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七十六 称王?


小说: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推荐阅读:末世重生之活下去 心动萌然 万兽瞳 不一样的朋友 鬼谷尸经 网王之音沫哑夕 重生炮灰农村媳 龙骑士的我 HP之我的魔王大人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千夜缓缓落下,以剑支地,双眼微闭,不断喘息。
  这时卡萝尔从森林深处冲出,看着倒地不起的六臂生物,讶道:“这就干掉了?”
  千夜双眼不开,虚弱地道:“比想象中好杀一些。”
  “好象我们原本计划,是一起打跑它吧?”
  千夜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你先休息,我来检查一下这个家伙。”卡萝尔将雷鞭和斧子收起,走向六臂生物的尸体,开始检视。
  六臂生物身体庞大,卡萝尔将它身上一些小饰物取下,看了看后收起,再抱起一把长刀,回到千夜面前。
  休息一段时间后,千夜终于缓过来一点,拿过六臂生物的战刀,仔细观察。这把战刀长达三米,入手极为沉重,足有数吨。它材质特殊,目测能够分辨的成分是金属混着岩石,却奇异地融为一体,丝毫没有违和感觉。
  长刀刃锋呈锯齿状,并不是特别锋利,但是凭着它的重量,以及极为坚固的材质,在六臂生物的恐怖力量下,挥斩几是无坚不摧。也就是千夜现在手中的东岳能够硬挡,换作没有在大漩涡内洗礼之前的东岳,怕是几下就要被砸烂了。
  千夜沉吟一下,说:“这把刀带回去吧。”
  “好,我来拿。”卡萝尔身为神将,拎个几吨重物还不在话下。
  “那棵树怎么样了?”
  “砍了好几个口子,不过我没集中在一个地方下刀,怕真把它给砍死了。”
  “我们去看看。”
  卡萝尔扶起千夜,拉着他飞到森林中心的巨树前。巨树树身上有多道斧斩痕迹,其中数道格外的深,树液不断从伤口中涌出,滴落在池水里。原本是血色的池水,都被冲淡了少许。
  不知为什么,巨树竟给人一种萎靡不振的感觉,就象一头受伤的动物。当卡萝尔出现时,它立刻传递出一种恐惧惊慌的情绪,庞大树身居然开始倾斜,在努力地远离卡萝尔。
  卡萝尔道:“我开始没敢下重手砍,后来发现不行,不砍重根本没有效果,引不来那个六只手的大家伙,然后就来了下狠的。当时这棵树就嚎了一声。”
  千夜奇道:“它会说话?”
  “不是,”卡萝尔思索了一下,道:“那是一种在意识中出现的声音。”
  千夜看看巨树,取出一个瓶子,装了一瓶池水,说:“时间差不多了,先回去吧。”
  “好。”
  两人再次观察了一番周围环境,然后离开森林,返回了门。
  门外高坡上,一座营地的雏形已经出现,众多狼人和人族战士正忙碌着修筑工事。有了前面战例的经验,这座营地修建的完全没有死角,前后左右的防御强度都是一样,而营地中间那座正在修建的炮塔,明显就是对付空中敌人的。
  在现实的生命威胁之前,无论狼人和人族战士都是不畏辛劳,奋力劳作。在徐敬轩的安排协调下,体力撑不住或受环境影响太明显的战士就会被调回门的另一方,换上体力充沛的生力军前来。
  面对异兽军团的冲击,所有人都知道,工事修得越是牢固,就能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基本工事修建出雏形后,后续物资就源源不断地从门那边运过来,囤集在临时仓库里。一座战地医院也搭建起来,用于处理不适应环境的人员和可能的伤员。
  千夜返回时,派出去的各路侦察部队正在陆陆续续返回,但是有几路侦察小队还没有消息。千夜先是返回翡翠海,命人将六臂生物的长刀、饰品和一部分树液样品火速送往秦陆,交到赵君度手里。
  随即他又安排人召集一些狼人奴隶和人族死囚,命他们服下不同份量的树液,半日之后再送入门内。在新世界里,服过树液的大多数人都行动自如,只有服用最少份量的一人出现不适,又被送了出去。
  由此就证明,服用树液后,对新世界环境的适应能力比服用血腺更好,也不是异兽血能够相比的。
  门后的世界仍然呈现出一片冰冷孤寂,看不到什么异兽活动的踪迹,这就使得异兽血腺供应成了大军进入新世界的瓶颈,只能守株待兔般等候摸不到规律的异兽军团自行出现,这样无疑会十分被动。
  而现在有了树液,问题就迎刃而解,只是需要掌握好量,不能取用太多,以免巨树受损。不过就以巨树周围那一池水来说,已经足够数万甚至更多战士使用了。
  这算是意外收获,但千夜还没有高兴多久,徐敬轩就匆匆赶来,道:“大人,有四路侦察部队没有返回。”
  千夜双眉一扬,道:“都是在哪个方向?”
  徐敬轩递过一张手绘地形图,道:“这是刚刚汇总所有情报绘制的地图,以正午时分最高点的太阳作为南方。您看,这四路侦察部队都是在东南方向上,彼此相邻。”
  地图上绘着不同地形,有起伏丘陵,有一条干涸河道,还有些类似于遗迹的建筑。上面最醒目的标记则是千夜和卡萝尔所发现的石柱和中央生长着巨树的森林。从地图范围上可以看出,其余的侦察兵前出范围都不是太远,大致深入几十公里也就返回。
  研究了一会儿地图,千夜又抬头望了望天空。空中高悬着一颗巨大的暗红色火球,从视觉观感上来说比之永夜世界的太阳大了足足有数十倍。这就是新世界的太阳了,并不如何炽烈耀眼,稍有点实力的人都可以直视。
  千夜双眼微眯,凝视着空中的太阳。他们从永夜世界带来的计时器上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但是在新世界,这颗巨大太阳仅仅是绕着天空走了半圈而已,并且丝毫没有要降落的意思。也就是说,或许在这新世界里,是没有黑夜的。
  正想着,空中太阳忽然变得暗淡了些,仿佛蒙上了一层薄纱。整个新世界也随之变得昏暗,有若进入黄昏。千夜微微一愣,仔细观察,太阳在天空中的位移方式并没有可见的异常变化,居然就这么不知原因地降低了亮度,这和永夜世界里日夜交替的规则完全不同。
  千夜转身,指着侦察兵失踪的方向,道:“确认是这个方向吗?”
  “是的,大人。”
  “好,我现在去看看,你们在这里做好警戒防御,千万不要大意。”
  徐敬轩道:“大人放心!其实狼人们天生感知敏锐,有他们在,异兽想要偷袭我们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而且他们现在一心盼着异兽来呢!真是想不出,当年是怎么和这种敌人打了十几年的。”
  千夜笑笑,拍了拍徐敬轩的肩,道:“我们人族可也不差,要不然怎么可能和黑暗种族抗衡这么多年,且还不断开疆拓土?”
  徐敬轩小声道:“您可是黑暗之子,不能算纯粹的人族。”这话一出口,他就吓了一跳,不明白为什么就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千夜听出他话中意思其实不是讽刺,而是羡慕,哈哈一笑,道:“其实本来出身血脉也不是那么重要,主要还是看心在哪里。我心在人族,那就是人族了。”
  徐敬轩小心道:“大人您现在麾下子民,可是狼人居多,刚刚那些话,恐怕有些不合适。”
  千夜哦了一声,问:“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徐敬轩道:“眼下狼人与我人族混居已成事实,狼人对大人您也是忠心耿耿。虽然他们的理由听起来有些奇怪,但也不是说不过去,并且他们也证明了对您的忠诚。也只有大人您这样身有黑暗原力的存在,才能收获狼人们的忠诚吧。”
  “依我看,翡翠海和大回廊的狼人虽然现下发展十分原始,但那是因为过往未开化所致。因为愚昧,所以养不活族人;因为养不活族人,所以要以消耗未来潜力为代价,压缩发育期。这样就形成了恶性循环。而过往白骨公爵大限将至,根本就不会管这个,说不定他还觉得压缩狼人天赋是好事,这样一来,就没什么人能够威胁他的位置了。”
  “而现下,大人您能够提供足够口粮,并且引入帝国的农耕畜牧技术,这些狼人就能恢复原有的潜力。这可是两千万身为长生种的狼人,放到哪里都是一股庞大力量。将他们掌握在手中,大人您在墉陆就立于不败之地。”
  “所以想要让狼人与人族并存,不止是并肩战斗,还有共同生活,眼下就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不提种族之分,所有子民一律平等,都应该只效忠大人您一人。您的每一句话,都是至高无上的命令。”
  这番话看来徐敬轩想了很久,此刻说来一气呵成,一点都没有断续。
  听完他的建言,千夜笑了笑,道:“你这可不光是要我称王,还想要我封神啊!”
  “大人只要能踏入天王至境,以您战力,就是封神又有何妨?”
  千夜摇头道:“天王太遥远,先解决新世界再说。”
  “就算不封神,大人,称王一事也要提上日程了。以我愚见,怎么都要在完全展开探索前进行。只有这样,无论狼人还是人族,才会毫无保留地追随您,愿意效死!”
  千夜淡道:“此事不急。所谓的王,不过是个名号,有和没有都没什么分别。我就是不称王,难道在翡翠海上,还有人敢挑战我不成?”
  “当然不会有人傻到这种地步。”
  “这不就行了?好了,我要出发了。”说罢,千夜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地平线上。
  徐敬轩看着他的背影,只得叹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