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人都不认识你想个啥


小说:杂货封神  作者:有五
  粉衣小童走下小山,回到在山脚歇息的小主人等。
  他走到一位面容清秀,身着桃花粉裙的少女面前,恭敬的作揖,“小姐,我已经同唐公子说了。”
  “额,那唐公子可有时间见我们?”
  清秀少女声音轻柔,如同身上的桃花一样。
  “他说可以的,就是……”
  粉衣小童说道这里,停顿下来,皱着眉头没有继续往下说。
  “荷角,怎么了,是不是唐公子觉得我们没有提前打招呼,有失了礼节,要是如此,我们可以再等等的。”
  月如轻声的问低头不语的粉衣小童荷角,声音中没有丝毫的责备意味。
  “不是,唐公子说可以让咱们过去,只是,我觉得这个唐公子,不是传说中的那副模样,而且这其中的差距,很大很大。”
  荷角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但凡一个被形容成,英俊不凡,风流倜傥的人,都会给人一种期待。
  而且,他以前叫过这样被描述的人,见过面之后,没有一个不是外表修整的光鲜耀眼的。
  可今天见识了唐临过后,让他对英俊不凡,年轻有为什么的,弄的非常的失望。
  穿睡觉时候的大裤衩,还光着上半身。
  虽然你肌肉什么的很漂亮,但,你是个传说中的倜傥公子,不是街头上扛包的杂役啊。
  他们可以光膀子,你不能。
  “嗯?诧异很大?说说看。”
  月如让荷角坐下,让他慢慢说。
  “小姐,这真不好开口,尤其是在您的面前,有些话是不能说的。”
  荷角低下头,表现的很是难以启齿。
  在小姐这样温婉的女子面前,怎么能说出那么鄙陋的事情呢。
  “你都已经这么说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快说吧,我不会怪你的。”
  月如这次真的好奇了,自己的小伴当荷角,是除了名的规矩,说话从来不夸张,也不会因为私人原因,而诋毁对方。
  再者说,荷角和唐公子以前都不认识,怎么可能有私怨呢。
  “小姐,你真的想听,那我就说了。”
  荷角抬起头,忘了一眼自家小姐,说道,“小姐,唐公子我见过了,在面相上来说,确实是很清秀的一位青年,是属于上成的哪一类,只是,他不是传说中的倜傥,彬彬有礼,我今天见到他的时候,他穿的是***。”
  “额~是这样啊。”
  月如听后点了点头,脸上泛起一阵粉红。
  “小姐,要我说,还是别找他了,这世间还有好多倜傥公子,咱们还是别在这一棵树上吊死了。”
  荷角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声,那个唐公子,在他眼里就真的不靠谱。
  “不许胡说。”
  月如皱眉,又望着山上道:“这些话岂是胡说的,我以前是怎么交代你的?”
  看到自家小姐有些生气,荷角赶忙道:“小姐教授过,遇到一事,切莫将其就此认定,也许那只是时间空间所决定,其实本质并不是那个样子,小姐,我当然记得您对我的教导,可是,咱们好像有点太博爱了。”
  “闭嘴。”
  月如这一次真的生气了,皱眉道:“你既然知道我的教导,就不应该在胡乱说话,你只是看到了唐公子,衣衫减少的样子,但,他的人你并不了解,怎么能这样下决断呢?我这一次来是慕名,二是要与他想结识,以后一切,全凭命运而来,以后,不许在说那些胡话,听懂了么?”
  “懂了。”
  荷角还想说什么,可他不想让自家小姐不开心。
  他也记得,老爷跟他交代过,绝对不能让小姐受了委屈,所以,他要是让小姐生气,那就是收了委屈。
  他荷角,深深的记得这句话。
  “小姐,那我们现在就上山么?”
  “嗯,现在就上去,既然已经冒昧了,那就当面陪个不是就对了,走。”
  月如站起身,轻盈的向上山行走。
  荷角挥手,招呼着随从们也跟着往上走。
  不一会儿,他们一行人来到山顶,看到了眼前的阁楼。
  还有阁楼下,站着的五个人,两个年级相仿的青年,其中一位背着一柄巨剑,从这里就能看出,那把剑非常不俗。
  在他旁边的青年,身着一身白衣,在风中飘荡的时候,有一种不能言语的气质流露出来。
  月如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最久,这才罗翔旁边的一位女子和一男一女两个小童。
  那个女子的容貌,让月如第一次感到惊讶,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美貌的女人,原始的羡慕油然而生。
  但,她并没有嫉妒,这是上天给予的,不能强求。
  再看道那个红衣女童后,月如感叹道,这个小女孩儿成人的那一天,这世间万千貌美女子,都会花容失色。
  也许,林间旷野的万千花蕾,也会自愧不如。
  在这个小女童旁边,站着的男童,手里握着一杆长枪,长枪与他的身高,非常的夸张。
  月如在想,这么小的年纪,使得有多么大的力气,才能拿到这么一杆长枪。
  从质地上来讲,那杆长枪也不是凡物。
  最后,她的目光重新回到唐临身上,在走近两步的时候,欠身道:“紫钗宫第一百二十一代女使月如,见过唐公子。”
  跟着,她身后的人,也跟着一同行礼。
  这样整齐的架势,唐临还是第一次见,
  他看到那个粉衣小童后,就知道了,这个叫月如的姑娘,就应该是他口中的小主子了。
  紫钗宫,唐临没有听说过,毕竟世界这么大,他要是什么都知道,那还了得。
  面对这样有礼貌的场面,唐临也左右看了一眼自己人,同时朝着对方还礼,“清湖镇唐临,见过月如姑娘,幸会。”
  月如抬起头,第一次与唐临对视。
  那一双眼睛,饱含的所有情绪,都在同一时间散发出来。
  唐明儿白了一眼,你这样看我哥哥是做什么?
  怎么,难道第一眼看上,你就想嫁给我哥了?
  真是的。
  “好啦,既然都来了,那就坐下来一起喝茶啦,傻站着是做什么的?”
  唐明儿点破僵局。
  受益的当然是在场的所有人,尤其是唐临,他都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干啥。
  又不认识,能有啥可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