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神农山上神农鼎


小说:烽火文途  作者:青衣陆逊
  半个月前,神农山忽然现出异象,磅礴的生命灵能如潮涌般弥漫山巅。
  身为农家传人的烈山药知晓这个消息后,就喊上侯静茹一起来神农山。
  不过这儿是大元疆域,烈山药和侯静茹两个人一个四境一个五境,还都只擅长救治,一旦在大元暴露行迹,根本没有半分反抗之力。
  此行颇为隐秘,像杨仁杰、符峰等执掌大军的将领根本不可能同行,而天策府其他六境实力的客卿侯静茹也不太熟悉,所以最后就找了韩艺琦来护送二人。
  说起来,韩艺琦算是天策府六境的客卿里面最悠闲的。
  因为刚刚穿越时的经历,韩艺琦性子从最初的温婉乖巧转变为桀骜不驯,平日里也就姚若愚和蔡旭东的话稍微听听,合作更加不用说了,以她的性格完全没可能跟别人合作。
  所以,虽然她已经成为了六境宗帅级强者,但是韩艺琦在天策府依然是闲人一个,到处遛鸟捣蛋,惹出一堆烦心事儿。
  韩艺琦和侯静茹还在大学时候就是闺蜜,知道侯静茹的打算后,早已经无聊烦闷到极点的她当即一口答应下来。
  不过当三人千里迢迢来到怀州的时候,却在城中巧遇了私会的任嘉盛和耶律绯红。
  再过几天就是耶律绯红的生日,所以任嘉盛在兵部请了假,专程赶来怀州约会佳人。
  耶律绯红虽然是蒙古人,但是因为任嘉盛的关系,对韩艺琦等人也没有多少敌意,又都是青春活泼的女孩子,认识没多久就成了好朋友。
  提着砍柴刀挥砍了半天,韩艺琦有些乏力地揉了揉肩膀,忽然想到什么,回头问道:“话说,等等要是碰到那些元人怎么办啊?”
  耶律绯红正和任嘉盛低声说笑,听见她的话抬头看了眼,摆手道:“河南这儿是七王爷的封地,封山的应该都是他的手下。”
  “七王爷?”任嘉盛剑眉一皱,“阿里不哥么?听说他的儿子阿涂去年已经突破到七境了,不知道他在不在,要是在的话……”
  “七境怎么了呦!”韩艺琦扛起砍柴刀,咧嘴笑道,“老娘照样一炮轰死他!”
  拉住她的手,侯静茹失笑道:“艺琦,吹牛鼻子会变长哦。”
  “嘁!”皱了皱鼻子,韩艺琦没好气地回过头,继续挥刀砍断前方的杂草棺木。
  片刻过后,一行五人总算走出了那条羊肠小道,绕过负责封山的元军,来到了半山腰的位置。
  感受着此处浓郁的生命灵能,烈山药惊喜道:“这是始祖独有的生之力量,走,我能分辨出这股力量的源头。”说话间,他原先的疲惫荡然无存,苍老的身躯好似有了用不完的力气,一马当先朝着山顶走去。
  侯静茹生怕他跌倒,赶紧快步来到他身旁,韩艺琦则是撇撇嘴,丢下砍柴刀,漫不经心地跟在后头。
  众人跟着烈山药,在山上走了没一会儿,眼前景色陡然一变,刚才明明还是漫山的丛林,一转眼已经来到了一面被无数翠绿藤蔓覆盖的山壁前。
  走到山壁前,烈山药伸手抓住一根藤蔓,仔细感应了一下,喜道:“就是这儿。”
  “老爷子,这儿有路么?”韩艺琦看了看这面山壁,讶异道,“还是说在这后头?”
  “就在这后面,”烈山药刚刚说完,韩艺琦已经干脆利落地祭出鱼骨*,对准山壁就要轰击,吓的老头儿赶紧跳起来拦住她,感叹道,“韩姑娘,我有秘法可以开启这处宝藏,贸然攻击可是会引发此地灵阵反击的。”
  韩艺琦悻然收起*,满脸不舍地望着那山壁,显然没能出手对她来说是极大的遗憾。
  安抚好韩艺琦,烈山药拨开那些藤蔓,伸手按住山壁,将灵识渗透进去细细感应了良久,忽地白眉一轩,右手连掐数个印诀,数息功夫,缕缕纯净的碧绿灵力自指尖弥漫而出,凝结为一道灵印,被他一掌打入山壁内。
  下一刻,原先覆盖住整面山壁的藤蔓轰然碎裂,化为无穷无尽的生命灵能没入山壁,化为一道光门浮现出来。
  “传送门?好高科技啊!”韩艺琦眉毛一挑,惊讶道。
  耶律绯红也是好奇地打量着这一幕,任嘉盛看了眼后方,肃然道:“山下军队随时可能搜查到这儿,赶紧进去吧。”
  烈山药点点头,率先走入光门,而后众人鱼贯而入,待得最后的任嘉盛走入,整道光门闪烁数下,随即消失不见。
  跨过光门的下一刻,众人已经出现在一座洞府内。
  当然,说是洞府,和风雪神山的那座分为三层的庞大洞府不同,这座洞府空间并不大,不过后世一个篮球场的大小,左右立有无数木架,上面堆满了各种书籍。
  而整座洞府的中央,赫然摆放有一尊四足方形古鼎。
  刹那间,所有人的呼吸都是下意识一滞。
  不需要任何探究,看见那尊萦绕有无穷生命灵能的古鼎时,他们心中都已经明悟到那是什么。
  上古神器,神农鼎!
  “还、还、还……”磕磕巴巴了半天,韩艺琦才咽了口唾沫,惊喜道,“还真特娘的是神农鼎啊!”
  她惊喜出声的时候,烈山药已经神色肃穆地跪伏在地,依照农家古礼跪拜这尊古鼎。
  待得行礼结束,烈山药才在侯静茹的搀扶下起身,面色欣喜若狂地来到神农鼎前,颤抖着抚摸这尊古鼎。
  “不错,这股精纯到毫无杂质的生命力量,就是神农鼎啊!”
  凝视着鼎身纹刻的无数灵药,烈山药喜道:“有了此鼎,哪怕无法炼制仙药,至少也能让老夫的炼药术再上一个台阶。”
  任嘉盛领军多年,思维较其他人要缜密许多,见已经确定是神农鼎,当即道:“既然如此,赶紧收拾好东西赶紧下山吧!否则元人找到这儿,要想顺利返回文邦就困难多了。”
  烈山药捋须一笑:“哈哈,无妨,此地是神农氏的宝藏,除了医农两家的嫡系传人,外人莫说是找了,就算发现了,也没法进来的。”
  “说是这么说……”任嘉盛还没说完,韩艺琦已经嘻嘻哈哈地用胳膊肘推了他一下,笑道:“得啦,阿布你那么严肃干嘛,老爷子都这么说了,安心在这儿待着呗,等他们找不到宝藏自然就走了,到时候再出去嘛!”
  见众人都不愿立刻离开,任嘉盛只能叹息一声,不再说话。
  烈山药激动了一会儿,也渐渐冷静下来,思忖片刻,忽然示意侯静茹过来,说道:“徒儿,你来炼化此鼎。”
  “什么?”侯静茹微微一愣,愕然道,“师傅,不是应该您来……”
  “我已经老啦!”烈山药摇了摇头,笑道,“况且为师现今也不过才四境,哪怕炼化此鼎也只是暴殄天物,你现在炼药的水平已经不输为师,又是五境,由你来再适合不过。”
  “可是……”侯静茹还要说话,烈山药已经摆摆手,微笑道:“此鼎功能繁多,除了炼药与炼器,还可像文王那枚乾坤戒一般收藏物件,你炼化此鼎后,先将此处书籍尽数收了。”
  见烈山药再三要求,侯静茹也就不多说什么,盘膝坐在神农鼎前,运转农家心法炼化起来。
  她在那儿炼化神农鼎,其他人闲来没事儿就在洞府里四处走动,不过除了烈山药外,其他人都对那些医农两家的典籍没有多少兴趣。
  治病救人?让他们杀人还差不多。
  半个时辰后,原先高有三丈的古鼎已经缩小到只有一丈之高,估摸着炼化进度也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
  听见韩艺琦推断,烈山药摇头道:“神农鼎可是上古神器,以我这徒儿现在的修为,将其缩小化入紫府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要掌握鼎内各大灵阵,才算是将神农鼎炼化了一半。”
  “神器牛逼!”韩艺琦吐槽道。
  又过去了一炷香时间,眼见着侯静茹就要将神农鼎缩小为一指之高,洞府内的灵能陡然剧烈翻腾起来,朝着光门位置聚涌而去。
  看见这番变故,众人都是一惊,烈山药愕然道:“怎么可能?怎么会有人能开启此地阵法?”
  “医农两家?”任嘉盛眸光一闪,皱眉道,“难道是医家传人?”
  烈山药闻言一怔,正要说话,先前他们进来的地方上陡然浮现出一道光门,旋即就有两道人影从中走出。
  一名满身药香,身着白袍的年轻男子。
  一名眉如冷电身形魁梧的高大汉子。
  没成想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那两人都是一怔,那白袍男子扫视数圈,忽然定睛看向背对他们的侯静茹,皱眉道:“已经在炼化神农鼎了?小王爷。”
  “知道了。”那高大汉子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迈步要走向侯静茹。
  “站住!”韩艺琦反应极快,刷地一声提起鱼骨*,一股极度疯狂的武道魂念破体而出,遥遥锁定住那名汉子。
  冷眉一挑,汉子略微惊异地看了她一眼,失笑道:“好带劲的娘们。”
  “滚回去!我们先到的,这儿的东西都归我们了。”
  被刘海遮住半边脸庞的韩艺琦眸透寒光,*上不知何时已经扣有三枚符篆钢箭,遥遥指向那汉子。
  看见那人上前的时候,任嘉盛也已经祭出了本命器,正打算和韩艺琦一起拦住那男子,身旁耶律绯红突然一把抓住他。
  任嘉盛心头一怔,扭头看去,却看见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耶律绯红少有的面露惊恐之色,连身子都是瑟瑟发抖起来。
  耶律绯红的爷爷耶律楚材和姐姐耶律锐雯都是七境强者,这种背景足以让她在大元境内横行无忌,可是如今竟然会对那男子露出惊恐之色,难不成此人还是八境?
  八境,当然不可能是八境,不过能让耶律绯红如此骇然的人,实力或背景都定然不凡。
  那汉子倒是没留意角落的耶律绯红,看见韩艺琦杀气腾腾地拦住自己,汉子只是咧嘴一笑。
  轰!磅礴威压凭空而坠,饶是韩艺琦贵为六境强者,仍是在瞬间毫无反抗地压得跪在地上。
  界域!
  这蒙古汉子……竟然是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