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8章 社善良


小说:重生之神级学霸  作者:志鸟村
推荐阅读:花都逍遥兵王 豪门大少的私宠妻 摄政王的腹黑公主妃  宠上毒辣小狂妻  女神你别乱来 流光微醉 复仇似梦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高标准的药品生产,大约是提高人均寿命最实在的方式了。
  就一个国家而言,它能用于医药开销的资金总归是有限的,它能用来开发药品的人员设备,生产出来的药品,总有一个定数,再想要增加,就得挤占其他资源,比如教育、行政、交通、食品等等方面的开支。
  这种时候,提高药品的生产标准,是最有性价比的行为。
  吃三次就能发挥效果的药品,总比吃十次才发挥效果的药品靠谱吧。
  杂质少一点的青霉素,起码注射的单位要准确些。
  总而言之,仅仅是增强管理所带来的好处,就比得上几百几千万的仪器设备。
  然而,道理大家都懂,做起来就难了。
  比如说管理一项,对于现在的中国人就是一个难事,大家以前学的都是苏联,什么厂长负责制之类的,还是苏联的血泪教训带来的。
  如今苏联基本凉了,西方管理手段,也不是想复制就能复制的。人家的工人是能辞退的,国内的工会虽然没用,编制却是有用。
  工厂内胖根错节的关系是一回事,工厂外的市场也是乱七八糟。老外推崇的销售员在国内早就变了味,售后也显的很没意思,相反,外国人并不太关注的交通问题,却成了国内的大问题,以至于在一些行业里,得车皮者得天下,大家都奔着去讨好铁老大去了。
  事实上,就算是忧虑也只属于强厂,弱鸡一点的工厂,连管理技术是什么都闹不明白。
  一家镇属工厂的车间主任,如果他们有这个位置的话,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出过省,一辈子看的书不超过10本,这种时候,你跟他讲南方人不吃饺子,北方人在家不冻脚,内蒙古的羊肉不带皮吃,海里的大鱼一根骨,他肯定得是带着怀疑的表情。
  对于这样的工厂,文学青年的想法大约都是教育和学习。
  但对胡池等熟悉世情的官员来说,关闭它们的成本都嫌高。
  若是以资本主义的思想来考虑,这样的工厂,最好是放着别管,说不定百年以后,还会有一段佳话出来。
  然而,年少成名的胡池,出仕即高位,却是有一股子儿心气。
  “这些工厂,要是放着不管,他们首先想的,也不会是更新设备,提高质量,而是想方设法钻空子。”胡池站在二楼,对卫生等部门派来的官员侃侃而谈:“有心要提高的企业主,有办法提高的国企,过去两年总会有所动作的,不说能不能达标吧,肯定不会是兼并都没人要的小破厂。”
  “那小厂子就只能关闭了?”大部分的医药工厂,都是在卫生系统内,他们的安置问题,也就是卫生系统的麻烦了。
  胡池不留余地的道:“必须关闭。如果不关闭,他们就要继续生产,继续生产出来东西了,就必须卖出去,这就是毒害人民。”
  “咱们搞个规范,让他们不能卖不合格的产品不行吗?”
  “你能抓干净市场上卖假鞋的吗?”胡池反问。
  卫生系统的官员愣了愣,道:“这药得卖到药店和医院里,还是不一样的。”
  “你能管得了大城市的药店医院,小城市的药店呢?赤脚医生手里的药呢?结果就是农村贫困地区的人,活该吃烂药吗?”胡池不忿道:“我们现在明知道他们生产出来的药品不合规范,还不关闭他们,这不是纵容是什么?还要等他们生产出东西来了再检测?那不是浪费公孥吗?”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就没法聊了。
  来自卫生系统的小官官和胡池的地位差距太大,被占据了道德制高点以后,乖乖的道:“这样看,小厂的确有很多问题。”
  “这些小型医药企业,资产不值几个钱,麻烦还不少,要辛苦你们了。”胡池也知道他们为什么反对,暂且空对空的安慰两句。
  其他人只能苦笑。
  现如今,编制是最稀缺的东西。早20年的时候,各地工厂还有招工的概念,现如今,工厂子弟想进工厂,还得顶替家里人的工作才可以。关掉一家工厂容易,安置这么多的编制就难了。
  所谓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生动的形容了一名工作者的辛酸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要求这么累人的姿势吗?
  胡池的表现证明,是可以的。
  而比跑断腿的姿势更困难的,就是盒子精们的互相配合了。
  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都市男女如今听到相亲都要发疯,药企的干部们对强行配对也没有好心情。
  然而,工作就是这样,心情不好,该干也还是得干。
  上千家工厂的负责人和代表,也只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如今的药企,其实大部分还是属于国企的,理论上,只要上级部门支持,以小吃大的蛇吞象模式,依旧是能执行的。88版的gmp版本要求其实不高,尤其是在杨锐修改之后,稍有点基础的药厂,花上个千多万元,就很有可能通过审核。
  作为中国第一次执行的药品生产标准,第一版的gmp主要就是淘汰小破老,正常人能看的过眼的工厂,不是恶心到厂内生蛆的工厂,基本都有可能活下来。
  要达到这样的要求,一家市属药厂,若是能得到政府的全力支持,自然会很安全,就是保留性的支持,互相兼并一下,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至于县属、镇属、街道办属、乡属还有私人小作坊式的企业,就比较困难了,不是付出极大的代价,通常只有被兼并的命了。
  不过,这在杨锐或者胡池看来,都没有什么问题。
  提前让他们倒闭,已经是社会主义善良了,放在资本主义国家,做药都舍不得净化水,而用井水充数的企业,已经是属于犯罪了。
  当然,在资本主义国家,有些人把人体基因组计划,也是看做犯罪的。
  “我们的身体,神圣不可侵犯!”
  “克隆羊之父是犯罪之父。”
  “人类密码无需解锁!”
  抗议人群有秩序的喊声,令轿车的隔音荡然无存。
  达尔贝科带着一丝尴尬,向坐在旁边的杨锐道:“虽然有很多人反对,但也有很多人是赞成的。不要被他们的声音所影响,我们是在做改变世界的好事。”
  “不用向我解释,做克隆羊的时候,我就见识过抗议者的模样了。”杨锐笑笑。
  “美国和中国不同,大众抗议的渠道大概更多吧,抗议的威胁也不同。”达尔贝科顿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而笑道:“没想到你真的能敦促中国方面加入人体基因组计划,经费能保证吗?这笔钱是要冻结在银行的。”
  “没问题,华锐也会出钱的。”
  吃过西地那非的,都对华锐记忆深刻,达尔贝科缓缓点头:“这样也好,他们现在的现金比较充裕,应该能解决一定的资金。恩……你真的要宣读鸟枪法的论文。”
  “我来就是做这个事的嘛。”杨锐说着笑笑,道:“绿石角连设备都做起来了,容不得退缩了。”
  “好吧,就当是给大家开拓视野了。”达尔贝科并不看好杨锐开发的新技术,在他眼里,堂堂正正的一个基因一个基因的测过去才是王道。
  哪怕鸟枪法有十倍的速度,也不能忍受它的种种缺点。
  不过,杨锐早就是成名学者了,就算是达尔贝科,也只能选择信任与不信任。
  眼下,大家选择抱团取暖才是最佳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