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6章 仙皇分身


小说: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作者:MS芙子

  黑雾滚落在地,像是被反弹了出来。
  他的一只手,折断了,他口中痛苦的呻吟着。
  他猩红色的眼珠子,这会儿,也变成了常色。
  看样子,已经解除了被蛊惑的状态。
  “你……你……究竟是……”
  黑雾恢复神智之后,眼底的杀机被一片恐惧之意所替代。
  他惊恐着,望着不远处的那个背影。
  那一抹看似纤细的背影,此时在黑雾眼中,却如此神秘可怕。
  他早前被兵王符控制,动用了本命之力。
  那一掌之下,哪怕对方是神族女帝,也足以让对方遭遇重创。
  可他一掌落下时,掌心一阵裂疼。
  他的力量,在落到对方身上时,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更加可怕的力量。
  犹如螳臂当车,他的手臂一震,手掌乃至上下肢,在那一刻,被对方身上的力量,瞬间碾压成了粉末。
  骨头完全碎裂,身子就如一块破布,被狠狠甩出。
  那哪里是神族的力量,即便是三十三天之上,那股力量只怕也是……
  那一个背影,犹如一座不可跨越的壁垒。
  对方身上的力量,不仅仅逼退了黑雾,还让黑雾体内的兵王符之力,也被强行驱散了。
  待到他恢复清醒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做了什么,又经历了什么。
  黑雾拖着重伤的右手,口中的话语还未说完整,就觉得脏腑一阵翻滚,口中噗的一声,吐出了几口鲜血。
  “怎么?”
  看到黑雾的惨况时,帝景天脸上的笑意,迅速消失了。
  黑雾竟然败了。
  受重伤的不是叶凌月,而是黑雾?
  那女人的实力,当如此可怕?
  叶凌月缓缓转过身来。
  映入众人眼中的,并非是那张蜡黄色的病脸,而是一张佩戴着莹绿色面具的女人脸。
  女人身形如旧,依旧纤细玲珑,可她身上的气势,却截然不同了。
  她一步踏出,看似缓慢,而又坚定。
  黑雾一动也不敢动弹,对方身上,有一股可怕的威压。
  那种威压,让他有种感觉,就如仙皇亲临。
  哪怕是暗之领的暗皇,给人造成的威压也不过如此。
  这个念头,占据他的脑海时,一阵惊恐之感,如同浪潮般涌来。
  黑雾不敢再动弹,他甚至吓得闭上了眼,浑身如斗筛一样,颤抖个不停。
  他只知道,若是在动弹一下,等待他的,只有被抹杀。
  抹杀,不仅仅是肉身,连魂魄都无法保全。
  “黑雾,你还在等什么,杀了她!杀了她!”
  帝景天也留意到了,叶凌月那女人,忽然间变了副装束,她脸上戴上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面具,整个人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可那又怎样。
  黑雾是何等实力,这女人,不可能比来自三十三天的黑雾还要强。
  可黑雾,在那女人的俯视下,就如被人施加了定身咒一样,一动不动。
  “你们,上!快杀了那女人,黑长老,快用冥棺对付那女人!”
  帝景天浑然不知,黑雾早已失去了掌控。
  再看黑长老那边,见到叶凌月的模样,帝莘倒是松了口气。
  那一副面具,旁人不知是怎么回事,帝莘却是一清二楚的。
  冰盏琉璃面具,那是叶凌月从混沌天珠的青铜古棺里得到的仙宝。
  也是助力叶凌月登上女神帝的宝贝之一。
  叶凌月当初得了它之后,她的第二元神融合了面具,这也是叶凌月的一大杀器。
  方才混乱之中,叶凌月必定也察觉到了黑雾身上可怕的力量。
  以叶凌月如今的肉身之力,自是无法硬扛黑雾的全力一击。
  可对于配戴了琉璃面具的第二元神而言,那就不同了。
  在佩戴了面具的情况下,叶凌月的第二元神一下子跨越了神界虚空境的范畴,达到了三十三天化仙境的修为。
  黑雾一击之下,对抗的却是女仙皇近三四成仙力的肉身,仙力反噬,黑雾被逼得一蹶不振。
  只是这个中的曲折,在场的知情者,也不过是帝莘和叶凌月两人罢了。
  帝莘也知,叶凌月放出了第二元神,在第二元神的状态下,她足以抗衡帝景天和暗之领。
  相较之下,黑长老和那口冥棺里的帝云裳,才是让帝莘真正顾虑的。
  帝云裳早前在冥棺里,被帝莘的血所吸,暴怒不已,她全力想要冲出冥棺。
  可冥棺上的冥纹,也不是寻常之物,它们感受到了棺内的祭品的反抗,全力压制帝云裳。
  奚九夜那小子,并未上前施救,他候在一旁,不知心底有什么阴谋。
  帝莘要提防着几方势力,压力也是不小。
  黑长老还在兵王符的控制之下,他擅长精神攻击和符斗,一波波的攻击,犹如潮水般,不断涌向帝莘。
  “剑海潮生!”
  帝莘反馈一招剑海潮生。
  剑意如滚滚波浪,将逼近自己的大批符箓击成了碎片。
  黑长老也被逼退了数步。
  帝莘无心再恋战,他手极快地在腰间一抹。
  却见其手上,多了一柄形状特别的怪刀。
  那刀,足有半臂多长,刀身非常薄,看上去,就如蝉翼一般。
  正是早前帝莘在神帝登基大典上,从山阴界赢来的妖刀湛天。
  这一把妖刀,妖气凛然,帝莘一手妖刀,一身剑意冲天,飞身而起。
  只听得刀声呼啸,刀气和剑气交织在一起,狠狠落在了那口冥棺上。
  “铿”
  刹那间,火光迸射,那口坚固无比,看上去无坚不摧的冥棺,在湛天妖刀的作用下,棺体上出现了一条寸许深的刀痕。
  上面交织密布的冥纹,也为此被切断了。
  在冥棺被砍中的一瞬,黑长老的身子一颤,仿佛也被那可怕的一刀给影响到了。
  “这到底是什么鬼玩意。”
  帝景天也被这霸气凌云的一刀,给震住了。
  他本以为,有了兵王符的掩护,他足以拿下帝莘和叶凌月两人。
  可没想到,叶凌月和帝莘,两人一个个的,打破了帝景天的预期。
  先是叶凌月的古怪面具,让她挡住了黑雾的一击。
  再是帝莘的惊艳一刀,再这样下去,他今日只怕会败在这里……