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都是戏精


小说:剑影  作者:咱叫刘可乐
  柳云龙闻言,扭头回了麻将桌前。他对一众伪军军官喊道:“我的枪仍在卧房里了!你们谁身上带着枪?给我把枪!”
  一众伪军军官面面相觑。
  柳云龙暴呵一声:“都特么聋啦!谁带了枪!给我把枪!”
  范师长身上倒是带着武装带和枪套。他从枪套里掏出一把美制柯尔特左轮,递给了柳云龙。
  张巡见状,劝柳云龙:“柳兄,出什么事儿了?你可不要冲动啊!”
  柳云龙没有搭理张巡,拎着左轮枪就出了房间。他对北川宫说:“把你手里的宪兵第二大队借给我用用!咱们去围了霞飞路天主教堂!”
  北川宫点头:“好。那咱们先去宪兵司令部集合宪兵!”
  二人肩并肩走向洋楼的门口。
  梅机关干事长渡边太郎正在门口值班。他见柳云龙拎着左轮,气冲冲的要出洋楼,连忙拦了上去:“所有知晓清乡计划的中国军官,一律不得出洋楼!这是影佐机关长的命令!”
  “去N妈的!”柳云龙蹦出一句中国国骂。
  渡边太郎一愣:“八格!”说着他掏出了配枪。他手下的几个干事见状,亦掏出了配枪。
  柳云龙指了指自己的领章:“你特么看好了!我穿的是日军军装!我是帝国的中佐!不是中国军官!”
  北川宫在一旁怒斥渡边太郎:“把枪给我收起来!我是梅机关的副机关长!没我的命令,你们竟敢对自己人动枪!你给我听好了,我得到可靠情报,有人在霞飞路天主教堂进行反日活动。我要和柳干事长去逮捕反日分子!影佐干事长那边,我会去解释!”
  渡边太郎为难的看着北川宫:“亲王殿下,事关军事机密。柳干事长真的不能随便走出这栋洋楼!”
  “混蛋!你敢违抗副机关长、帝国亲王的命令么?”北川宫朝着渡边太郎大喊。
  柳云龙脱下了自己的军装上衣:“你不就是怕我把清乡计划带出洋楼么?那计划足有二三十页纸!你看看我身上有一片纸么?”
  北川宫不耐烦的推开渡边太郎。渡边太郎无奈,只能放行。
  柳云龙先和北川宫去了宪兵司令部,召集了二大队五百名宪兵。
  五百名宪兵上了二十辆卡车。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了霞飞路天主教堂。
  一下车,柳云龙提溜着左轮喊:“给我把里里外外全都围起来!一只苍蝇也不准飞出去!”
  说完柳云龙踹开了天主教堂的门。
  教堂里,正在举行一场婚礼。刘笑嫣身穿一身洁白的礼服,她的对面,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矮胖青年。
  这矮胖青年是刘平安给女儿物色的“丈夫”——德意志施特根洋行里的一个事务秘书。
  刘平安和一众亲朋好友,正坐在教堂的条椅上,见证新婚夫妇交换婚戒、宣誓。
  主持婚礼的是一个中国牧师。
  见无数宪兵涌入教堂,众人大惊失色。
  柳云龙举起左轮,朝天放了一枪:“都听好了!我怀疑这里正在进行反日集会!你们所有人都有反日的嫌疑!”
  刘平安起身,怒视着柳云龙:“姓柳的,你不要欺人太甚!”
  柳云龙走到刘平安面前,冷笑道:“呵,我欺的就是你这老东西!来,跟我到祈祷室,我要单独跟你聊聊!”
  柳云龙连拉带拽,将刘平安拽进了祈祷室。
  北川宫则走到“新郎官”面前,“啪啪”扇了他两个嘴巴:“你,反日分子!抓起来!”
  刘笑嫣怒视着北川宫:“他是我的新婚丈夫,不是反日分子!”
  北川宫看了看“新郎官”手里的戒指盒,说:“你们不是还没交换戒指么?那就不算结婚!”
  刘笑嫣怒道:“谁说的?这里是天主教堂!我们是否进行完了婚礼,要牧师说了算!”
  北川宫“噌”一声抽出武士刀,放到那牧师的脖子上:“你告诉我,他们刚才完成婚礼了么?”
  牧师吓得抖弱筛糠:“没,没有完成婚礼。”
  祈祷室内,柳云龙和刘平安全都换了一副表情。
  “蝴蝶”刘平安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你要来晚一步,我女儿真就要嫁给我的那个秘书了!你们的工作夫妻,也做不成了。”
  柳云龙笑了笑:“老刘,我让你带个本子来教堂,你带来了么?”
  刘平安点点头,拿出一个本子。
  柳云龙拿过本子,正要写下清乡计划。刘平安却拦住了他:“我会速记。你口述,我来写。”
  柳云龙闭上眼睛,把田中少将布置过的清乡计划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而后开始口述。
  十五分钟后,柳云龙口述完了清乡计划,刘平安也完成了速记。
  柳云龙说:“老刘。这次日军的行动目标不仅仅是新四军浙东纵队。还有忠义救国军。”
  刘平安说:“组织上已经决定了。一旦我们拿到这份计划,将与军统分享。虽然党派不同,他们在皖南还制造过血案。不过,始终都是抗日的武装。我们会以德报怨,希望他们今后不要以怨报德。”
  柳云龙想了想:“这样吧。就在这教堂附近不远,霞飞路三十八号公寓,住着一个叫任素夕的女人。她是军统派给我的联络员。你找个人,把计划送到她手里。就说是鱼肠送给她的。事后,我会告诉她,那个送信的人送完信,就被我秘密处决了。军统给我的任务是弄到清乡计划。为了让戴笠更信任我,我只能完成他给我的这项任务。”
  刘平安点点头:“好!那下面,咱们俩接着演戏?”
  柳云龙点点头:“接着演吧。”
  柳云龙将刘平安拽出祈祷室,拽入教堂大厅。
  刘平安一副如丧考妣的表情,他向着来道贺的亲友们鞠了个躬:“实在不好意思,诸位。我宣布,我的女儿将嫁给柳云龙先生。”
  柳云龙得意洋洋的拎着左轮,来到“新郎官”面前,抢过他手里的戒指盒。
  他牧师说:“还愣着干什么?婚礼继续,只不过,新郎官换人啦!”
  刘笑嫣猛然从礼服的腰间,摸出一把勃朗宁坤枪“掌心雷”。
  她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朝着刘平安喊:“爹,我死也不会嫁给这个汉奸!”
  柳云龙看见,刘笑嫣一双明眸之中,含着泪花。
  柳云龙暗惊:这姑娘不会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吧?千万别想不开,扣了扳机!到那时候,工作夫妻做不成,还会搭上这姑娘的命。
  柳云龙没想到,刘平安竟然“噗通”一声给自己的女儿跪下了!
  刘平安带着哭腔喊:“女儿,爹对不起你啊!为了咱刘家几十个亲戚的性命,爹不得不这么做!你要是开枪自杀,咱们家几十个亲戚就要给你陪葬!”
  刘笑嫣愣住了,她手里的“掌心雷”缓缓从太阳穴上移开。
  北川宫见状,一把夺下了“掌心雷”:“我的嫂子。今天是你跟我义兄结婚的大喜日子,不要动刀动枪的!”
  在几百名日本宪兵的包围下,柳云龙和刘笑嫣交换了戒指。
  交换戒指时,刘笑嫣却突然朝柳云龙狡黠的眨了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