带人给日本人抢粮、抢物资、背恶名立下的功劳!
  这种人自然没什么好下场,被蒋校长亲自下令清理了。
  “这个目标太大了!”汪曼春不满地看着林雨裳。
  接手张啸林的势力,凭什么?
  凭你长得漂亮、小弟长得帅么?
  林雨裳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平静道:“确实太大了!我们需要联系组织!”
  “联系组织?”
  “没错。”
  汪曼春红唇微撇:“据我所知,国共两党恐怕都没有这种实力!”
  这话没错。
  张啸林手下自成一系。
  就连蒋校长和戴笠想要他的命,他都能撑那么久!
  他甚至拥有一定转运物资的权利。
  别的不说,各个关卡需要动用的人手,就不知道有多少。
  如果国共两党在上海滩有那么多暗子的话。
  汪伪政府每一个人,八成连觉都睡不好。
  林雨裳看向唐白,眼镜后面的眸子变得深邃起来:“再加上我们就足够了。”
  汪曼春想要讽刺她,可立刻又想明白:“你的监听有进展了?”
  林雨裳微微一笑。
  监听收获很多。
  那些被半强迫进入汪伪政府的小职员。
  日子并不好过。天天担心别人来杀自己。
  在家里的时候,是他们唯一放松的时候!
  一些酒后倾诉或者夜间剧烈活动之后的抱怨,再所难免。
  这些人就是汪伪政府真正的缺口。
  他们的职位不高,却是真正不可或缺的人。真真正正的基层人员。
  他们口中的抱怨或者倾诉,林雨裳剪接完善,翻录下来。好似这些人,人人都是抗日志士一般!
  林雨裳列出名单,唐白挨个约人谈话。
  说约人不大对,他是晚上悄无声息地找上门的。
  刘和中,是汪伪政府物资处的普通秘书。
  即便他不是机要秘书,平时能接触到的有用信息却也不少。
  他的薪水足以让他在寸土寸金的租界安家。
  可惜他有一大家子人要照顾,指望他的工资吃饭活命。
  他只好把家安在普通石库门里。
  平时不敢透露自己的职业,只说是在一家洋人开的企业工作。
  唐白在夜里把他绑出来。来到隔壁一处空房子里。
  刘和中清醒过来,浑身发抖如同筛糠。
  出乎唐白的意料。
  他没有大喊大叫,只是坐在地上抱着膝盖颤抖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有这么一天......”
  唐白默然以对。
  他没有问知道为什么还当汉奸这种无意义的问题。
  他轻轻叹了口气,把对方的注意吸引过来。
  缓缓道:“我能理解。真的。”
  “什么?”
  “你家里十三口人。要吃饭、要穿衣、要上学......这些都要钱。你一个读书人,肩不能挑、背不能抗,能怎么办?”
  “更不用说,身后还有日本人逼着你干......”
  “我、我!”刘和中泪湿双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唐白按下房子里的录音机,按下了播放键。
  刘中和听到自己的声音传来,听清内容后,脸色立刻变得惨白起来。
  “你、你、你不是抗日分子,你是日本人的走狗?”
  这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心里一黯,万念俱灰。
  不料听到黑暗中轻笑一声。
  “别怕!先把投名状签了。再录一段儿。”唐白的声音很平和。
  刘中和拿起纸一看,双眼发黑:国际共产党入党申请书。
  在日伪政府工作,刘中和很清楚日本人做事的凶残和毫无人性。
  他曾亲眼见过,日本特务得到消息称,某去某街道一处酒馆有抗日分子潜伏。
  日本特务的做法,是直接过去,把人全抓起来杀掉!
  连分辨的机会都没有。
  刘中和颤颤巍巍地拿起笔,他清楚只要一签这字。自己的生死就完全操与人手了。
  可转念一想,刚才的录音自己也说不清楚。
  生死已经不再自己手里了。不由嘴里发苦、喉咙发干。
  他抬起头想要看清黑暗中人的身份,却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轮廓......
  无奈之下,刘中和只能签了。
  唐白告诉他,一周内要他送几分关于日军物资的文件到某个信箱里。
  走之前丢给他一个粗糙的小册子。
  刘中和拿起来一看——。
  他翻开看了几页,忽地冷静下来,心渐渐放下。
  坐在黑暗的寒夜里想了想,把这册子外皮撕下来吞进了肚里。
  汪伪政府鱼龙混杂。
  唐白初期挖掘的这些人,没有一个处于关键位置。水平也有限。
  他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到没遇到什么反抗。
  接下来就是林雨裳的事儿了。
  一开始唆使这些还有些摇摆的人,做一点小事。
  比如送出来两份文件。
  记录一下今天机要秘书接听了几个电话。
  又或者,今天办公室谁有什么异常。
  零零散散、事无巨细。
  甚至包括他们这些做事儿的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有什么用的琐事。
  这些确实有用。
  因为初期涉及的这七八个人,分散在不同的部门里。
  司长的机要秘书接了几个电话这种事,哪怕是在一点关键信息也没有的情况下,林雨裳也能分析出王伪政府的大致运转情况......
  策反刘中和这第一个人的当晚。
  系统并没有什么反应。
  唐白也不心急。
  一直到两周后,第十个人签了他伪造的国际共党申请书。
  系统的提示音姗姗来迟。
  唐白想了想,选择领取。
  ‘我的装备!’唐白大喜过望,顾不上看什么基因药剂。意念一动打开随身空间,却愕然地发现,里面空荡荡的,别说装备,连件常规武器都没有。
  只有、只有角落里有一封信。
  失望不提。
  他捏起这封信,记忆从脑海深处涌来——这信是独立团赵刚政委写给老同学的亲笔信!
  是上一次,他离开独立团说是想去当地下党的时候。
  赵刚为他准备的一封推荐信。
  唐白捏着信,看着其中苍劲有力的毛笔字,心中感慨良多。
  ‘独立团!还在大西北靠打小鬼子秋风过日子的战士们......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了......’
  他想起了赵刚的循循教导,李云龙的大嗓门!以及魏大勇做的兔肉顿土豆......
  忽然悲从中来。
  等收拾好心情。发觉有些饿了。
  于是吩咐司机开快点。照例过去接汪曼春下班。
  汪曼春这几天心不在焉的。
  自从知道明楼这家伙八成也是抗日志士。
  汪曼春心里就裂开了一块似的。
  最近一连推了明楼的两次邀请。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汪曼春背叛日本人,是一件偶然的事,有些被威胁的意思。
  但他明楼呢?
  他是处心积虑回来报效国家的吧?
  汪曼春回忆起之前的种种,心里充满苦涩:也许,我和他真的不可能?他口口声声说我是他的亲人,却从没把我当过自己人......我早该想到的......
  汪曼春对这份爱执着的不行。
  原剧情中,把命都搭进去了。
  如今这个时空稍好些。
  因为唐白这个莫名其妙的表弟出现,填补了她内心的些许空虚。
  也是考虑这一点。
  唐白三个一直住在汪公馆里,买了房子并没搬出去。
  汪曼春脸色有些苍白。
  被人簇拥坐上唐白的车,一如往常地不发一言。
  唐白逗她,她也不笑。
  次数多了,她还赏个死鱼眼过来。
  下了车,周围无人。唐白笑道:“姐、给你变个魔术。”
  ‘变魔术。’
  明楼就擅长变魔术。
  唐白这一句顿时刺痛了她的心,
  她一下发作起来:“变什么魔术!那么多事情不做!学什么魔术!警告你,以后不再碰什么魔术!变什么花花草草的除了偏偏无知的女人还有什么用......”
  唐白愕然了一下,大概想到了原因。
  于是用一种很无辜的语气说道:“姐、你戏真多!我就想给你变一盘火烧肉而已。”
  说完,他一番掌。泛着琥珀色光泽的一盘外婆红烧肉散发着香气,出现在汪曼春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