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东鲁风云


小说:洪荒不朽  作者:小七泡泡
不周山上,玄天道尊心神沉浸了天道之中,遨游天地,神魂游走八方,沟通了天地本源,一道道光芒从他的身上闪过,火红如同烈焰,蓝sè宛若jīng灵,橙sè彰显活力;;;;;;九彩jiāo织,构筑出了完美的天道。()TXT电子书下载**(
一方世界在玄天道尊的背后显化而出,遮掩天地,笼罩八方,苍穹,大地,虚空,四周,寰宇,一颗颗璀璨的星辰转动,构筑出了最完美的造化玄机,香气袭人,传遍了每一个角落。
一缕缕异象将玄天道尊包裹其中,时而宛若神龙游走,时而好似神象咆哮,玄天道尊面sè无悲无喜,不见分毫的变化,唯有神念游走天地十方,静静的观望着一切的变迁,天地大势的走向。
一声叹息,从玄天道尊的口中传出,玄黄sè的光芒从空中垂落,一缕缕功德之光神圣庄严,天地之中最为圣洁的存在。
缓缓的睁开了双眸,玄天道尊心中有着唏嘘之意,大势已定,众人搏杀,杀戮即将降临,此时此刻,即便是强横如他,也不敢说自己有着足够的把握扼杀一切变数。
三清道人,接引圣人,准提圣人,无天魔祖,天家霸业,一位位屹立巅峰的强者,各自有着自己的谋划。盖世妖皇,雄霸天地的帝俊卷土重来,而今尽管遮掩了自己的锋芒,一旦猛虎出闸的时刻,定然震慑天地,惊骇十方,风云幻变,逆转局面。
青天,鸿钧,更是接连不断的布下了自己的手段,也许不是为了这一次大劫,却也想要埋下自己的一颗颗棋子,留待日后扭转大局,漫长的生命,永恒不朽的寿元,让他们拥有着足够的时间布下自己的局面,只要获取了最终的胜利,一切的付出对于他们而言都是值得的。
无尽的量劫,尽管此番大劫是其中的一个关键所在,却也无法真正的将两位天道之境的强者埋葬,最多也就是让他们丧失了一些棋子,暂时的被动,无从主动出击。
“三清道人野心勃勃,竟然用了盘古神通铸就了另一柄打神鞭,想要夺取封神之战的胜利果实,冲击天道之境,返本归元,难怪他们前世可以留下如此霸业,野心勃勃,谋划深邃,yīn谋跌出,即便是牺牲了mén下所有的强者,只要冲击天道之境获取了成功,三清道人从此就拥有了立足的资本,甚至可以在日后漫长的岁月中夺取自己想要的一切。毕竟,天道之境的强者,才是真正的主宰,神王仙王佛王妖王魔王,无人不尊,无人不敬!三清之心,果然不小!可惜了,本座定然不会让尔等的算盘如意,仍有尔等秉承了先天功德而生,夺去了先天造化,一些天命转机,也别想冲击天道之境,洪荒世界太小了,容不下如此之多的强者征伐!”寒光闪烁,杀机凌冽,刺人心魄,冻人骨骼,让人难以自持。
玄天道尊目光从八景宫,yù虚宫,碧游宫一一扫过,饱含深意,仿佛要加三清道人的一切谋划尽数mō清,从而一一斩断,让他们丧失所有的先机。
“哦,原来是昔日盘古留下的世界,三道天脉,就让尔等拥有了冲击天道的资本了吗?未免有些异想天开,即便是本座需要迎抗鸿钧道祖,青天两位强者,也有足够的余力将尔等尽数斩杀,形神绝灭,三清归元,不若盘古复生,本座定然不会容忍此事!”玄天道尊望着遮掩了的天机,不由冷笑连连,三清道人的一些谋划,他也是有所感觉,申公豹下山之后,他细细寻思,方才看出了三清道人背后隐藏的一些手段,尽管还是有些朦胧,难以真正mō清,可是对于玄天道尊而言,他只需要确定三清道人的想法就足够了,绝对的实力,让他可以无视一切的yīn谋诡计。()
“青天,天家也想要chā上一手,看来这盘棋终于活了起来,青天。鸿钧竟然要联手了,扬眉也是时候出手了,等待下次量劫降临,鸿钧道祖惨败,他的真身想必也要出手了,也许他认为自己此番量劫可以mō清所有人的底细了吧?冲击hún沌之境,才是最终的主宰者,hún沌不灭,鸿méng不破,永恒屹立,真正的霸主,天道,不过是水中的鱼儿,生死不由自己,许许多多受到了天地束缚,难得逍遥!”玄天道尊目光望向了三十三天之外的天外天之处,紫霄宫悬浮,他的心中明白,下一次量劫,估计一些潜藏的强者也要一一现身了,这一次量劫不过是一次序幕。
“鸿钧,付出了如此之多的代价,你也难以真正的mō清本座的手段,你的本体不出现则以,一出现定然要被彻底的斩杀,杜绝一切后患,唯有如此,才能让扬眉冲击hún沌之境,成就真正的主宰者,日后即便是鸿méng三祖觉醒,也掌控不了大局!”玄天道尊冷笑连连,心中念头转动,瞬间明悟了此时的局势,众多变化,虽然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即便是他也未曾想到,鸿钧道祖会在此时下定了自己的决心,出动所有的力量,利用所有的机会,mō清他的实力。
“看来时辰老祖也有些急不可待了,这也是扬眉的机会,机缘如此,命运如此,谁也不可能逆转乾坤!”玄天道尊瞬间心中也有了自己的决断,唯有扫平了这方天地中的一切反抗意志,才能够彻底的掌握洪荒,占据开启不朽之路的契机,打开通天之路,超越凡尘,屹立鸿méng之上,成为真正的不朽,永生不死。
“也是时候让他们下山了,天家,魔教,乾坤圣地,联手便想要阻隔东伯侯出手,纯粹是痴心妄想,无数年的经营,岂是尔等可以破除的?”玄天道尊目光望向了隔断东鲁之地的天河,有些不屑的开口说道。_
一条宏伟,浩瀚的天河,宛若银河从九天垂落,隔断了天路,将东鲁之地阻断,断绝了所有东鲁之地攻伐大商的道路。天河滚动,雷音不绝,长旗招展,一道道神秘的符文,种种玄奥的神通,缔造出了这条古老的天河,甚至拥有着数位圣人出手锤炼,蕴藏无尽的玄机,即便是东鲁所有的强者出手,也难以将之动摇分毫。
昔日西岐之地兵伐北域,东伯侯顺势出手,斩断了南疆,东南之地连成了一体,成就了帝王霸业的根基,雄心勃勃,锤炼百战强兵,留待兵伐大商,横扫地仙界,重现姜家的霸业,统领人族。
而今一道天河从空中垂落,即便是东伯侯姜桓楚实力通天彻地,参悟了天道,凝炼了法则,甚至不弱于一些古老的无上君主,也无从撼动这条天河。()经过了数位圣人联手锤炼,三千道古老大阵重重叠叠,jiāo织在了一起,恐怖异常,让人难以琢磨。
天河之中,光芒璀璨,红光,蓝光,银sè的光芒,黄金sè的光芒,种种奇妙的景象呈现,正是这条天河,隔断了东鲁之地趁机出兵,覆灭大商的野望。也断绝了东鲁之地的雄心霸业,天河不破,任由东鲁之地雄师百万,也难以真正发挥任何作用。
一缕缕圣人的气息潜藏其中,伟大,高贵,威严,可怕,让人望而生畏,一般的强者也许看不出任何的奇妙景象,不过修为抵达了东伯侯姜桓楚这种层次,一切的幻想对他而言不过是虚无,难以méng蔽他的双眸。
屹立天河前方,东伯侯姜桓楚口中传出了一声叹息,即便是借助姜家传承额至宝,也撼动不了这条天河。圣人之威,恐怖异常,威压天地,至尊无上,即便眼前的并非真正的圣器,圣人成道至宝,也绝非姜家强者能够动摇的。
数位圣人联手,用了永恒之金,不朽黑铁,刹那之水,玄空古铜等等天地珍贵材料,甚至不乏先天材料,方才缔造出了这件宝物,阻隔住了东鲁的前行之路。不要说一位普通的战士,即便是盖世的神人落入其中,也要瞬间被天河绞杀,三千座古老的杀阵,作为天河的核心大阵,催动所有的力量,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击,堪比圣人亲自出手。
天河深处,更是有着一位位古老的强者镇压,甚至一些气息横扫诸天,即便是东伯侯姜桓楚也不敢有丝毫小视之心,遥望天宇,眉头紧紧皱起,东伯侯姜桓楚不由唏嘘不已。
“难道这就是天意?数位圣人至尊联手阻隔,即便是圣师亲自降临,也难以真正的打断天河,天河不破,东鲁永远不会有昌盛的机缘,等待日后大商和西岐之地争斗结束,胜利的一方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定然能够直接横扫东鲁,建立霸业,那样子我就是姜家的罪人,让姜家万劫不复。可是,即便是先祖圣皇重现,也不可能直接将天河击破!圣人的意志,就是天地的意志!”东伯侯姜桓楚面lù难sè,内心深处更是有着深深的无奈之情,任由他智慧通天,也逆转不了此时的局面。
“看来此事扭转的玄机,还是在于圣人的博弈,昔日圣皇诞生,也难免参杂了不少圣人出手,而今看来,这一次的争斗,最终的结果还是要看圣人的争锋!”东伯侯姜桓楚身影渐渐消失,一声叹息,从他的口中传出,深深的无奈,让人叹惋,本来他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横扫地仙界,而今看来,不过是空梦一场!
东海之地,三仙岛之滨,烟霞袅袅,松柏森森。烟霞袅袅瑞盈mén,松柏森森青户;桥踏枯槎木,峰绕薜萝。鸟衔红蕊来云壑,鹿践芳丛上石苔;那mén前时催huā发,风送浮香。临堤绿柳啭黄鹂,傍岸夭桃翻粉蝶;确然别是dòng天景,胜似篷莱阆苑佳。
这里正是三位极乐圣教的弟子修行之处,三霄娘娘威震这方海域,近乎无敌,每一位都是手握至宝,横扫诸天,三霄娘娘联手,更是罕有敌手,即便是无上君主,也要饮恨当场,立得解脱。()
这一日,一道巍峨浩瀚的气息,横贯天地,遮掩了苍穹,星空,神岛,海面,仿若一尊至强的存在降临这方海域,一出现就威压天地,唯我独尊,霸道异常,让人心中不由产生臣服的念头。
紫sè的光芒横贯星空,三仙岛上,三霄娘娘正在潜心修行,参悟天道,猛然之间,尽数睁开了双眸,望向了空中。
“师尊,竟然是师尊的气息!”琼霄娘娘身穿火红sè的长袍,华丽而高贵,古风盎然,眉宇之间流lù出洒脱的气息。
“不错,大姐,正是师尊的气息,师尊竟然降下了一尊分身,前来三仙岛,看来定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发生了,吾等一同出去看看!”碧霄仙子身穿碧绿sè的长袍,包裹住了她曼妙的身躯,望向了空中的目光充满着一丝憧憬,一丝恭敬之sè,连声开口说道。
三道光芒划破天地,瞬间出现在了三仙岛的上空。
“云霄碧霄,琼霄,参见师尊,愿师尊圣寿无疆,永享极乐!”三霄仙子一同跪倒在了云端,神sè恭谨的开口说道。
一道紫sè的光芒闪过,轻轻的将三霄仙子尽数托了起来,柔和的声音,从空中紫sè的身影传出。
“尔等不必多礼,此番前来,却是有一番要事,地仙界三足鼎立,争斗不断,而今天家圣人,魔教圣人,乾坤圣人竟然联手炼制了天河,隔断了东鲁前行之路,尔等可以尽数下山,将阻隔的宵小之辈尽数斩杀,不必留情,辅佐东鲁成就霸业!”
“谨遵师尊法令!”三霄娘娘神sè不见丝毫迟疑之sè,同时朗声开口说道。
“此行也许会有些许磨难,不过终归还是坦途,关键时刻,也许为师也要出手一番,云霄,你师姐早已闭关多日,参悟天地大道,冲击无上圣人之境,你便先行代表为师前去东鲁,为师便将紫竹杖赐予你使用,镇压诸天,若是有圣人出手,为师自然会心有感应!”紫sè的光芒,瞬间化作了一根竹杖,漂浮空中,圣人的气息从上方传出,一道道符文,宛若虚幻的世界,笼罩八方,这是紫竹圣人的成道法器,具有不可思议的威能,堪比先天至宝,甚至一些妙用更在先天至宝之上。
三霄仙子望着空中悬浮的紫竹杖,不由同时跪倒在地,恭敬的行了一个大礼,紫竹杖化作了一道流光,没入了云霄娘娘的体内,光芒内敛,再也看不出分毫的威慑力。这就是圣人法器,具有永恒的威能,宛若圣人出现,镇压天地,反掌之间,覆灭诸天,即便是无上君主,也要瞬间被斩杀,形神俱灭。
“大姐,看来此番量劫定然不同一般,师尊竟然将紫竹杖赐下,这是前所未有的大事情,想必到了最后时刻,也会是圣人之间的jiāo锋,多少年了,圣人都甚少出手,天地众生,也许都忘却了圣人的威严,圣人之威,不可侵犯!”琼霄仙子身上火红sè的长裙飘动,两道神光闪烁,有些喃喃的自语道,自从她出生拜入了紫竹圣人mén下,也甚少见到过自己的这位充满着神秘sè彩的师尊出手,而今即便是她,都已经步入了无上君主之境,而三霄之首的云霄娘娘,更是距离至强者之境仅有半步之遥,恐怖异常,若是手握圣人法器,即便是至强者降临,也要退避。()
“不错,大姐,师尊亿万年都甚少出手一次,而今竟然会惊动了她,可见此事也极为重要,吾等此番全力出手,也该让洪荒世界的强者知道吾等极乐圣教的威严,宵小之辈,也敢侵犯吾等圣教!”碧霄仙子双眸流lù出泠然的杀机,这些年来,极乐圣教的弟子甚少行走洪荒世界,出现在天地之间,让极乐圣教的威严渐渐消弱,甚至只有一些古老的存在知道这个强横的圣教的威严。
“蝼蚁之辈,数次侵犯吾等圣教,这次既然出手,就将他们一一斩杀,也该让他们知道什么人是他们永远不可以招惹的存在!”庞大的神念横贯入了三十三天,瞬间将四周环绕的一些窥探神念击溃,一声声凄惨的叫声从不同地方传出。
极乐圣教威严不曾彰显,也渐渐的让三仙岛只能在这片海域威压一方,三霄仙子甚少出手,也不甚在意外方之事,这让不少的强者想要侵占这座神岛,这是她们不能容忍的事情。
“好了,不必理会这些蝼蚁之辈,量劫为重,这些繁杂之事,留待日后慢慢解决,刚刚沟通了圣器,东鲁的局势有些不妙,天河深处,有着不少的强者镇压,看来也是一番苦战。”云霄娘娘雍容典雅,目光从四周扫过,天地寂静,一圈圈光芒从她的身上闪烁而出,笼罩住了整个三仙岛。
“云中子师兄,燃灯师兄,赤jīng;子师弟,龟灵师妹,吾等兄长也要一同出现了,此番大战,定然会是生灵涂炭,吾等也要小心翼翼,洪荒世界,传承甚多,各种诡异的神通秘法,更是可怕无比,唯有小心翼翼,才能完成师尊的法旨!”云霄仙子开口叮嘱道,即便是她自己,也是有着震撼,蓬莱mén下的弟子,每一位都是天资卓越,人中之龙,盖世雄主的存在,而今竟然有着如此之多的强者一同出手,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情,闻所未闻。
峨眉山罗浮dòng中,赵公明同样是接到了紫竹圣人的法旨,神sè一定,出了dòng府。正行之间,忽然下来是一座高山。正是:异景奇huā观不尽,分明生就小蓬莱。
赵公明正看山中景致,猛然山脚下一阵狂风,卷起灰尘,分明看时,只见一只猛虎来了,笑曰:“此去也无坐骑,跨虎登山,正是好事。”
只见那虎摆尾摇头而来,只见得:咆哮踊跃出深山,几点英雄汗血斑;利爪如钩心胆壮,钢牙似剑劳凶顽。未曾行动风先到,作奔腾草自拔;任是兽群应畏服,敢撄威猛等闲看。
话说赵公明见一黑虎前来,喜不自胜:“正用得看你。”掉步向前,将二指伏虎在地,用丝□左“糸”右“条”套住虎项,跨在虎背上,把虎头一拍,用符一道,画在虎项上;那虎四足就起风云,霎时间来到东鲁上方。
“云髻双蟠道德清,红袍白鹤顶珠缨;丝□左“糸”右“条”束定乾坤结,足下麻鞋瑞彩生。劈地开天成道行,叁仙岛内真形;六气叁尸俱抛尽,咫尺青鸾雕yù京。”
一道高歌从上方传出,云霄仙子骑着青鸾,出现在了上方,美眸眨动,神sè平淡,仿佛要将天河贯穿,真正的看清楚,云霄仙子的背后,碧霄仙子,琼霄仙子同样是紧紧相随。
“吾等见过大兄!”三霄娘娘看到了不远处的赵公明,不由同时行了一礼,开口说道。
“三位妹妹也来了此地,天河深邃,内部更是三千大阵镇压,蕴藏圣人神通,不可思议,吾等还是静待云师兄等一同到来吧!”赵公明身穿长袍,正是一位得道高人的模样,望着眼前的三个妹妹,清风拂面,开口说道。
“大兄所言甚是,吾等上有师长做主,云师兄,燃灯师兄都是神通盖世,此事定然要由他们主持一番,破除天家,魔教,乾坤圣地的强者,才是正理!”云霄娘娘点了点头,目光望向了远处的天河,有些感慨的开口说道。
唯有击溃天河中天家,魔教,乾坤圣地的强者,才能够真正的击破天河,甚至云霄娘娘心中隐隐有所猜测,即便是他们夺去了最终的胜利,也无法将天河斩断,唯有圣人,才有那种力量。
“见过赵师兄,三位师姐,龟灵有礼了!”不远处一道光芒划过,火焰冲天而起,八卦轮转,天地显化,正是鬼灵圣母到来了此地。只见鬼灵圣母身着素装,静静的立身空中,双眸深邃,背后八卦神图悬浮,尽显周天之相,声音有些低低的,开口说道。
“原来是龟灵师妹,师妹跟随师尊在圣岛修行,没想到今日也是来了此地,师妹却是好福气!”赵公明面lù欣喜之sè,朗声开口说道,紫竹圣人收了六位弟子,唯有他们的大师姐蓝灵儿和小师妹鬼灵圣母跟随圣人在圣岛修行,甚少出走。
“师兄说笑了,师兄等逍遥在外,也是自由自在,随心所yù,师妹心中也有羡慕之意!”鬼灵圣母抬头望着赵公明,缓缓开口说道。
“高卧白云山下,明月清风无价:壶中玄奥,静里乾坤大;夕阳看绮霞,树头数晚鸦。huāyīn柳下,笑笑逢人话;剩水残山,行行到处家。凭咱茅屋任生涯,从他金□左”土“右”皆“yùlù滑。”
高歌作响,云端呈现,火光闪烁,一位道人手握拂尘,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帘之中,身穿道袍,面lù浅笑,踏步而行,宛若郊游一般,正是圣人镇元子mén下的赤jīng;子。
“赤jīng;子见过诸位道兄!”赤jīng;子打了个稽首,爽快的开口说道,背后火焰灵光闪烁不定,化作了无尽的火海,湮灭所有的杂物,一尘不染,早已修行到了极为高深的境界,与天地同寿。
“赤jīng;子师弟看来早已觉醒了前世的记忆,否则修为也不会如此突飞猛进,让为兄好生羡慕!”赵公明还了一礼,望着眼前的赤jīng;子,火焰之力冠绝天地,九彩光芒呈现,无尽福缘加深,不由面lù深意的开口说道。、
“前尘忆梦,今朝觉醒,我就是我,本我非我,今生方才是永恒,日后只有万寿山赤jīng;子,师兄着相了!”赤jīng;子洒然一笑,目光清澈,望着不远处的五位极乐圣教的弟子,不由沉声开口说道。一瞬之间,他的身上呈现了各种奇妙景象,仿佛看穿了红尘,领悟了造化真谛,斩断了各种纠葛,气息猛然增长,显然是修为更进一次。
“造化一梦,好一个造化!赵公明见过赤jīng;子师弟,却是为兄的不是!”赵公明也是心思通明之辈,自然明白赤jīng;子所言之意,打了个稽首,凝声开口说道。
“燃灯师兄来了!”赤jīng;子目光望向了西方,心有所感的开口说道。
只见一位道人出现在了西方之地:“双抓髻,乾坤二sè;皂道袍,白鹤能云。仙风并道骨,霞彩现当身;顶上灵光十丈远,包罗万象xiōng襟。九返金丹全不讲,修成仙体彻灵明;灵鹫山上客,元觉道燃灯。”
”盘古修来不计年,yīn阳二气在先天;煞中生煞肌肤换,jīng里含jīngxìng命圆。yù液丹成真道士,六根清净产胎先;扭天拗地心难正,徒费工夫落堑渊。“燃灯道人背后三十六道毫光闪耀,照shè天地,一个个小世界呈现微尘之相,笼罩诸天万界。
“诸位师弟,师妹,燃灯有礼了!”燃灯道人面lù慈悲之sè,缓缓开口说道。
“见过燃灯师兄!”诸多道人一同开口说道。
正在此时,一道光芒从东方出现,中正平和,不显分毫的霸道之意,却又庄严沉重,宛若圣人一般,震慑人心。
“吾等一同前去参见云中子道友吧,看来云中子道友早已参悟了圣人之道,距离成就圣人至尊不远矣!”燃灯道人眼眸深处光芒闪烁,旋儿哈哈大笑着开口说道。对于云中子,他的心中还是有些羡慕之意,不过他自己也有自己的道路,却也不会产生其他的念头。
云中子宽袍大袖,手执拂尘,飘飘徐步而来。却正是:头戴青纱一字巾,脑後两带飘双叶;额前叁点按叁光,脑後两圈分日月。道袍翡翠按yīn阳,腰下鞭□王母结。脚登一对踏云鞋,夜晚闲行星斗怯;上山虎伏地埃尘,下海蛟龙行跪接。面如傅粉一般同,似丹砂一点血;一心分免帝王忧,好道长两手补完地缺。
“诸位师弟,师妹安好,贫道来迟了!”云中子一步跨出,面lù浅笑,开口说道。
“见过师兄!”众多道人一同开口说道。
“既然都来了,就一同去见见姜师弟吧,毕竟他才是执掌封神榜之人,此番量劫的主角,便是姜师弟,量劫之中,无人可比!”云中子目光从四周扫过,一切景象尽收眼底,天河悬浮,山峦重叠,水天一sè,古城屹立,点了点头,缓缓开口说道。
“谨遵师兄之命!”七位道人也不迟疑,直接开口应诺到。
东鲁上方,众多强者纷纷降临,大战序幕,瞬间拉开,蓬莱弟子,天家强者,魔教巨头,乾坤圣地,都是威慑天地的存在,而今更是针尖对麦芒,定然会有惨烈的大战在东鲁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