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7章 被殃及的群鱼


小说:名侦探柯南之灰翼天使  作者:孤风寂
推荐阅读:末日:妈咪打劫请趴下 EXO的萌萌萌宝贝 乡村怪谈 
  4月21日,星期五,深夜。
  兰和柯南坐着警车回到家,这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把毛利忘在餐厅了,连忙转道去接。
  顺道的把千叶警官和由美警官这两个醉酒的警官也带上,免得餐厅打烊后,他们被扔在大街上了。……
  4月22日,星期六,凌晨,警视厅。
  关于六田卓儿诱拐浩太的事件,江本将史和六田卓儿两人的笔录很快就出来了,佐藤警官和高木警官两人的笔录也出来了。
  目暮警部一看之下,当即把佐藤警官和高木警官两人请进了办公室,开始就两人今天晚上的行动喷口水。
  佐藤警官和高木警官起先不明白为什么,后来反应过来,确实是考虑不周,一时后怕得出了一身冷汗。
  “发现事件之后,作为警察,理当知道,房间里可能有窃听器。”
  “当然,由于事先不确定有事件会发生,你们不小心暴露警察身份,这情有可原。”
  “而在警察身份已经暴露的情况下,报警请求支援,这一点错都没有,可是接下来,你们就应该老实待着,等待支援。”
  “但是,接下来,你们两个人就这样去了犯人那里。”
  “你们就那么确定,房间里没有窃听器?”
  “你们就那么确定,房间外没有人监视?”
  “你们就那么确定,犯人不知道你们吗?”
  “就算房间里没有窃听器,就算房间外没有人监视,就算犯人不知道你们,但是你们就没有想过,犯人会想到吗?”
  “啊,联谊会后上门拜访,真是好借口。”
  “你们当犯人是傻子啊!”
  “犯人既然带走了浩太强要一百万日元,那么精神一定高度戒备,尤其是你们还带着江本将史先生。”
  “你们就没有想过吗?犯人是有思想,他会思考,他会联想。”
  “你们说是联谊会一结束就拜访了,但犯人不一定会这么想。”
  “他会想,是不是江本将史先生回到家,发现浩太不见了,然后偷偷联系了警察。”
  “这次犯人没有在江本家装窃听器,也没有同伙江本家监视外面,所以不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
  “对了,犯人可能有同伙这一点,你们根本就没想过,是吧?”
  “你们靠着猜测,赌运气,就这么跑去了犯人家,你们就没猜测过,由于你们的拜访,犯人很可能会猜测你们是警察吗?”
  “从来没有!”
  “你们完全没有想过这种情况,犯人万一被撞破了行藏,直接铤而走险伤害人质。”
  “你们还记得在诱拐事件中,什么是第一要素吗?”
  “是人质的安全,一切都要以人质的安全为基础。”
  “幸好这次人质没有受伤,否则你们可以趁早辞职了,因为你们一辈子都不要想升职了。”
  “也幸好这次人质没有意外,否则你们就是业务上过失致人死亡。”
  “这次犯人带着人质来自首,说明犯人没有因为你们的举动而去做不好的事情,也就是说你们干的事情,不对事件构成重要影响。”
  “你们可以庆幸了,就是不知道你们下次还会不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现在,都给我回去写一篇详细的报告交上来,我明天就要看到。”
  “是。”
  佐藤警官和高木警官应声后,灰溜溜的离开了。
  门外,是一群听墙角的同事。
  看到佐藤警官,立刻好言安慰,而等佐藤警官一走,立刻对高木警官幸灾乐祸起来。……
  早上,毛利家。
  兰向醉酒起来吃早餐的毛利说了昨天晚上的事件,柯南这才知道,山崎原来也插手了。
  “后来山崎走了,是我接待的六田先生,我就报了我们毛利侦探事务所的名字。”兰说道。
  “嗯嗯,很好,真是太好了。”毛利既得意又兴奋大笑道,“这就是说,这个事件又是我们毛利侦探事务所解决的,哈哈,我这就去警视厅看看。”说着打电话给山崎。
  宫本家。
  刚吃完早餐的山崎接到电话,立刻表示不用管他,就当是毛利做成的。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就这样吧,好,不打扰你了。”毛利高兴的挂上了电话。
  山崎向宫本美子说了一下,然后跟美黛子去玩游戏了。……
  恶灵危机游戏中。
  新地图开局二十多天了,局势不但没有稳定下来,而且还相当的糟糕。
  四级恶灵的战斗力太强,只能使用敢死队战法,抱着炸弹去跟它们同归于尽。
  原住民在方面有天生弱势,玩家却是杯水车薪,照顾不到,而且玩家死了重来,又会带出一百个各种等级的恶灵。
  本州、北海道、九州和四国四个大岛上,一个基地都没有建成,全部被赶下了海,深处陆地的人只能苟延残喘。
  救援,很难,因为没有燃料。
  东京湾仍然是最大的基地,但消耗的物资也是不计其数。
  今天游戏外没事,山崎和美黛子参加了搜索队,乘皮划艇上陆搜索物资。……
  现实,警视厅。
  千叶警官看着高木警官投来的幽怨眼色,只能送上一个爱莫能助的苦笑。
  虽然不应该这么想,但是谁让高木没有喝醉酒的呢,要是喝醉酒了,就没什么事情了。
  昨天不当班,是高木警官非要去加班的,结果却出了问题,哦,酒后出了问题。
  这能怪谁呢?我拉你去联谊会喝酒,你就尽情的喝好了,喝醉了,也就没事了嘛。……
  另一边,佐藤警官在向由美警官抱怨,对于由美警官的坏笑,忍不住抓住她的脸揉捏。
  由美警官以古怪的声音问道:“那个,我这里还有联谊会邀请,你还去不去?”
  “不去了,”佐藤警官松开手,“已经遭报应了。”
  “一点小过,有什么关系啊。”由美警官说道,“这次吃完饭后有无限量甜点供应哦。”
  “真的?”佐藤警官心动了。
  由美警官笑道:“而且全是对方请客呢。”
  “好吧,那就这一次。”佐藤警官应了。
  “嘿嘿。”由美警官琢磨着,什么时候再来一次。……
  后来,佐藤警官和高木警官因为在诱拐事件中的不当行为,都获得小过。……
  浩太的父母收到消息从国外赶回来,把浩太从江本家接走了。
  信任你才把孩子放你家,结果留小孩一个人在家,出了事情也不紧张孩子,这种亲戚真是太靠不住了。……
  六田卓儿诱拐浩太在先,却自首在后,而且没有伤害浩太,更重要的是,虽然他骗浩太,但浩太是自愿跟他走了,也就是说没有使用暴力逼迫,让浩太产生什么心理阴影。
  另外,六田卓儿虽然索要一百万日元,但是根本没有收到钱。
  彩票是事件发生之前,江本将史寄给六田卓儿的彩票,不是六田卓儿强要的。
  所以,六田卓儿是在没有收到一百万日元赎金的情况下,主动带着人质浩太自首的。
  因此,在律师的努力下,六田卓儿因诱拐自首,被判了一年惩役,执行犹豫一年。……
  而江本将史的问题,却麻烦很多。
  首先是彩票。
  六田卓儿把彩票给江本将史的时候,还没有开奖,所以彩票不值什么钱。
  但当江本将史确认彩票中奖了以后,把中了奖的彩票给了六田卓儿,这就可以视为江本将史把一笔财富送给了六田卓儿。
  同时,因为这笔财富总额超过一百一十万日元,所以这其中涉及到了一个赠与税问题。
  换句话说,江本将史做为财富的赠与方,一不小心就忘记缴纳税务了。
  不过幸运的是,后来仔细一查,彩票已经过期了,一直到过期了都没有去领奖,所以没有发生财富转移,也就税务问题了。
  然而第二个问题,包庇六田卓儿,这却是实实在在的。
  不管其它结果怎么样,江本将史确实是包庇了六田卓儿。
  江本将史被保释出来,然后就是打官司。
  检察官方面,起诉江本将史是在故意说谎妨碍公务,向裁判廷要刑是三年惩役并罚款五十万日元。
  官司起先不顺利,江本将史律师想帮江本将史进行无罪辩护,但被打得节节败退。
  最后,兰请了妃英理出马。
  妃英理把江本将史的行为靠到了轻罪上,江本将史有罪,但并不严重,获得的惩罚不应该是三年惩役,而是短期拘留和罚款,以及受教育。
  一翻论战之后,江本将史被判四周,罚款一百万日元。
  前前后后加起来,江本将史总共花费了不止三百万日元。
  对这个结果,江本将史欲哭无泪,要是早知道是这样的,当时就直接把六田卓儿的事情对警方说出来了。……
  4月22日,星期六,下午。
  毛利向目暮警部刷过存在感以后,从警视厅出来,带着跟来看调查进展的柯南乘电车回到米花町。
  然后,两人根据兰在电话中的指示,前去商店街购买东西,结果发现一个面色紧张,快速跑动的熟人——人气侦探小说家梅津修的助手三上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