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8章 阴谋


小说: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作者:MS芙子
  这叶凌月三个字,就如有一种神奇的魔力,竟是比妖界的妖风还要厉害。
  本是毫无动静的紫叶菩提梭梭动了起来,一个略有些沙哑的声音犹如秋叶般,自层层紫叶菩提树落下。
  “我已非佛。”
  话毕,菩提树又来了一句。
  “不准伤她。”
  这一句,就不大客气了,看似温和,可内含杀机,就连那紫叶菩提上的紫叶,都寒光熠熠,散发出冷兵器才有的光泽来。
  “……”
  小南无和尚满脸的无辜。
  佛子果然的心,正是偏袒到了爪哇国去了。
  想过去的多少年里,他多少次,以各种形态出现在佛子面前。
  佛子连眼神都不愿意多给他一个。
  可不过是提起了叶凌月,佛子就出声了,而且一次就说好几句,好愤怒……不,好感动,有么有。
  只怕对于佛子而言,整个千佛宗都比不得一个叶凌月,不对,连叶凌月的小拇指都比不上。
  佛,需心怀天下万物。
  可佛子,如今的心里,就只有个叶凌月。
  光是从这一点而言,佛子确实已经失了佛心,如此一来,何时才能返回千佛宗?
  小南无和尚心底,那叫一个忧心忡忡啊。
  可转念再想,九重玉净柳具有新生之效,若是真能找到,兴许能洗涤去佛子身上的凡心,让其重登佛位。
  小南无也不气馁,阿弥陀佛了一句。
  “不敢,不敢,佛子应该也知道,那叶凌月身上有慧根佛性。南无此番到神界,并非是为了杀她,而是为了点化她。”
  叶凌月有佛性的事,小南无能看出来,相信自小就有神通慧眼的佛子早就已经发现了。
  小南无和尚还奇怪了。
  佛子大可以将其点化,带她进入苍穹大世界,两人可以在千佛宗青灯礼佛,长相厮守,不也是姻缘一桩,且功德无量嘛?
  “千佛宗不适合她。”
  顿了片刻,紫叶菩提再度开了腔。
  千佛宗戒律极严,虽也有女佛,然男女佛之间,并无男女****之意,不可结白发之约。
  叶凌月生性不羁,喜好自由。
  她喜好的是军书、医书,而非经书。
  她若是入了千佛宗,必定苦闷一生。
  紫堂宿不欲她痛苦,更何况,她心中已经有了帝莘。
  将两个相爱的人隔绝天涯,甚至比杀了他们还要残忍。
  更何况,他既已经对叶凌月生出了男女之情,再也无法对她做到发乎情止于礼的地步。
  所以,紫堂宿不愿意带叶凌月回千佛宗,也不愿意让其他人带叶凌月回千佛宗。
  这个道理,在他遇到眼前这名佛使时,就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
  可对方浑然不知,一而再,再而三的前来纠缠。
  紫堂宿很是不喜,按他往日的作风,只怕一个衣袖甩过去,将人甩出了十万八千里。
  只是如今的他,镇守天魔井,已是分身不暇了。
  紫叶菩提上,显出了个人形来。
  那人发若银云,眼眸莹洌剔透,鼻挺若刀裁,正是清瘦了许多的紫堂宿。
  见了佛子真身,小南无又是感慨,又是欢喜,可心中也不免一颤,佛子的佛力,竟是消耗的如此厉害,如今的他,连人形都很难保持了。
  再看看那一棵紫叶菩提,虽看上去很是挺拔,可细细看去,叶脉无力,枝叶也犹如枯水般,缺了生机。
  无论如何,也要想法子找到玉净柳,用杨枝甘露,替佛子恢复佛力。
  小南无和尚心忖着。
  “你为玉净柳而来?”
  紫堂宿现出了行踪后,眼角余光,扫了眼小南无和尚。
  这一任的佛使,也是个奇葩,已经用了多种形态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每次都啰啰嗦嗦,很是烦人,嗯,也该是时候敲打敲打他了。
  见紫堂宿一语就问到了玉净柳,小南无和尚那叫一个激动。
  佛子果然是料事如神,竟也猜到了九重玉净柳的事,想来佛子也知道玉净柳在何处了。
  “还请佛子为我辈指明一条明路,早日找到九重玉净柳,九重神渊就少一分杀戮。”
  小南无和尚虔心说道。
  这几日,火神院已经开始紧锣密鼓搜查玉净柳的下落。
  那些学员们不知道玉净柳的真实模样,见树即伐,九重神渊里的生灵一片涂炭。
  “树非树,一叶不可障目。”
  紫堂宿丢下了九字真言,又继续“玩自闭”去了。
  “……”
  小南无和尚呆立了片刻,摸了摸脑门。
  “佛子就是佛子,说话可真深奥啊。只是不知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小南无和尚讪讪然。
  忽一想,也许他可以问问叶凌月。
  叶凌月该算是和佛子相处最多最久的人了。
  她兴许能读懂其中的意思。
  小南无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机智了,当即飘飘然,一缕魂魄,回了九重神渊。
  小南无走后,紫堂宿再抬头看了看天。
  天空,有乌云欲遮欲掩,隐隐有雷闪在云后闪动,一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模样。
  竟是比他想得还要糟糕一些,两年……真的撑得到嘛?
  但愿,她能听明白他的话。
  杨枝甘露可不容易得到,她若是能得到,对其的修为必定有好处,至于他如今的模样,他宁可她一辈子也看不到。
  紫堂宿黯然,身影一逝,紫叶菩提再度恢复了平静。
  待到紫堂宿又进入了短暂的休眠期,一阵悉悉索索,树冠里探出了两个脑袋来。
  “主人,该不会是在坑那个小和尚吧?”
  紫堂宿舍身化为了菩提树后,三界鹰和炼药鼎就一直陪伴在其身侧。
  虽说分量比不上叶凌月,也聊胜于无。
  一鹰一鼎时不时还会拌嘴下,当做打发寂寞。
  “笨,这摆明了就是坑。那和尚那么笨,铁定会去问狡猾丫头。一定会被那狡猾丫头骗得团团转,没准还变相替那丫头指了条明路。”
  炼药鼎在三界鹰身旁,一脸“我早就猜到了”的嘚瑟样。
  主人,这是学坏了的节奏啊,忽然懂得借人之手,教训人了。
  不用说,这也是跟叶凌月学的。
  三界鹰翻了个白眼,不置可否。
  这时,天魔井一阵异动,一缕黑色的煞气从井下钻了出来,三界鹰嗖的一声,振翅飞出,将那一缕黑气狠狠地啄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