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七九 第二阶段


小说: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推荐阅读:末世重生之活下去 心动萌然 万兽瞳 不一样的朋友 鬼谷尸经 网王之音沫哑夕 重生炮灰农村媳 龙骑士的我 HP之我的魔王大人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清晨,帝都驿站。
  宋子宁起了个大早,赶往军部。现在以他职位,在寸土寸金的军部中也有间相当宽敞的办公室,各种专属行员十来人上下。
  军部任职至少有一个好处,能够第一时间看到各种战报,对整个永夜世界的时局都能有所把握。
  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宋子宁还未坐定,副官就来通报,有人拜见。
  宋子宁吩咐将来人引到会议室,先翻看了一会当日早报,方走进会议室。
  会议室内坐着一个满身精干的将军,看上去十分年轻,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他先是行了军礼,然后道:“下官姓张,名钊,现下在定玄王麾下听令。”
  原来是定玄王的人,宋子宁心中有数,虚让了让,就在主位坐下。
  张钊道:“王爷有桩军务,还需要大人协助。”
  “王爷关心的,定是大事。但讲无妨。”
  张钊道:“此事事关重大,王爷并没有给下文书,只是给了下官一张委任状。就在这里,还请宋帅过目。”
  说着,张钊取出一封公文,递了过来。
  宋子宁先是验看了封印完好,方拆开封套,抽出里面文件,细细读罢,方点头道:“能得王爷手书委任状,足见信任。好吧,王爷有何吩咐?”
  张钊道:“这事还与千夜有关。虽然在上一阵中千夜与夜瞳同归于尽,但是后面还留有不少手尾,需要一一清理。”
  “哪些手尾需要清理?”
  张钊观察宋子宁神色,见一切如常,方道:“王爷言道,千夜实有大才,短短时间就打下偌大一份基业。现在他虽然身故,但基业还在,万万不能被永夜得去了。这第一件,就是英灵殿。这件镇国重宝,无论如何要拿回来。”
  宋子宁道:“英灵殿一向神出鬼没,谁也无法预测行踪。千夜走后,英灵殿也就此消失,如何寻找?”
  张钊道:“英灵殿再有灵性,毕竟还要人来驾驭。据下官所知,英灵殿上还驻扎着数万战士。这些人总要回到地面,而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墉陆的碧波之城。”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但宋子宁全无反应,张钊只得继续道:“根据我们调查,英灵殿上的战士基本分为三部分,一部分是墉陆本土的人族,一部分是翡翠海狼人,但骨干和主力都是来自中立之地的暗火佣兵团。目前英灵殿上的强者主要就是卡萝尔,她也来自中立之地,出自霜雷神殿。所以在夺舰一事上,王爷认为,宋帅您有天然优势,请宋帅以大局为重,不要推脱。”
  “这是让我前往墉陆,干掉我那些老部下,把英灵殿抢回来?”
  张钊听出话中意味不对,忙道:“当然不是一定要干掉。他们若肯弃暗投明,效忠帝国,那自是最好,封赏方面也尽可以多多考虑。”
  宋子宁脸色猛地一沉,冷笑道:“你这说的是王爷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如果定玄王就只让你来说这些,那你就请回吧,稍后我自会亲自向王爷询问此事!我宋子宁,可也不是好欺的!”
  张钊一惊,急忙起身,施礼道:“宋帅息怒!不知在下哪里得罪了您,您大人有大量,不望不要计较。”
  宋子宁双眼微垂,淡道:“没什么可说的,那就这样吧。”
  张钊犹豫片刻,咬了咬牙,道:“有些话,王爷吩咐过,要您答应了这件事后才能说。不过,我也不妨提前透露。您可千万不要跟王爷提啊,那样的话,下官可是性命难保。”
  “说吧。”
  “王爷言道,此事您出了大力,事后他会想办法安排一个新的军团番号给您,以容纳您在中立之地的老部下。所有佣兵,只要是人族,都可以在王爷的领地上安排合法身份,从此成为帝国公民。千夜在墉陆上的地盘和利益,可以与您各占一半。墉陆区域的防卫,王爷可以派遣心腹前往负责。必要时,王爷亦会亲自出手。”
  千夜在墉陆基业,已是非同小可,远在普通帝国属国之上。就算是一半,也有数省之地,更不提碧波之城的繁盛富足。若是群龙无首,迟早会变回原本割据状态,而有狼族的群峰之巅在,说不定人族很快就会被赶出去,只有定玄王的保护承诺,才能将这块地方吃下来。
  宋子宁脸色稍稍和缓,道:“这才合理。还有吗?”
  张钊心底暗骂,这宋子宁名气偌大,还不是见了好处就变脸?他脸上依旧堆笑,同时放低了声音,道:“不过王爷还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宋子宁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好看了,道:“还有什么条件,说吧。”
  张钊笑道:“这倒不能说是负担。王爷现在有几个孙女,其中二公主和小公主都深得王爷喜爱,也都是域内有名的美女。宋帅尚未婚配,不若就结个亲?这样两家从此成为一家,也是一桩美事。”
  宋子宁若有所思,有些心动的样子,最后还是摇头,道:“我只是回帝都休养几日,明日就要启程前往新世界,这件事没有时间处理。”
  “黑日山谷暂时不会有什么战事,过不了多久,您就可以回来了。那时再着手此事也可以。”
  宋子宁起身踱步,道:“墉陆可不只人族和狼人土著,现下还有群峰之巅在那里,实是棘手。一旦有变故,我手上可一个兵都没有,无力应变。”
  张钊见宋子宁意动,忙道:“大人放心,此事王爷也有安排。王爷会抽调军团精锐,并且配备足够强者,作为您的辅助。”
  宋子宁缓缓点头,道:“如此甚好!只是这些人需要预先派往墉陆,潜伏下来,关键时刻才好成事。与我同行,就目标太大了。另外,务须守密!群峰之巅在墉陆驻有重兵,一旦被他们发现,那可就糟糕了。”
  张钊精神大振,道:“这是自然!宋帅放心,下官回去禀报王爷后就立刻安排!等您从新世界回来,一切都会妥妥当当,只等您出马!”
  “那就有劳了。”宋子宁拱手送客。
  张钊也知此事所谋甚大,在事成之前,与宋子宁接触越少越好。即已达成目的,他也就不再停留,匆匆离去。
  等送走张钊,宋子宁如无事人般继续翻阅战报,同时命人自资料库调来一系列文件。其中即有关于千夜的,也有其它重要区域的战报,还有不少关于各大门阀世家的报告。
  若是单从他的调阅目录来看,宋子宁就是在为正式在军部就任要职做准备。任何一名统帅,都要熟悉整个帝国的军务和政事。
  看过所有资料,宋子宁便吩咐备车,准备出行。
  永夜议会。
  圆桌会议所在的殿堂里,仍然摆放着十三个座位。
  但是不同以往大人物们相互激荡的气势会填充大殿,这一次,虽然是前所未有的满座,却几乎没有人泄露出一丝气息。
  而在座的成员也大不相同,除了血族的无光君王梅丹佐、狼族的摩萨尔大领主索萨之外,剩下的全是魔裔成员。
  原本属于议长的青铜宝座上是一团暗色,纯粹的黑暗,虽然感觉不到任何气息,然而一旦有人将注意力转过去,就会感觉到如同接受了黑暗洗礼般的战栗。
  魔皇左手边是永燃之焰克拉苏,往下依次是梅斯菲尔德、深黯之渊、耶路生等名门的家主。
  魔皇右手边是一个看上去极为年轻的大巫师,有一头淡金色短发。他的下手是仍将自己裹在连帽长袍中的议长,再往下则是几个永夜著名的大预言师。
  这样不合常理的座次,却没一人露出异样神色,就连平时最注重身份地位的梅丹佐和索萨,都木着一张脸,目不斜视。
  一名魔裔亲王站起来,向魔皇深深躬身行礼,然后开始报告近期战况。
  与平时议会成员定期拿到的报告不同,它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的参战种族和氏族全被笼统地统计成一个总数。
  另一部分则是按照区域划分,详细列出了以氏族为单位的伤亡数字,同时还有一个没有在任何公开报告中出现过的标准差值。从报告最后的结论性表述来看,百分之九十以上区域已经达到标准,其中新世界达标值为百分之一百二十。
  魔裔亲王报告完毕后,议长的声音从帽子里闷闷地传出,“可以开始第二阶段行动了,按照原定计划架设观测站。那些目前还没有达标的区域,战力投入增加百分之三十。耶路生和华莱士家族共同负责所有勘探设施的运输和安装,请梅里大师协调所有预言师到位。”
  “另外,请各位大人们注意,不要再出现新世界达标值超过一百的情况。”说着议长抬起头看了梅斯菲尔德家主一眼。
  帕洛奇亚可还没忘记梅斯菲尔德家族新生代弗雷公爵的死亡之痛,忍不住转头瞪了梅丹佐道:“都是狡猾的血族,凡是他们主导的战场区域,我们的伤亡就特别大。”
  梅丹佐却连眼皮都不抬一下,道:“雷诺才是血族的总指挥,你不是已经找他抗议过了。”
  帕洛奇亚还没来得及说话,议长已经淡淡插话道:“青之君王那里,已经有专门安排,不用在这里讨论。倒是无光君王,您那边的事情进展得怎么样?”
  梅丹佐缓缓道:“夜之女王已经回去沉睡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比如说某个有权柄的人去唤醒她,那么她就不会关注到帕斯家族传统领地以外的事情。”
  这个有权柄的人当然就是指血族现存的二代始祖,目前正处于活动期的是四个,青之君王雷诺、无光君王梅丹佐、火之冠冕哈布斯、黑暗福音霍华德。
  不过霍华德和梅丹佐是世仇,他醒来后,只露过一次面,也没有参加任何公开活动,就消失在众人视野中,唯一能确定的是他没有离开过暮光大陆。
  议长沉吟了一下,道:“火之冠冕……”他望向上座的魔皇。
  魔皇道:“和他有关的事,我自会处理,你们回避斯伯克的氏族城堡。”
  议长微微一愣,这和原定计划不符,不过他立刻就应道:“是。”
  而梅丹佐面上没有变化,袖子里的五指却弯曲了一下,随即他就感觉一道意志投射过来,从他身上一扫而过。梅丹佐一动不动,就连血核都没有半丝波动,可是他心中却知道,那是来自魔皇的警告。
  “最后是掌控之瞳和毁灭之瞳。”议长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魔裔预言大师梅里站起来,向魔皇躬身行礼,道:“很抱歉,至尊的陛下,我看不到他们的踪迹。”他看了看魔皇右边的普瑞特蒂克,道:“或许无辉之魇的小殿下可以……”
  魔皇道:“普瑞特蒂克不参加任何阵营活动。”
  他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梅里立刻道:“是的,陛下,那么我再和同僚们讨论一下对策。”
  魔皇道:“不用了,人族的天机术,加上血族的秘法,你们看不到也很正常。”
  魔皇的话自然无人怀疑,桌上数人目光又集中到梅丹佐身上,后者垂目拢袖,恍若未闻。
  普瑞特蒂克却若有所思地道:“亲爱的陛下,您的意思是,黑日山谷都打成那样了,结果出来以后,却是人族有人想救一救千夜,血族有人想救一救夜瞳?这个兑子的局可做得真有趣。”
  魔皇道:“短生种是复杂又矛盾的生物,而血族和他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普瑞特蒂克有些跃跃欲试,“或许我可以稍微尝试一下。”
  魔皇道:“只要林熙棠的天机术影响还没有从这个世界上彻底失效,你就老实一点不要去碰黎明一侧的事情。”
  圆桌上顿时鸦雀无声,这还是浮陆之战结束后,林熙棠的名字第一次在永夜议会的殿堂上被明确提起。
  之前,哈布斯作为浮陆最后阶段的坐镇者,却一直称伤不出来述职。仅黑日持剑守护者的惨烈伤亡,以及最后阶段外空舰队被全部调离两件事,永夜议会收到的来自各族的弹劾就能把他埋了。
  然而这些弹劾最后一件都没能被拿出来讨论,魔皇的压制态度至关重要,这位圣山至尊明显不想听人提起那场战斗。可是今天他自己却明明白白地说了出来。
  议长轻咳了一声,道:“其实,关于对林元帅阁下的身后处理方式,我们做过一些假设性的预案。”
  “一种是直接从大秦的中枢着手。从我们现有的情报分析,很大可能可以借此挑起他们的皇帝与大臣之间的矛盾。这种方法开始比较困难,因为需要找对切入点,否则可能整件事根本启动不起来,但是接下来就不需要太多投入,大秦的内部形势自然会推着事情自行发展。当然相应的,我们对于结局也无法控制。或许可以再酿一次天机之变,也或许就像上次青血计划最后没有成功。”
  “另一种是从他曾任职的西陆战区入手,哦,就是烽火大陆。那边形势复杂,帝国的赵阀、军部、还有占据了两省之地的帝国不同意见者。这种方法开始比较简单,那几类人中有许多他的天然反对者,只需要提供一点谈资,有心人就知道该怎么运用。尤其是西陆离帝国中枢最远,有比较多的时间和空间,让传言形成反对声潮。”
  说到这里,议长看了魔皇一眼,见那位圣山没有丝毫动静,就继续道:“第一种方法需要一条比较成熟的帝国内线,无光君王,您那边的人脉,现在怎么样了?”
  梅丹佐淡淡道:“血腥葬礼之后,大秦帝都大清洗,基本上一点都不剩了,就是一些外围线人都被整个家族迁去了偏远地区。”
  议长点点头道:“事实上,第二种方法,我们已经做过压力测试。将有关元帅阁下一些比较模糊的说词提供给大秦的关联方,帝国上层人士表现得十分警惕,我们的使者很难判断他们是觉察到有问题,还是曾经受过压力。而在那些帝国不同意见者中,收到比较好的反响,似乎他们很乐意得到一些关于镇压者的坏消息。”
  议长又看了魔皇一眼,这时他得到了回答。
  魔皇道:“可以了,就这样吧,架设烽火大陆上那个观察站的时候,你们继续你们的测试。”
  “是。”议长环视圆桌,道:“那么如果诸位没有什么问题,回去之后就全面进入第二阶段。”
  一直沉默到现在的索萨突然开口,道:“墉陆怎么说?”
  议长道:“那地方不在我们的观测站计划里。”
  索萨慢吞吞地道:“也就是说,我可以自行处理?”
  魔皇突然道:“群峰之巅已经没有了暴风雨的优势,所以我希望在那些无关紧要的地方,不要弄出太大动静。”
  索萨点点头,依然慢吞吞地道:“当然,如您所愿。”
  会议结束,众人向魔皇行礼后,陆续退场,最后只剩下议长、普瑞特蒂克和梅里大师。
  议长迟疑了一下,显然在组织语言,片刻后才道:“陛下,原计划要通过林元帅阁下搜索的那部分轨迹,现在怎么处理?”他对林熙棠的称呼始终保持着使用敬语。
  魔皇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不过是在黎明谱系上增加一个对照组而已,多清理几块人族聚居区,也是可以采集到数据的吧。”
  一时间,另外三人都没说话。用普通人群来积累数量做对照组,那要清理掉的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林熙棠的作用,也不仅仅是一个对照组。不过谁都没有开口提出异议。
  梅里大师首先道:“我回去就将方案变动情况报给安文殿下,尽快把修改结果拿出来。”
  议长也点头道:“那我就先去布置增加战备。”
  等议长和梅里大师离开后,魔皇方才轻轻一笑,道:“那些蝼蚁只有他才会在乎,如果只是多清理掉一些,就能够不打扰他的安息,那还是值得的,不是吗?”
  普瑞特蒂克伸手捂住眼睛,仰头靠在椅背上,过了一会儿,才无奈地道:“这个前提是,那位阁下没有留下后手。”
  于是事情又会回到原点,与林熙棠相关的命运连线,只能从林熙棠身上去获得答案。
  魔皇的语调从头到底都很温和,“那就只能希望哈布斯早点想通了。”
  普瑞特蒂克的心脏陡然震荡了一下,手足冰凉,但是他没有动,仍然保持着那个懒散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