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5章 多加些担子


小说:重生之神级学霸  作者:志鸟村
推荐阅读:花都逍遥兵王 豪门大少的私宠妻 摄政王的腹黑公主妃  宠上毒辣小狂妻  女神你别乱来 流光微醉 复仇似梦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西地那非在北美的售价是7美元,去掉成本,我们每粒大概能拿到五块左右的毛利润,这个主要是绿石角承担了前期的很多成本,他们想拿下西地那非的全球销售代理,就愿意承担的多一点……”杨锐手里拿着报告书,并没有打开,而是复述似的给胡主任介绍。
  胡主任是化药振兴办公室的主任,算是华锐的一个主管单位了。
  当然,杨锐也可以向卫生部的药监局等部门做汇报,但那是没必要的事儿,人家也不好意思听。
  胡主任就听的非常之认真了。
  新药究竟是怎么回事,在杨锐之前,国内真的是没有什么经验的。
  别看国家每年批准的药品那么多,但是,去掉仿制药以外,剩下的都是中成药。中成药赚钱就只能靠国内了,赚的是最没意思的钱。
  六七十年代的时候,国家还有出口中成药到东南亚和港澳的,八十年代以后就很少了。主要原因,可以说是很多文化因素的影响,其中不可避免的还有FDA的影响。
  在FDA以前,欧美的药品质量其实也不怎么样,吃死人不常有而吃残人常有,能治疗的疾病也不多,许多常见病都是无能为力的,尤其像是癌症类的绝症,服用西药和中药,生存时间都差不多,基本都靠个人体质和精神。
  但在80年代以后,西药在常见病上的水平明显上了一个台阶。从科研的角度上说,就是二战以后成长起来的一代学者,尤其是成长于基因学时代的学者们,所研究的生物学技术,终于开始应用于民生领域了。例如达尔贝科在70年代搞的癌症攻克计划,虽然是宣告失败了,可10亿美元也不是纯粹浪费的,这些钱产生的研究成果,在80年代到90年代,终于是陆陆续续的出炉了。
  有了这样的科研基础,西方的强势政治才有了发挥的余地。
  到了90年左右,东南亚各国都建立了相应的药品审查机制,中药以往的玩法就不好实现了。
  对胡池这样的领导来说,他对FDA啊,西药啊之类的单词,是又恨又怕。
  这种感觉有点像是中国足球面对五大联赛和世界杯,一方面,他是迫切的想要入局,另一方面,决定入局关键的又不是自己。他除了拼命的了解情况,发布一些没什么卵用的命令之外,剩下的就只能是宣传足球来源于蹴鞠,我们大宋年间曾有蹴鞠高手,以球入道,直达天听……
  西地那非通过了FDA的审查,就相当于有球员进入了英超豪门,卖的好,就等于是成名了,胡池自然是想要了解细节。
  他想知道,杨锐就介绍。
  他先是说了临床三期和临床四期的审查过程,又说了与辉瑞的后期交涉,然后谈绿石角的合同与销售政策,接着才是西地那非在市场上的表现,以及回笼资金的几种模式。
  胡池听的懵懵懂懂。
  90年的中国人,对外国了解的太少了,就是胡池这样的伪高层,他也不了解医药领域的专业情况。
  又听了一会,胡池终于是放弃了,决定从自己懂的部分入手,笑道:“这样看来,你还是赚到了呢,哈哈哈哈……”
  “赚是有赚到,说到这里,我想说一下资金的去处。”杨锐也说出自己此行的目标。
  胡池连连点头:“资金要花出去才有价值嘛,你说。”
  “北大离子通道实验室已经做好参与基因组计划的准备了,仪器、设备、人员和培训都完成了,能不能请您出面,敦促谈判。”人体基因组计划是国际间合作,也就是国家间的计划,所以是需要以国家为单位来谈的。当然,杨锐早就做完了前期的沟通,专业的部分所剩无几,剩下的都是些政治外交工作了。
  不过,政治外交也是最复杂的部分。在国际合作与对抗的背景下,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交换的筹码。
  90年的国际形势,对中国是很不友好的,与80年代中期可谓是天壤之别。
  杨锐拿诺贝尔奖的时候,走到哪里都有媒体捧,诺贝尔奖委员会内部,甚至有一股声音,是希望给中国一个诺贝尔奖,从侧面推动中国的民主事业的发展……
  但在90年以后,媒体的声音就彻底变了,中国的一切都要变成错误了。
  杨锐做克隆羊几乎都被看做是威胁了……
  这是西方世界的政治正确,也是各种委员会最在乎的。
  如果不是医药公司确实强,医药系统确实有钱,游说集团确实厉害,嘴炮们确实需要用它,西地那非的通过都会受到种种限制。
  因此,杨锐对于加入人体基因组计划,也不是非常轻松随意的态度。
  胡池也知道此事的难点,沉吟道:“你也知道现在的外交情况,我只能说是尽力而为。”
  “恩……”杨锐摩挲着下巴,道:“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北大是可以提供一些帮助的,比如经费和人员。”
  就他目前的影响力,代表一下北大也是可以了。
  像是人体基因组计划这样的项目,只要拿下,北大的影响力也会大大提升的,这是双方都期盼的大好事。
  胡池倒是没想到杨锐有这么一说,不禁笑道:“就西地那非一项,他们也该帮忙的。”
  “还是给点实在的好。”杨锐大大方方的给钱。绿石角在美国搞游说,花了上千万美元,数万乃至十数万美元的酒会,一办就是七八场,放在国内都够搞800场流水席,衣锦还乡三年半了。
  外交部这样的单位,对于部属的职员是非常开心的,哪怕不要什么灰色收入,攒一点差旅费,买一点国外的特产都能赚翻天,但对单位自身来说,每一次出差的成本都要用外汇,实在不敢说是富裕。
  类似的其实还有派出所刑警队之类的单位,员工平日里固然是滋润,但真到了办案的时候,动辄驱车上千里的取证,长期蹲点的食宿开销,都不是一个小数目。
  杨锐就是知道这些,才会经常给辖区内的警务部门捐款。同样的道理,捐款给外事部门,他也无所谓。
  如果不算外挂,分析他和同时代的学者有什么区别的话,除了颜高之外,主要就是有钱了。
  再要仔细分析的话,那就是有钱又大方。
  其他的国内学者,就算是拿到大笔的经费,因为过往的经历,多数也会扣扣索索的用,这是一个大家还把节俭当做美德的年代。
  杨锐就没有这种习惯了,科研做到了顶峰状态,其实就是氪金。
  任何高级技能,想要提高就得花费上一级数倍、数十倍乃至于数百倍的钱。
  1990年的中国,还习惯了做跟随研究,简单来说,就是习惯了跟着大佬混,还没有自己闯世界的自觉,花钱的时候自然喜欢考虑性价比。
  但是,做服务器第一,从来就不是有性价比的事。
  胡池虽然不习惯这么直白的操作,见杨锐坚持,也就应诺了下来,转头道:“如此一来,你就要考虑考虑,国内竞争的问题了。”
  这是他有意提点杨锐。
  杨锐也不是当年的初哥了,笑笑问:“您有收到什么风声吗?”
  “你知道我现在的位置,总有人少不了会来试探一番。”胡池先是解释了,再道:“摘桃子的人嘛,总是少不了的。”
  “您觉得他们能摘得走?”杨锐略微认真的询问。
  纵观国内,杨锐也不是唯一一个在喊人体基因组计划的。
  别看杨锐三五不时的就喊一喊人体基因组计划,甚至喊到了诺贝尔奖现场,但国家队决定次序的时候,从来不是按照声音大小和次数来评判的。
  人家可以将最早喊人体基因组计划的学者提上来,也可以提最老资格就是拉一名学部委员出来领头,也说得过去。
  诺贝尔奖只是一个奖项,并不是资格,学部委员才是。
  而且,如蔡教授、伍洪波、朱院士,其国际声望固然是不能与杨锐相提并论了,国内声望却丝毫不弱。
  到时候,人体基因组计划成立,给杨锐一个副组长,再将组长高高挂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当然,胡池是支持杨锐的,所以才会特意提醒,且道:“你注意一点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但不能不放在心上。”
  说到此处,胡池道:“你最近多参加一些会议好了,给大家提提醒,另外,也可以把人体基因组计划再提一下,弄个预备组之类的。”
  杨锐有点烦闷的道:“我哪有时间做这么多没用的……”
  预备组什么的就是排排队吃果果,要把其他人都给安顿好了,大家都开心,倒也不至于都来抢了。
  等于是给大家分官许诺,然后保一个自己的高位。
  但杨锐也不太愿意这么做。
  排座次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也不是他的专长,最重要的是,人体基因组计划是要真的去做事的,到时候一群七老八十的老头儿,谁来干活?
  胡池问:“你最近有什么事要做?”
  杨锐掰着指头道:“我要上课啊,华锐也得考虑开发新的药品了,离子通道实验室和华锐实验室也都有常规的研究在做,另外,我还策划做一个药谷。”
  “药谷?”
  “集中一些药品相关的企业,就像是开发区一样,但是由华锐私人来做,不追求短期的效益,也没有开发区照顾这个照顾那个的麻烦,就是单纯的做产业集中,集中一些企业,另外,我们给企业配套住房,只租不售,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杨锐顿了一下,道:“中行给的贷款额度快百亿了,得用出去。”
  “规模大吗?”
  “现在占了浦东一大片,深@圳也给了一大块地皮。大约能容纳几百家企业的样子,还有余量。”杨锐停了停,轻描淡写的道:“建厂是企业自己承担的,但是,为了吸引药厂过来,我们要承担大量住宅建设,目前估计,起码要能容纳50万名工人,再加上后续的,那就是100万套房吧,中行给的额度刚好。”
  胡池眼皮子都跳:“贷款不是要还吗?”
  “后续利润还是有的,再说不是有租金吗?由各单位来交的话,也能少很多麻烦。”
  “但是……100万套?”
  “慢慢建嘛,不着急。中行给的贷款也不是无条件的,他们也愿意我们投到基础建设上。如果全都用来做新药,买机器设备,他们反而要不放心了。”
  “这个也是,不过,你这个计划可真大啊。”
  杨锐笑两声,说:“我本来就是提了一个想法,结果两地政府太积极了,又是廉价卖地,又是政策补贴的,闹的没办法,就越搞越大了。”
  “那你可要当心,别到时候补不上缺口。”
  “中行的贷款是我们的美元按比例发出来的,风险不算很大。”杨锐憨笑两声,多少也有些心虚。
  在上@海和深@圳的100万套房,到了20年乃至于30年后,会价值多少?杨锐自己都有点不敢算,只能说,华锐日后再要开发新药什么的,用房租就够了。
  靠吃房租生存的国企是有不少的,倒是也不差一家私企的。
  对杨锐来说,药谷还真的是为了解决目前的问题。
  中行的贷款是要花出去的,而且不能花在太有风险的地方,否则,人家也是要干涉的,这种情况下,基础建设投资是最好的选择。另一方面,华锐也确实需要在大城市有集中产业基地了,随着西地那非的热卖,华锐在全国范围内的销售网络大为增强,牌子也渐渐响亮起来,到了这种时候,也不能只瞅着高端的新药开发。
  而以中国的工业规模和消费市场,一旦涉足各种仿制药的生产,几十万工人的产业园区,还真不能是超前。
  至于100万套住宅,在这个背景下,更多的是增加杨锐的个人满足感而已——都明知道房子要飞天,没道理不多买两套嘛。
  为此,杨锐还以提供高标准住房为理由,要求将住宅尽量建的大一点。
  胡池哪里猜得到杨锐的想法,念头一转,就回到了之前的话题,道:“既然你要做药谷,那不如这样,我以化药振兴办公室的名义,把你之前弄的GMP标准,提前颁布好了。”
  “现在就颁布?”
  “政策法规都是准备好的,明年1月1号执行的话,今年就可以开始审查了。此事一直都是你推动的,正好你也要花时间了解各家药企的状况,那就由你抓起来好了。从现有的GMP委员会里,再分一个委员会出来如何?”胡池说的理所当然,更对杨锐表达了充分的尊重。
  杨锐讶然之余,更是看到了滚滚的杀气。
  胡池说的GMP标准,是针对药企的硬性标准,如果不能通过,其结果就是关停并转。
  杨锐作为标准的设计者,深知标准之困难,历史上,国内4000多家药企,杀到最后,也就剩下了两千多家,里面还包括后面新建的,等于有一半的药企,面临着被吞并或倒闭的危机。
  而负责标准审核的委员会及其负责人,等于是手握着全国所有药企的生杀大权。
  在这种全范围的审核中,哪怕是负有盛名的企业,也可能因为某方面的短板而惨遭淘汰——杨锐望着胡池,一时间没有说话,如此重大的决定,肯定不能是拍拍脑袋,突然想到的。
  胡池却是故意装傻的笑两声,道:“你负责GMP审核委员会,立刻就是手握重权了,做什么药谷也方便,也没人敢摘你的桃子了不是?”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