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晋升考核之战—上(大章,求订阅)


小说:重生之最强武侠系统  作者:发卡量甘氨酸
  轰!
  瞬间,两人各自雄浑的内家真气破体而出,整个擂台之上,形成了两方澎湃的真气场域。
  互相碾扎之际,有一股沉重的威压生起,可怖的气机蓦地迸发,宛如飓风过境,滚滚气浪扩散,大地都为之震颤。
  惊人的气势,让台下无数捕快看到这一幕,都是神情跳动,特别是看向吕小白时,眼神就更加凝重。
  怎么回事?
  这怎么可能?!
  明明许德言身上的气机较之吕小白还要更强盛几分,且就情报消息来看,双方的修为差距极大,一者已经达到玄妙境大成的地步,而一者似乎还在真气境徘徊。
  可是就目前的情形看来,吕小白迸发出来的真气,论及凝练与精纯,还犹在许德言之上,甚至就连其内力的雄浑与深厚,都比起对方而言相差不是太远。
  难道说,吕小白竟然已经突破到二流玄妙境的地步?!
  这个念头一出,无数黑衣捕快的神情连连变化,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吕小白的内功修为居然会精进如斯!
  本来还以为会是一边倒的局面,现在看来,下定论还为时尚早啊!
  凉亭之中。
  那原本还冷笑不已的安如风是瞬间神情凝固,几乎是无可自制的瞪大了双眼,一副见了鬼神情,死死地看着台上的少年。
  “这怎么可能?!
  情报所述他不是三流真气境的修为么!
  但现在看来,他绝对已经突破到了玄妙境的层次,甚至还不仅仅是初入此境而已。
  他的真气之精纯甚至还要超过许德言!
  见鬼了!这怎么可能呢?!!!”
  安如风心头已经翻起了滔天大浪,惊骇无比。
  而台上的许德言,论及震惊程度,也不比这家伙少上多少。
  他也有关注人榜的动态,对于这名门内的后起新秀也是有所了解。
  明明才更新的最近这一期人榜之上,这名少年的内功境界还只是停留在真气境而已,可是现在看来,对方的内力怕是比起自己都不会逊色太多。
  如果说人榜在当初调查之时没有出错的话,这就等于说是短短一月间,这名少年就从真气境跨入了玄妙境之中,甚至还不止贯通了一条奇经六脉。
  许德言眼神中满是惊艳之情。
  这种武学天分,未免太可怕了!
  就在众人各有心思之际,吕小白已经率先而动。
  呼!
  他身形如箭,一步踏动,整个人与风相合,瞬息间就裹挟着一道滚滚苍白气浪,掀起狂风,来至许德言身前,速度之快,让他眼皮猛跳。
  好高明的轻功!
  这门轻功身法似乎是脱胎于狂风涌动的自然之力,身形挪转间莫名契合风流动的轨迹,相合之下,立马速度激增,迅疾无匹。
  铮!
  倏尔,有嘹亮的刀鸣声响起。
  但见吕小白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口三尺青色弯刀,属于其那赤红色的纯阳真气灌注刀刃,立刻弯刀之上有一道两尺余长的灼热刀气吞吐,整个擂台之上的空气一下子变得炙热滚烫。
  他凌空一斩,一柄弯刀化作世间最璀璨的长虹匹练,快到无法想象,似闪电破空,刀光锋锐,于他面前的空气干脆利落地被一分为二,瞬间朝着许德言当头劈落。
  铛!
  只见许德言眼神震动,却是不慌不忙,神情沉稳。
  须臾,一股强绝的金色真气自他身上汹涌爆发,宛如大日烈焰熊熊燃烧,转瞬间便在其周身形成了一层金灿灿的浑厚气罩,宛如实质,如金似铁,任由这一道刚猛无匹的刀光落下,眸子中再无半分情绪波动。
  铛!
  刀光炸裂,气劲四溢。
  登时擂台之上响起了一道铿锵声响,传递悠远,似洪钟大吕,震颤耳膜。
  “好刀法,好内力,就凭这一手,人榜之名,你名副其实!”
  一刀之下,许德言忍不住出声赞道。
  面对吕小白如此快极暴烈的刀法,他应付得云淡风轻,甚至连脚下步子都未曾移动一丝一毫,双手依旧背负。
  “大人的横练硬功也是让在下大开眼界啊!”
  吕小白的声音清亮悠扬,两者之间的第一次交锋,都展现出了各自深厚的武功,令围观捕快皆是动容。
  哧!
  哧!哧!
  还不等众人再度反应,呼吸间,吕小白身形再起,一柄残月弯刀扬起,刀光连闪,堂皇正大的刀势展开,立马擂台之上,不见其身形,只见一缕缕刀光璀璨炽盛,似惊雷闪电,划破空气,层层叠叠交错,浩浩荡荡,交织成连绵刀网,真空都泛起涟漪,如裂帛般的声音响起。
  一道道赤红的刀气漫天,宛如火云成团,更掀动起无数道凛冽的风罡气刃,刀尖所指,空气支离破碎,气浪如潮,汹涌而去。
  这刀势太狂暴了!
  有眼尖的黑衣捕快心惊不已,年轻一代,能够掌握如此极速的刀法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而吕小白甚至还兼顾了刀劲的刚猛。
  每一刀都有沛然的雄浑力道,一路刀法使得是迅疾且霸道,能够爆发出来的威力,简直是难以想象。
  叮!叮!
  叮!叮!叮!
  一连串密集的金铁颤音响起,数不尽的火花迸溅而发,空气都被灼烫出阵阵焦臭味,白烟升腾。
  碰撞之下,刀光接二连三地劈砍在那浑厚的灿金气罩之下,却是一一碎裂,其内蕴含的灼热气劲散溢,化成一股股火红气浪,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开,擂台之上更是被这凌厉的气劲碾压,切割,无数裂痕遍布。
  然而至始至终,笼罩在许德言周身的那一层金光气罩竟是纹丝不动,仅仅于表面泛起密集的涟漪,没有丝毫溃散之意。
  这护体气罩未免也太坚固了!
  吕小白眉头挑动,刚才这一刀他已经动用了自身七成力道,但却根本没办法撼动对方的防御,乃至于刀光斩落,击撞之下反震而回的力道,都让他虎口微麻。
  金身不坏,果然名不虚传!
  “怎么了,你的刀法应该还不止于此吧!如果只有这种程度,今天你的晋升,只怕难以成功啊!”
  灿金光罩之内,传来了许德言那浑厚低沉的声音,轻描淡写的话语,看上去他是极为轻松。
  不过实际上,许德言的心里却再度被吕小白的刀法所震动。
  就其所展现出来的这般攻伐之力,若非是他,怕是其余一般的金刀捕快很有可能就被这少年先声夺人的霸道刀法所摄,不说登时落败,起码也会吃个大亏。
  别看刚才这一刀,吕小白仅仅是令他这一层真气罩略显波动,但是许德言自己清楚,他武功最强的地方就是这种护体真气,寻常二流玄妙境的武者,甚至都还不值得他出手到如此程度。
  眼下这一层护体气罩,起码动用了他自身八成真气,运转起属于阿罗汉金身》当中第五层的护体法门,初入生死境的高手只怕都难以破开,更遑论面前的少年了。
  总体来说,吕小白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让许德言很是满意了,不过他还想看看,这少年到底拥有多大的潜力,能够被他逼到哪一步。
  心思流转间,他内力鼓荡,金色真气闪烁着神曦般的光辉,立马这一层浑厚的护体气罩有再度扩张的趋势,愈发浑然一体,宛如纯金浇铸而成。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刀法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许德言大喝之声传出,语气中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攀上了一丝火热的战意,这一刻,吕小白也是眸子中精芒连闪,呼吸间,心头也有一股豪情涌现。
  唰!唰!唰!
  强烈的破风声响起,只见吕小白足下连点,瞬间擂台之上便出现十几道残影,宛如鬼魅。
  他的身法简直快到不可思议,更仿佛能与四周狂风合而为一,狂放豪迈之际更兼之有一种灵动潇洒之感,让人瞠目结舌。
  锵!锵!锵!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那一口残月弯刀与其脚下步伐配合,出刀之际是行云流水,顺畅自如,炫目的刀光迸溅绽放,配合其一身至阳内力,顿时爆发出无数道惊人的火红刀气,一柄三尺弯刀就像是被火焰缭绕似的,灼热的气机甚至都让擂台之上瞬间涌现出一片白雾,那是空气中的水分被炙热的高温瞬间蒸发引起的气浪。
  嗡!
  狂风快刀,飞沙走石!
  吕小白一刀劈落,刀光划破虚空,衍生出一道玄奥的轨迹,莫名契合天地自然间无处不在的气流风浪,随着他至阳长生真气的灌注之下,刀刃之上蔓延而出的炽烈刀气迸发,带着一抹凝若实质的锋芒,微微一震,便空气崩碎,气浪撕裂。
  刀刃所过之处,真空扭曲,荡起了细密的涟漪,形成了一股锋锐无匹的罡风气刃,泛着赤红光华,带着灼热气机,滚滚涌动,宛如一条长龙,挟沛然不可挡的凛冽气势,狠狠地撞击在那一方如金阳烈日般的灿金气罩之上。
  轰隆隆!
  璀璨的赤金光芒绽放,两相碰撞,犹如雷霆爆裂般的恢宏之音传荡,令在场几乎所有的捕快都是脸色剧变,甚至有不少都想要捂上耳朵,神情痛苦,然而紧接袭来的滚滚气劲却接二连三,似碧海汪洋上掀起的滔天巨浪,惊涛拍岸,势头凶猛地朝着四面八方席卷,擂台外的人还来不及动作,便个个如遭雷击,在气浪的冲击之下,都是蹬蹬蹬地倒退而出。
  这一下,也就体现出台下捕快的修为高低。
  有修为不俗者,仅仅退开五六步的距离便已经停下,除了脸色微白之外,并无异状,而另一些修为略浅的捕快,则是一脸退开十几步的距离,几乎快到院落边缘方才停下身形,更是胸口凝滞,如压巨石,半天缓不过气来。
  但这一攻一防爆发出来的恐怖威势,令一干捕快无论是谁,都是悚然动容,骇然色变。
  “吕小白的刀法怎么会恐怖到这种地步!
  出刀之际,更有一种难言的奥妙,能够搅动风云,暗合狂风大起之势,莫非正是他仗之成名的那一路上乘武学,狂风快刀》?!”
  “可这家伙不过十六岁之龄,怎么一手刀法竟然宛如浸淫此道十数年的成名刀客,一口弯刀施展开来,简直如臂使指,不见半分滞碍,怕是我等面对,都撑不过三刀啊!”
  “更可怕的是他这一身内力啊!
  如果说刀道剑道的提升,是可以因为绝佳的天赋而迅速提升的话,那内功境界的增长,真气的打熬只有靠日积月累的水磨工夫,方可达成啊!
  可这小子才练武多久?!哪来一身这般雄浑深厚的内力啊!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这一轮刀势爆发之下,所有人看向吕小白的目光都是一变再变,至今已经都有些恐惧之色,少年所展现出来的一身强绝的武功修为,让众捕快心里都不由自主地涌出一个念头。
  怪物!
  这根本就不是人,是个怪物!
  而一旁的凉亭之内。
  厉皓白尚且能够自制,虽然吕小白展现出来的武功令他也是惊异不已,眼中异彩连连。
  但是好歹他已有心理准备,知晓这小子已经突破到玄妙境的层次,所以尚且还能够保持明面上的冷静。
  可是在其身旁的安如风就不一样了。
  此刻的他已经是嘴唇发干,脸皮抽动,眸子中有着难以掩去的迷惘和恐慌。
  他尽管也是一名玄妙境的武者,甚至奇经六脉皆尽贯通,论及内功境界,尚且还在许德言之上,
  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真实战力,是远逊于练成第六层阿罗汉金身》的许德言。
  无论是武学领悟的程度,还是自身真气的精纯和凝练程度,在玄妙境武者之中,他都是属于那种最平凡无奇的资质,如果这一生无法另有奇遇,多半生死境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这种实力,如果换成是他来面对吕小白刚刚那堪称霸烈的一刀,那几乎不用多想,自己的护体真气可比不上许德言的护体气罩来得坚固凝练,这一刀可以轻而易举地撕裂他的真气,足以要了自己的小命。
  可是再看看那少年清秀且稚嫩的脸孔,安如风打死也想不明白。
  这种年纪,是怎么练出这样一身武功的?!
  关键是自己还以为这小子年纪尚幼,特意来玩弄心计,打算给其添堵。
  甚至在没被厉皓白击伤之前,他还打算设计代替许德言,亲自出手来考核这小子的武功。
  如今看来,自己倒是要多谢厉皓白打破了自己的算盘。
  不然到了现在,以吕小白的武功,怕是轻轻松松就能让自己溃败,甚至假装失手,杀了自己都有可能。
  大感侥幸之余,他目光扫过,看着那少年持刀而立的挺拔身姿,安如风喉头滚动,不自觉地吞了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