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七十五 首战


小说: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推荐阅读:末世重生之活下去 心动萌然 万兽瞳 不一样的朋友 鬼谷尸经 网王之音沫哑夕 重生炮灰农村媳 龙骑士的我 HP之我的魔王大人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当异虫飞回,重新落在千夜肩上时,千夜就给它取了个名字。
  “飞刺,以后你就叫飞刺。”
  异虫发出一声长长鸣叫,显得满心欢喜。它一边梳理自己的触须,一边在千夜的脖颈中蹭个不停。
  卡萝尔忽然道:“它居然会使用原力!”
  千夜一怔,仔细回想,发现当飞刺洞穿异兽头颅时,身周确实笼罩了一层原力。只有驾驭原力,才能打出如此恐怖的爆发力和洞穿力。
  “它本来就不一般。”千夜并没有觉得有多意外,永夜世界的许多凶兽天生就有使用原力的能力。而虚空巨兽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在驾驭原力方面,任何一个陆块上的种族都难以望其项背。
  “不,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它好象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命一样。它驾驭的是这里的原力。”
  千夜对着异虫轻轻一弹指,感受着它传来的振翅波动,发现还真是这么回事。如他和卡萝尔这个级数的强者,也要学习和适应新世界的环境,慢慢掌握驾驭这里特殊原力的技巧。而飞刺完全是靠本能运用原力,和技巧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层面上。
  “可能,是在这里进化的原因?”
  “或许吧。”卡萝尔也不确定。
  此刻两人再落回石柱中生长着的蓝色晶体上,感受就有些不一样了。
  “这些晶体,难道能够让生命进化?不管是不是这个世界的原生生物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黑暗种族就要疯了。”千夜道。
  “不一定只是黑暗种族,说不定人族也可以。连你那只虫子都行,为什么其它人不行?”
  飞刺发出一声短促鸣叫,明确地表达着不满。千夜拍了拍它,笑道:“它现在可是有名字的,叫飞刺。”
  飞刺一声欢鸣,以示同意。
  卡萝尔自然不会和一只虫子较劲,道:“不管怎么说,我们都需要确认晶体的真正作用。说不定它就是永夜议会全力以赴开启新世界的原因之一。”
  “怎么确认?”
  “这还不好办吗?你是怎么确认异兽血腺作用的,就怎么确认晶体好了。”
  这就是直接进行活体实验的意思,千夜微微皱眉,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在这样的大事面前,对个体的仁慈几乎是不被需要的。
  千夜看看视野范围内的几根石柱,心情有些复杂,每根石柱下都有数个乃至更多的机会,能够将生命推到一个更高的层次。
  对于普通生物来说,这或许没有太大意义,起点低,能够提升的量也相对低,或许连跨过阶层都不容易。但对于高阶生命体,甚至智慧生命如四大黑暗种族,如人族,这样的机会可以让阖族为之疯狂。
  强压下搜集更多晶体的冲动,千夜向卡萝尔道:“我们再往前走走吧,今天就到那片森林为止。”
  “好。”
  千夜和卡萝尔腾空而起,在离地面十米左右的高度向着视野尽头的森林飞去。这一路上没有再看到石柱,显然那些石柱也是有分布区域的。
  地面上生长着低矮植物,荒野上有些岩石色泽古怪,一看就知道是蕴含了某种特殊物质的矿石。不过千夜并没有停下来勘察,现在的首要任务可不是采矿,这里的矿脉极浅,更多需要辨识分析能力。而为了将来能保住这些资源,当务之急是尽可能多地探索周围区域,如果可能的话,最好能发现异兽军团的动向。
  两人越飞越快,森林很快就出现在面前。
  千夜并没有急于入林,而是升高到数百米空中,向周围眺望。这片森林其实不大,只有数十公里方圆,周围则还是一片荒原。在辽阔荒原上,这样一片森林的存在就显得十分突兀,与周围地貌格格不入。
  千夜将全景记在心中,才降低高度,开始仔细观察森林。
  森林由多种不同树木组成,有些树种很相似,但又明显是两代的品种。这里植物大多叶子中透着蓝色,也有个别是暗红色。每棵树的树冠都格外浓密,枝叶彼此交织在一起,仿佛织出若大一个屋顶。
  千夜落到地上,缓缓走入森林。
  一进森林,骤然阴暗,仿佛走进了另一个世界。飞刺弓起身体,发出有些不安的鸣叫。
  千夜心中隐隐也有些不舒服的感觉,他取出东岳,持剑在手,向着森林深处,引起自己不安感觉的源头走去。
  卡萝尔落后几步,守护着千夜的后方。
  森林中几乎暗无天日,微弱的光亮来自于一些能够发光的植物和苔藓。林间寂静无声,几乎看不到任何生命,没有异兽,没有飞鸟,甚至连虫子都没有。
  森林并不大,哪怕各个方向都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千夜还是凭着记忆,来到了森林中央。一株奇异巨树就出现在他面前。
  这株巨树不高,和其它大树相去无几。但是它格外的粗,树身直径就有数十米,远远望去有如一个粗大水桶。它的树枝都生长在顶部,看上去就似一株巨大蘑菇。
  巨树树根处则是有一个小小池塘,里面池水呈淡红色,而在巨树树身上生长着一些树瘤,有的树瘤已经破了,向下流淌出同样是淡红色的液体,潺潺汇入树下的血池中。
  千夜来到树下,谨慎地观察了一会儿后,伸手掬起一捧池中的水,凑到鼻端闻了闻,就对卡萝尔道:“和异兽的血很象。”
  卡萝尔体质特殊,更是大胆,伸指沾了一点池水,放进嘴里轻轻一触,品了片刻,道:“非常相似,而且和血腺的感觉更相近一些。”
  “难道喝下这些水,也有服用血腺的效果?”
  “试试不就知道了?”
  千夜望着巨树,思索着这个生命体在新世界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时,忽然脊背窜上一缕寒意!
  他不假思索,身影一闪,已出现在百米空中。一道淡淡光芒从千夜原本所站之处掠过,擦过巨树,在巨树树身上开出一道深深沟槽。自沟槽中立刻涌出大量树液,树液呈淡粉色,看起来就象是稀释过的池水。
  偷袭者一击没有打中千夜,反而伤到了巨树。
  森林中响起愤怒之极的咆哮,千夜曾经见过的六臂生物从林中现身,他五只手中各持不同武器,仅有一只手空着。
  它就像没看到旁边的卡萝尔似的,注意力全部在千夜身上,抬头仰望空中,不断愤怒咆哮,挥舞手中武器互击,显然是在邀战。
  千夜神色凝重,缓缓贴着巨树落下。
  那六臂生物大怒,不断挥舞武器示威和吼叫,但就是没有上前。这下连卡萝尔都看出那六臂生物投鼠忌器,生怕再次伤到了那棵巨树。
  千夜向卡萝尔望了一眼,做了个手势,卡萝尔就点了点头。
  千夜上前一步,稍稍离开巨树,果然六臂生物相应退后,并且神态略略平和,显得不那么焦急暴躁了。
  “我们要不要到外面去打?”千夜指了指森林外。
  “非……常……好。”出乎意料,六臂生物的发音竟然是帝国语,虽然生硬,语调奇怪,但仍然能听明白吐字。
  “你先。”
  六臂生物立刻转身,一路出了森林,站在荒野中等候着千夜。
  千夜随即跟着出了森林,他没有马上发起攻击,问道:“你们是什么?为何来到我们的世界?”
  六臂生物只吐出一句话:“你们,都要,死!”
  它看起来没有任何和千夜交流的想法,两只手中的锯齿长刀突然挥起,猛地向千夜斩下!
  这一斩快得不可思议,只见手臂一扬,下一刻刀锋就到了千夜面前!竟连残影都没有出现,就像是瞬移般。
  千夜身形一沉,东岳一架,将其中一柄长刀挡到一边,自己则借力横移,避过长刀斩击。
  然而刚避过斩击,另外两把长刀又递到千夜面前!千夜干脆将东岳一竖,强接硬挡。双方毫无花假地硬拼一记!
  千夜全身一震,整个人被生生击退十余米,双腿在坚硬地面上犁出一道深沟。而那六臂生物也不好过,两把长刀被反震力弹得高高扬起,带着它也退了几步,那双手臂顿时显得不太灵活了。
  千夜脸色一阵苍白,口中就泛起一抹血腥味。但不等他缓过气,六臂生物就大步而来,五把长刀连环挥斩,如狂风骤雨。
  千夜双手握持东岳,全身骨节连环作响,以开山劲大力为根基,时而强挡硬砸,时而妙招连连,与六臂生物杀了个旗鼓相当。
  然而六臂生物身体极为强横,每一击都是直来直去,单纯以速度和大力碾压,千夜每接一击,都象是被巨兽狠狠撞击一次,说不出的难受。虽然现在千夜还能够与它硬碰硬的对攻,但是开山劲秘法却不可持久,一旦秘法效果过去,千夜就会在力量上处于下风。
  能够压制千夜,这头六臂生物的战力实是相当恐怖,普通神将在它面前,怕是撑不过几分钟。
  千夜却不惊慌,只是沉着周旋。片刻之后,开山劲秘法终于到了时间,千夜剑上力量越来越不足,每接一击,都是全身剧震,东摇西晃。
  六臂生物眼见胜利在望,仰天一声咆哮,五把长刀高高举起,就欲以雷霆一击,直接终结这个碍眼的生物!
  它蓄力极快,五把长刀刚举到最高处,就闪电般劈落!这一击之快之猛,千夜眼看无法硬接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森林深处,忽然传来扑扑的闷响,好象有什么人在奋力伐木。
  六臂生物神色大变,一声又惊又怒的啸叫,五把长刀忽然散乱,轨迹凌落,各斩向不同方向。这样全无章法的攻击当然连一记都斩不中千夜,而且它中途乱了招式,气劲乱串,大半反作用到自己身上,受创不轻。
  六臂生物顾不得其它,舍弃千夜,掉头就向森林深处冲去。它速度极快,可千夜更快,身形一个闪烁,已出现在六臂生物上方,随即一道淡黑光羽射出,没入六臂生物的后颈!
  六臂生物庞大身躯继续向前冲去,只是突然犹如失控的车辆,完全绕不过障碍,连续撞倒了好几棵大树。而这个时候,另外两记原初之枪射出,悉数没入六臂生物身躯。
  它庞大身躯又向前冲了几百米,沿途撞倒树木无数,这才轰然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