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抽刀断水心


小说:斜天赋  作者:金水小金鱼
  看着那些天斜宗弟子,任在也问道:“若我离开,你们正道人士会如何对待这些弟子?”汪逢舟把手掌下切,做一个斩的手势:“全杀了!”
  “什么?全杀了?”任在也叫了起来,这一刻他的心底升起一种沉重感:“他们都是以我的名誉进入天斜宗的,却因此被杀,我怎么忍心……”
  一边心怀沉思,一边去看那些弟子,恐怕最强的也只有正日阶,如何能抵挡得住正道人士的杀伐?
  虽然这些弟子们弱小,但是个个都很快乐,完全没有意识到即将来临的危险,也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掌宗极不靠谱,他们的掌宗就要舍他们而去了……
  想了多时,任在也自我埋怨道:“任在也呀任在也,你还算是个人吗?人家是冲着你才加入天斜宗的,你一走倒是轻巧,对得起他们对你的信任吗?你忍心看着这一个个可爱的孩子被屠戮吗?”
  连声自问之下,心底升起一股意念:“我不能走,纵然是立宗扬威大会再凶险,我也不能退缩,即使一死,和这些弟子们死在一起倒也无愧!”
  “任兄弟,你再考虑一下,只要你离开天斜宗,我们义云宗就能对你保护!”看着任在也的脸色,汪逢舟再道。
  任在也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不,我是他们的掌宗,就有义务保护他们!”
  “凭你?正道中那么多宗门呢?合日阶的高手也不在少数,别以为你能一掌把我们十几个盖下去就天下无敌了,你敌不了!”汪逢舟再劝道。
  任在也道:“敌不了也要敌!”
  “你……”汪逢舟脸上又急又怒,以手指过来。
  “快看快看,我们掌宗身边那人是谁?”突然忙碌着的天斜宗弟子中有人向这边指手叫道。
  “好像是昨天被掌宗拍到地底下那个,好像他在为难我们掌宗!”又有弟子道。
  “不行,快停下手里活,保护我们掌宗要紧!”应着人群中一声喊,很多弟子都纷纷蹿跳着奔过来。
  正不留和邪不弃也齐叫一声,抢先御光飞过来。
  汪逢舟对正不留和邪不弃也存有几分忌惮,又怕自己来见任在也被前山的众掌宗掌门知道,说道:“任在也,你可要想仔细了,义云宗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转身就走。
  正不留和邪不弃到在任在也身边落下,说道:“怎么还是他?掌宗,他没有为难你吧?”
  任在也道:“我是掌宗,他怎能难为得了我!”
  被汪逢舟这么一劝,任在也反而决定留下来当好这个掌宗,并未把汪逢舟劝说自己离开的话说出。
  稍时众弟子也都赶了过来,个个叫道:“掌宗,你没事吧!”
  看着这些弟子,任在也一阵心酸。更多的都是十几岁的孩子,有的手里拎了一根树枝,有的攥着两块石头。任在也顿时想了昔日的自己,因为在昔日自己没有修炼,要和人打架也是这般先寻件器件在手里,但是对于修炼的人来说,这种木石器物不堪一击,再坚硬的石头也低不住对方的一记日光。
  但是明明知道这样无用,也要去寻找,因为这是弱小者的唯一依仗。
  任在也心道:“这些弟子明明知道不敌对方,仍义无反顾的来护我,我哪里还能舍他们而去!”心下想着,脸上也罩上愧然之色。
  “弟弟!怎么了!”花自嫣也脚下御光飘过来。
  “掌宗!”在那个山洞之中,梅傲雪也奔了出来,她本身很美,但是因为奔得急,连踉跄带蹒跚的极不谐调。
  任在也更是心中又是一叹:“我身上还穿着她为我做的新衣,想来她都没怎么睡,听到动静也来关心我,我竟然要离开她!”
  眼看梅傲雪气喘吁吁奔到近前,任在也都不敢和她对视,故作潇洒地向四周张了张手:“众天斜宗弟子们,我没事,你们都去忙吧!”
  “是!”虽然现场混乱,但是这一声答应却极为整齐。各自转身,又投入到宗门建筑中去了。
  任在也再转身向梅傲雪道:“傲雪妹妹,多谢你为我做的衣服!”
  梅傲雪道:“你是我们的掌宗,理应由我们来负责你们的衣食,有什么好谢的!”说着用手揉一下熊猫眼。
  任在也心疼起来:“想来你这么长时间也没睡,快去睡会吧!”
  “是!”梅傲雪应一声,转身又回她那个山洞去了。
  看着梅傲雪的背影,花自嫣“哼”了一声:“会做衣服有什么了不起,我给你学去!气哼哼追上梅傲雪,再道:“梅傲雪妹子,能不能教我做衣服……”
  正不留看一眼,喃喃道:“这个姐姐不一般哪!”和邪不弃转身就要走,却被任在也叫住:“二位长老且慢!”
  二人停住了脚,回身道:“掌宗有何吩咐?”
  任在也道:“正长老,上次你教我的混脉掌,只有那几句口决吗?”既然他决定要留下和天斜宗共担风雨,也必然要提高自己,否则立宗大会上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而眼下自己唯一能真正和汪逢舟他们对抗的也只有混脉掌了,因此想在这上面下功夫。
  正不留道:“是呀,不过混脉掌有双击和单击,上次我对你说的口决是双击!”
  “唉!”任在也叹了一声,他本来是想知道更深层次的混脉掌修炼,也许能让填掌的间隙缩短,这样,自己躲闪几下,便能以混脉掌向对方一击,没想到这混脉掌只有单双之分。
  “不过,单击比双击更难修炼,而且其威力也更大一些!”正不留再道。
  任在也顿时人眼前一亮:“快说说,单击如何修炼?”
  正不留道:“掌宗还是别问了?问了也修炼不了!”
  “为什么?”任在也又哪里肯放弃?
  邪不弃接过话头道:“混脉掌的修炼条件本就苛刻,要以十指延脉为前提,十指延脉者世上少之又少,因此虽然很多人也都知道这功法厉害,却也没有修炼的条件;而单击混脉掌更是苛刻中的苛刻,修炼之人不但要有十指延脉,而且还要有抽刀断水心!”
  任在也问道:“抽刀断水心是个什么心?”
  邪不弃道:“所谓抽刀断水心,即是能一心二用,以意为刀,心分两念,互不相扰!”
  任在也听得不解,喃喃道:“心分两念,互不相扰?”
  正不留再道:“人体所有的经脉都在心脏内交叉经过,所以人的四肢上左右阻带的,左动右必扰,右动左必随,因此在经脉催动之时,也都是双手互进的,双击混脉掌只要是把的修炼的日阶压入双掌既可。但是想要把日阶压入单掌,就难以完成了,正因为这种心脉相阻。但是抽刀断水心却不同,因为抽刀断水心能心分两念,把所有的修炼日阶压入一掌之中!”
  任在也听得入迷,看着自己的双手呢喃道:“原来我们的双手还有这么多道道呢!”再问道:“那抽刀断水心能不能后天修炼!”此时他一意想在立宗扬威大会上尽掌宗本分,便相通过自己的努力修炼出抽刀断水心。
  邪不弃叹声道:“唉!抽刀断水心是先天条件,我们知道掌宗是想在让我们天斜宗真正立宗扬威,但是这个是强求不来的。掌宗请放心,有我们兄弟在,立宗扬威大会便不会失败!”虽然当初他两个说要让任在也接受天下挑战,但此时他两个又担当起来。
  任在也仍然不死心,叫道:“可我是掌宗,如果什么事都让你两个长老做了,还要我做什么?”
  正不留和邪不弃一怔。
  任在也又道:“什么样的人才有抽刀断水心?”
  正不留道:“就是一心二用,最为经典的表现就是,双手各持方圆而不乱,能一手画圆、一手画方同时完成!”
  任在也嘀咕道:“一手划圆一画方我还真没试过,一手采野果,一手扒地瓜算不算?”
  “这两个动作差别还挺大,是同时完成的吗?”正不留道。
  “是!”之前任在也流浪深山之时,为了短时间找到更多食物,还真的做过这样的事情。再说道:“我现在也能做给你们看呀!”再向四周去看,但这里不是深山,没有那么繁茂的野生植物。
  “难道……”邪不弃疑惑起来:“难道掌宗真的是抽刀断水心?”正不留也探头道:“掌宗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吗,你现在就在地上一手画圆,一手画方试试!”
  任在也一拍自己脑袋,自怨道:“我这破脑子,怎么没想到这呢?还想着怎么扒地反给你们看呢!”便蹲下地去,双手在地上划起来。
  左右食指过处,地面上清晰出现一方一圆的痕迹。
  正不留和邪不弃双眼几乎瞪到眶外。
  “我这样算不算!”还是任在也的问话声惊醒了他两个,再同时叫道:“原来掌宗生有抽刀断水心,果然是天……”他两个本想说“果然是天下第一妖”,接下来便知失口,连忙捂口停声。
  “天什么?”任在也问道。
  “啊……呃……天生的抽刀断水心!”正不留连忙找补。
  邪不弃道:“既然这样,掌宗是适合修炼单击混脉掌的呀!”
  …………
  (写到这里,想到金庸老先生的双手互博,剧情需要,借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