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初识


小说:小城车站  作者:孤星朗月
  小城车站正文卷第二百三十六章初识?结果还不如我想象的那么“郑重”,心姐只比之前多戴了一副装饰用的平光眼镜就下楼来了。说好的介绍个美女呢?这算是在耍我吧?
  故意大动作假装摔倒的样子,我毫不留情的对心姐一点也不走心的“变装”吐槽了起来。“这算几个意思——到底是我傻还是你傻?能麻烦您解释一下吗?”
  然而心姐并没有反驳我,只是将右手食指立在嘴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看她一脸严肃,我只好闭上嘴,观察她的葫芦里究竟能不能蹦出葫芦娃来。
  结果下一秒我就惊呆了。在心姐迎接的动作下,一位少女从书店二楼缓缓走了下来。与我以往所见到的大多数年轻女孩不同,脚步既不是大家闺秀般的袅袅婷婷,也不是古灵精怪的轻松活泼——翩翩少女身姿轻盈却带着稍许男性稳重的步伐仿佛在确认脚下是否结实般踩着朴素的灰色运动鞋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楼梯。少女看上去十几二十的年岁,身材说不上多么矮小,但是也并不高大,甚至在她这个年纪来说算是比较娇小的。齐肩的黑色秀发浓密光滑如瀑布般垂下,标准的如同雕刻大师塑造的完美无暇的洁白鹅蛋脸上,冷若冰霜,晶莹如天上明星的一双大眼睛丝毫不带感情的瞪视着正前方的虚空,明明没有什么情绪的样子,却因为柳叶弯眉天生微翘,看上去仿佛无时不刻不在生气一样,薄薄的樱唇轻合,即使身体在走动,脸上的表情也像机器人一般纹丝不动,仿佛对世间一切都不感兴趣一般,觉得麻烦一般,总带着恼怒的情绪,凛然不可侵犯。明明身上是一套贴身的深蓝色长袖针织衬衫加一点也没有装饰的深蓝色牛仔裤,一点也不符合大多数这个年纪的年轻女孩的审美风格感觉好像是故意不想引起别人注意的打扮,然而在牛仔上衣外面却披着一件令人无论如何都无法忽视的相当醒目的大红色皮夹克……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不过让我这个毫无异性缘连女性朋友都没有的自身单身狗猜测女孩的心思,确实有些太过难为人了……
  虽然有些失礼,但是见到如此美丽的女孩仙女般突然降临在自己面前,没有那个人不会惊为天人,死死地盯着看。哪怕是来到小城后因为和老秦的关系第二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见识到了如此多的美丽女子的我,见到此等美景也叹为观止,在没来得及自卑低头之前就已经呼吸一窒,没办法再思考许多。这其实也是应该的。因为与我见过的极为美丽女孩不同,这位姑娘身上有着不同于心姐小倩姐的温柔、小晴小萌的可人、孙姐小吴的调皮的不同的气质,稍微有点像十年后的前些日子在市内火车站甩了我的老同学小梓的感觉,处于成熟女性和青春年少并存的阶段,但又有所区分,眼前少女的姿态与样貌中总感觉带着些中性色彩,或者说男性潇洒帅气的一面,散发出与众不同的魅力,如果说心姐是娇艳的牡丹,小晴是可人的春桃,这位女孩就是寒冬烈风中仍然傲骨英姿独立枝头凛然绽放的腊梅。有点类似于冒险类电影中独立于主角团孤身对抗邪恶并且从旁屡次对主角暗中相助的飘逸酷炫的游侠——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是这种特殊的品质正中我的红心,一如无知的怀春少女追星族一般,明明没有见到偶像做什么,我却被她深深地吸引住了……
  反应过来后,意识到自己一直在无礼的盯着对方,自怨自艾的心情闪电战一般占据了我脑海中的制高点,令我不得不收回视线,低下头颅,不敢用肮脏的眼神玷污女孩。
  不只是之前被我这样的家伙盯着看还是我低头自闭的动作太大,本就面无表情的女孩有些不高兴,转头文身旁的心姐:“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和你说了嘛,要给你介绍个男朋友认识……”
  “男性朋友——你的原话是。”女孩冷冷地纠正道。
  心姐似乎对她冷淡的样子习惯了,并没有反驳,而是转头向我。“这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美女,怎么样漂亮吧!——怎么还低着头呢?快,抬头来看看!”
  偷偷抬眼瞟了一眼,发现女孩的表情更加不高兴,甚至带着愤怒的样子——两道柳眉倒竖,瞪着心姐的眼中几乎喷出火来,虽然并没有冲着我,但是感情仍然很强烈的传达了过来。霎时间被吓得又低下了头,我点点头算作回应,把头埋得更深了。不过心里却因为少女并不是对我生气感觉没有刚才那么难受,甚至觉得她生气的样子有些可……
  “好了,见过了,我可以回去了吗?”少女语气中满是不耐,似乎急于回到楼上的样子。不知她在上面忙些什么——不会从我进来之前她就一直都在吧……我不禁有些后怕,幸亏没趁着自以为没人在旁就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
  “不行,”心姐丝毫不受影响的微笑着,“大家有缘相遇在一起,怎么能这么敷衍的错过了呢?”
  “可是,我还有工作……”仿佛重拳捶在棉絮上一般,女孩虽然看起来强势得很,却对心姐这种软磨硬泡的方式极为不适应,有力使不出,不知该怎么对付的好,只能徒劳的挣扎。
  “工作可以等以后再做,有些人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孰轻孰重,不用我说了吧!”
  “可是……”
  “好妹妹听话,跟姐姐来!”心姐柔声劝解了两句之后,就不顾女孩本人的意见,强行拉着她下楼向我走来。
  这下可把我吓了一跳。立马把笔记本电脑的电源从插销上拔下来,抱着它躲向沙发侧面的角落里,将主座的位置让给了心姐他们。然而心姐却故意扯着女孩冲我的方向走来,根本不给我躲避的机会,我也只好抱着电脑,机械地呆站在原地,低眉顺眼的乖乖迎接“审判”……
  心姐走近后,将身后无力抵抗的女孩强拉硬拽着推到了我的面前,笑脸盈盈的好像吃了香甜可口的美味蛋糕一般开心。“来,两个人互相认识认识吧,做一下自我介绍!”说句不好听的,现在的心姐在我眼中就如同强买强卖的老鸨子一般,不过与古代青楼不一样的是,总感觉我是那个被玩的……
  虽然心姐这么强硬地说了,但是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让两个毫无关系的陌生成年人像天真幼儿园小朋友一样搞好关系。更何况,我们一个天上明星,一个泥坑癞蛤蟆,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乃至一生都可能不会有交集的两人……在心姐走进将对我具有致命吸引力的美丽女孩推到我面前的时候,为了不浑浊了空气,脏到她的影子,我像被蝎子蛰了一般过敏的大惊小怪着向后蹦跳着迅速退缩,并且屏住呼吸,生怕嗅到女孩身上的味道给她留下不好的回忆,撞到身后沙发退无可退的我干脆背身将电脑扔到沙发上,急中生智的想起了初中在篮球队训练师的知识,用了一个标准的滑步横移着逃到了沙发的另一侧,直视着前方的书架,只敢用余光瞄着女孩。
  被心姐强拉来的女孩本来就很尴尬,见到我一系列奇怪甚至有些难看到畸形的行动后,更加不适了起来,只觉得莫名其妙,刚才只对心姐的不满逐渐转移到了自作自受的我的身上,眉头微蹙的打量着我,冷酷的脸上只有高兴的反义词存在。根本没有先开口的意思——其实按照常识这里本来就应该是作为男性的我先搭话,但是被她的美貌和凛然不可亲的姿态所镇,胆小的我更没了胆量……
  “哎呀,都是年轻人,怎么这么死气沉沉的,一点都没有朝气!——要不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单身呢,给你们机会都不知道用……”心姐见我们半天没有动作,着急了起来,走到我们中间,用手指指了指我们将实现集中在自己身上,用着搭线牵桥的保媒人的语气替我们介绍了起来,“这个小胖子是小胖,和老秦在车站工作,这位美女是小诗,和你一样大,今年二十四岁……唉,小胖今年是不是也这么大?”
  我点点头。
  心姐开心的击了下章。“太好了,两个人既是同龄人,又在本命年的时候在同一个地方邂逅,真的是太巧,太有缘分了——两个人来握个手吧!”——这个结论究竟是怎么从前面的话里推导出来的?
  “这,不好吧……”被这个提议吓得惊慌失措的我霎时间举起双手,忙不迭的摆手,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拒绝——连靠近都觉得是玷污对方女孩,我又怎么配与她握手……
  “你好,我叫小诗。”不同于扭扭捏捏——用家乡话说“完犊子”的我,女孩落落大方地伸出右手,美丽的脸上也一扫之前的阴霾,浅笑着面向我,主动问好。
  我看了一眼小诗光洁如葱白的纤纤玉手,犹豫了一下,但是自知再推脱下去只会令刚刚有所好转气氛更加沉重,便尽量以不为察觉的幅度闭嘴深呼吸,稳定着心神和身体,在背后衣服上擦了擦手,轻轻握了一下小诗的指尖,便马上收回手臂,郑重地自我介绍:“你好,我叫……”
  “就叫小胖就行了!”心姐打断了我,扶着眼镜像家里麻烦的亲戚一样吐槽道,“一个自我介绍搞了这么久,这要真是相亲还不得把介绍人急死?”
  之后再性急的心姐的推动下,我和小诗之间开始为了增进了解互相礼貌性的问了一些问题。沙发长排主座上坐着两位美女,我则侧身斜靠着侧座。问题中令我最在意的是她与心姐之间的关系。
  “第一次见面?”掩饰不住我的惊讶,我几乎是大声喊着,“你和心姐在今天之前不认识吗?”
  没工夫欣赏两位美女并排而坐的梦幻场景,只见两人整齐划一的摇着头,否定了我的想法。我惊讶的张着嘴,满脸都是不可置信。要不是他们亲自澄清,从两人一系列亲昵的举动和相处方式,还以为是多年老友,或者又是培养了心姐和老秦等一系列学子的学校里出来的又一位师妹呢……
  该说女性真厉害嘛——初次见面的人之间感情升温如此之快,关系就这么好了,令作为随时随地处于与同类竞争境地的男性一员的我不禁感叹。
  在心姐的解释下,我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小诗是因为工作的关系特意来到小城的,并且就是在我早上在仓库里遇到猫之后回到车站的那一段时间里来到的书店,遇到心姐后就顺势留在这里开展进一步工作……
  这——也未免太笼统了吧……
  “对不起,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我不能透露的太多。”小诗直视着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看了着旁边毫不在意的心姐,我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的好——难道是我有什么问题吗?
  心姐搂着小诗娇小丰盈的身躯,亲姐妹一般亲密无间根本看不出是第一天见面的两人。见我满脸的不可思议,好奇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这不是有什么问题的事情……”我悄悄觑了一眼心姐身旁正襟危坐的小诗,吞吞吐吐了起来。微微侧头,示意心姐到外面说话。
  “没事,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和小诗没什么好隐瞒的!”说着双手环抱着掐了掐小诗的脸,做着鬼脸——而更厉害的是,小诗虽然皱着眉带着些许不快的表情,但是强忍着没有做出反抗,不符合性格的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
  “这也太可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