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2章 定情礼物吗?


小说:混沌幽莲空间  作者:蔚蓝海
推荐阅读:无上真仙 网游之精灵道士  旧爱来袭,总裁图谋不轨 绯色总裁爱缠婚 二皇妃别太狠 山神的休闲生活 
  看来卢宗还没有简儿想像中的那么大嘴巴,至少并没有将她参加宴会的男伴是锦绣这事儿跟卢王氏说,只是交代了卢王氏给自己准备衣服就好。而卢王氏则因为雷是自己的男伴,担心他们两人没有配搭的衣服,所以才一起给备下了。
  咳,看来卢王氏并非没有“进步”嘛,至少已经不会再说什么订婚后男女是不能见面的,甚至对于雷跟自己同住一屋檐下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过底线,倒是对他们婚前培养好感情什么喜闻乐见。肿么破,只不过这回她该将这误会给解释清楚吗?
  跟自个未婚夫一起参加宴会,结果男伴不是自己的未婚夫却是自己干爸,如果光这样还好说,问题是为了给干爸带上个助手,自己居然还往自己未婚夫那塞了一女伴……,汗,如果说给卢王氏听,不知道她还能不能保持现在这优雅的风度,或者说就这么端着这优雅端庄地表情直接不优雅地将自己给灭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简儿忍不住缩了缩脑袋,算哒,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关于男伴这种小小的问题,还是让咱们不要大意地直接忽略吧,反正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他们只负责带人进门,这进了门各走各的应当互不影响的不是?所以这种小事就不用再汇报了吧。
  “呐,这一套小姐送于雷少爷宴会上穿,另外这套是参加卢家传承回归仪式穿的,你可千万别记错了。”卢王氏提醒道。这两套衣服,颜色虽一样,但是衣襟处的刺秀却是不同的,一个不注意还真有可能给弄混了。
  “谢谢卢婶。”按捺下自己的心虚,简儿一边接过卢王氏递过来的衣服,一边道谢。
  “对了,还有前段时间小姐练习刺绣时不是绣了几个荷包吗?小姐一并给雷少爷送去,记得别忘了告诉雷少爷,那荷包可是小姐你亲手绣的,可别傻傻让雷少爷以为你辛苦绣出来的荷包是从外边买来的,知道吗?”想了想,卢王氏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
  “哎,知道了。”简儿有些别扭地应了一声。
  见卢王氏交代得差不多了,而且瞧那架势,她似乎又有准备唠叨自己不爱捏针搭线的迹象,简儿顿时升起一种想要脚底抹油开溜的冲动了。正好,这再呆久了只怕自己一个不小心露了口风,或者被卢王氏看出点什么来,借这个机会跑路就不会那么着痕迹了。
  找了一个借口,留下了犹自想要再叨叨自己几句的卢王氏,简儿抱着挑好的衣服走出了空间。
  望着自己手中的两套衣服,还有摆在上面的几个崭新的荷包,简儿站在雷房间门口,想要伸手敲门,却又忍不住不好意思,犹豫了一会,又忍不住将手给缩了回来。
  那个,要不就不要拿给雷了?或者将自己绣的这几个荷包给收回来,光送衣服就好?当这个念头刚升起就立马被简儿自己给枪毙了。
  其实简儿收下卢王氏拿过来的这衣服,也是有原因的。要知道自打她好不容易说服雷帮着一起当那“邀请函”后,她的日子可真心不算太好过。因为为了这问题,雷可没少给简儿脸色看。
  这情况吧,在家那倒还好说,反正简儿自认自己已经习惯雷那霸王龙偶尔不爽时的低气压外放,外加冷气攻击了,正好这几天的天挺热的,大小姐她就拿那玩意儿当冷气吹了,还省电费了呢。可要是参加宴会那天,雷也黑着这张脸的话……,简儿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她实在不敢想,那画面简直不要太美好!而且,肿么破,她似乎已经预见到了那个可怜的,未知的助手小姐被这位吓得脚软得迈不开腿的样子了……
  想到这里,简儿那收回去的腿,还有那缩回去的手,忍不住僵住了。算哒,就当是哄哄雷那家伙好了,毕竟总不能等进去后让干爸么事没干成不说,反倒累得他照顾一被吓坏的女助手一晚上吧?如果当成那样,那倒还不如不去求雷帮这忙了。
  “咔嚓!”
  就在这时,雷房间的门突然间打开了……
  “我滴个妈妈哟,雷你知不知道这吓人是会吓死人的?!”被吓了一路的简儿忍不住有些气急败坏地叫道。
  雷没说话,银色的眸子微微眯了眯,然后这就么定定地望着简儿,这妞儿这是在恶人先告状吗?是谁在他房门口走来走去晃了半天?现在倒好,反倒怪自己吓着她了……
  “那个,”简儿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下意识地将她那捧着衣服的手抬了抬,朝雷示意,“那个,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衣服,正好跟我的配套……”请原谅,她占了卢王氏的功劳,不过相信自己这么说,这位大少应当会更满意才是。
  果不其然,听简儿这么一说,雷那原本稍稍缓了缓,显得不是那么难看了。
  咦?!有门!简儿眼一亮,嘴角弯出了一抹讨好的弧度:“还有这个,这个荷包也是给你准备的,我亲手绣的哟,怎么样?还不错吧?”
  亲手绣的?雷银色眸子中的冰冻渐融,银眸也开始变得闪亮,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没有理会那套衣服,雷伸出白皙修长得有如艺术家的手,拿起了其中一个荷包翻仔细欣赏了一下。
  “还不错!”雷淡淡地说道,不过从他那轻轻勾起的唇角却可以看得出来这位这会的心情更是不错了。
  欧耶——!
  简儿在心底比了一个大大的剪刀手,警报解除!果然,她就是个天才!嗯,决定了,给自己点上三十二个赞再说!
  “定情礼物吗?”雷突然开了口,那向来冰冷的声音突然染上了一股极性感的腔调,语带**地开了口。
  看来卢宗还没有简儿想像中的那么大嘴巴,至少并没有将她参加宴会的男伴是锦绣这事儿跟卢王氏说,只是交代了卢王氏给自己准备衣服就好。而卢王氏则因为雷是自己的男伴,担心他们两人没有配搭的衣服,所以才一起给备下了。
  咳,看来卢王氏并非没有“进步”嘛,至少已经不会再说什么订婚后男女是不能见面的,甚至对于雷跟自己同住一屋檐下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过底线,倒是对他们婚前培养好感情什么喜闻乐见。肿么破,只不过这回她该将这误会给解释清楚吗?
  跟自个未婚夫一起参加宴会,结果男伴不是自己的未婚夫却是自己干爸,如果光这样还好说,问题是为了给干爸带上个助手,自己居然还往自己未婚夫那塞了一女伴……,汗,如果说给卢王氏听,不知道她还能不能保持现在这优雅的风度,或者说就这么端着这优雅端庄地表情直接不优雅地将自己给灭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简儿忍不住缩了缩脑袋,算哒,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关于男伴这种小小的问题,还是让咱们不要大意地直接忽略吧,反正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他们只负责带人进门,这进了门各走各的应当互不影响的不是?所以这种小事就不用再汇报了吧。
  “呐,这一套小姐送于雷少爷宴会上穿,另外这套是参加卢家传承回归仪式穿的,你可千万别记错了。”卢王氏提醒道。这两套衣服,颜色虽一样,但是衣襟处的刺秀却是不同的,一个不注意还真有可能给弄混了。
  “谢谢卢婶。”按捺下自己的心虚,简儿一边接过卢王氏递过来的衣服,一边道谢。
  “对了,还有前段时间小姐练习刺绣时不是绣了几个荷包吗?小姐一并给雷少爷送去,记得别忘了告诉雷少爷,那荷包可是小姐你亲手绣的,可别傻傻让雷少爷以为你辛苦绣出来的荷包是从外边买来的,知道吗?”想了想,卢王氏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
  “哎,知道了。”简儿有些别扭地应了一声。
  见卢王氏交代得差不多了,而且瞧那架势,她似乎又有准备唠叨自己不爱捏针搭线的迹象,简儿顿时升起一种想要脚底抹油开溜的冲动了。正好,这再呆久了只怕自己一个不小心露了口风,或者被卢王氏看出点什么来,借这个机会跑路就不会那么着痕迹了。
  找了一个借口,留下了犹自想要再叨叨自己几句的卢王氏,简儿抱着挑好的衣服走出了空间。
  望着自己手中的两套衣服,还有摆在上面的几个崭新的荷包,简儿站在雷房间门口,想要伸手敲门,却又忍不住不好意思,犹豫了一会,又忍不住将手给缩了回来。
  那个,要不就不要拿给雷了?或者将自己绣的这几个荷包给收回来,光送衣服就好?当这个念头刚升起就立马被简儿自己给枪毙了。
  其实简儿收下卢王氏拿过来的这衣服,也是有原因的。要知道自打她好不容易说服雷帮着一起当那“邀请函”后,她的日子可真心不算太好过。因为为了这问题,雷可没少给简儿脸色看。
  这情况吧,在家那倒还好说,反正简儿自认自己已经习惯雷那霸王龙偶尔不爽时的低气压外放,外加冷气攻击了,正好这几天的天挺热的,大小姐她就拿那玩意儿当冷气吹了,还省电费了呢。可要是参加宴会那天,雷也黑着这张脸的话……,简儿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她实在不敢想,那画面简直不要太美好!而且,肿么破,她似乎已经预见到了那个可怜的,未知的助手小姐被这位吓得脚软得迈不开腿的样子了……
  想到这里,简儿那收回去的腿,还有那缩回去的手,忍不住僵住了。算哒,就当是哄哄雷那家伙好了,毕竟总不能等进去后让干爸么事没干成不说,反倒累得他照顾一被吓坏的女助手一晚上吧?如果当成那样,那倒还不如不去求雷帮这忙了。
  “咔嚓!”
  就在这时,雷房间的门突然间打开了……
  “我滴个妈妈哟,雷你知不知道这吓人是会吓死人的?!”被吓了一路的简儿忍不住有些气急败坏地叫道。
  雷没说话,银色的眸子微微眯了眯,然后这就么定定地望着简儿,这妞儿这是在恶人先告状吗?是谁在他房门口走来走去晃了半天?现在倒好,反倒怪自己吓着她了……
  “那个,”简儿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下意识地将她那捧着衣服的手抬了抬,朝雷示意,“那个,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衣服,正好跟我的配套……”请原谅,她占了卢王氏的功劳,不过相信自己这么说,这位大少应当会更满意才是。
  果不其然,听简儿这么一说,雷那原本稍稍缓了缓,显得不是那么难看了。
  咦?!有门!简儿眼一亮,嘴角弯出了一抹讨好的弧度:“还有这个,这个荷包也是给你准备的,我亲手绣的哟,怎么样?还不错吧?”
  亲手绣的?雷银色眸子中的冰冻渐融,银眸也开始变得闪亮,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没有理会那套衣服,雷伸出白皙修长得有如艺术家的手,拿起了其中一个荷包翻仔细欣赏了一下。
  “还不错!”雷淡淡地说道,不过从他那轻轻勾起的唇角却可以看得出来这位这会的心情更是不错了。
  欧耶——!
  简儿在心底比了一个大大的剪刀手,警报解除!果然,她就是个天才!嗯,决定了,给自己点上三十二个赞再说!
  “定情礼物吗?”雷突然开了口,那向来冰冷的声音突然染上了一股极性感的腔调,语带**地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